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身邊有馬良一在,怕個毛線,這小子再能打,還能打的過自己大哥的頭號馬仔么?於是乎,劉凱準備繼續囂張。不過卻被他身前的馬良一攔住了。

他盯著張沐陽問道:「就是你之前打了劉凱?」

張沐陽點了點頭道:「就是我。」

馬良一看了下張氏葯業的大廳道:「劉凱是我大哥劉威的弟弟,你打了人,我希望你能給他一個交代,之前他或許來你這裡有什麼業務往來,但你不應該打人。」馬良一能做在社會大哥劉威手下成為頭號馬仔,當然不只是能打,也有幾分心機,他能看出張沐陽身份不簡單,而且聽人說,是個富二代,手上不差錢。所以他攔住了跳腳的劉凱,自己心平氣和的跟張沐陽聊。

張沐陽心裡嗤笑一聲,眼前這廝一句話,就把劉凱摘個乾淨,看著眼前這個大漢口中問道:「你要什麼交代。」

馬良一不急不緩的說道:「賠禮道歉,在給十萬塊湯藥費,這件事就算了。」在說出這幾句話時,馬良一認為自己已經給了眼前這個年輕人面子,他在來的時候,打聽過張氏葯業,如同劉凱剛才所說的,一個即將破產的藥材公司而已,自己這麼跟他說話,已經算是給足他面子。

不等張沐陽開口,躲在馬良一身後的劉凱就跳了起來喊道:「十萬?賠禮道歉?這也太少了吧,不行,不行,打了老子,怎麼也得一百萬,再給老子陪酒道歉。」

張沐陽笑道:「你看,你們的意見不統一,不過沒關係,十萬和一百萬對我來說沒有什麼區別,我只問一句,這錢放在這裡,你們能拿的走么?我給你們道歉,你們受的住么?你回去問問,你們那個大哥,他敢么?」

張沐陽說到這裡,話鋒一變,臉色一沉道:「你算個什麼東西。也敢來這裡大呼小叫的。」 「去你媽的。」

「握草。」

「你算老幾。」

馬良一身邊的手下聽到張沐陽這麼囂張,就連他們的老大劉威都不放在眼裡,頓時臉色一變,大聲叫罵道。

馬良一也冷著臉問道:「朋友,你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張沐陽道:「字面意思。」

如果這種情況,放在平時,馬良早就出手了,但是眼前這個面色淡然的年輕人,總給他一種威脅感,不過現在他不打是不行了。馬良一捏了捏自己的手指,發出一陣噼里啪啦的聲響,他雖然是個打手,打沒有十分的必要,他也不想動手,尤其是為劉凱這貨擦屁股,但剛才張沐陽說了自己的老大,那他就必須有所表示,不然就要落了自己的名頭。

「這麼說,你要敬酒不吃吃罰酒了?」

張沐陽沒有說話,但誰都能看出來他所想表達的意思。

躲在一旁的蔣志新在看到這裡后,頓時心中狂跳,帶著几絲興奮的聲音低吼道:「那小子是真是瘋了,居然當著馬良一的面說劉威,這就是找死,肯定要打起來了,你們說那小子能擋得住馬良一幾拳。」

「我賭三拳。」

「我賭一拳。」

這些被開除的人,眼看著老東家越慘,心裡便就越高興,恨不得自己也上去,幫忙打上兩拳。

而張氏葯業公司內的其他人,全都面色難看,尤其是楊悠那姑娘,一雙眼睛全都放在了郭子睿身上,滿是擔心。而且還埋怨著看了張沐陽一眼。就算你有錢,但也太囂張了,就不能低調點么?明明對方人那麼多,而且看上去還那麼兇悍。明明知道人家是來找麻煩的。

現在除了郭子睿,誰都不看好張沐陽,畢竟兩個人的身材擺在那裡,馬良一作為劉威的頭號馬仔,在江湖上也算是小有名氣。更重要的是,剛剛張沐陽似乎還嘲諷了劉威,這……這真的是無知者無畏還是沒腦子。

