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其說是河,倒不如說是一條差不多只有一米寬的小溪。小溪的水很清澈,清澈可見底,水面上還冒著幽幽的寒氣。

我原本想看看這條小溪的源頭在何處,可因為亂石太多,有一部分的溪水又是從山體下面流過的,短時間內無法確定小溪的流向。

但按照我的觀察,這消息是至西向東的流向。也就是說,我們只要順著峽谷的另一頭走,就一定能走出這百米深的峽谷。

確定了方向後,我就連忙回去找孟嬴!等我趕回去之時,孟嬴的趕骨還魂術剛剛準備完畢,正準備要搖響陰陽鈴。

我順勢觀察了一下那冰層裂開的情況,起碼裂開了十公分左右的深度。離那埋在裡面的屍體,也只有幾公分的深度了!

孟嬴此時也在等,等那冰層完全裂開到屍體的深度時,他就要用趕屍術叫醒這些已經沉睡了幾十年的屍體!

坦白說,此時此刻的我,很激動也很期待。即將發生的一幕,必定是日後道門流傳的佳話傳說!孟嬴的英雄事迹,也會像他師父馬三娘一樣,讓後人世代流傳歌頌!

「滋……滋滋……」

而就在我也在等著這道門歷史性的一刻時,背包里忽然傳來了「滋滋」的電流聲。一聽到這出現的異常,我連忙去翻背包。

這一翻,正好就把背包里的對講機給翻了出來!電流聲很急很嘈雜,好像是上面的人想要說話。我拿起對講機,喂喂的喊了幾聲,可還是聽不到有人說話的聲音。

而那斷斷續續的電流聲,也是越來越急,好像上面拿著對講機說話的人很著急。

「喂?有人能聽到嗎?」我再次拿著對講機喊了一聲,同時用力拍了幾下對講機。連續拍了幾下后,忽然聽到了阿狗那含糊不清的聲音,「九哥……上來……風水異常……要出事……」

我聽到的這句話,並不是完整的。斷斷續續的,而且還是我仔細聽才聽清楚了這些辭彙。但唯一能確認的一點,阿狗的聲音很急!

「哈哈,初九,冰層破了!」就在我嘗試把阿狗的話聯繫起來時,孟嬴突然激動的大喊了一聲。我還沒來得及看孟瀛的情況,就先聽到了陰陽鈴搖響的清脆聲,接著再次看到了那一抹詭異的血光!

我連忙抬頭一看,正好就看到一抹血光從對面的山丘反射了下來,幾經對摺反射后,正好投射在了那裂開的冰層上。

就是那麼一瞬間的功夫,我正好看到那些埋在冰層里的屍體眼睛突然眨了一下!孟嬴完全沒有察覺到這個危險,再次搖響了陰陽鈴。

「孟大哥,情況不對勁,趕快住手!」看到這一幕,我當即朝孟嬴大喊了一聲。而我這麼一喊,孟嬴也是猛的回過頭來看了我一眼,沖我咧著嘴陰森森的笑了一下。

那笑容,竟然看得我渾身直起雞皮疙瘩。

而我完全沒有反應過來,孟嬴忽然就從地上站了起來,抽出了腰間的匕首,快速的在手掌心上劃了一刀。一刀下去,鮮血如注般的噴了出來,正好全數滴到了冰面上。

邪門的是,孟嬴前面的冰面完全是平坦的。可他手上的血液滴到冰面上后,那血液竟然全部流進了那些裂開的縫隙中,就好像是那冰面把孟嬴的鮮血吸收了一樣!

僅僅是過了兩三秒鐘的樣子,我又看到那些冰面下的屍體再次眨動了一下眼睛。等他們眼睛睜開時,我竟然發現他們那紅色的眼眸里,竟然也是出現了詭異的血光。

尤其是他們那猙獰恐懼的臉上,更是出現了陰森森的笑容。

看清楚這一幕後,我當即頭皮一麻,心裡只有一個不好的念頭,這些屍體要復活了!

