聽了葉九天的話,柳筱筱在度深以為然點點頭。

先前也的確是她太過於心急了,反正這七星醉雪的丹方都已經找到了,又何必心急,葉九天說的對,即便她現在真的完全得到了七星醉雪的丹方,離開了這裡,救了無名,無名看到她這樣一副模樣,她還真是不知該如何解釋才好,當務之急,還是先恢復恢復身體再說。 「葉姐姐,先前是筱筱太過心急,差點害了自己也害了你,對不起!」柳筱筱當時非要強行開啟最後一隻箱子時,葉九天曾經多番勸阻,利害道理分析了一大堆,可她就是聽不進去。

現下危機解除,她也意識到自己起先的魯莽,自然要為自己坐下的事情,誠懇的道歉,

「沒關係,看到現在的你,就好像,看到了當年的我,重感情,真不知道,是幸事,還是不幸!」

葉九天長長的嘆息一聲,復又換上一種略微輕鬆的口吻道:「那個無名若是敢做出絲毫對不起你的事,姐姐我……罷了,我也做不了什麼,其實我也知道,即便他真的做出什麼對不起你,你也不會拿他怎麼樣,因為你愛她,實在勝過她愛你!」

「葉姐姐為何會說這樣的話,我與他,好端端的,又怎麼會?」柳筱筱有些好奇的問道,事實上,柳筱筱心裡真正好奇的,其實還是葉九天的過去。

「沒什麼,你抓緊時間修鍊吧。」葉九天卻並不願意提及當年之事,只是隨意的解釋了一句,繼而道:「對了,你也正好利用這段時間,好好將煉丹一道重新撿起來,你師尊不是說了,讓你毀了七星醉雪和活人蠱嗎,你將七星醉雪練好帶走,將這裡的丹方毀了吧,反正還有半年的時間,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

「嗯!」柳筱筱堅定的點點頭。

從那最後一隻箱子里,柳筱筱得到了這世間最為上等的功訣,先前那四本玄功武技,對於現在柳筱筱的修為而言,已經無法滿足了。所以,她只得重新挑選了四本秘籍,開始修鍊。

修鍊之前,她特地一邊抄襲丹方,一邊利用上等玄功修復了受傷的筋脈身體,再次開啟了日以繼夜的修鍊。

此番,只不過將修鍊銘文的時間,全部換成了修鍊丹藥一途,倒也進度超然,相信不出三月,柳筱筱便能練就出完美的七星醉雪的丹藥!

時間飛快的流逝,對於柳筱筱而言,每一分,每一秒,都是格外的珍貴。

得到完整版七星醉雪的柳筱筱,整個人心情也好了許多,每日都懷著無限的希望與對無名的思戀,在武道的大路之上,走得愈發堅實。

在此之前,柳筱筱原本便有著練就萬能解毒丸的經驗,得到完整版七星醉雪的丹方之後,柳筱筱幾乎可以肯定,先前葉九天給她的那張萬能解毒丸的丹方,的的確確就是七星醉雪丹方的低配版。

所以,柳筱筱一邊修鍊,一邊煉丹。果然不出三月,就將七星醉雪煉製完成。

根據葉九天的推測,以無名和韓正風兩人的中毒程度與時間來看,一人兩枚,早晚一副,便能夠徹底的痊癒。 朝妻相處 而柳筱筱卻在一次的煉丹,從丹爐中,一次姓煉製了六枚成品。

