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空中男子的吩咐,那些黑色斗笠的男子,一共有著數十人左右,體內的元氣能量也在這時催動了起來,那些穆家的家丁,和正在反抗的修仙之人,片刻之間,就已經是傷亡大半,只剩下了幾個人,圍著中間停著的一輛馬車。

「快點將東西交出來,不然我會讓你們死的很難看」

為首的一位斗笠男子,用著手中的長刀,對著死死保護馬車的那些男子喝斥道,同時體內的元氣能量,也在這時催動了起來。

顯然,那些保護馬車的男子,根本沒有要讓開的意思,隨後那數十位斗笠男子,手持長刀直接沖了過去。

看到這一幕,位於拐角位置的寧罪,車夫和婢女,都在這個時候嚇得朝著後方退了幾步,來到了馬車的後方,蹲在地上,連看前方的戰鬥,都沒有絲毫的勇氣。

這也怪不得他們,畢竟他們都是凡人,對於平常的打家劫舍他們都會害怕,更別說是這種修仙者之間的戰鬥了,隨便一些元氣能量,都能夠要了他們的小命。

寧罪則是一直坐在馬車之內,看著遠處的打鬥,並沒有要出手的意思,這世間有太多的不公平,不是任何事情,都是他能夠管的,弱肉強食的世界,沒有實力,只能夠任憑別人宰割。

這個道理,寧罪早在幾年前就已經非常清楚,所以這個事情,他不打算管。

並沒有過太長的時間,最後一位保護馬車的中年男子,也是被那斗笠男子亂刀斬殺,最終緩緩的倒在了地面之上。

男子死亡之前,還用著血淋淋的右手,扶著馬車,似乎很不心甘情願一般。

「哼,今日這東西,我們搶定了」

說著,斗笠男子手中的長刀便是舉了起來,體內的元氣能量催動,朝著馬車的頂端一道便是劈了過去。

一股強悍的元氣能量,直接沖向了那輛馬車,那些被劈中的馬匹,則是直接倒在了血泊之中。

「轟隆」

一道轟鳴聲響起,整輛馬車從頂端直接被劈開,朝著周圍四分五裂,只留下了馬車中心的位置,而在那中心的位置,一位約莫二十左右的年輕女子,正抱著一個木質的盒子,一臉驚嚇的看著周圍的那些斗笠男子。

「少主,快跑!」

看到這一幕,天空中正與斗笠男子大戰的穆家中年男子,連忙對著女子呵斥道,同時朝著地面沖了過去。

「你們沒有機會了」

就在穆家男子剛要離開,斗笠男子的身影,就已經是來到了男子的身前,擋住了他的去路,同時一刀朝著男子的胸口刺去。

穆家男子連忙停止衝過去的身體,身影連忙後退,同時將手中的武器擋在了他的身前。

「砰」

又是一道碰撞的聲音響起,在穆家男子的快速反應之下,他並沒有被對方刺中,不過他也無暇顧及半山腰馬車上的那位女子。

穆家男子與斗笠男子的實力,都是在靈仙巔峰期,兩人的實力不相上下,打鬥了這麼久的時間,也沒有誰被對方打成重傷,但是兩人的消耗,還是很大,相互牽扯,都不會讓對方騰出空來。

不過半山腰處的那些穆家之人,卻根本不是其餘的斗笠男子的對手,這麼短的時間之內,他們穆家只剩下了那位女子和天空中的這位中年男子兩人存活。

「你可知道我們穆家的後台是誰!你就不怕今日劫了我們穆家的東西,會召來滅門之災嗎?」

穆家男子腳踏虛空,目光陰狠的看著身前的斗笠男子怒喝道,這個時候,他想要用他們穆家背後的勢力,來震懾住對方。

「不就是古氏家族嘛,現在他們也是自顧不暇,誰還會來管你們穆家的事情」

斗笠男子嘴角輕輕一笑,對著穆家男子回應道。

「哼,如果你們現在離開,我就當作這件事情沒有發生,如果你劫走了我們的東西,今後古氏家族肯定不會饒過你們!」

穆家男子再次對著斗笠男子說道,聽到對方直接說出了古氏家族,並沒有感到吃驚,因為他的心裡清楚,對方今日敢對他們出手,肯定也是有備而來。

「哈哈哈哈,今日不僅是要劫走月明石,我們還要取了你們兩人的頭顱」

斗笠男子聽到穆家男子的話,頓時笑了起來,他們這次的目的,正是那月明石,而且為了不讓別人知道是他們所為,肯定是要殺人滅口的。

「月明石?」

遠處那輛馬車之內,寧罪坐在其中,以他的修為,自然是聽到了他們之間的對話,當聽到月明石的時候,寧罪的眼神中,也是露出了一抹驚訝之色。

那月明石可是一種珍奇寶物,不僅能夠讓人延年益壽,若是普通人擁有,至少能夠多活百年以上的壽命,如果是修鍊之人得到,那也能夠讓其快速的提升修為,比平日里修鍊的速度,也能夠高上一倍左右。