馬良一怒道:「既然是這樣,那就不要怪我。這是你自找的。」話音未落,一拳朝著張沐陽的胸口砸了過去,他本就身高體壯,手掌攤開,幾乎比人臉還要打,此時拳頭緊握砸向張沐陽時,隱約帶起一陣勁風。這一下要是打的實了,一般人少不得要傷筋動骨一百天,體質弱的,還要落下個殘疾。

再看到馬良一動手之後,蔣志新等人面露喜色,他們早就等著看這一幕,圍觀的吃瓜群眾,則紛紛驚呼,想著那個少年人,絕對要完了。

而站在張沐陽身後的張氏葯業公司員工,則紛紛驚呼出聲,有的叫張沐陽快多開,有的已經用手捂住了自己的眼鏡,似乎不敢看到接下來的場面。

郭子睿倒是不擔心,但有人敢朝著自己老大動手,這是他不能忍的,在看到馬良一動手時,他怒喊一聲撲了出去。

看著拳頭鋪面而來,張沐陽不禁搖了搖頭,這人的修為太弱,只是出於暗勁巔峰而已,比之前在全州的丁霈差了太多,輕嘆一聲,就要反手將這馬良一掌大飛時。

耳畔傳來一聲驚呼:「馬良一,你他媽給老子快住手。」

聽到這一聲高呼,馬良一下意識的想收回幾分拳勁,但因為剛才用力過猛,已經來不及,就在這時。張沐陽左手一揚,然後再所有人驚訝的甚至是不可置信的眼神當中,擋住了馬良一的拳頭。

馬良一頓時臉色大變,他這一拳,不客氣的說,石頭都能打斷,居然被這麼一個年輕人給擋住了?這根本不是不可思議,而是不可想象。

不等他往回收拳頭,張沐陽淡淡道:「你下了狠手,也就不要怪我不留情。」說完,在馬良驚駭的眼神當中,輕輕推了一掌出去。在眾人已經有些獃滯,而且有些懵逼的眼神當中,馬良一倒飛了出去,然後重重的砸了地上,發出一聲悶響。

緊接著,馬良一覺得自己喉嚨一甜,噗的一聲,吐出一口鮮血,在吐出這一口鮮血之後,馬良一隻覺得自己全身上下,好像被一台重型的卡車,碾壓過去了一般,全身都疼。

然而,眾人還來不及看地上的收了重傷的馬良一,眼神全都被剛才喊話的男人吸引了過去。來人不是別人,正是他們口中,相當牛逼的地下社會大哥劉威。

劉凱在看到從門口急急往這邊走的劉威之後,面色一喜,撇了一眼張沐陽后心道:『這次我大哥來了,你當著他的面打傷了他的心腹小弟,你這下不死也得死,就算你小子在能打也沒用。』

心裡雖然欣喜,然臉上卻露出委屈,朝著劉威跑了過去:「大哥,你得為我和馬良一出頭做主,那小子太……」劉凱的話沒說完,劉威一巴掌一已經打了過去,劉凱愣愣的站在了原地。

劉威不理這貨,急急走到張沐陽面前,十分恭敬的說道:「對不起,對不起,張……張先生,您怎麼會在這裡。」

張沐陽看著眼前這貨,實在是沒印象,他道:「你認識我?」

劉威此時額頭上急的滿是冷汗,聲音微微有些發顫的說道:「那個……我曾經在您府上,跟您有一面之緣。」張沐陽不記得他,他卻記得張沐陽,就在張沐陽重回張家,杖斃張天傑父子的那天,張沐陽睥睨一切的霸氣姿態,已經深深的刻在他的腦海當中,被他列為,這一輩子最最不能招惹的人當中,那時候的他,作為一個小人物,躲在人群當中,瑟瑟發抖。

也不怪張沐陽不記得他,那天但凡去張家的,非富即貴,最次的也是江湖上鼎鼎有名的人物,而他劉威在這群大佬當中,只能算是一個塊頭比較大的小蝦米,但蝦米就是蝦米,在遇見真龍時,只能跪地求饒。