先前柳筱筱練就萬能解毒丸時,一次最多也不過能夠練就出四枚丹藥,此番,倒也是破天荒的第一次了。

「丹王的東西,果然是好東西,這丹爐看起來沒什麼特別,功效與成丹率就是比我自己的丹爐要好使得多。」柳筱筱小心翼翼的將六枚丹藥裝在玉質的小瓶子中,放進了儲物空間。

她打算將多餘的那兩顆七星醉雪留下來,有備總是無患的,如果實在用不上,那麼,就讓這兩顆丹藥,永遠埋藏在她的私人儲物空間。

「他的東西,自然是好的,你在這,已經呆了九個多月了,也該回去了?」

耳邊傳來葉九天熟悉的聲音,經過這麼長時間以來的磨合,這位神秘大姐姐,已經沒了一開始的倨傲,完完全全成了一個體貼入微的大姐姐。

柳筱筱點點頭,剛要叫醒茶杯,整個人卻在瞬間愣在了當場。

只見,小傢伙茶杯小小的身體,縮成一個球狀,趴在厚厚的冰層之上,呼呼大睡著,而它後背上那四個大小一致,排列整齊的小鼓包,竟然一個個愈發瘋狂的大了起來,似乎有什麼東西,從中一點一點的長出來。

下一瞬間,茶杯似乎也被背上瘋狂增長的東西驚醒,整條狗都不好了,筱的睜開了雙眸,一下子從厚厚的冰層之上彈跳而起,縮成球狀的身軀簡直像是一個赤色的皮球一般,在地面與天花板之間瘋狂的碰撞。

不由分說的,柳筱筱右手之上一道水綠色的磅礴靈力,瞬間瀰漫開來,一條水色的長龍,眼看就要朝著茶杯那高速瘋狂移動的身軀席捲而去。

「你要做什麼?」

腦海中的葉九天,發出一聲急躁的驚呼。

「葉姐姐,我看茶杯很是痛苦,我當然是要救它。」柳筱筱不假思索道。

「她是在進階,你不用管,你趕緊收拾收拾東西,離開這裡,動作要快,這裡馬上就要塌陷了,快……」

葉九天的口吻,一瞬間變得愈發的急躁起來,柳筱筱的一顆心,也跟著不安的跳動起來。從葉九天的口吻之中,她察覺到了濃郁的危險與不安。

柳筱筱不作他想,緊忙小心翼翼的將丹王的屍身重新放置到水晶棺槨之中,隨即想也沒想的將那二十一隻箱子全部收入儲物空間。

二十一隻箱子上的銘文陣法被破壞之後,柳筱筱極為輕鬆的便帶走了二十一隻箱子,做完這一切,在葉九天的催促下,柳筱筱獨自一人,順著地底下的神鳥血液,游出了神鳥丹田。

當金色的陽光,將她整個籠罩的那一刻,抬頭看看蔚藍的天空,總有一種天高任鳥飛的錯覺。

「葉姐姐,我真的不用管茶杯嗎?」柳筱筱還是有些擔心的問道。

「它的天劫都要到了,你趕緊離開這裡,否則,只怕殃及池魚!」

「天劫!」柳筱筱暗自呢喃了一句,心下瞭然,原來這個傢伙,再吃了那麼多天材地寶之後,終於也要到了歷劫的關頭了嗎?想明白之後,柳筱筱不在遲疑,腳下踩著赤色的問情劍,朝著天空疾馳而去。 等到她腳踩問情的身形終於遨遊虛空的那一刻,俯視而下,她的腦海中,突然一道閃電而過,在某個微妙的瞬間,她似乎明白了些什麼。

心念轉動間,她已經從儲物空間中取出了臨別前,師尊親自賜下的地圖,她痴痴一笑,終於恍然大悟。

這位丹王的行事作風,還真是過於的不拘一格了些。居然會想到,將神鳥的身軀比例縮小數倍,置於畫像之中,如果將畫像中,那小小的妖獸身軀無限放大的話,可不就是眼下這一副神鳥的身軀。

那腹部一點的猩紅處,可不就是神鳥的丹田部位。

這樣巧妙的心思,還真是世間罕有。

這個時候,耳邊傳來「轟隆隆!轟隆隆!」幾聲震耳欲聾的爆炸之聲,方才還晴空萬里的虛空,瞬間烏雲密布,一道道赤色的閃電,朝著神鳥鯤鵬丹田所在的位置,雨點般的落下去。

瞬息之間,神鳥丹田方圓千米之內的一切,全都陷入了一陣接一陣的坍塌爆炸之中,萬萬年時間才積攢下來的冰層,光速的脫落,坍塌,天地之間,全都是白茫茫的一片。

柳筱筱放出神識,擔憂至極的試探而去,她能夠極為清晰的感受到,在那雨點般的雷電與各種不斷地,超級大爆炸與坍塌之中,小傢伙茶杯的氣息,是那樣的濃郁而堅定!

