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宇辰剛進屋,小公主立刻認出他手中的那把玉質小劍,驚訝的說道。

「你沒有嗎?」

莫宇辰好奇的問道。

「我怎麼可能有,這劍令太祖爺爺總共就發出三把,每一把都能得到他老人家一個全力以赴的承諾!」

「這就是你認輸的理由嗎?」

小公主羨慕的看了莫宇辰一眼,但是,隨即她又想到了些什麼。

「你都猜出來了?」

莫宇辰嘿嘿一笑。

「這還用猜嗎,也就是你這笨蛋才做的出來!」

「你可知道,能拜太祖爺爺為師,就是十把劍令也不換。」

「你倒好,就換一把劍令,我看你能解決幾個仇家!」

小公主將手中的劍令拍到莫宇辰面前,氣呼呼的說道。

此時,莫宇辰認真的看著小公主,滿臉顯得是那麼的慎重。

他沒想到,這小公主原來為的竟然是這個,她是在擔心自己沒有能力去應付那些仇家。

這一刻,他忽然間,覺得這小丫頭倒也沒有那麼的可怕。

甚至自己還有一種怦然心動,想將她擁入懷中的衝動。

「你看什麼呢!」

鬼妻森森 小公主柳眉微蹙,精緻的小臉蛋上透著一抹淮紅,一直紅到耳根處。

「你真美!」

莫宇辰的呼吸變得急促,將眸光從她身上挪開。

深深的吸入一口氣,將躁動的情緒壓制下來。

「你真的這麼覺得嗎?」

小公主低著頭,揪住自己的頭髮,指尖不斷的打圈。

「真的,比珍珠還真!」

莫宇辰靦腆的點了點頭。

隨後,他伸出雙手將小公主拉入自己的懷中。

……

一夜無話。

……

第二天清晨。

小公主率先行了過來,看著身邊這個男人,她甜蜜的笑了。

雖然,昨天晚上他們沒有發生什麼實質性的進展。

但是,對於目前的情況來看,小公主已經非常滿足。

至少她覺得,眼前這個『木頭』不會再排斥她了。

「大懶豬,起床了,太陽曬到屁股嘍!」

小公主捏著自己一小撮頭髮,在莫宇辰臉上不斷的撓著。

她現在要做的就是趁熱打鐵,將眼前這個男人徹底的拿下。

莫宇辰忽然間,眼睛睜開。

掀起被子,趁小公主一個不注意,將她悶進自己的被中。

啊!~

小公主一聲尖叫。

「我讓你撓我!」

……

「不敢了,我不敢撓你了!」

……

一陣嬉戲,在小公主的告饒之中結束。

「明日,我想你陪我去一趟黑暗之森,可以嗎?」

小公主期待的問道。

「去那裡幹什麼?」

莫宇辰微笑的問道。

「是你說要帶我去的。」

「而且,我也想順便去你家看看!」

小公主紅著臉,說出了自己心中真實的想法。

莫宇辰被她這麼一說,突然間非常的想念自己的父母。

猶豫都沒有猶豫,立刻點頭答應她。 當天。

小公主在莫宇辰的房中洗漱完畢后。

與莫宇辰手挽著手,走出他的住所。

只是,剛一踏出房門,過路的行人一頓,紛紛的看著這兩人。

那些錯愕的眼神,在他們身上逗留了片刻之後,便驚奇的疾步離去。

午飯後。

莫宇辰將小公主送回去。

讓她好好準備明天一早前去黑暗之森的事情,該帶的全都帶上。

繼而,他回到帝都中的宅子。

上一次,顧著兌現應承小公主的承諾。

他連練好的玄天丹都來不及服用,就跑去給月驚天拜壽了。

給馨兒、孤狼等人,打個招呼后,莫宇辰進入了修鍊室。

開始修鍊。

如今,他已經將《混沌造化絕》的入門篇爛熟與心。

現在,他要做的就是將這入門篇修鍊到大成。

只有這樣,他才能邁入凝丹境,在這天靈大陸上,有個一席之地。

這時。

莫宇辰拿出三顆玄天丹,眼中一發狠,直接一吞而盡。

現如今,他的肉身,在凝丹境之前,已經達到了巔峰之徑。

這種適用於天武境的藥力,他根本就不需要是考慮它的狂暴程度。

只是,他不清楚,這三顆玄天丹到底能讓他的實力,提升到何等地步。

好在他還有進入皇室寶庫,任選三樣寶物的機會。

短期之內,倒不需要擔心缺乏提升實力的天才地寶。

不再多想。

莫宇辰趕緊按照《混沌造化決》的經脈運行軌跡運功。

先是利用自身的靈氣在體內循環了三個大周天。

之後,他再緩緩的引動體內玄天丹的藥力。

融入自己循環在經脈中的靈氣。

這樣的話,雖然比較耗費時間,但是,卻能將這藥力更為自然的帶入丹田中。

更有利於自身的修鍊。

本想低調 ……

時間飛快的流逝。

轉眼間,已經到了晚上。

修鍊室中的莫宇辰,終於在這個時候醒了過來。

天武境八重巔峰。

「我還是太心急了!」

莫宇辰搖了搖頭,自嘲一笑。

隨後他回到自己的房間,倒頭就睡,好好養足精神。

……

翌日清晨。

在馨兒的操持下。

莫宇辰吃過早飯後,才跟他們說自己要回中天一趟。

原本,他準備帶小公主悄悄去就行了。

後來越想越過意不去。

覺得還是得跟馨兒他們說一聲才能放心。

「少爺,馨兒想家了,想跟你回去。」

馨兒一邊收拾碗筷,一邊說道。

「馨兒聽話,下次再帶你去吧!」

「少爺這次得先去一趟黑暗之森,不能帶上你,太危險了!」

莫宇辰一邊擦乾淨嘴巴,一邊苦口婆心的勸著。

這時,馨兒懂事的點了點頭。

隨後,他也不再多言,將要帶的東西整理好。

一股腦的丟進混沌神塔后。

便手持著神隕劍走向與小公主約定好的地方等她。

沒讓他等多久,小公主就來了。

只見不遠處的她,一身淡紫色上衣,將蜜桃似的少女襯托得凹凸有致。

再加上少女婀娜多姿的身段,魅惑眾生的臉蛋,宛如一隻活潑的小精靈,惹人憐愛。

莫宇辰看得眼睛都有些直了。

以前,怎麼沒發現這小公主,還是一個誘人的尤物呢。

「嗯?」

忽然,莫宇辰驚奇的目光落在小公主手上的那把劍上。

這時,他發現了小公主今日所持之劍,雖然款式造型跟以往相同。

但是,劍上的氣息卻大有不同。

「法器?」

莫宇辰心中微震,好奇的端詳著。

在他的傳承記憶中,不僅有各式各樣的丹方功法,還有那更為珍貴的鍛造之術。

莫宇辰有傳承記憶的加持,而且對於劍非常的痴迷。

大漢封疆 所以他剛靠近小公主的時候,一眼就看出了她手中的寶劍是一件法器。

三星法器,絕對沒有錯。

莫宇辰一眼斷定。

只是,他有些不解,為什麼從來都沒有見到小公主用這一把劍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