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於莫大,因爲傷勢比較嚴重,此時正臥榻在牀,由劉芹在邊上照顧。

“多謝喬幫主穆掌門。”嶽不羣上前第一句話就是感謝。

喬峯連忙站起。

不衝嶽不羣是華山掌門,只衝他是林平之的師傅。

“嶽掌門哪裏話,喬某今天只是成了一個看客罷了。”喬峯謙讓道。

他心裏明白,若不是自己在這裏威懾,左冷禪就不會這麼好說話了。

穆人清倒是沒什麼好說的。

論武功威名,他都比不上喬峯。

他這輩子是到頭了,只能靠着小徒弟袁承志超過喬峯了。

“師傅,飯菜上來了,吃飯吧。”樑發跑進正殿喊道,“莫師伯那邊飯菜已經送過去了。”

“好!馬上就去。”嶽不羣道。

華山有三個吃飯的地方。

一個是隻有華山貴賓纔會啓用的餐廳。

還有一個是林平之這種親傳弟子吃飯的地方。

最後一個就是外門弟子們吃飯的地方。

因爲喬峯和穆人清的到來。

貴賓餐廳啓用了。

“平兒,你今日勝了那狄修,也在這吃吧。”甯中則笑道。

她聽說左冷禪要加比一場的時候,心中不由有些憤怒。

可當再聽到林平之勝了之後,她便開心地笑了。

“這個……”林平之看向嶽不羣。

這並不是太合規矩。

親傳弟子是沒有資格在貴賓廳吃飯的。

嶽不羣眉頭微微皺起。

他並不想壞了規矩。

但是甯中則已經發話了。

而且邊上還有喬峯和穆人清在。

若是他駁了甯中則的面子,讓林平之去親傳弟子廳吃飯,那未免有些讓人看笑話了。

可關鍵是封不平和成不憂也在,若是壞了這規矩,未免會讓兩人不悅。

劍宗之人最重視規矩了。

封不平見到嶽不羣眉頭皺起,對於嶽不羣的心思也猜的七七八八了。

“師兄,平兒今日有功,那也屬於華山的貴賓啊。”封不平提醒道。

嶽不羣見封不平都這樣說了,也就點頭了。

“坐下吧。”嶽不羣說道。

甯中則見林平之可以留下了,也是笑的很開心。

“來,平兒做師孃身邊。”甯中則笑着拍了拍身邊的凳子。

“是,師孃。”林平之連忙過去坐下。

席中嶽不羣與甯中則不斷地同喬峯與穆人清攀談。

封不平和成不憂時不時會插上一句。

林平之卻對面前的飯菜食之無味。

他離甯中則很近。

甯中則身上帶着的清香讓他想起了儲存空間中那個裝着甯中則褻衣的包裹。

哪怕面前的飯菜是後廚精心製作的,林平之也沒有胃口。

甯中則很敏銳地注意到了這一點。

爲了不影響嶽不羣談事情,甯中則微微靠近林平之。

“平兒你沒有胃口麼?”甯中則輕聲道,“是不是傷到哪了?”

她有些擔心林平之是不是先前與狄修比試的時候受傷了。

畢竟她不在現場,並不知道情況。

隨着甯中則的靠近,林平之心中卻大呼糟糕。

離開襄陽已經許久,雖然小舞與完顏萍陪在身側。

但是畢竟身份不一樣,林平之自是不可能與她們親熱。

他回來華山的時間裏,也沒有與嶽靈珊還有儀琳親熱。

再加上劉芹的出現,讓林平之不由想起那日瀑布下的旖旎。

因爲聞到甯中則的味道,大林子已經崛起了。

林平之心中不斷地祈禱着,希望大林子儘快偃旗息鼓。

對於甯中則的問題,林平之都沒有聽清楚,所以也不知該如何回答。

“平兒?”甯中則見林平之沒有迴應。

她的手輕輕地朝着林平之的大腿拍來。

當甯中則的碰到林平之大腿的時候,她那冰涼的指尖不小心碰到了大林子。

林平之整個人起了個激靈。

他連忙朝着甯中則看去。

甯中則如同觸電一般飛快地將手收回。

幸好那是在桌下,其他人都沒有看到。

她沒想到林平之竟然在吃飯的時候,竟然會想那種事情。

對於大林子,甯中則雖然不熟悉,但是絕對不陌生。

畢竟那次林平之洗澡時,她都看到了。

林平之連忙看了周圍,見沒有人注意,立刻又當做什麼都不知道,在那開始吃東西。

甯中則也不問林平之了,她的臉有些微紅。

正好這時嶽不羣打算問林平之他今天是碰巧還是如何的時候,他看到了臉色微紅的甯中則。

“師妹,你是不是傷沒好?爲何臉色如上火了一般。”嶽不羣關心道。

甯中則連忙想要找藉口,她看着桌上一盤菜。

“這菜有些辣口。”甯中則回道,她臉上的紅暈也消失了,“我的傷沒什麼事兒,謝謝師兄關心。”

說着甯中則又看了眼林平之。

林平之此時卻正好伸筷子去夾剛剛甯中則所指的菜。

甯中則心中不由有些生氣。

好你個平兒,吃飯時候想那些不三不四的東西也就罷了,現在竟然還裝的跟個沒事兒人一樣。

喬峯看到了甯中則看林平之的眼神。

他覺得甯中則似乎對林平之有些太過關心了。

有些不像弟子與師孃的感覺。

但是喬峯也沒有多想。

畢竟林平之年紀尚小,而且父母雙亡。

興許是甯中則將林平之當成了孩子吧。

穆人清與封不平還有成不憂則更是沒有多想了。

他們都是比較瞭解甯中則的人。

林平之是她的準女婿,在他們看來,甯中則這樣對林平之纔是對的。

不過他們都沒有注意到先前甯中則入觸電般的小動作。

嶽不羣見甯中則堅持說沒事兒,也不強求,他的目光看向林平之。

“平兒。”嶽不羣喊道。

林平之飄向遠方的思緒瞬間被拉回到現實。

“啊?師傅我在。”林平之下意識應道。

“平兒你與狄修對陣,你是故意的還是真的要摔了?”嶽不羣問道。

封不平和成不憂也朝着林平之看去。

他們對這個問題也很好奇。

穆人清不感興趣,不過也想聽一聽。

只有喬峯是個明白人,他朝着林平之會心一笑。

林平之就是蘇明月,是他的三弟。

蘇明月是什麼名聲,什麼武功還用說麼?

林平之思索了一下。

“此事,且由平兒慢慢道來,話說在半個月前,平兒遇到一個道士。” “道士?”嶽不羣愣了一下。

甯中則也忽略了先前林平之的行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