「蘇醒吧,冤死的亡魂!咯咯……」就在我怔住之時,孟嬴突然大喊了一聲,嘴裡更是「咯咯」的陰笑了起來。

那聲音根本就不是他的聲音,完全是老人那種又扁又澀的聲音,說出來的詭異嚇人。

等我回過神來時,正好就發現孟嬴站在那幽幽的血光中!再一看那裂開的縫隙中,那些被冰凍幾十年的屍體,竟然慢慢的從裂縫中爬了出來!

直到這一刻我才明白了過來,這血光正是那煞鬼劫龍藏風珠散發出來的血光。這藏風珠吸收了那些道門前輩的怨念,而他們的怨念,正是一心要殺死當年那些入侵的陰陽師。這是殺戮的怨念,自然不能小覷!

而此時的孟嬴,無疑是被那怨念給控制了!怪不得阿狗剛才急切的說了一句,風水異常,原來說的是煞鬼劫龍的風水重現。

我暗暗深呼吸了一口,極力讓自己保持理智,也不敢進入那血光籠罩的範圍,只得把背包里的麻繩給翻了出來。打了一個活結后,快速的扔過去套住了孟嬴的身體,接著猛的往後一拉,直接把孟嬴拉了過來!

完全是電光火石之間,在我剛剛把孟嬴拉出血光籠罩的範圍時,無數具不完整的身體便從冰層里爬了出來!有的雙腳摔斷了,只能用手趴在地上朝我們的方向爬了過來。

名媛春 有的脖子摔斷了,偏著腦袋就朝我們搖搖晃晃的走了過來。還有些腦瓜摔破的屍體,也是搖頭晃腦踉蹌著朝我們走了過來!

他們沉睡了幾十年,屍體早已僵硬,好像還不習慣重新能活動的軀體。速度並不是很快,但他們一動,那屍體的關節就會發出咔咔的僵硬聲響。

尤其是他們的眼睛,眼眸都閃爍著血紅的詭異光亮,如同是有人用紫外線的燈照射著他們的眼睛一樣,格外的陰森嚇人!

孟嬴此時還是被藏風珠的怨念控制著,不停的掙扎著。我趕緊用力往後一拽,再次把孟嬴拖到了我的腳下。這時我才發現,他的雙眼也是閃爍著詭異的血紅光芒,一臉的猙獰狂躁!

那看著我的眼神,變得無比陌生狠毒,更是帶著讓人心底發寒的仇怨!

不要想也知道,他此時被怨念控制,已經迷失了心智。看著這些詭異的屍體不斷逼近,我只得先控制孟嬴,一腳踩在了他的胸膛上,當即咬破食指,順勢蹲下去把指尖血點在了他的額頭上。

我這麼一點,孟嬴的身體當即哆嗦了一下,眼睛一閉一睜,瞳孔里的詭異紅色瞬間消失。清醒過來的后第一句話,便是問我,「初九,我怎麼了?」

我來不及給他解釋這麼多,一把把他給提了起來!這時他才看清楚了眼前的情況,脫口就罵了一聲卧槽,拿著鎮屍符就要對付眼前這些湊上來的屍體!

我見他要衝上去,連忙拉住了他,說:「孟大哥,我們不能毀了他們的肉身,要驅散他們體內的邪念!不然的話,沒辦法帶他們走!我給你拖住他們,你找機會控制他們!快!」 為今之計,我們只能控制他們,而且還不能破壞他們的肉身。否則,我們的努力就白費了!

這些屍體並沒有多大的攻擊性,不像是那劇毒的血屍,也不像那刀槍不入、力大無窮的殭屍,他們只是被怨念控制了而已。

最大的危害,肯定是他們身上的屍毒!但我們也不能大意,幾百具屍體撲上來,就算不死也夠我們喝一壺了。

所以,我目前想到的應對之策,就是先困住他們!然後在讓孟嬴用趕屍術來控制他們,孟嬴是趕屍匠,控制屍體的本事自然不用多說。

孟嬴聽了我的建議后,當即點頭同意,說:「初九,你得先把他們引開,我的背包還在他們腳下!」

孟嬴這麼一說,我才注意到了這一點,孟嬴那個裝作法器的背包,正好被群屍踩在了腳下。也就是說,我得把這些屍體帶著往回走,這才能讓他拿到法器趕屍!