張沐陽輕輕點頭「哦!」了一聲之後,瞟了眼地上的眾人和一臉懵逼的劉凱道:「他們是你的人?」

劉威現在恨不得一刀一刀砍死自己身後這幾個惹禍精,尤其是劉凱這貨,他很不想承認,但又不敢不認,只能哭喪著臉道:「我對不起,對不起,他們確實是我的手下,和一個不爭氣的弟弟,不過張先生您要相信我,這件事我絕對不知道,我是得知了消息后,才急急趕來的,您……」

劉威急著解釋,但張沐陽卻揮了揮手,道:「既然你認識我,我也懶得說,我不是一個不講道理的人,你手下朝我動手,我把他打成重傷,你這弟弟來我公司繼二連三的鬧事,我打斷他的腿,你沒意見吧。」 劉威連連點頭道:「沒有,絕對沒有,您這樣做已經很仁慈了。」他當然沒有意見,就算張沐陽不打,他回去也要敲斷劉凱的腿,這個給自己招災惹禍的麻煩精,讓他能活下來,已經是老天開眼了。

而劉凱這時候才反應過來,驚叫道:「大哥,你怎麼能這樣啊,我是你弟弟,你竟然讓他打斷我的腿呢?」

劉凱的話沒落地,劉威直接轉身,抬手就是一個狠狠的巴掌。直接將劉凱打翻在地怒道:「你TM還不趕緊跪下給張先生磕頭賠罪。」

此時的劉凱這才意識到,自己這次是踢到了鐵板,招惹了一個自己大哥都招惹不起的人物,他剛想開口求饒,可惜已經遲了,張沐陽走了過來,然後抬腳踩了下去。

「啊!!!」

劉凱倒在地上死命的慘叫,那叫聲讓人心裡直直發毛,他很想抱住自己的雙腿,但卻沒有那個力氣。他的雙腿直接被張沐陽一腳踩斷。

而圍觀的眾人,面色如土,一個能讓社會大哥劉威這麼服服帖帖的人,到底是什麼來歷,一個眨眼間能把人腿踩斷的人,又該是什麼人。

剛才那些低聲議論,甚至是高聲叫喊的吃瓜群眾,全都靜默不言,唯恐惹禍上身。而剛才幾個被開除的蔣志新等人,面色慘白,抖如篩糠,尤其是蔣志新這貨,剛才數他嘚瑟,之前還曾偷偷聯繫伏龍葯業,搞垮張氏葯業,要是讓著個張總知道了,自己下場絕對不會比劉凱好到哪裡去,一時間,蔣志新心裡擔心到極致,害怕到極致,如果不是周圍有這麼人,恐怕他已經屎尿齊流了。

除他之外的其他人,眼裡也全都是驚駭。而在驚駭當中,又有几絲的後悔。有這麼一位牛逼的人物,是公司的最大股東,這張氏葯業會失敗么?會不成功么? 我的好友是孫悟空 人脈、財力、技術都不缺的公司,會不成功么?他們已經可以想象,以後的張氏葯業,必定會成為整個醫藥行業的領頭者。如果他們沒有被開除,如果他們沒有被人蠱惑,如果……他們到那個時候,會有怎樣的身家,可惜現在後悔已經沒用了,就他們剛才那副嘴臉,不被打已經是萬幸了。

至於剛才擔驚害怕的張氏葯業員工,現在全都面露興奮,這就是自己公司的boss么?這就是公司的後台么?太TM的牛掰了,太TM的暴力了。

這幾天公司上下,沒少受到這個劉凱的騷擾,一開始還是在公司意外,到後面就成了在公司里鬧事,現在看到他被張沐陽狠狠教訓,所有人的心裡都閃過了一絲的爽意,沒有半點的同情,誰都知道這貨不是好東西。

至於剛才還有因為擔心郭子睿而有絲絲埋怨張沐陽的楊悠,現在已經傻了,她狠狠敲了敲自己的腦海,還真是貧窮限制了自己的想象,無知超越了自己的見識,自己居然還替人家擔心,自己居然還埋怨人家不會做事,現在看來,自己是真的傻。

張沐陽懶得搭理地上的劉凱,沖著面色隱隱有些發白的劉威道:「就這樣吧,你把他們帶回去,估計他們也是被人利用了,不過這種事情我不希望有下一次,今天發生的事情,我也不希望外傳,明白么?」

