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動草稿

不過,第四層空間的修鍊功法是根據血脈配備的,既然裡面的器靈給他改了這套功法,自有它的道理。

當下葉問龍也不多想,開始專心參悟起雷神體術來。

廣袤的赤砂平原中心地帶,雷雲密布,雷暴肆虐,無數的雷電交織成一張巨大的雷弧電網,如同無數憤怒的雷電獸,不斷肆虐著赤色的砂礫,雷霆咆哮之聲形成一曲超重高音毀滅曲,彷彿要將整個天地都要掀翻毀滅掉一般。

一道赤果的身影卻是如同雷電風暴中的小船一般,走走停停,幾乎是每時每刻都有人頭大小的雷電光柱轟在他的身上,炸起一道道火花,如果走近便可以看到,每一次雷電光柱轟下,他都會皮開肉綻,有時甚至是骨骼都被劈得斷裂開去,然而他臉上雖然有露痛苦之色,卻仍然義無反顧地繼續在雷電風暴中前行。

而其身體被炸開的血肉筋骨之間,有著紫色的光芒閃現,以恐怖的速度修復著他的破損的血肉筋骨,骨骼之中傳來咔嚓咔嚓重組的聲音。

這已經是葉問龍進入赤砂平原雷雲風暴中心區域后的第二十一天,這二十多天來,他忍著無盡的痛苦,以雷電洗禮的方式修鍊雷神體術,初時他每天都會被雷電劈得不成.人形,幾乎被轟得半死不活,但他堅持下來了,在九死一生之後,他終於在第五天的時候,凝出第一道雷之生氣。

雷之生氣是雷神體術初凝的標誌。雷電具有毀滅性,這是誰都知道的,雷霆可毀萬物,焚盡一切,雷神體術卻正是利用雷電的毀滅性來激發體內的生機,凝聚出雷之生氣,從而利用來滋養身體血肉筋骨,這是利用雷的毀滅性淬鍊雷體的一種逆天煉體術,強大無比,卻也兇險無比,稍一不遜,便會粉身碎骨、身殞道消,前五天之中,為了凝出第一道雷之生氣,葉問龍可以說是承受著無比殘酷的考驗,數十次的生死考驗,九死一生,終於在第五天凝出雷之生氣,正式踏入雷神體術的門檻。

擁有了雷之生氣,便可以讓破裂的皮.肉筋骨迅速在雷電之中再生,再破再生,周而復始,從而達到淬鍊身體的目的,使得肉身越來越強大。

當然,這個過程同樣危險,因為在同樣強度的雷電轟炸下,時間一長便會起不到淬鍊的作用,只能往更深的雷電風暴區接受新的挑戰,凝聚出更多的雷之生氣。

當然,在雷神體術的第一重階段,只能讓雷之生氣壯大,而不可能凝聚出第二道雷之生氣。在淬鍊的過程中,讓雷之生氣不斷壯大,這是第一重小成;當身體強大到一定程度,便可以在血肉筋骨中汲取雷電之力儲存在體內,這便是第一重大成。

經過半個月的淬鍊身體、壯大雷之生氣,此時葉問龍的雷神體術已經達到小成巔峰,按理說,他應該滿足了,以半步天龍境的肉身,竟然只花二十天時間便能夠修鍊到雷神體小成巔峰,即便是古代那些聖子級的妖孽都極少有人能夠做到。

但葉問龍並不滿足,他的目標邁入大成,只有第一重大成,身體可以開始汲取雷電之力儲存在於體內,他才會考慮渡雷劫的事情。至於突破到第二重肉身生雷,那估計還是很比較遙遠的事,他沒有那麼多時間去修鍊。

隨著不斷前行,雷電風暴的強度不斷變強,他的肉身不斷地破裂再重組,體內生出的雷之生氣也在不斷地壯大之中,修復重組皮膜筋骨的速度也是越來越快,待到一個月後,他來到赤砂平原雷區最深處時,他已成功地將自己的雷神體術第一重修鍊至大成境界,而且已經能夠把雷電之力儲存到了骨髓之中,這已經是在雷神體術大成後期的境界,全身堅韌如下品真器,強悍無比。

而到了這個時候,赤砂平原雷域中心的最強雷電,已經不能再傷害到他,如傾瀉般轟下的雷電光柱,雖然不能說如同春風細雨般掠過他的身體,卻也只是如同雨水般只能沖涮著他的體表,皮開肉綻的現象,已經不會再發生。