雖然有些困難,但現在也沒有其他辦法了。

我點了點頭,說:「好,交給我便成!」

話音剛落,這些屍體就離我們不到兩米的距離了。這一帶谷底本來就窄,如今他們全部爬起來后,就剛好把整個谷底給塞滿了。

可就在我剛要動手時,孟嬴好像突然想到了啥,一把拉住了我,提醒道:「初九,小心那血光!」

孟嬴這麼一提醒,我才想到了這差一點忽略的致命細節。那幽幽的血光正好就籠罩在群屍的上方,如果我去吸引他們,肯定會被血光籠罩!

那血光是煞鬼劫龍藏風珠散發出來的邪氣所在,也是最危險的地方。我不敢冒險嘗試,怕自己也被邪氣控制!

意識到這一點后,我才迅速往後退,同時把身上的外衣給脫了下來。此時已經顧不上寒冷了,迅速的咬破食指和中指,邊退邊在衣服上畫了一道太極八卦圖案。

時間剛好夠,在我們退到裂谷最窄處的地方時,太極八卦圖剛好完成。我把這衣服反過來頂在頭上,朝著孟嬴喊了一聲,「動手!」

話音一落,我便提氣一跳,直接踩在了最前面那幾具屍體的頭頂上。腳尖剛一踩上去,指尖上還未乾涸的血液直接彈向了他們。

我現在雖然已經不是童子之身,但我體內有純陽的玄真真氣,威力並不會受到多大的影響。那血珠子一落到這些屍體的身上,那被打中的地方,立馬滋滋的冒出了黑煙。

只是沒有聽到他們發出慘叫聲,但那看著我的眼神,卻是怨毒無比。我不敢過多停留,繼續踩在他們的頭頂上往他們後方跑。

我身上披著畫著太極八卦的衣服,剛好能夠阻止那籠罩下來的血光。可我還是能感覺到這血光的威力,衣服異常的滾燙,還有黑煙冒起,想必是那血光在消耗太極八卦的法力!

等我一口氣跳到血屍的背後,我又繼續往前沖了好幾步,直到完全退出了那血光籠罩的範圍,這才趕緊把身上那滾燙的衣服拿了下來。

這時我才注意到,衣服上面畫的太極八卦圖案,早就已經變成了黑色的。嚴重的地方,竟然已經有燃燒起來的跡象。

看到這一幕,我也是倒吸了一口冷氣,沒想到這煞鬼劫龍的血光如此恐怖?

可這還不算是糟糕的,最糟糕的是,這些屍體竟然完全沒有被我引過來,反而繼續向孟嬴圍了過去!孟嬴此時已經退到了那裂谷最窄的地方,只能讓一個人側身而過。

孟嬴很聰明,此時已經退到了裂谷的縫隙後面。等第一具屍體擠在縫隙的位置時,只見他連忙拿出一張鎮屍符貼在了他的額頭上。

鎮屍符一貼,那屍體正好就一動不動的卡在了縫隙中,剛好堵住了後面那些圍上去的屍體。但那些屍體好像只攻擊孟嬴,瘋狂的要從縫隙中擠過去。

這些屍體本就沒有靈智,隨著他們這麼一擠,那石縫完全是賭死了。但第一具卡在縫隙中的屍體,也是被身後的屍體慢慢擠了出去。

孟嬴又趕緊拿出了幾張鎮屍符,鎮住了那縫隙中的屍體后,這才完全把縫隙給堵死了。隔著這麼遠的距離,我也看到孟嬴長出了一口氣!

可奇怪的是,這些屍體並沒有放棄的意思,乾脆全部堵在了縫隙的位置,不讓孟嬴出來!