劉威慌忙答道:「您放心,我明白,我明白。」

「還有,剛才有幾個人嘴裡不幹凈,你要教教他們怎麼說話。」

「好的,好的。」

在看到張沐陽揮手讓他走人之後,劉威這才敢走,當他和手下帶著馬良一和劉凱走出張氏葯業分公司的大廳時,劉威這才鬆了一口,被風一吹,頓時覺得全身發涼,剛才在和張沐陽對話時,汗水已經打濕了全身。

劉威在張家那件事之後,就曾暗中打聽了解過一些張沐陽的事迹,正所謂知道的越多,他心裡害怕的就越多,就越知道張沐陽的厲害。他是中海地下有名的社會大哥不假,但跟張家比起來,根本就是個渣啊,而且就算拋開張家這一點,單說張沐陽這個人,自己手上的勢力,跟張沐陽的手段一比,那就連渣都不如了。

想想堂堂李家,堂堂王家,在張沐陽面前算什麼?王家嫡長子被張沐陽幹掉了,屁都不敢放一個,還要割地賠款,李家被張沐陽掃了面子,又能怎樣,還不是一樣的割地賠款?那個仙風道骨、出場方式牛逼哄哄的的老神仙,張沐陽一個眼神就給瞪趴下了,更別說那些江湖人士,有幾個在張沐陽手下走過一招的。

這些加在一起,他劉威能不怕么?他就一個普通人,就TM的再社會,也是一普通人,見了張沐陽能不慫成狗么?至於面子,社會人在張沐陽面前有面子么? 重生之豪門毒妻 在權貴面前有面子么?如果張沐陽想幹掉他,劉威想不出自己怎麼能活的下來,而且想不出誰能救了自己,或者替自己報仇,死了就是白死,或許還會有人放鞭炮慶祝一下。

所以劉威在外談業務回來,聽到有小弟彙報,馬良一和劉凱來張氏葯業的找場子時,心裡便覺得不妙,這裡可是中海,別人不知道張家的厲害,他卻是太知道了,在中海有幾個人敢把自己的企業成為張氏的。

為了避免萬一,他急急趕來,這才免了一場災禍,要惹的那人真的發怒,後果自己再清楚不過。

他身邊邊的心腹小弟見劉威此時還有些擔心害怕的模樣,不禁問道:「大哥,剛才那位到底是誰啊?」

劉威回頭瞄了一眼張氏葯業的大廳,說道:「別問,問了就TM是惹禍,反正你們給老子記住,剛才那位是我們招惹不起的人,以後見了,都tm給我躲的遠遠的,包括張氏葯業,也都別惹,再有這種事,老子先做了你們,還有這件事都TMD給我爛到肚子里,還有剛才在大廳里的那些人,待會找人給攔住了,但凡有拍了視頻照片的,全都給我刪了,敢有一張流傳出去,我就打斷你的腿。」

跟在劉威身邊的心腹小弟,還從來沒有見到自己老大這樣失態過,頓時心中凜然。

劉威吩咐完這些之後,又沖著自己的小弟說道:「馬良一先送到醫院,別他媽掛了,至於劉凱給我帶回公司,老子親自叫他做人,至於剛才那些嘴裡不幹凈的,自己動手,牙齒不掉不準停。」

看著劉威等人倉皇而逃的背影,和張沐陽、郭子睿離去的背影,幾分鐘后,在場的眾人才如夢初醒。也怪不得大家如此,仔細想想,如果說,剛才張沐陽打翻馬良一,眾人勉強能夠接受,在看到劉威出現,但對張沐陽的那個態度,就足夠驚掉所有人的眼鏡盒下巴,再到最後,劉威幾乎跪舔的姿態,和落荒而逃的情況,眾人心裡或許已經麻木了。 對於剛才的事情,別人或許驚嘆不已,但郭子睿是知道自己老大的情況,自然沒什麼反應,離開公司后郭子睿臉色有些憤憤說道:「老大不用猜,這肯定又是黃波安排的。」

張沐陽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道:「他的小手段越多,就越說明他對咱們越害怕,暫時不用搭理他,等你搞定了伏龍葯業,再去找他不遲,現在你還是先回去休息一下,接下來幾天公司里的事情足夠你忙的。」

