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飛躍心頭震驚,可是他並不知道現在的天豐已經達到了帥級三階中期,更是擁有和王級一階初期魔獸憑殺的實力。

「你就繼續迷惑去吧。」

「哈哈哈」

說完這些,付紫欣難得像個孩子一樣,丟下迷惑的胡飛躍,繼續看著那個海潮繼續戰鬥的千峰。

面對海潮如此強勢的攻擊,這千峰倒也不虧是天武學院的第三天才,心頭極為平靜,精神之力瞬間將這三道攻擊鎖定,仔細辨別。

不過瞬間千峰便反應過來,急忙雙腳踏地,那巨大的晶體護罩再次出現,將千峰包裹的嚴嚴實實。

「嘭。。。。」

一聲巨大的聲音響起,三道攻擊竟然同時奏效,一同打在那護罩之上。

海潮強大的攻擊讓千峰零時使用的護罩瞬間破碎。

絲絲縷縷的土黃色光芒散發。

而這時的千峰突然雙眼一亮,像是想到了什麼珍貴的東西一般。

然後眾人耳中便聽到千峰大笑,口中更是說出一句「原來如此,虛虛實實,實實虛虛,虛中有實,實中有虛,虛實相應,虛實相生,果然厲害,你要是再進一步,也果斷見到你就跑路,不過現在!!!」

只見千峰突然雙腳升起土黃色的光芒,然後速度快速的暴漲,一瞬間身體便衝到自己左側十幾丈之處,然後右手突然形成爪狀,向著虛空中狠狠的一抓。

緊接著令眾人震驚的事情發生了,只見在千峰這一抓中,一條手臂赫然出現在眾人眼中。

緊接著出現的則是有些面色變化的海潮。

「額。。。」

這海潮顯然沒有被眼前發生的事情反應過來,面色發獃,愣愣的額了一下。

「好厲害!!!」

「不錯!!!」

在場的眾人也是誇讚千峰的實力和防禦,同時也誇讚千峰的智慧和精神之力的強大,竟然能夠發現海潮的痕迹,並且抓住他的胳膊。

看到這一幕,半空中的一眾強者也活躍了起來。

「原來空間屬性內力也不過如此呀!」

魔神學院副院長最先看著身旁的東衫學院的副院長,語氣稍有嘲諷的說道。

畢竟方才自己學院的莫落竟然和封天相互咬起來,這讓他如何能夠不生氣!

再加上一眾強者在耳旁大笑,那種羞恥感令他忍不住的想要諷刺他人,於是這東衫學院的副院長。就悲催的成了他諷刺的對象。

不過這東衫學院的副院長是個老頭,絕對有八十多的年齡,修為更是達到了皇級三階巔峰之強,不過什麼時候能夠突破,也只有天知道,就是他卡在這裡,卡上千年,最後死去也不難令人接受。

畢竟王級到皇級這個大階段,想要突破,那難度,不可喂不高。

「海潮可沒那麼簡單,他只是大意了而已,你還是看看你那咬人的天才莫落吧!!!哈哈」

東衫學院的副院長不愧是越老越精明,一句話就將想要諷刺自己的魔神學院的副院長膈住,讓他一邊待著,自己鬱悶去。

而下方,那被千峰抓住的胳膊的海潮,終於反應過來,自嘲一聲大意了,然後只見那胳膊瞬間被濃郁的黑色內力纏繞。

那內力赫然是空間屬性的力量,陣陣切割之力,向著抓著自己雙手的千峰切割而去。

千峰就是煉體者,身體極為強悍,此刻竟然也被這切割之力切割的生疼。

甚至有一種感覺,要是這力量更進一步,絕對可以切割凡器。

於是千峰見狀連忙放開了海潮的胳膊,可這海潮竟然得勢不饒人,向著千峰壓了過來,千峰一時沒有退來,竟然反身抱住了壓過來的海潮,這二人一個釀嗆,竟然在地上翻滾一圈,這二人雖然有一身巨大的力量,此時在地上不但幫不了他,反而給它帶來了許多不便。