我在後面看的著急,也想不出個所以然來,準備再次試探一下。當即在手掌心畫了一道鎮邪符,催動體內的玄真真氣,猛的朝他們打出了一掌!

這一掌擊出,真氣瞬間從掌心噴出,剛一脫手,便形成了一道真氣凝聚的鎮邪符。只不過,這鎮邪符並不是用硃砂黃紙畫出來的,正是真氣凝聚而成的透明鎮邪符,和真實的鎮邪符一模一樣!

這就是化氣凝形的境界,之前我沒有進入這樣的境界,只能用真氣的方式打出去,連形狀也無法凝聚出來!

而我這一掌打出去后,當即打中了幾具屍體的後背。只看到他們的屍體猛的哆嗦了一下,跟著就栽倒在了地上,順勢撲到了前面的幾具行屍。連掙扎的動靜都沒有,就這麼徹底死了過去。

可更然我詫異的是,我就算解決了幾具屍體,其餘的屍體還是沒有任何的反應。全都堵在那縫隙的位置上,感覺連回頭都懶得回頭離我,就這麼直勾勾的全部看著孟嬴!

不光是我,孟嬴也是一臉蒙圈的看著我!他就站在縫隙上面,一臉的疑惑和無奈。

我也覺得納悶了,為啥這些屍體只攻擊孟嬴,卻不攻擊我。而就在我盯著這些屍體看時,我竟然發現了熟悉的面孔,不是別人,正是嘎朵和那個叫周叔的人!

他們應該是最後兩個跳下懸崖的,估計跳下懸崖時,正好落在了其他人的身上,所以屍體是完整的。

之前我和阿狗進入了他們的空間中,還和他們兩人交談過。最初看到的是幾十年前的幻象,現在卻是真真實實看到了他們的屍體。

在我盯著他們看時,阿狗此時也回頭看了我一眼。那看著我的眼神,竟然有些迷茫和懷疑,好像他認得我一樣!

但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嘎朵只是看了我一眼,又回頭去盯著孟嬴。

孟嬴在那邊很著急,那個裝著法器的背包被群屍踩在腳下。沒有利害的法器,他也無法控制這麼多的屍體。而且,群屍上方的血光一直沒有消失過,他更是不敢貿然過來。

連一向穩重的孟嬴,此時也是有些著急了,沖我大喊道:「初九,這到底是咋回事?」

他這麼一喊,我腦瓜子忽然靈光一閃,笑道:「孟大哥,我明白了!為啥這些屍體只攻擊你,是因為你的血液喚醒了他們,或者說刺激了他們!」

之前沒有想到這一點,是因為情況太緊急,思想一直處於緊繃狀態,連這一點都給忽略了。我這麼一說,孟嬴也明白了過來,無奈的笑了笑,道:「看這樣子,他們是要困死我們吶!」

孟嬴表面上笑的很輕鬆,但我們心裡都明白,我們此時的情況很艱難!那上面的血光不消失,我們就無法爬上去。

現在唯一的期望,就是看阿狗能不能破了煞鬼劫龍的風水。只要風水一破,血光消失,我們才有機會想辦法控制這些屍體。

意識到這一點后,我才開始安慰孟嬴,「孟大哥,別擔心。我相信阿狗,以他的實力,一定能破了煞鬼劫龍的風水!他們現在沒下來,肯定是在想辦法破解之法!等這血光一消失,我們就有辦法脫困!」

「嗯!」孟嬴點點頭,隨即抬頭看了一下天色,臉色凝重的嘀咕道:「現在已經是下午了,也不知道阿狗他們能不能在入夜之前破了煞鬼劫龍的風水!我最擔心的是,入夜之後,還會有其他的邪事發生!」

現在沒有其他的辦法,只能等。等了差不多一個小時后,天色逐漸開始暗了下來。尤其是我們在這百米深的裂谷中,黑暗也會隨之襲來。

到時候,情況肯定對我們不利!