郭子睿點了點頭說道:「明白老大,我剛才約了幾個藥商要見面,你先回去吧。」

張沐陽聽後點了點頭,看來郭子睿這次是要徹底爆發,一門心思撲在公司上面,不幹掉伏龍葯業,絕不罷休。在接下來的三天時間裡,張沐陽多數時間,待在張家煉製陣盤。而在閑暇時,才去張氏葯業坐鎮。

然而就在這三天時間裡,有不少的藥材商和藥店,聽說了劉威一事後,不少人找上門來賠禮道歉,唯恐張沐陽對他們耍什麼手段,一個連社會大哥劉威都招惹不起的人,他們卻得罪了,誰的心裡不擔心幾分,還有的害怕張沐陽打擊報復,就想和張氏葯業繼續合作。

對於這些人,張沐陽也懶得搭理,道歉可以接受,但繼續合作一事,那還是算了,道路是自己選的,張氏葯業現在雖然還處於危險期,但張沐陽相信,有了自己新的藥方,張氏葯業擺平一個伏龍葯業,還是輕而易舉的。

對於這些蛇鼠兩端的藥商,如同所謂的社會大哥劉威一樣,張沐陽懶得出手,等自家藥品一上市,才是他們真正該後悔和痛哭的時候。

時間疏忽而後,三天後下午,張沐陽待在自己古色古香的董事長辦公室里內,他的面前站著郭子睿、文劍、巴特三人。

這仨貨滿面紅光,顯然自己安排下的事情,已經做成,剛要開口去問,便聽郭子睿這貨滿是興奮的喊道:「嘿嘿,老大咱們反擊的時候到了,這三天老巴已經搞定了新葯所需的所有文件,藥廠也已經完工,全是機械化操作,已經開始生產,文劍那裡也成功完成任務,這是咱們公司新出的藥品的樣品。」郭子睿說著,把藥品遞了過來。

左邊的幸福 粗粗一看,張沐陽便知道這些藥品的療效。自己給他們的那些新的藥方,除了之前四味葯的升級版。

還有伏龍葯業出售的其他藥品,雖然藥品種類相同,但是藥效比伏龍葯業推出的藥品強了何止一倍,只要這些藥材流向市場,伏龍葯業遲早要被張氏葯業擠的關門。

張沐陽把藥品拿在手裡,把玩了幾下笑道:「萬事俱備只欠東風,當初我和黃波,說兩周之內,讓他知道厲害,但現在看來,一周都不用,弟兄們放手去做吧,讓黃波那小子,見識見識你們的手段,也讓他說的那句話成功實現,以後中海,不再有黃波此人,不再有伏龍葯業!」

話到最後,已然有了幾分的寒意,黃波想搞垮自己的伏龍葯業,那就讓他嘗嘗得罪張氏葯業的下場。

聽張沐陽這麼一說,登時拍著自己的胸脯說道:「明白,老大你就瞧好吧。」雖然這些天,伏龍葯業的動作可謂聲勢浩大,各種明顯代言,和廣告投放算的是鋪天蓋地,但郭子睿這三天可沒閑著,他打通了屬於自己的關係。

在接下來的兩天時間裡,張氏葯業的幾樣新葯,出現在了和張氏葯業合作的藥商手中,同時張氏葯業開成立屬於自己的藥店,全國展開,雖然宣傳的聲勢不如伏龍葯業,但因為之前文劍、子睿準備工作做的好,銷售成績也算不錯。

伏龍葯業大廈。

黃波待在自己的董事長辦公室里,不停的抽著香煙,眼睛眯成一條細縫,閃爍著寒光,他這次是真真正正的失算了。

他心裡想著張沐陽那張年輕到過分的面孔,他沒想到這個給了絲絲威脅的年輕人,居然真的在這短短5天的時間裡,讓張氏葯業擺脫危機,涅槃重生。現在已經開始全國鋪貨,讓他反應的時間都沒有。