「老大,這個妞長得可是非常漂亮,待會兒能不能先別殺了她」

就在這個時候,位於半山腰位置的一位斗笠男子,用著極其猥瑣的聲音,對著天空斗笠男子詢問道。

坐在馬車上的女子,生的非常漂亮,可謂是傾國傾城的那種類別,細腰長腿,看上去就能夠讓那種把持不住的男子撲上去的感覺。

而且那女子一臉嬌滴滴驚慌失措的樣子,看了就讓人有種憐惜的感覺。

「留給你們處置,不過,她必須死」

斗笠男子冷聲了一聲回應道,也是默許了這件事情,不過那個女子,是不能留著的,必須要死在這裡。

「放心老大!」

聽到斗笠男子的吩咐,半山腰的眾人頓時興奮了起來,對著斗笠男子回應了一句,就已經是迫不及待的朝著馬車的位置走去。

「美人,放心,等你伺候完我們哥幾個,我們肯定會讓你安心的上路的!」

那群猥瑣之人,不斷的靠近著馬車,有些迫不及待的對著那位女子說道。

「那就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少主,捏碎那顆晶石!」

穆家男子冷哼了一聲說道,同時目光看向了正被那群人包圍的女子,連忙喊道。

聽到穆家男子的喝聲,此時被嚇得驚慌失措的女子慌忙將衣袖中的一枚晶石取了出來,用盡自己的所有力氣捏去。

女子的臉色已經是變得有些蒼白,她顯然是沒有修為之人,面對這些惡狼,她只能蜷縮著身體,等待著命運的安排。

「哈哈,現在叫幫手,可是有些晚了!」

斗笠男子並沒有絲毫的驚慌之色,反而是對著身前的穆家男子說道,同時體內的元氣能量催動,再次朝著穆家男子沖了過去。

「嗡!」

就在這時,女子手中的那枚晶石頓時出現了破裂的痕迹,一股淡淡的藍色光芒,從中湧出,朝著天空快速衝去,片刻之間就已經是消失不見,這顯然與寧罪手中的那枚晶石一樣,是一種傳信的手段。

同時,一股強悍的元氣能量,從那枚晶石中涌了出來,朝著四周擴散而去,直接打在了那些沒有絲毫防備的斗笠男子身上。

「砰」

被這道元氣能量擊中,那些斗笠男子的身影,頓時倒飛了出去,其中一位斗笠男子,更是直接被推出了山腰,徑直的掉進了懸崖下面。

這等高度,而他們的修為,還沒有做到能夠御空飛行,這對於那位斗笠男子來說,就是致命的打擊,摔下去,肯定是粉身碎骨。

「他娘的,原本還想好好的嘗嘗鮮,讓你好生死去,看來今天非得給你抽筋扒皮不行!」

被擊倒的一位斗笠男子,吐出了一口地面吃進嘴裡的沙子,對著女子呵斥道,隨後一擺手,其餘的那些斗笠男子,也從地面再次站起,朝著女子沖了過去。

「別讓生了什麼變故,趕緊搶了那個東西,然後將她就地正法!」

為首的斗笠男子再次說道,現在東西還沒有到手,他肯定不能再掉以輕心。

「你們,你們別過來!啊」

馬車上的女子,失魂落魄一般的對著那些男子哭喊道,心裡也在想著,如果有人能夠在這個時候救下她,她肯定要嫁給那個人,不管如何,她都要保住手中的月明石。

那些斗笠男子,徑直的跳上了馬車,而那道女子叫喊的聲音,也變得更加激烈起來。

Ps:喜歡《孤影魔仙》的讀者,請加Q群『串粉後援團』342302079一起討論劇情,或關注作者微信公眾號,搜索『串哥*』或『標槍羊肉串』即可。 凌武國,凌霄城,葉家後山!

清風吹過,微涼。

「雪兒,你聽我說啊,剛才我真是被逼無奈啊」。

少年一臉苦笑,怎麼看都像是受了大委屈。

他叫葉白,凌霄城葉家少主,城主葉擎天的獨子,今年十七歲。

他曾經是地球的一名絕世兵王強者,年僅二十三歲,登臨地球的武道巔峰,成為七絕兵王之首,震撼全球。

在地球,葉白孤身一人,了無牽挂,卻意外身死,神魂穿越,於十七年前,重生在天雲大陸,有了父親和母親,以及柳芊雪這個青梅竹馬的女友。

「葉白哥哥,明明是你佔了大便宜,你就不要這麼委屈了吧,哼,真要是弄一個女皇回來給你做老婆,那才好呢!葉白哥哥,你以後可是要對她負責的….」柳芊雪嘟囔著櫻紅小嘴道,柔美的聲音,聽上去十分迷人。

她今年十六歲,天生一頭冰藍色長發,明眸皓齒、身材凹凸有致,絕美的容顏,透著清純和溫柔。

「她是中毒了,所以才會….」

葉白無語,想不到雪兒會這樣說,真是意外。

不過,他真的是無辜的啊!

真的是天上掉下一個女皇,正好砸在他的身上啊!

果然,這種事情,就算是說出去,也絕對無人會相信的!