又等了差不多一個小時的樣子,孟嬴好像暗中做了啥決定,當即朝我大喊道:「初九,你走!以你的道行,應該能抵擋這血光的邪氣!你先上去,再想辦法來救我!」

孟嬴這話是在安慰我,我和他都清楚。要是我走了,他肯定撐不過今晚。我沒有說話,我相信阿狗,還在等著極其出現!

可誰知,就在我要鼓勵孟嬴之時,裂谷上面的天空,忽然出現了一輪明亮的半月。那清冷的月光一出現,籠罩在群屍上空的血光竟然也跟著明亮了不少,顯得異常幽紅詭異!

該死!我看到這一幕,當即大叫不好!還沒回過神來,就察覺到眼前這些屍體竟然變得暴躁了起來! 這夜空中突然出現的月亮,實在是超乎異常!不說是這月亮的月光有多冷清,而是提前了起碼有兩個小時的樣子出現!

現在還沒有進入傍晚時刻,只是我們在百米深的裂谷底部,光線很暗,會誤以為現在已經入夜了。可我看了一下時辰,離入夜最起碼還有一個時辰左右!

也就是說,現在還不是月亮出現的時間!然而,邪門的是,抬頭一看,正好就能看到那一輪掛在夜空的半月。

月光異常的清冷,在那淡淡的月光照射進裂谷之時,剛好和那籠罩群屍的血光重合。一紅一白兩種不同顏色的光芒瞬間交匯在一起,竟然給人一種美輪美奐的錯覺美感!

特別是那籠罩在屍群上空的幽幽血光,之前的顏色還很淡。而隨著這清冷的月光照射下來后,那幽幽的血光瞬間猩紅了不少。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出現了幻覺,我竟然聞到了一股股淡淡的血腥味!就是這麼短短一兩分鐘的功夫,眼前的屍群竟然變得暴躁不安了起來!

孟嬴看到這一幕,當即朝我大喊了一聲,道:「初九,看這情況,阿狗應該沒有解決煞鬼劫龍的煞穴風水!這些屍體的怨念越來越強。我怕等他們的肉身枯萎之後,全會變成刀槍不入的殭屍,到時候你想走也沒機會了!趁著現在這煞鬼劫龍的血光還能抵抗,你馬上走!等找到了解決之法,再來救我!」

孟嬴也知道現在的情況越來越惡劣,要是還想不到其他的辦法,我們兩人肯定都會留在這百米深的裂谷底部。

我也看了一眼現在的情況,這詭異的血光雖然能迷惑人的心智。但以我的道行,想要安全的爬上去,應該沒有問題。

只是孟嬴的道行不夠,他肯定無法清醒的爬上去。他要是不能爬上去,等著他的結果便是死!

一想到這兒,我才搖了搖頭,大聲道:「孟大哥,咱們是一起下來的,就得一起上去!你不用勸我,你知道我啥性格!我也相信阿狗,他一定能解決這煞鬼劫龍的風水!到時候,如果實在是沒有辦法,為了活命,我們就……」

最後的話我沒有說出來,而是用眼神掃了一下眼前這些密密麻麻的屍體。我們畢竟是活人,如果他們真的威脅到了我們的生命,也只能被破毀了他們的肉身。

「唉!」孟嬴知道我的性格,絕對不會放棄他。聽到我這番話后,更是有些懊惱的嘆息了一聲,好像想說不應該叫我一起下來!

我欠他的太多了,哪怕是十條命也不夠還!他最心愛的女人雪梅,當初為了救葉家的弟子,不惜把他們肚子里的鬼胎引到了她的身上,最後落得爆肚而亡的下場!