此刻無論是千峰還是海潮,都被對方強大的力量震得內力微顫。

不過當二人翻滾之後,也就成了地面上的近身戰鬥,這正是千峰最為擅長,也是能夠讓他發揮全力的戰鬥。

只見二人在地上的廝殺著,千峰是煉體者,身體強大,還是土屬性內力,佔據了地面的優勢。

再說海潮,在千峰抓住自己雙臂的一瞬間,臉色先是一變,然後自嘲幾聲,不過心裡卻依舊沒有將眼前的千峰放在心上,所以才會落入了如今的被動局面。

自己空有空間屬性內力,能夠隱匿在空間之中,還能夠空間移動,現在卻壓倒了。

只見千峰得理不饒人,快速的雙手時而化掌,時而化拳,時而化爪,不斷的借用自己的優勢,用強大的力量攻打海潮。

海潮則是處處吃扁,被千峰牽制,更被不斷的被動挨打。

自己的身體強度可不如千峰,雖然每次千峰打在自己身上,自己也反擊了,可是打在他身上,就像打在頑石上一樣,沒多大效果。

自己也在方才交手的一瞬間,幾處傷口便鮮血淋漓的出現在自己身上,好不容易趁著千峰喘息的時候一個驢打滾,然後遠遠的避開千峰。

這海潮在飛到一顆古樹上,靜靜的站著,剛才的傷讓他暴怒不已,但是這海潮也不會在莽撞的衝過去,給千峰一擊。

在這海潮和千峰對峙,莫落和封天相互對視之時,那天豐此刻也聽冰神獸說道了戰鬥的時刻。

在冰神獸的洞穴中,冰神獸受了重傷,打死他也不敢衝過去,和那火神*戰,所以只能夠拖延時間,等待自己精血燃燒的力量達到最大,一邊修復這自己受傷的身體,一邊隨時準備逃跑。

不過自己計劃雖好,可是眼前的火神獸根本就不會給他一絲的機會。

「咦?不對呀!」

虎頭模樣的火神獸似乎想到了什麼,輕咦一聲,反應了過來,強大的精神之力探查一下眼前的冰神獸。

表面上火神獸也看不出來冰神獸的狀態,雖然說燃燒精血,會讓全身發紅,不過冰神獸卻又辦法在短暫的時間之內讓皮膚不變紅。

所以火神獸也沒有發現什麼異狀。

不過當火神獸發現冰神獸的傷勢竟然一點一點的快速恢復中,這讓她怎麼還能夠反應不過來。

「你敢騙我!!!」

火神獸扯著嗓子,大叫了一聲,然後只見這火神獸釋放出屬於自己的魔法,希望憑藉魔法殺死這頭冰神獸,然後吃掉他。

但是冰神獸也有自己的魔法,再加上方才的拖延時間,自己的傷勢已經恢復了部分。

現在自己的實力也能夠發揮出七成,於是只見一道巨大的冰牆瞬間出現在冰神獸前方。

抵擋住那火神獸釋放的天賦魔法。

這兩個屬性的魔獸,一個在洞口,一個在洞穴內部,頓時陷入了僵局,論剛才的戰局的話,無疑火神獸佔了便宜,

火神獸雖然外傷看起來極為憤怒,但是聰敏而又細心的她,強大的精神之力也在不斷的探查著冰神獸的一舉一動。

那火神獸一邊如此做到,另一邊則是發出無數的魔法,來攻擊那討厭的冰牆。

要不是冰神獸能夠召喚出這冰牆,自己早就吃了他!!

同時冰神獸冰牆抵擋了無數次火神獸的魔法,那冰牆的厚度和強度在快速的消失。

而冰神獸體內的精血還在燃燒,冰神獸受傷的身體里現在疼如刀割,估計內臟都遭受了一定程度的損傷。又僵持了一會,冰神獸雖然在不斷的修復自己傷勢,但是自己傷勢極為眼中,而且肚中越來越痛。

同時自己的精血也在燃燒,而那火神獸卻沒有任何傷勢,自己再過不久,將再也無法堅持,而且它也沒有把握能打贏或者殺死這頭不知道從哪裡鑽出來偷襲自己的火神獸。 自己雖然和她戰鬥了許多次,不過這次自己絕對失算了,他沒有想到這火神獸已經達到了皇級二階初期,實力比起自己不知道強了多少,所以冰神獸也不敢一聲不甘吼聲,而是接著燃燒精血獲得的力量和那道冰牆的阻攔,這冰神獸竟然展開翅膀然後快速的向著身後擊打而去。

