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袋沒事兒,縫了三針。但位置再偏點,就要撞到眼睛了。”

校醫室的醫生從牀上站起來,蹙眉看向徐長青。

“你這學生怎麼回事,手裏還拿着剷刀,趕緊放下。

還有,小點聲啊,這邊還有別的病人呢。”

徐長青這才發現手裏的剷刀,但他沒丟,等校醫走了,沉聲問道。

“誰他媽給我解釋下?”

葉修比他先來,已經瞭解了前因後果,臉色難看的說道。

“陳子睿看中了咱們的辦公室,讓他的人上門來搶地盤,園兒跟小周和他們起了爭執。

這混蛋,他的手下們一個個的都不是好佬,柳園只是稍稍阻止了一下,居然把他給弄成這樣!

老鄒已經在來的路上了,剛剛夏學姐已經提前給他打了電話。”

徐長青心裏窩火,強忍住脾氣在柳園的牀邊坐下,問道。

“怎麼樣園兒,還疼嗎?”

“還行,問題不大。就是咱辦公室被陳子睿的人佔了,東西都散落了一地。”

柳園說到這裏,表情格外愧疚。

“我太沒用了,沒保護好大家的辦公室。”

周子昂也一臉自責。

可這都什麼時候了,還管什麼破辦公室。

徐長青想罵他,但這會兒又實在罵不出口。

陶圓見狀,在旁邊小心翼翼的說道。

“這樣,幾位學弟,等待會兒鄒小北來了,你們能不能勸勸他,盡力別和陳子睿起太大的衝突。

這事兒你們佔理,我肯定讓陳子睿那邊的人給你們道……”

這事兒已經不可控了,鬧大以後,陶圓都不知道會怎麼收場。

“學姐。”

還不等陶圓這邊把話說完,一旁的葉修直接打斷了她的話,聲音裏都冒着寒氣兒。

“我跟徐長青我倆脾氣都不好,按照正常的流程來說,這會兒我倆早就抄起傢伙出門了。

現在也就老鄒沒來,那我倆就等等,但我這麼跟你說吧,今天這事兒不可能就這麼算了,老鄒只會比我倆更狠。”

陶圓一臉着急。

“不是,這事兒……”

她話沒說完,就見坐在牀上的徐長青突然站了起來。

柳園也擡起了頭。

校園幫的所有人們,眼神都直直的看向了醫務室門口的位置。

陶圓趕忙轉過身,就見鄒小北一臉陰沉的出現在醫務室門口,臉上半點沒有平時的笑意。

哥幾個默契的對視。

徐長青迅速說道。

“園兒已經包紮好了,沒啥大事兒,但是眼睛差點就廢掉一隻!陳子睿的人乾的,因爲搶辦公室。”

接到陶圓電話的時候,鄒小北其實是準備和鄒爸一起和上門來的顧城去找幾個超市店鋪地址看一看的。

聽說柳園出事兒,他火速趕來了學校。

爲此,鄒小北甚至顧不得什麼火車票,直接花大價錢買了一張最快的機票。

原本要6、7個小時的路程,鄒小北是一縮再縮,直接縮到了三個小時!

等到鄒小北迴來的時候,他的臉上可謂是滿臉疲憊。

身旁柳園這個老實人出了什麼事。

都是自家的兄弟,說好了要和自己一起打天下的。

若是因爲陳子睿那個小人出了什麼事,鄒小北怎麼和柳園的家裏人交待?

萬幸的是,柳園傷得並不嚴重。

但是下一刻,鄒小北的眼中就被暴戾所充斥。

只見他點了點頭。

“好,我知道了。”

擡眼看了看慘兮兮的柳園,鄒小北沒搭理旁邊的陶圓,直接說道。

“老葉,老徐,你倆現在跟我走。園兒在這裏乖乖躺着,周子昂你照顧他。”

說着,三人就準備往外走。

陶圓着急追出去。

“鄒學弟,陳子睿那邊已經通知了輔導員,估計馬上就要過來帶人道歉。

你要不要先給你們輔導員王老師打個電話,咱有事好好……”

“行了。”

鄒小北此刻也窩着一肚子火沒處發泄,聞言不耐煩的說道。

“陶圓,我他媽是不是看起來脾氣好?讓你覺得今天這事兒可以好好解決?”

有些事兒,它就不能好好解決。

甭管什麼原因,甭管鬧大了有什麼壞處,但被欺負到頭上來,那就該狠狠的打回去。

鄒小北陰沉着臉往外走,心裏認真在反思一個問題。

自己平時是不是脾氣太好了,以至於讓人這樣欺負?

看來在這所學校裏,單單隻有名氣是不夠的。

還得有兇名!

既然如此,那就趁這今天這事兒,好好教一些沙雕學做人! 顧藏鋒將手機收起來之後輕輕拍了拍王老闆的腦袋:“他們幾個,還有煤窯那裏被我廢掉的幾個人,該怎麼處理,不用我來教了吧?”