外債,混混都難不住他,這些黃波都能理解,畢竟是一個富二代,有了錢這些都不稀奇,當時他找劉凱出手,也只是隨手布下的一道閑棋,給張氏葯業添點堵而已,成功還是失敗,對付他來說影響不大,至於趙威知道後會不會因為來報復自己,黃波並不擔心,他雖然是外來的,但他背後的勢力,趙威根本招惹不起。

最讓黃波感到心驚肉跳的是,張沐陽居然真的拿出了新葯,而且根據市場部門反饋回來的消息,張氏葯業最新推出的幾味新葯,不但和伏龍葯業的新葯全部相同,而且藥效還要更好。

這讓之前還信誓旦旦,說張氏葯業,說張沐陽肯定拿不出新葯的黃波,感覺自己臉上火辣辣的疼,這臉打的太快了,快到他都有些不敢相信。

這小子到底是什麼人,居然會有這麼多的藥方,要知道自己藥方可是那裡出來的,在華夏還有比他們更牛逼的么?

自己只是對張氏葯業稍稍放鬆了半下警惕,就鬧出了現在這個局面,自己還是大意了,早知道就不管不問,直接用盡所有手段,摁死張氏葯業,也不會有現在的局面。

黃波狠狠抽了一口手裡的香煙,然後緩緩吐出,他是老江湖,知道想這些都沒用,有這時間,不如去想想接下來該怎麼應對。

雖然現在市場上,自己伏龍葯業的藥品的銷量獨佔鰲頭,但在這一行已經摸爬滾打了十幾年的黃波心裡清楚的很,對於患者最重要的一件事是療效,只要張氏葯業新葯的療效更好,伏龍葯業遲早是個關門的下場。

即使伏龍葯業靠著現在的勢頭,可以多撐一段時間,但對於伏龍葯業,對於他自己來說,意義不大。

在老百姓的口碑之下,隨著時間的推移,他之前的手段都是浮雲,經不住風吹雨落。

自己絕對不能允許張氏葯業做大,決不允許。

黃波將煙頭狠狠的踩在腳下,彷彿他現在腳下的不是煙頭,而是張沐陽那張永遠波瀾不驚勝券在握的臉頰。口中冷哼道:「年輕人,這是你逼我的,伏龍葯業絕對不能輸,你們張氏葯業想要在醫藥行當立足,絕對沒有這麼容易,我曾說說過醫藥行業這行的水,可是又深又渾!」

冷哼過後,黃波從懷中摸出手機。我就不信你能黑白通吃,我黃波這十幾年可不是白混的。

「喂……是蕭局長么?」 電話另一頭男人的聲音十分熱絡,略帶幾分讚賞道:「黃老弟?最近你們伏龍葯業,勢頭可是旺的很吶。」

在這幾天時間內,伏龍葯業勢頭確實很旺,有人甚至預測,一年之內,伏龍葯業完全可以蹬足世界五百強,但是在這盛世之下,卻有張氏葯業這樣的巨大隱患。

黃波的眼角閃過一絲陰霾,不過很快消失,他拿著手機笑道:「那還不是您蕭局長幫忙?我得好好謝謝您,不知道您現在有時間么?」

在掛斷蕭局長的電話之後,黃波又發了一條短息出去。仰頭看著天邊的落日,不知為何,黃波心裡多了一絲的沉重。

不同於有隱患伏龍葯業,現在的張氏葯業涅槃重生如同朝陽一般,公司現在上上下下,在郭子睿的帶領下,全都透漏著一股興奮,誰能想到,誰能想到幾天前還是搖搖欲墜,負債纍纍,即將要關門歇業的張氏葯業,會達到現在這個地步。

不但債款還清,而且公司生產的藥品,在短短的幾天時間內,從開始的小部分出貨,到現在漸漸有些供不應求,誰都能看到張氏葯業的巨大潛力。

就在黃波聯繫蕭局長的第二天,張沐陽趕到公司,剛一進門,便有員工上來打招呼,雖然他還未成正式與公司里的員工見過面,但公司上下誰不知道這位老總回來之後的所作所為,哪個不是佩服的很。