「看來是應該衝擊天龍境渡雷劫時候了。」葉問龍感覺到這裡的雷電風暴對自己的雷神體的淬鍊作用已經幾乎毫無效果,而且已經進入到最中心區域,他知道,自己的雷神體要想再進一步,要麼是前往波魔聖翼世界最強大的那個雷區,要麼就是藉助雷劫的力量。

不過他沒有渡過雷劫,也沒有看別人渡過雷劫,不知道雷劫的強度會達到什麼樣的程度,不過恐怖是肯定的,不然在記載之中,基本上每一境界的雷劫,都至少有七成八成的修士在渡劫中灰飛煙滅魂飛魄散。那樣程度的劫雷,恐怕自己都很難抗衡,更不用說利用劫雷淬體了。

半日之後,葉問龍在赤砂平原雷域中心一處山谷平地上,以次品仙靈石布下了一個中型的聚靈陣,他手上的次品仙靈石不過六七十萬,也只能布下一個中型的聚靈陣。而且由於他在陣法一道上也並不是十分精通,所以布置起來頗是費了一番手腳,深怕出錯,還小心檢查了兩遍,確認無誤后,他在聚靈陣的中間盤膝而坐,瞬間入定,開始運轉方神龍功訣,衝擊修龍道天龍之境。

功訣一展開,他的身體便是形同一個漩渦,聚靈陣中次品仙靈石中磅礴的精純半仙靈氣便是化為一條條仙霧,猛地向他狂卷而去,無數仙霧形成了一道水桶粗的半仙靈氣,猛地沒入了漩渦之中。而葉問龍運轉功訣,飛快地煉化為天龍之力,他的修為也蹭蹭地猛往上漲。

一日之後,葉問龍終於感覺到了天龍境的屏障,沒有絲毫猶豫地,一顆升龍丹被他取出飛快地丟入咽喉,登時磅礴的純凈龍元,便是如同海浪般滾滾而竄,並在他的功訣運轉下化為磅礴的天龍之力,心念一動,控制著滔天的天龍之力猛地向天龍境的屏障轟去。

本文由小說「」閱讀。 第686章佳旭逆卜

「你們說,老大能渡過雷劫嗎?都過去一個月過去了,還沒有見他出來。」赤砂平原外,韓佳旭等人早就沒有了以往的冷靜,均是一臉的擔憂和焦急,說話的是胖子陳銘池,這傢伙現在算是減肥成功了,剪胖乎乎的臉盤整整小了一圈。

其他人也都沒一個臉色好的,一個個的都顯得十分憔悴,尤其是龍宮月和楊娜兩女,都帶著大大的黑眼圈,憔悴無比。

「老大一定會順利渡過雷劫,成為人類最強者,平安歸來的,一定!」龍宮月緊握拳頭地以無比堅定的語氣道。

「我們應該對葉大哥有信心,以前不管多麼困難兇險的事,都沒有能夠打垮他,這次渡雷劫也絕對不例外。」楊娜語氣平靜,眼中的堅定卻是沒有絲毫動搖。

自從被葉問龍在入學考核中救下之後,楊娜心裡就暗暗發誓,要一輩子守護著這個男人,後來進來七班之後,她也一直在朝著這個目標努力,她知道,只有擁有相匹配的實力,才能實現自己的目標。

只是葉問龍的成長實在是太快了,哪怕是人類最妖孽的天才也沒有他成長的快,她就是拚命的努力,都永遠追不上他成長的步伐。

不過不管如何,她對這個一直只能讓她仰望的男人信心從來沒有變過,她相信,沒有任何困難能夠難得倒他,他戰無不勝,他無所不能。

在她的心中,他就是神!