“知道了,大哥!”王老闆無奈的點了點頭。

“我用手機錄下了你剛剛殺人的那一幕,這意味什麼,你也應該明白吧?你是個聰明人,只要我把這段視頻交給jing方,等待你的是什麼,你也知道吧?”

“明白……知道……”

“很好!你只個聰明人!我就喜歡和聰明人說話!其實,我並不是西方省的人,我是外地人,只是出於正義感,幫一下這些無辜的村民,但是我不想隨便殺人,又擔心不殺了你們,等我離開這裏後你們會報復那些村民,所以只能想出這個辦法!你會理解我的良苦用心吧?”

“理解……”

“太好了!現在呢,我只要求你做一件事!你看起來也有不少錢嘛!你之前騙那些村民過來,說一百塊一天!近百號村民給你幹了得有一個星期了吧?你給他們每個人雙倍工價一千五百塊錢,放他們走,這件事大家以後誰也不再和誰計較,不過分吧?”

“不……不過分……”王老闆輕輕地嘆了口氣,“我別墅裏有十幾萬現金,是我的全部家當了,我帶上錢跟你去!”

“很好!以後多做好事,少做壞事!要是讓我知道你還在幹壞事,即便jing方不會找你麻煩,我也會來找你的麻煩的,明白了嗎?”

“明白了!”

顧藏鋒很滿意的再次拍了拍王老闆的腦袋:“好了,別愁眉苦臉的樣子了,畢竟你活着,他們死了,不是嗎?來,笑一個!”

“額……呵呵……”王老闆哭喪着臉露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

“帶上現金,跟我走吧!”

……

半個小時後,顧藏鋒帶着王老闆和唐鐵柱回到了村民們聚集的煤窯洞穴入口。

看到王老闆出現了,村民們開始義憤填膺的叫着要將王老闆打死。

而罪魁禍首王老闆被嚇得躲在顧藏鋒身後瑟瑟發抖,不敢露頭。

“咳咳!鄉親們!”顧藏鋒輕輕地咳了幾聲,在燈光下高舉着自己的右手,“你們能不能聽我說句話?”

“小夥子,我們都是你救的,我們自然聽你的!”

“是啊!你是我們的救命恩人,誰不聽你的,我第一個表示不服!”

村民們紛紛表態示意聽顧藏鋒的。

顧藏鋒將身後的王老闆推到自己身前:“既然如此,鄉親們,聽我一句勸!王老闆雖然非法武力扣留你們開採煤炭,但是罪不至死!現在是法制she會,凡事都要講法律的!我們要是將他打死了,是犯法的!我們要做遵紀守法的好人,大家明白嗎?”

顧藏鋒看着默然無語的村民們,繼續說道:“但是,王老闆死罪可免,活罪難逃!他把大家扣在這裏這麼久,大家也確實累着了,我和王老闆商量過了,每個被王老闆扣留的鄉親們,王老闆都會補發雙倍工錢給大家,每個人發一千五百塊錢,大家也放過王老闆,怎麼樣?”

“真的嗎?”

“一千五百塊錢?每個人都有嗎?”

村民們開始議論紛紛。

唐鐵柱站了出來:“大傢伙放心吧,這是我未來的女婿,不會騙大家的!”

顧藏鋒朝王老闆使了個眼色,王老闆是個聰明人,立即明白了顧藏鋒的意思,拎着帶過來的錢袋子開始和顧藏鋒挨個給村民們發着錢。

唐鐵柱看着忙碌的顧藏鋒,不由得笑了起來,臉上露出十分滿意的神情。

……

由於擔心夜晚遇到狼羣的襲擊,所有的村民都是等到日出之後才各自興高采烈的拿着一千五百塊錢回家。

顧藏鋒帶着唐鐵柱來到村口自己停摩托車的地方之後,發現夜晚被顧藏鋒暴揍一頓的兩個大漢依然待在村口沒有離開。

顧藏鋒將唐鐵柱擋在身後,一臉笑容的看着兩個大漢:“怎麼?不服氣?想要白天繼續和我比劃幾番?”

老王聽到顧藏鋒的話之後被嚇了一大跳,趕緊一邊後退一邊擺着手,夜晚顧藏鋒恐怖的身手已經在老王心裏留下了可怕的陰影。

老王趕緊解釋道:“是這樣的,老大,我們幾個醒來之後,發現您的摩托車還停在這裏,我們倆擔心您的摩托車被人偷走了,所以一直守在摩托車旁邊等您回來!”

顧藏鋒這才恍然大悟,原來這兩人是在幫自己看着這輛摩托車。

顧藏鋒笑着拍了拍兩人的肩膀隨後騎在了摩托車上:“多謝了!唐叔叔,我們回去吧!不然阿姨和詩妍要擔心了!”

唐鐵柱笑着坐在了顧藏鋒身後:“好,我們現在就回去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