臉色黑黑的趙天背著小紫,調轉方向,朝著戰場外奔去。

黃金神光噴涌,趙天首次三尖兩刃槍,晶瑩的血氣,如長江大河般在體內流動,奮力向前殺去。

「撲哧!」

刀光漫卷,如洶湧洪水,勢不可擋,悠哉臨近碰撞之時,突兀收斂,化作一道玄奧的鋒芒,直接從一名金髮中年人的喉嚨處一劃而過。

眼中滿是難以置信中年人的頭顱直接飛起,又在空中轟然炸裂。

趙天兩人重起無頭屍體邊一律而過,頭也不回,任由那無頭屍體掉落入下風洶湧的海水中。

「呼!」

終於衝到了戰場邊緣,雙腳在海水上狠狠一趟趙天微微有些喘息,腳下卻根本不停留,背著小紫繼續向著遠處狂奔。

一道金色流光劃破海面,兩人速度飛快,片刻間便躍過數十公里距離,眼看著就要接近海岸。

「快點,要來不及了!」

急得在岸邊走來走去的2號,雙眼猛然一亮,人立而起,使勁的揮著爪子。

見到趙天背著小紫迅速接近,等待在海岸邊的眾人臉上也紛紛露出喜色,此刻的他們也感覺到了前方海域中的危險。

突然!

極品尊主:師傅,別惹我 海水與陸地交界處,一道乳白色的光柱衝天而起,迅速向著兩邊延展開來,化作一片光幕。

黃金光芒散去,趙天停頓在乳白色的光幕之前,臉色無比難看,還是遲了一步! ?乳白色的光幕就彷彿一個倒扣的大碗,將整片海域都倒扣在了碗中。

嗖!