「六個月後,就是舉辦凌霄武會的日子了,如今,我們城主府風雨飄搖,葉白哥哥想好怎麼對付四大家族嗎….」柳芊雪道,沒有再提女皇的事情。

「凌霄武會,四大家族!」葉白暗自咬牙,眼中閃過一道寒芒,神情堅毅。

「葉白哥哥,你可不要讓擎天叔叔失望哦」

柳芊雪繼續道,朝著葉白微微一笑,嬌軀幾個閃爍就離開了。

她從小在葉家長大,早已把這裡當成家了,對葉白十分依賴。

無論何時何地,葉白做任何事情,她都會選擇相信葉白、無條件的支持他。

葉白心裡微酸,就算他不能修鍊,他也要用他的手段和權謀,來守護葉家,守護雪兒,畢竟,他的前世,可是地球的絕世兵王!

而且,兩世為人,他的心智,絕對不是同齡人可比!

不過,葉白卻沒有急著離開,而是坐在大青石上,看著天上的雷雲發獃,似乎快要下雨了。

剛才,他也是像現在這樣,翹著二郎腿,躺在大青石上發獃,天上突然掉下來一個身姿傲人的大美女,正好落在他的懷裡,那香軟的部位,差點悶得葉白喘不過氣來。

那時候,那位大美女中了邪毒、神智不清,逼著葉白和她纏綿在一起,等她清醒后,紅顏震怒,差點殺了葉白!

畢竟,她一直純潔無暇、守身如玉,如今卻便宜了葉白!

而後,她突然發現,她體內嚴重的傷勢,竟然莫名其妙地好了大半!

閃婚蜜愛:誤嫁高冷總裁 這種事情,實在讓她震撼和不解!

她深深看了一眼葉白,一臉惱怒,最終卻便破空而去。

而讓葉白震驚的是,那美女竟然是一位女皇,那一聲「本皇會在青虛等你!」,讓葉白一陣無語。

青虛?

我哪知道青虛是個什麼鬼地方啊?

只是,青虛女皇剛走沒一會,雪兒就來了,才有了先前的一幕!

葉白可以肯定,那件事情,絕對不可能被任何人看見!

更何況,那個時候,女皇身上的霓裳羽衣,散發出白色的迷濛霧氣,將他們完全包裹住讓他們與山林融為一體…..

葉白搖了搖頭,不再去想這個事情,他不知道的是,都是女皇留在他脖子上的唇印和女人體香出賣了他。

「唉,前世好歹也是絕世兵王,如今穿越到這個武道為尊的世界,我葉白卻無法修鍊,真是造化弄人啊」

葉白默默感慨!

西游之絕代兇蟾 天雲大陸以武為尊,修鍊的是真元,武者的修鍊境界分為:凝脈境、元丹境、紫府境、化宗境、煉魂境、通玄境、武王境以及武皇境。

凝脈境和元丹境,又都分為九重。

透視醫聖 凌霄城城主葉擎天,也就是葉白的父親,就是元丹境的高手,只是七年前就神秘失蹤了,至今杳無音訊,葉白和葉家強者四處尋找,卻沒有結果!

至於葉白的母親,他從小見沒見過。

葉白忍不住懊惱,一拳砸在身下的大青石上,碰地一聲,大青石竟然龜裂了!他猛地驚醒,直接從大青石上跳了起來。

「怎麼回事,我竟然是凝脈境三重的武者了?」

葉白大笑,激動無比,在他的體內,凝聚出三條金色靈脈,這意味著,他已經是凝脈境三重的武者了。

除此以外,還有一團白色的靈霧。

就在葉白興奮的時候,天空上的陰雲,已經變成了雷雲,數十道雷電,陡然從天而降,嚇得葉白兩眼發直!

「卧槽,老天爺,你不要這麼玩我吧!」

「老子今天被女的欺負就算了,怎麼還要被天打雷劈啊!」

葉白滿臉黑線,翻身一躍,想要避開,卻已經來不及了!

數十道強大的雷電,直接落在葉白的身上,這種事情,發生在任何人身上,都可以安心準備後事了。

然而,葉白卻安然無恙!

一團蒙蒙地光暈,直接出現在葉白的頭頂,將所有的雷電之力全部吸收,一股可怕的氣息,在石珠內醞釀!

「這是….那顆石珠?」

葉白一臉震驚地看著懸在頭頂的白色珠子,內心掀起滔天大浪。

這顆石珠,自從他出生的時候,就已經落在他的眉心處,似乎和他一起來到這個世界的,如今竟然幫他擋住了雷劫。

「好寶貝啊!」

葉白激動開口,眼睛發亮,下一刻,天上的雷劫雲徹底散去,一眼望去,天空一片湛藍,葉白的心情,也都變得無比清爽。

「桀桀,本皇的運氣真好,剛一蘇醒,竟然就遇到先天道體,真是太好了!小子,你安心的去吧,我吞天魔皇會幫你好好活下去的,讓你的名字,震動整個大陸!」

葉白還沒來得及伸一個懶腰來慶祝一下劫後餘生,一道陌生的怪笑聲就從石珠內出來。

「可惜的是,滄海桑田,眨眼就是萬年,這個世界,已經沒人知道我吞天魔皇了吧,是時候重新君臨天下了,哈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