同時這冰神獸的洞穴建造之時就考慮到會被堵在洞穴中圍殺,所以早就留了一手。

只見隨著冰神獸一擊之下,那原本厚實的石頭快速坍塌,然後那冰神獸很快的消失在了火神獸的視野里。

既然放手,就別回頭 見到冰神獸消失,火神獸不由發怒,在精神之力的觀察下,只見那冰神獸身上終於出現了那燃燒精血產生的全身赤紅的癥狀。

在火神獸的精神之力探查下,冰神獸原本的藍色全變成了紅色。

同時藉助燃燒精血,冰神獸果斷施展了血遁,速度之快,就是火神獸皇級二階初期的速度,也是無法追上。

不過火神獸看到這即將到嘴的鴨子,竟然飛著逃跑,心頭那個鬱悶,誓不罷休的火神獸竟然也果斷燃燒自己的內力,快速的向著冰神獸追擊而去。

天武大陸,脈城附近的森林裡,在這裡,有一片內力的葯園子,這園子正是蔡蕭兒最近親自所栽種。

雖然都是一些很普通的靈藥,而且還是剛剛栽種不久的,但畢竟這裡現在有兩個人,一個是蔡蕭兒,另一個赫然就是她的弟弟,蔡遠。

這時的蔡蕭兒腰身蹲下,蹲在一株靈參身旁,然後右手拿著一個小小的水壺,顯然是在為靈參澆水。

而那蔡遠,此刻正躺在一旁的草地上,休息。

躺著的蔡遠休息了好一會,然後從自己懷裡摸出了幾顆種子,射進了土裡。

這時蔡蕭兒剛好趕來,於是蔡蕭兒從納戒中取出一張符印,然後在的魔力驅使下,快速的向空中一扔,只見四周快速的聚集幾片烏雲,然後四周的靈氣快速的向著烏雲而去。

「多種點。」

蔡蕭兒向著蔡遠一聲道喝,然後只見蔡遠拿出一把種子,然後射入土中。

而這時那幾朵烏雲也將靈氣聚集完畢,然後哩哩啦啦的下起了靈氣之雨。

這符印正是木屬性和生命屬性法士才能製作的符印,催生符印,作用就是聚集靈氣,下起靈雨,快速的讓種子發芽。

而那剛中下去的種子也很快的發芽,長出了幾片綠葉后就開出了一個巨大的花蕾然後再迅速的綻放出一朵眼裡的翠綠色的花朵。

待得靈雨下完,那片土地已經出現了許多靈芝,而且還有幾朵翠綠色的花蕾。

蔡蕭兒伸手將這幾朵花朵摘了下來,用手用力的*著,等到將這些花朵都已經完全的被人*爛成一團的時候。

然後蔡蕭兒將這花朵泥敷在了自己,臉上手上,一陣清涼從手上和臉上傳來,這蔡蕭兒竟然直接作起了靈藥面膜!在保養自己的皮膚。

這到讓一旁的蔡遠不以為然。

待到傍晚之時,這二人便沿著來路,向著蔡家走去。

「嘿嘿,那個小妞不錯!!!」

而就在這個時候,突然這二人耳中傳來幾聲戲謔的聲笑,然後隨著聲音落下,出現在蔡遠和蔡蕭兒眼前的則是兩個中年大漢。

左邊的那個一臉刀疤,看上去就像一條條蚯蚓趴在臉上一樣,要多醜就有多醜。

另一個右邊的大漢,個頭不足一米六,可謂是小矮子,長得更是賊眉鼠眼,一雙小的幾乎不了眼白的小眼睛正色眯眯的盯著蔡蕭兒那高聳的胸脯,不斷放光。

「是不錯呀!!!要是能玩一玩!!!」

「嘶!!那感覺!!!」

說到這裡,兩人互相對視一眼,然後同時說出生來。

「絕對爽翻天!!!」

看著這二人的眼中散發的淫穢之光和二人的淫穢之言,蔡遠和蔡蕭兒又怎麼會不明白這二人的想法。

不過在看這二人,雖然長得真心丑,不過實力卻是實打實的一個帥級一階初期,一個帥級一階中期。

而且中期的正是那小矮子。

刀疤男僅僅只是初期。

同時蔡蕭兒如今也不過是將級二階巔峰而已,那蔡遠也是同樣的實力。

雖然這二人天賦極強,而且修行的功法,武技都不弱,不過比起帥級一階來說,那差距還是極為巨大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