出了這些員工,還有那些來拿藥品的藥商,全都陪笑著和張沐陽打招呼,張沐陽微微點頭示意后,直接去了郭子睿的辦公室。

剛一進,就瞧見楊悠和郭子睿似乎在聊著什麼,兩個人的身子挨的很近,張沐陽進來輕咳一聲,兩人這才法決,楊悠面色通紅,趕緊跑出了辦公室。

郭子睿也老臉一紅,趕緊轉移話道:「老大,你怎麼來了,不是在家煉製陣盤么?」

張沐陽答道:「基本煉製成功了,過來看看情況怎麼樣,沒打擾你的好事吧。」

郭子睿乾咳一聲,臉色眯的跟一朵菊花一樣,繼續轉移話題道:「老大,咱們張氏葯業現在收到的訂單,是成幾何倍數上升,在咱們公司開始生產後的三天內,短短三天內,咱們已經搶佔了近五分之一的市場份額,而且這個增長速度還在上升,咱們那些藥品,現在在市場上口碑炸裂,不少人都說在咱們張氏醫藥公司,是救命公司。」

說到這裡,郭子睿指了指牆上的錦旗說道:「那幾面錦旗就是幾個吃了咱們葯痊癒的患者送來的,還有好多,我都沒掛出來。我想著等幾天,找幾家電視台來報道一下,到時候咱們公司,全國知名,甚至還能沖向世界。」

張沐陽聽到這裡點了點頭,也沒追問楊悠的事情,而是說道:「公司的事情你們做主,不過等公司進入正軌之後,你和文劍他們的主要精力還是要放在修鍊上,時代已經不同,錢只是一個附屬品,這句話不用我多講,你們自己也清楚。」

郭子睿連連點頭道:「我們明白老大,對修鍊這件事我們從來就沒拉下過,就連這幾天都會抽時間修鍊。」

張沐陽點了點頭道:「那就好,如果修行上有什麼不懂的,可以來問我。」對於郭子睿、文劍、巴特這三個兄弟,張沐陽算是盡心儘力,如果他們有修鍊潛質,他自然不會吝嗇指點,如果他們不喜歡修鍊,不適合這一條路子,張沐陽也會保他們一世平安富貴。

正當張沐陽和郭子睿閑聊的時候,楊悠又敲門進來道:「張總,郭總,外面來了兩個葯監局的,說是要見公司的負責人。」

郭子睿不禁問道:「葯監局?他們來做什麼。」

楊悠道:「還能是做什麼,見咱們公司做的好,想要來要點好處唄。」

楊悠的話剛說完,大門被人一把推開,外面走進兩個人來。其中為首的那個,尖嘴猴腮,身高不足一米六,在臉上兩片小鬍子的映襯下,很像是一隻老鼠成精。

面容雖然猥瑣,但帶卻帶有幾分盛氣凌人的架勢,先是貪戀的看了眼楊悠,然後掃了一眼張沐陽和郭子睿,滿是傲慢的問道:「你們誰是張氏葯業的負責人。」

見有人這麼囂張,還敢對張沐陽不敬,郭子睿眉毛一挑,就要上前發作,卻被張沐陽攔下了,他淡淡問道:「你們是什麼人?」

猥瑣男下巴抬起,哼了一聲沒有回答,而他身後的跟班則上前,略帶幾分『驕傲』的說道:「剛才沒告訴你們嗎?我們是葯監局的,這位是我們的蕭局長,找你們老總,你倆到底誰是負責人,趕緊站出來。」這跟班說著,亮了亮他們的證件。

見這貨這麼囂張,官僚氣息這麼重,再看旁邊那一臉道貌岸然的蕭副局長,張沐陽不禁笑了問道:「我就是張氏葯業的負責人,你們找我什麼事。」

猥瑣男這時上下打量了一眼張沐陽,他在黃波嘴裡聽說過張氏葯業的老闆是個年輕人,沒想到這麼年輕。

眼神里閃過一絲輕蔑,心道:「開這麼大一個公司,收益這麼好,居然不去自己那裡拜碼頭,不知道給自己送點『小禮品』?也想在中海開醫藥公司?」

猥瑣男蕭局長對張氏葯業早就不爽,這次黃波找他幫忙,要他刁難一下這張氏葯業,面對自己的大金主,和一個不開眼的,沒什麼背景的醫藥公司,他自然不會拒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