「不對,這氣息是……」柳筱筱雙眉緊皺,似乎察覺到了什麼,暗自呢喃道:「似乎是來自於武者的氣息,難道是他?」

腦海中一道閃電而過,當時跌落萬丈深淵之時,那位不知奉了何人之命,要來殺她的那個一根筋少年,與她一起,同時跌入了萬丈深淵,柳筱筱也曾一度想過尋他,奈何神鳥身軀猶如迷宮一般,犬牙交錯,以柳筱筱專業路痴二十幾年的那點本事,又怎麼可能找得到,所以,久而久之,也就沒了後文。

這氣息,莫不是他的氣息。

柳筱筱定睛掃過去,果然,在那不斷崩塌的厚厚冰層與神鳥鯤鵬的骨骼之間,一根筋少年風逸晨,如同大海之上的一葉扁舟,隨時都有被波濤吞噬的可能。

柳筱筱幾乎是想也沒想,腳下發力,踩著問情的她,翩然而至,雖然一襲紅衣已經破爛不堪,但卻仍舊猶如天使一般。

當日跌落萬丈深淵之後的風逸晨,也曾經多番尋找過柳筱筱與茶杯的蹤影,久尋不得,卻尋找到了稀稀落落的,高階武者與高階妖獸的身軀。

沒有茶杯的指引,風逸晨遇到的那些武者與妖獸,雖然相較之下,還算高階,但比起柳筱筱與茶杯遇到的,就低階了許多了。

但是,這卻仍舊影響不了風逸晨的不斷修鍊,這些日子以來,柳筱筱在不斷的修鍊,風逸晨也在不斷的修鍊。

兩者之間最大的差距,便是一個奇遇不斷,一個苦中作樂。

無論怎樣,此行對於風逸晨而言,都必然算得上是一次莫大的機緣,這短暫而又漫長的九個月的時間,他的修為進度,也算是做了火箭般飛射的了。

只是,這九個月的時間,他與柳筱筱之間的修為,也算是徹底的拉開了一個相對巨大的距離,現在的柳筱筱,即便是封印全身一半的修為,這位原本有著絕對優勢的馮風逸晨,也斷然不會是柳筱筱的對手。

風逸晨沒有尋找到柳筱筱與茶杯,卻找到了一個接一個的機緣,思忖之後,乾脆留下修鍊,反正他暫時也沒有離開的能力。

一切都一帆風順的進行著,幾乎是開了掛一般的人生,誰曾想,今日他還未起身,便察覺到天地之間那股莫名其妙的磅礴激蕩的靈力,身為武者,他本能的察覺到了濃郁的危險,卻並未想過,竟然會是如此滅世的危險。

就在他幾乎就要靈力耗盡放棄的一瞬間,一抹熟悉的靈力翩然而至,下一瞬間,他再次見到了那道熟悉的身形。

柳筱筱一把拉過風逸晨,穩穩立於問情之下,隨即腳下發力,疾馳了幾乎一刻鐘的時間,這才徹底脫離了坍塌區域。

兩人靜靜屹立於一方圓足有千米的厚厚冰層之上,身後不遠處,是仍舊在不斷坍塌,發齣劇烈轟隆之聲的冰川!

「你……我……謝謝你!」再次見到柳筱筱,風逸晨原本是有很多話要說的,這一刻,卻是什麼也想不起來。

「舉手之勞。」柳筱筱坦然一笑,繼而問道:「你接下來有什麼打算,還想要殺我嗎?」

「不,我不會殺你,師尊說你為禍三界,才讓我來殺你,但見到你之後,發現你並非師尊口中那樣的人。我自當回去復命,為你正名,救命之恩,容后再報,就此別過!」風逸晨微微拱手一拜,身形瞬間化作一道流光,朝著遠處的天邊,疾馳而去。