陳銘池道:「我不是對老大沒有信心,而是這時間過得太久了,心裡擔心啊,老大不會是在赤砂平原雷域里遭遇了什麼變故吧?」

韓佳旭搖了搖頭,眼中掠過一縷精芒,毅然道:「我還是決定為老大占上一卦。」

眾人盡皆一驚,陳銘池驚道:「小韓子你瘋了么,我知道你占卜術隨著修為的增強已經大長,但也不要做出這樣不要命的決定啊!」

古心離亦勸道:「是啊,你不記得上次你為問龍占卜的事嗎,不但什麼也占不出來,還讓你差點走火入魔,問龍身份奇特,屬於天機不可測的人,你妄自占卜,肯定會遭到恐怖的反噬。」

上次葉問龍帶著聶紫竹前往葉家祖地,一去便是半年不見音訊,看到聶紫裳和唐瑩擔心的模樣,韓佳旭便試圖以用占卜術佔一下葉問龍的生死。結果不問而知,不但沒有佔到任何信息,反而遭到了強大的反噬,差點兒走火入魔,萬劫不復。

韓佳旭毅然決然地道:「現在也只有這個方法可以確定老大的生死,而且我這次只占算老大的過去,不算他的將來,這樣一來,就算遭到反噬,也會小得多。」

「算過去?算過去有什麼用?」陳銘池頗是不解地問道。

龍宮月罵道:「說你笨你又不承認,所謂的過去就是現在以前的事,佳旭可以算昨天的,也可以算前天甚至更早時候的。」

眾人也都是眼睛一亮,是啊,只要能夠確定昨天甚至更早兩天前的葉問龍的情況,怎麼都能由此推測出點他的情況。

韓佳旭道:「以我占卜術,如果是別的人也許可以占出昨天的一些情況,但要佔老大的,我想至少是三天以前的,再近反而可能因為反噬而得不到任何信息。」

龍宮月當即拍板:「那就佔三天以前的行了,快準備吧,我想快點知道老大的情況,都急死人了。」

這個時候,她也不能保持鎮定了。

韓佳旭點了點頭,從儲物法寶里取出探星八極盤,走到前面空曠處,右手一揮,一堆極品靈石飛出,化為九份落在的九宮方位,布下了一個九宮天星陣,陣式一成,上方的天空立即變得碧藍無比,再無一朵雲朵遮掩,彷彿有天宇之中有某種神秘的力量被牽引了下來。

而後又走到一堆靈石前,取出幾張符籙,嘴裡念念有詞,手一揮,符籙登時化為數道光芒沒入靈石之中,如法泡製,片刻之後,九堆靈石都被他以符籙打入,當第九堆靈石打入符籙之後,九堆靈石立即刷地升起了九道光柱,直衝天穹,周圍的氣場發生了奇異的變化,天穹中的神秘力量如潮水般在洶湧而來,全都向位於九宮中心的韓佳旭手中的探星八極盤涌去,探星八極盤不斷地綻放出金光,隨著吸收的神秘力量越來越多,金光越來越璀璨,而韓佳旭則是盤膝靜坐,任由八極盤吸收神秘力量。

大約一刻鐘之後,八極盤的金光達到了一個頂點,整個九宮陣都被照得金光燦燦,便在這時,韓佳旭突然睜開眼來,雙手快速結印,只不過短短數個呼吸時間,他已然連打九十九個手訣打入八極盤之中。

「蒼穹逆轉,星河承載,九天之外,九幽之內,三清道祖,諸天神靈,助吾探問,人類戰神葉問龍,三十六時辰前生機若何,急急如律令,赦!」

最後一道手訣打出,韓佳旭身上元力狂涌,眼睛圓瞪,大喝聲中雙手並指如劍點出,探星八極盤嗖地飛向天空,盤旋而上,不斷地變大,而後變成了一個方圓十丈巨大的圓盤,無窮的秘力凝聚到八極盤陰陽交替的中心點上,隨著韓佳旭的最後一字喝出,轟的一聲沉響,磅礴的秘力轟然衝出八極盤,向赤砂平原的深處狂涌而去。

此時的韓佳旭臉色凝重,將精氣神運至極致,兩眼璨若星辰,無數的玄奧符文在他的眼中流轉,而隨著那磅礴秘力湧向遠方,九宮陣外的陳銘池等人都發現韓佳旭的嘴角已經開始有鮮血溢出。

「韓佳旭,一定要堅持住!」

「頂住!」

所有人都知道攥緊了拳頭,暗暗給韓佳旭加油,卻沒有一人敢喊出聲來,都怕打擾到他。他們都知道,此時韓佳旭已開始遭到天機的反噬,一個不好,韓佳旭就會遭到重創。

「噗」

一盞茶的工夫后,韓佳旭腮幫圓鼓,猛地噴出一口鮮血落到八極盤上,然而就在下一刻,一股浩瀚的反噬之力從虛空中猛地轟下,其中竟然夾雜著一道道雷霆,九宮天星陣幾乎只是堅持不到一息時間便即轟然爆開,下一刻,韓佳旭如遭重擊,轟地倒飛而去,口中鮮血狂噴,當即便即被轟暈了過去。

「佳旭!」

「老韓!」

眾人大驚,狂奔到他面前,陳銘池將他抱了起來,發現韓佳旭臉色蒼白如紙,不但是嘴巴,兩眼兩耳鼻子都有鮮血溢出,整張臉如同血人一般。

七孔流血!