一枚丈許長的風刃破空而出,狠狠的撞擊在乳白色的光幕上。

乳白色光幕上,盪起漣漪如水波一道道圓形紋路向著四周蔓延。

趙天眯了眯眼,手中三尖兩刃槍黃金神光成長,又有一道道天青色氣流環繞,如同狂風暴雨般刺出。

「大家一起攻擊!」

手按乳白色光幕片刻,蘇蒼臉色難看得眾人搖搖頭,表示沒有辦法。

光幕外,眾人承諾,紛紛不再說話,他們竭盡全力開始拚命的攻擊面前乳白色的光幕。

「殺!」

小黃靜王,渾身黃金,血氣沸騰,揮舞著手中的古樸石矛,彷彿開天闢地一般,一次次轟砸在光幕之上,盪起層層波紋。

金凌愛西,矮人貝克此刻同樣全力催動手中的次神兵,十丈長的綠色巨箭,如同小山峰般的黑色戰錘……

與此同時另外一邊沐浴著漫天雷霆,滿頭金髮的自由女神,從始至終一直平靜的臉色突然勾起一絲笑意。

「終於疼死了。」

眸光中滿是淡漠,掃過整片海域,有些人還在激烈大戰,有些人已經察覺到不對,開始小心的戒備周圍。

站立在虛空之上,沐浴著絢爛的雷霆天瀑,滿頭金髮,無風自動,有神聖而遲暮的光輝在其身體表面升騰而起。

「今日我將高舉王座,以無數卑微者的骸骨鑄就神國,化為天上星辰!」

下一刻,莊重而威嚴,宏大而空靈的聲音響徹在所有人耳邊。

幾乎就是在同時,大地嗡鳴,發出不堪承受的呻吟。

在大地的劇烈晃動之中,對主白色光幕包裹著的一大片區域緩緩騰空而起。

太驚悚了,方圓數十公里的海域,加上下方超過百米深的泥土,鹽城一同緩緩的離開了地面,向著天空飛去。

「誰能告訴我這是怎麼回事?」

劉星盯著面前騰空而起的巨大光球,雙眼發直,嘴中喃喃自語者。

眾人無言,都被眼前這壯觀而不可思議的一幕深深震撼,新瑤頓時驚訝的張大了小嘴,十分的可愛。

「肯定是剛才酒喝多了點,居然出現幻覺了」

手中長劍依然不停,不斷的攻擊著那光幕,李狂這傢伙都開始懷疑自己的感官是不是還正常了。

修仙小神農 「沒天理啊,現在的天地能量濃度怎麼可能直接凝聚出先天神靈。」

沉默半晌,二哈才將張大的嘴閉上,口中喃喃自語。

事實上,先天神靈同樣是先天生靈的一種,二者唯一不同之處,便在於前者天生便具備一絲神性。

神性可以看作一種特殊的能量物質,神秘而奇特,擁有著種種十分神奇的性質,乃是某些修鍊體系,最終超脫必不可少的關鍵性能量物質。

「星辰本源都還沒有恢復,根本不可能容許有近道生命存在。

想要憑藉著大量強者的師弟血肉,強行凝聚神國根基,從而一舉超脫。」

二哈子克的表情相當古怪,健身嗦不出事?懊悔還是嘲諷,他幾乎可以肯定自由女神如今的行為完全就是在找死。

「還真是不知者無畏啊。

不過趙天這次倒是真的麻煩大了!」

的確,現在的趙天正面臨著前所未有的巨大危險。

稍不注意,很可能就會真的死在這裡。

當整片海域連同著下方的大地拔地而起之時,趙天就已經感覺到了不對,迅速停下了手中的動作。

空氣中一道道奇異氣息流轉神秘而奇特,肉眼可見那些漂浮在海面上的眾多屍體在迅速消融。

強者的血液蘊含磅礴而精純的生命能量,堪比那些上了年份的老妖,一片又一片的漂浮在海水上。

最先受到空氣中那股神秘氣息影響的就是這些強者死後遺留下來的血液,在短短數個,呼吸時間內便迅速化為一道道血色能量,衝天而起。

難道這自由女神想要直接成為正大生命,趙天想到之前聽到的那皈依話語,心中不由一沉。

上古以來,無數生命進化,想要最終超脫,成為近道生命。

反穿寫手妹子非人類 這其中有驚艷一時的天才,有恆壓一代的強者,有氣運鼎盛的天道寵兒,然而這些人都失敗了。

為了突破那最後一層壁障,完成生命蛻變,無數時代以來,人們想遍了各種方法。

趙天曾經看見過的一本典籍上並記載,古老的歐洲大地,黑暗血族與光明教廷一支分庭抗禮,甚至大多時候還佔據上風。

直至到了中古時代,黑暗血族中出現了一位絕世強者,幾乎壓的當時的光明教廷抬不起頭來,被黑暗血族尊為血祖。

血祖所存在的那個年代,幾乎可以說是這顆星球上最強的存在,即便是華夏這片古老土地上,也鮮少有人能夠與之抗衡。

然而如今黑暗血族的沒落也正是因為此人而起。

「血祖壽盡,不願沉睡,將死。

一日,傳召四方血族強者,盡屠之。

后又屑百萬生靈,凝聚百里血海,欲以此為根基,點燃生活生命蛻變成為近道生命。

當日天塌地陷,雷霆如岳,各地頻頻出現地龍翻身,種種異象一直持續到次日天明,方才消散。

至此以後,血祖徹底消失,從未在出現在人前,其突破之地更是出現種種詭異現象,成為當世禁地之一。」

雖然記載到了後面,語音不像,並未明確表明血祖是生是死,但是趙天卻可以肯定其突破必然是失敗告終。

否則自此以後,整個黑暗血族也不會徹底沒落,被光明教廷趕出了歐洲。

一道道血光衝天而起,從四面八方匯聚而來,在自由女神腳下融合,化作一方巨大的血色王座。

那血色王座上妖異的血光流轉,威嚴而高貴,神秘而強大,僅僅剛剛凝聚而出磅礴的威壓竟然使得上方不斷轟鳴的烏雲轟然潰散開來。

雷霆散去,自由女神微笑著一步步走出,來到了那血色王座之前,看其身體表面,竟然沒有受到絲毫傷害。

「你似乎並不意外。」

轉身高坐,於血色王座之上,自由女神居高臨下,俯視天青藍眼中有一絲詫異。

「本來想看看你有什麼計劃的,畢竟是天地大變后誕生的第一個先天生靈或許能給我一點驚喜。」

手持長劍天青藍,神情平淡的說著,眼中卻閃過一絲失望,如果對面的金髮女子整個計劃就僅此而已的話,那未免也太令人失望了!

聞言自由女神先是面色一變,隨即很快鎮靜下來,「無論你之前有什麼計劃,現在我大事已成,一切都晚了!」

兩人說話間又有一具強者屍體,在神秘氣息的笑容下,迅速化為一道道血光。

這些血光迅速沉入下方的海水之中,與之相融短,短時間,整片海域都化作了血色。

「啊!」

凄厲的慘叫聲中,一名距離海面較近的中年人,直接消失在了血色大海中,整個人的生命氣息也在瞬間消失。

這是什麼鬼東西?趙天頭皮發麻,他剛才恰好看見了對方被下方突然伸出的一條條血色觸手裹住,拉入下方海水中的場景。

太嚇人了!