而雪梅姐用自己的性命來救那些弟子,只是以為那些弟子是我的人!卻不知道,當時我們都成了葉棠的棋子,被她無情的利用出賣。

就光說我欠雪梅姐的這份恩情,就足以讓我拿命來保護孟嬴。

「嘶……嘶……」誰知,我正要用雪梅姐來鼓勵他活下去,可還沒來得及開口。眼前的屍群忽然傳出了一陣陣「嘶嘶」的聲響,這聲響就好像是人在大口吸氣一樣。

一聽到這詭異的呼吸聲,我也顧不上驚擾這些屍群,趕緊把手中的手電筒照了過去。這一照,就看到這些屍體果然在呼吸。

他們的胸腔沒有任何的起伏,喉嚨也沒有任何的翻動,只能看到那鼻翼的地方,正一抽一抽的呼吸著。而隨著我把手電筒照射過去之時,我更是看到他們的臉上竟然慢慢長出了一層白色的茸毛。

就連他們的皮膚,也不像是之前那樣蒼白,反倒是有了枯萎和發黑的跡象!

孟嬴看到這一幕,當即大叫了一聲不好,說:「初九,他們的屍體已經開始發生變化了!之前他們的屍體在冰層里冰凍著,無法接觸空氣,自然幾十年如一日的保持著死亡時候的狀態!如今他們已經開始呼吸,估計撐不到明天早上,他們的屍體就會枯萎,也會長滿黑色的茸毛,徹底變成沒有意識的殭屍!」

我心裡也著急,我們此番下來的目的,就是要把他們的屍骨帶出去。只有把他們的屍體帶出去,才可以永遠的幫他們解脫。

可按照現在的趨勢發展下去,別說幫他們解脫。恐怕到時候,留他們的屍骨都無法留下。

我抬頭看了一眼星空,從百米深的裂谷底部看上去,只能看到那散發著清冷月光的半月。月光越來越明亮,那煞鬼劫龍散發出來的血光也是越來越濃。

這血光越濃,群屍就愈發的暴躁。就在我和孟瀛談話的這短短几分鐘時間裡,這些群屍竟然又對孟嬴發動了進攻!

那最窄的縫隙處,原本卡著幾具被孟嬴貼了鎮屍符的屍體,剛好堵死了那縫隙。可隨著這些屍體瘋狂的往縫隙里一擠,那些屍體竟然慢慢被擠了出去。

孟嬴就在縫隙裡面,手上沒有了鎮屍符,更是連一件法器都沒有,只有一根手電筒和一把匕首!看他的樣子,是準備要和這些屍體拚命了!

現在沒有其他的辦法,只能賭一把。意識到這一點后,我才朝孟嬴喊了一聲,「孟大哥,帶著他們往裡面走,我幫你拿法器!你一定要保護好你自己,我拿到法器就來找你!」

「好!」孟嬴答應了一聲,轉身就往裂谷深處走。他的速度很慢,邊退邊朝那些從縫隙里擠過去的屍體吆喝著,「來啊,你們不是想吃我的肉?喝我的血嗎?我就在這兒等著你們,快過來!」

孟嬴心裡清楚,這些屍體根本不可能聽懂他的挑釁聲!他故意弄出聲音來,就是想緩和這緊張的氣氛。給他自己打氣的同時,也在給我打氣。

我也在找機會給孟嬴拿法器,這是我們最後的機會!只要孟嬴手裡有了法器,就可以嘗試最後一次趕屍!如果還無法控制這些屍體,那我們只能選擇放棄他們!

因為那縫隙的地方太窄,剛好只能容一個人過去!可這些屍體根本沒有意識,只想擠過去攻擊孟嬴,一下子全都擠在了那縫隙處的地方。

特別是最前面那些被卡在石縫中的屍體,活生生被後面湧上去的屍體擠成了一堆肉醬!那腥臭的屍味,瞬間充斥著整個裂谷底部,熏的人直反胃!

我強忍著這股腥臭味道,心急如焚的看著這些慢慢擠過去的屍體。那裝作法器的背包,正好就在屍群的最中間!也就是說,要等這些屍體過去一半,我才能拿到孟嬴的法器。

可按照他們現在的速度來看。等屍體過去一半,最少也得一個時辰。我們耽擱不起,必須想辦法提前拿到裝法器的背包。

豪門獨愛:腹黑冷少萌萌妻 孟嬴的吆喝聲越來越遠,好像在引著那些屍體往深處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