「快給他服下這粒丹藥!」龍宮月快速遞過一顆丹藥,古心離接過,陳銘池撬開韓佳旭緊閉的牙齒,將丹藥給他灌了下去。

大約兩分鐘之後,韓佳旭終於眼皮跳了跳,睜開眼來,看了眾人一眼,慘白的臉上卻是露出了笑容。

「韓佳旭,是不是……」龍宮月和楊娜看到他的笑容,立即無比緊張地問道,其他人也都是一臉的緊張。

「三天前,老大……還在……渡雷劫,他……他好像在……汲取雷劫之力淬鍊身體,我覺得他……看他的樣子,應該……」韓佳旭說到這裡,似乎又要暈過去。

龍宮月刷地扯起他的頭髮,激動地大聲道:「應該什麼,你倒是快說呀!」

韓佳旭知道滋事體大,強提一口真元,一口氣說道:「老大應該已經是渡過了雷劫,他沒事了,他成功了……」

話一說完,他再次暈了過去,這次暈的很徹底,估計要暈很久才能醒來,但是所有人都長長地鬆了一口氣。

他們都知道韓佳旭一向心思縝密,他說葉問龍應該已經渡過了雷劫,那麼肯定有八成錯不了,而葉問龍之所以還沒有出來,很可能是在鞏固修為。

「狡猾的人類,原來你們躲到這裡來了,竟然還化成了蟒牛獸,難怪我們一直找不到。」就在眾人剛松得一口氣之時,三道身影掠空而來,在陳銘池等人的上方凌空而立,浩瀚的氣息碾壓而下,竟是令得幾人一個個的動彈不得。

「七階……三個七階……」

陳銘池等人感覺到那恐怖的氣勢壓迫,均是滿臉苦色。

如果只是一個七階波魔聖翼族強者,他們又有六個人的話,還能組陣一戰,就算是有兩個七階,他們也可以組陣遁逃,但是現在對方不但有三個七階,而且韓佳旭又是剛剛遭受占卜術的反噬,他們五個人帶著一個傷號,根本就不可能逃得了。

不過,楊娜卻是飛快傳音,眾人眼睛一亮,二話沒說,陳銘池刷地抄起地上的韓佳旭,龍宮月、楊娜、葉狂刀和古心離則是各自祭出靈器,陳銘池扛著韓佳旭在前,四人墊后,沒有絲毫猶豫地向赤砂平原雷域之中遁去。

「想跑,你們跑得了嗎?」空中的三名七階波魔聖翼族強者對於幾個人類的遁逃一點也不以為意,反而是任由他們逃進了赤砂平原的雷域。

初時龍宮月等人都不知其意,不過很快便想明白了,這些波魔聖翼族強者根本不在乎他們幾個,他們的目標是葉問龍,只要躡著他們,自然便能找到葉問龍。

「怎麼辦,我們這樣做豈不是把這三個傢伙引去害老大?」龍宮月有些焦急地傳音交流。

楊娜臉上閃過了絲殘酷的冷笑:「葉大哥突破天龍境,區區幾個七階,他一手就能鎮壓,剛好可以讓葉大哥練練手,而且還不會讓這三人泄露我們的秘密。」

眾人一聽,均是精神大振,葉問龍在元龍境之時便能擊殺七階,如今天龍境,實力肯定暴漲,恐怕八階之下,已經沒有人能夠威脅得到他了吧?

而實際上,他們還是遠遠低估了葉問龍此時的實力!

……分割線……

作者話:本來想寫問龍渡雷劫,覺得沒意思,被人寫爛了,難有新意,這樣過渡貌似還好一些。承諾不到的更新,很對不起大家,網站的新福利,實在是太坑人了,推薦又一直比不過人家,所以小丁只能先保《天鼎強少》的更新,爆發了兩周,但願能保住月榜第二到底吧。

本文由小說「」閱讀。 第687章集體雷劫,二重雷神體!