趙天趕緊背著小紫又飛高了一段距離距離海面超過百米才放心了一點。

要知道,剛才那名中年人好歹也是一位君主級的強者面對那些海水所化成的血色觸手,竟然沒有絲毫反抗之力。

「那也未必。」

一聲輕嘆,天青藍眉心突然出現三顆不斷旋轉的光點在這一刻,其中一顆光點轟然炸碎。

一股遠遠超過之前的磅礴氣息,從天青藍身上擴散而開,在眾人的感知中,就彷彿一輪大日緩緩升起。

光芒四射,照得人幾乎睜不開眼睛。

踏空而行,天青藍,手中長劍舞動衍化出一株株白色蓮花逐漸蔓延竟然如同一片天幕般,遮蔽了半邊張瓊。

幾乎就在天青藍動手的同一時間,自由女神就已經反應過來,緊跟著也動手了。

「我說,一切眾生,皆為我民!」

額頭突然裂開一道裂縫,114充滿了神聖光芒的金色氣息從中飛出。

隨後自由女神雙手狠狠的一拍,剩下的血色王座,邪光衝天而起,磅礴威壓,瀰漫天地。

血色王座彷彿化作了一輛無敵戰車,被自由女神駕馭,一頭撞入了漫天劍光之中,與天青藍戰在了一起。

「沒想到這丫頭竟然已經這麼強了!」

兩人交手幾招之後迅速便將戰場向著高空轉移,很快便將丞丞轉移到了這片灌木的最頂端。

趙天僅僅是看了幾眼,上方的戰鬥就迅速收回了目光,轉而將注意力集中在了那意思從自由女神眉心飛出的金色光芒上。

北亭奇案 那兩人如今的戰鬥,已經完全超越了皇者極限,趙天估計就是聯合在場所有剩下的強者一起出手也未必能給天青藍多少幫助。

再者,以趙天對天青藍的了解,這丫頭那是還藏著不少底牌,真要說起來,他與小紫如今的處境或許反倒更加危險一些。

因為趙天已經辨認出來那意思充滿了神聖氣息的金色光芒,正是傳說中由人蛻變為神的關鍵能量物質,神性。 長安市大學。

老李頭在講台上講課,神采飛揚,大有一副指點江山的架勢。陳青盯著課桌低下的通訊儀,看著還有沒有一些奇怪的視頻。

這個奇怪的視頻指的是一些有人拍到鳥人,狼人,吸血鬼,變異人之類的東西,如果只是這些可能都算不上奇怪,可是問題是,這些視頻不過剛剛上傳幾個小時,就會消失不見,而後有人再發,也會瞬間被封殺。

總是感覺有些奇奇怪怪的。

下課鈴聲一響,老李頭合上書本,道:「這個星期,在長安的一個郊區,發現了一個墓葬群,我申請到了這一次考古的資格,有興趣的同學可以申請一起去。」

聽到這個消息,班級裡面已經是一片歡呼了,這可是墓葬群啊!

坐在陳青旁邊的一個胖子道:「陳哥,墓葬群啊!你說我要不要去買個洛陽鏟,買個摸金符啊?」

胖子名叫王天,王天是陳青的發小,一所小學,一所高中,一所大學,王天也一直埋怨陳青怎麼不是一個妹子,那青梅竹馬妥妥的啊!

陳青道:「其實我覺得跑得快靠譜點。」

王天:???

陳青接著道:「你仔細想想,先死的是不是都是跑得慢的。」

一個月之後,老李頭帶著陳青他們來到了墓葬群。

到處都是挖開的泥土,一具具骷髏橫在四野,烏鴉從天空中飛下,用黑色的喙在一個個骷髏頭上亂啄。

陳青看向墓門,墓門上有著一句古文,以陳青的專業,輕鬆認了出來:毒之所向,萬物皆虛,毒之所至,萬物皆允。

一句莫名其妙的話。

老李頭卻沒管這些,帶著學生們打開墓門朝著墓穴深處走去。

提著燈光,陳青跟著教授逐步向前,走了幾步,進入一條長長的石廊,陳青看到了讓他一生都難以忘卻的一幕,在一個空曠的石室之中,一具木棺懸空而立。

木棺有一丈長,半丈寬,通體有著小篆,還有著黑色的銹鐵雲紋,古譜,神秘,不可言喻。

厚重的棺杶,如同歷經了數千年的滄桑,給人一種古老的神秘感。

就在他們進入這裡的那一刻,棺杶之中忽然溢出一絲紅色的鮮血,而後,鮮血越來越多,如同小溪流一般蔓延。

四周圍有著咔嚓咔嚓的聲音響起,此起彼伏,溫度似乎是瞬間下降了下來,讓人渾身汗毛豎起。

周圍的學生,哪怕是教授都看呆了,「這是什麼情況?」

「該不會是鬧鬼了吧!」

「這棺材看起來都已經有了幾千年了,裡面居然還有著鮮血,這件事不太對勁!」

陳青拿著探照燈在周圍掃了一眼,然後道:「你們不覺得會是一具骷髏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