柳筱筱搖頭淺笑,這人,還真是塊木頭。

回頭想想風逸晨方才那副叫花子般的模樣,柳筱筱這才想起來,低頭在厚厚的光滑的冰層之上,重新審視了一下自己的尊容。

她不由無語扶額,這段時間以來,當真是除了修鍊,就是修鍊,打理自己的時間,簡直就是寥寥無幾,原本該是一位絕色的美人,現下,卻如同叫花子似的。

之前在那神鳥鯤鵬的丹田之中,無人能夠看到自己也就罷了。現在既然出來了,還是應該注意主意形象的,也不好過於放肆不是。

然而,當柳筱筱終於將儲物空間中準備好的全部衣服都拿出來之後,她卻無奈的發現,她原本備下的三套衣衫,已經全部都變成了破破爛爛的,如同叫花子一樣的碎片式衣衫。

仔細算起來,在這連續九個月的修鍊之中,柳筱筱的修鍊進度,也實在是飛速了些,每一次的靈氣擴散,都會給身上的衣衫帶來影響,久而久之,自然就成了這樣一副模樣了。

身為武者,甚至於衣服,都比旁人要費得多,難怪人家常說,武者是這個世間最為奢侈的職業。 當初在華都學府時,宗門一月發放一次新的衣衫,柳筱筱幾乎都穿不壞,便會得到新的,那個時候,她還不明白為什麼,現下,卻是終於明白了這其中的緣由。

直到這個時候,天邊的鉛雲仍舊沒有半分褪去的意思,仍舊不停的朝著茶杯所在的位置席捲而去,將整個神鳥鯤鵬丹田之上方圓千米之內的一切空間,完全籠罩在一層層厚厚的烏雲之下。

「茶杯真的沒事吧!」柳筱筱一邊翻找衣衫,想要找到一件哪怕看起來稍微好一些的衣服,一邊略微擔憂的道。

「沒事,如果它真的沒了的話,那天劫便會戛然而止,眼下天劫仍舊在源源不斷的趕來,這就說明,這傢伙還活著,你也不用如此擔憂,這貨不是個短命相!」

葉九天極為淡然的回答道。

柳筱筱深以為然的點點頭,葉九天方才這話,為何會如此的熟悉,來不及多想,她的腦海中卻冒出一個新奇的想法。

方才逃離得太過忙亂,柳筱筱也來不及分辨那二十一個箱子里,究竟哪些是玄功武技,武器玄器,那些是沒用的,丹王喜歡的那些衣服飾品,全都一股腦的,統統的收入了儲物空間中。

現下想起來,倒也不算完全的沒用。

念及此,柳筱筱從儲物空間取出那兩箱衣服和飾品,找了一襲素白色還算合身的衣衫換上,腰配美玉,萬千髮絲高高束起,以一方精美的發冠固定,又取出一方純白色墜粉色流蘇的摺扇。

片刻之後,絕世的美人,已經變成了偏偏的公子。

「想不到,你這丫頭女扮男裝的模樣,還真是挺帥的。」葉九天難得的誇讚道。

「葉姐姐還別說,我倒真是挺喜歡這身衣服的,這位傳說中的丹王,品味倒也不俗,這衣服穿在身上,可比女子的衣衫舒服多了,頭髮都綁起來,也清爽得多。現在,就只差茶杯了,等它天劫結束,我們,便可以回到華都學府了。」

柳筱筱「啪」的一聲將摺扇打開,輕輕搖晃了兩下,身後是萬載寒冰的壯闊背景,簡直帥到了無法無天的地步。

遠處的天劫,似乎並未有半分停下來的樣子,柳筱筱起先還一本正經的靜靜屹立在原地,焦急的等待著。一方面,她心裡的確很擔憂茶杯,另一方面嘛,也是為了保持現下這幅玉樹臨風的形象。