「哈哈,你們逃啊,我看你們能逃到哪裡去!」一名波魔聖翼族強者得意地大笑道,笑罷一劍斬出,一道千丈劍芒劈出,落在陳銘池等人的身旁,揚起萬米赤砂,而後又被雷霆劈散,磅礴的氣浪把陳銘池等人轟得踉踉蹌蹌,狼狽不已,卻又無可奈何。

三尊七階啊,縱然他們已經實力大增,但是在三尊七階面前還是不夠看的。

三名七階波魔聖翼族的強者如同狩獵一般躡在陳銘池等人的身後,不時的發出一道攻擊,往往都能讓陳銘池等人狼狽不已,與此同時,他們還要承受越往裡面愈來愈強大的雷霆,挺進不到三百里,眾人已然個個變成了黑炭,焦頭爛額,頭髮冒煙。

「你們三個畜生休要得意,等我們的戰神出來,你們一個個的都會變成一隻只螞蚱,他隨手就能碾滅你們!」到了這個時候,三名七階波魔聖翼族強者的目的捅不捅破都沒有什麼意義了,陳銘池不禁大罵起來。

「哈哈,人類的戰神?他敢出現嗎?他敢出現,本尊會讓他知道,所謂的人類戰神,在我們波魔聖翼族的強者面前,根本就螻蟻般的存在,本尊一隻手就能把他給滅了!」中間那名波魔聖翼族強者不屑地道。

「轟隆」

便在這時,陳銘池、龍宮月五人又深入到赤砂平原的下一級雷區,肆虐的雷電變得如同筷子般大小,轟劈在眾人的身上,眾人無不嗷嗷大叫起來,一個個的面目全非。

「靠,你妹,誰電韓爺!」韓佳旭也終於被雷電劈醒了過來,從葉狂刀的背上一躍而下。

「旭子,你可醒過來了,再不醒來,你就變成烤肉了!」陳銘池哈哈大笑道。

「哈哈,胖子,你咋變成了這樣子,太搞笑了!」韓佳旭指著陳銘池哈哈大笑起來。

此時的陳銘池臉上一層厚厚的焦黑,頭髮象鳥窩捲曲,還不斷地冒著煙,說話時嘴巴還不斷噴煙,就象是剛從火炭窯里逃出來一樣。

「哈哈,原來所有人都一樣,都變成了烤焦的肉堆!」旋即韓佳旭看到,龍宮月等人的樣子也都跟陳銘池差不多,再次抽腸子笑了起來。

「哼,死到臨頭還笑得出來,你們人類真是奇怪的動物!」後面的三尊七階波魔聖翼族強者見這幾個人類旁若無人、肆無忌憚的嬉笑,有人頗是不屑地冷哼道。

「你們不是狩獵者嗎,有種現在就殺了我們?」韓佳旭不是沒發現後面躡著的三人,不過他向來以智慧著稱,稍微一想便明白了是怎麼回事,同樣滿臉的不屑:「我們人類戰神就在這無邊的赤砂平原之中,沒有我們帶著,你們能夠找得到他?不過找到又如何,我們葉老大一根手指就能把你們三個碾成肉醬,我勸你們還是儘早逃跑的好,否則等我們老大過來,你們只有撒貓尿的份兒!」

「哼,大言不慚!」其中一個七階冷笑道,「要殺你們,我們三個隨便一個出手就能碾壓,不過好不容易等來幾個人類螻蟻,慢慢地狩獵玩兒才有趣,嘿嘿,狩獵又要開始了!」

他話語甫落,手中的法寶已然祭出,一股恐怖的火浪風暴轟然向眾人卷席而來,在這股火浪風暴之下,甚至是天空劈下的雷霆都被湮沒而去。

「快跑!」

韓佳旭等人大驚,撒腿就跑。

這股火浪風暴雖然不一定能夠當場把他們燒死,不過至少也能把他們燒過半死,那比直接被燒死還要痛苦,誰也沒有找虐的傾向,自然不會任由在火浪焚燒。

就這樣,六人在後面跑,三人在後面追,兩幫人馬不斷地深入赤砂平原。

一日之後,韓佳旭等人卻是再也沒有辦法再深入了,不單是因為這裡的雷霆越來越強,已經接近他們所能承受的極限,還因為他們都感覺到了一股令人驚悸的雷劫味道。

這雷劫的味道,不是別人的,而是來自他們本身。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