但是,帥終究過不了三秒,柳筱筱靜靜等待在原地,足足一下午的時間,直到天邊的夕陽漸漸沒落,大地之上蒙上一沉薄薄的氤氳。

在神鳥鯤鵬的丹田中,那些不分日夜的日子裡,柳筱筱幾乎就要忘記,在這個世界上,還有星星月亮的存在。

當清冷的月光在厚厚光滑的的冰層之上,蒙上一層薄薄的寒霜時,柳筱筱終於再也綳不住了,她素手一揮,從儲物空間中,取出先前外出試煉所用的帳篷被服之內的,乾脆原地宿營,借著清冷的月光,烤起肉來。

卻也正是在這個時候,天邊的鉛雲似乎漸漸淡去了些許,卻並未有絲毫的消弭的徵兆,柳筱筱再度定睛觀察了一會,無果后,這才鑽進溫暖的帳篷里,舒舒服服的睡了一覺。

長達九個月的時間以來,柳筱筱幾乎每日都在不停的修鍊中,從未有過哪怕一次,舒舒坦坦的睡覺,現下,她的修為,算不得三界無敵吧,卻也是鮮有敵手的了,既然是這樣的話,為何不好好享受一下,這愜意的時光。

回到宗門之後,卻又不知會捲入怎樣的爭鬥!

柳筱筱這一覺,可謂是睡到了天昏地暗的了,一直到第二天日上三竿時分,柳大小姐這才從睡夢中醒來,她醒過來的第一件事,便是打開帳篷,看看外面的世界,當她看到天邊仍舊絲毫不停歇的雷電鉛雲時,整個人都無語了。

「這條狗還要渡多久的劫啊?」柳筱筱整個人,已經從最開始的擔心不已,逐漸演變成了如今的稀鬆平常了,甚至於不耐煩了。

「距離一年之期還早,你急什麼,這天劫愈是兇猛,便愈是說明,這傢伙晉級之後,愈是強大,我都說過了,它不是一般的精靈,你就等著上天為你準備了九個月的驚喜吧!」葉九天極為耐心的解釋道。

柳筱筱柳眉微挑,揉了揉有些惺忪的睡眼,有了葉九天這樣的話語,她倒真是很期待這傳說中的,準備了九個月的驚喜呢!

時間飛快的流逝。

茶杯的天劫歷經了整整三天三夜的漫長時光,柳筱筱獨自一人在萬米高的冰川之巔,偌大的光滑冰層之上,等待了足足三天三夜的時光。

這三天的時間裡,柳筱筱有一會沒一會的修鍊著,不斷的鞏固自身的修為境界,現下的她,心裡眼裡,滿滿都是對無名的思戀與期許,尤其是將七星醉雪煉製成功以後,就更沒了半分修鍊的心思了,她現下,只想早日見到,那個令她魂牽夢縈的少年。

搶手前妻:首席請離婚 耳邊傳來一聲尖嘯的呼嘯之聲,猶如蝗蟲過境,又似電閃雷鳴。

柳筱筱定睛看去,卻見遠處的天邊,一道赤色的閃電,不停的遨遊於虛空之中,就像是那自由自在,遨遊天地的雄鷹。

只是,這頭鷹,似乎並不是正常狀態下的鷹,它渾身的毛髮呈赤紅色,擁有兩對四隻翅膀,展翅高飛,柳筱筱瞳孔微縮。她似乎明白了些什麼,難道說,這就是傳說中的,上天為她準備了足足九個月的禮物。

一條——飛天狗!

「額……還湊合吧……」柳筱筱微微點點頭,實在有些無法接受這樣一條奇葩的狗狗。

話音還未落下,茶杯像是炫耀技能似的,在虛空之中做出各種各樣的飛行姿態,小小的身軀瞬間膨脹,足有十來米高,五六米寬,簡直如同傳說中的遠古凶獸。

片刻之後,它像是一個終於炫耀完新玩具的孩子,瞬間滑翔到柳筱筱近前,這貨齜牙咧嘴的嘻嘻一笑道:「人寵,怎麼幾日不見,你居然變成了男人?」 柳筱筱無語的翻了個白眼,這貨自從會說話以來,倒像是學會了彌勒佛韓正風那一套,說話總是如此的腹黑毒舌,總讓人有一種,想要一耳刮子呼過去的錯覺。

「切,姐們不跟你計較,你玩夠了嗎?玩夠了是可以走了嗎?」 流浪的青春 柳筱筱整理了一下衣衫,「啪」的一聲將手中的摺扇合上,儼然一副極為惱怒憋屈的模樣。

「小氣鬼!」茶杯吐了吐舌頭,繼而道:「上來吧,汪讓你感受一下,傳說中的速度與激情,快!」

柳筱筱微微挑眉,瞬間便明白了茶杯的意思,聳了聳肩,絲毫不客氣的輕輕一躍,穩穩的屹立於茶杯鬆軟如同棉花糖一般的背脊之上。

然而,茶杯還未起身,一人一狗身後不遠處的虛空中,再度發出一連串轟隆隆的強烈爆炸之聲,柳筱筱與茶杯同時回眸望去,卻見那原本便已經被茶杯天劫毀壞得面目全非的神鳥鯤鵬的丹田,這一刻徹底的坍塌,長埋厚厚的,足有萬米的冰層之中。

柳筱筱長長的嘆了一口氣,這個她呆了整整九個月的地方,多多少少,還是有感情在的。

「你也不必過於傷感,你師尊不是交代了你,要毀了那七星醉雪和活人蠱的丹方嗎?眼下,除了你,便不會再有第二人知道了。」

葉九天恰到好處的安慰道。

柳筱筱微微點點頭,總歸是殊途同歸,這樣的結果,對於三界武者來說,也未嘗不是件好事,至少,再也不會有人,因為活人蠱而死!

至於丹王嘛,他原本的心思的確靈巧,但還是不如這樣,長埋冰層來得更好些,至少,不會有人,挖掘萬米的冰層,去尋找那隻存在於傳說中的機緣。如此一來,丹王,也算是能夠安息了!

想通了這一切之後,柳筱筱臉上再度浮上一層淡淡的淺笑,輕輕拍了拍茶杯的脊背,柔聲道:「咱們走吧!」

話音落下,這貨呼啦一聲朝著天際狂飆而去,柳筱筱一個沒站穩,整個撲倒在茶杯溫暖的毛髮中。

「別說啊,你這毛,還挺舒服的,在這睡一覺應該不錯!」柳筱筱乾脆躺在茶杯鬆軟的背脊之上,簡直比二十一世紀的席夢思還要舒適!

茶杯卻是一言不發的又是一個急速滑翔,飛行的速度在不斷的下降之中,漸漸減速,最終平安降落。

柳筱筱一臉不解的從茶杯柔軟的背脊上跳下來,疑惑道:「你搞什麼,不趕緊回宗門,帶我來這裡幹什麼?」

「汪餓了,你烤肉也不記得給汪留一點,汪現在要餓死了,要吃東西,要吃好東西。」

小傢伙茶杯在落地的那一瞬間,收起了龐大的身軀,再次變得只有巴掌大小,輕輕一躍,便跳到了柳筱筱的肩膀上,撒潑打滾,一副不給吃的就不走了的樣子。

柳筱筱一陣無語,抬眸望去,百米之外,似乎是一處古老的城門,她現在也不知道自己身處何方,她原本以為,茶杯能夠找到神鳥鯤鵬的丹田,就一定能夠找到回宗門的路,所以並未多想。

現下茶杯罷工,求人不如求己,她也許久沒有同旁人打交道了,不如在此城小憩片刻。

一方面可以買張地圖,根據葉九天的指引,回到宗門應該不是難事,另一方面,她在銀川雪山也呆的太久的時間,在回去宗門之前,她的確應該先了解了解眼下的三界形式。

最為關鍵的還是,茶杯這貨想吃東西的願望,如果不給予滿足的話,只怕也走不了。

念及此,柳筱筱不在遲疑,腳下生風,她自己告訴自己,一定要時刻謹記,現在已經是一個男人了,男人,就該霸氣一些。

所以,咱們的柳大小姐,大搖大擺的進入了這座名喚武陵城的小型城鎮。

從地圖上來看,武陵城位於魔界以北的廣闊區域中的一處極為不起眼的角落,距離位於三界交界處的華都學府,尚有萬萬里的路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