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新便肯定蔣莉心中有著化解不開的心結,或許正是因為這個原因,讓她不願意求生從而選擇了求死。

「心結?」

蔣欣疑惑的看著華新:「你知道嗎?」

蔣莉與華新之間走的這麼近,而且已經有了肌膚之親滾了床單,蔣欣下意識的問道。

華新搖了搖頭,反問道:「你知道是什麼嗎?雖然她已經陷入了昏迷之中,但是你如果能夠幫她解開心頭的心結,她能夠明白你說的話的,那時便能自動蘇醒過來了。」

蔣欣秀眉的柳眉微蹙,撅著小嘴,眼中儘是委屈,心頭暗自不平:「你都和我老媽滾了床單,難道還不知道她心中想的是什麼嗎?騙鬼呢。」

蔣欣顯然不相信華新的解釋,但她卻沒有表現出來。

「新哥,你一定要救救她。」

「我會的。」

華新保證道。

王敏,魏馨兩女女站在門外望著房間內的華新與蔣欣兩人,心頭閃過各種念頭。經歷過蓉城綁架一事,兩人已經打心裡接受了蔣莉成為華新女人的事實。

兩女女也替蔣莉感到焦急。

「新哥,你說蔣阿姨什麼時候能夠蘇醒過來啊?」王敏,魏馨兩女女以前都是稱呼蔣莉蔣姐姐的,但是礙於蔣欣,當著她的面便只能這般稱呼蔣莉了。

「我也不知道,這個要看她的求生意志。」

華新擔心的正是因為這一點,如果蔣莉自己不願意蘇醒過來,恐怕……他不願意去想這個結果。

「這樣啊。」

王敏,魏馨兩女女同情的看著蔣欣。

但是,蔣欣卻並不領情,撅著嘴偏過了頭去,心裡卻暗自咒罵著王敏,魏馨兩女女:「你們兩個都是她的情敵,情敵。」

王敏,魏馨兩女女一眼便看出了蔣欣心頭的想法,尷尬的對視了一眼。華新不知道四女女間的糾葛,沖著蔣欣安慰道:「蔣欣,你放心,我一定不會讓蔣阿姨有事的。」

他走出蔣莉的房間時,還不由沖著王敏以及魏馨兩女女吩咐道:「敏姐,馨姐,你們多看著蔣欣一點,多陪陪她,不要讓她胡思亂想。」

「好的。」

王敏,魏馨兩女女只能無奈的對視了一眼,點頭答應了下來。

如果蔣欣願意,兩女女倒是不解釋,只是……蔣欣未必會接受她們兩人的好意,恐怕只會把她們兩人當做仇敵看待。

還有兩三個月時,便是換屆的時間。

這段時間,京城表面上看似很平靜。

但是,身為京城四大豪門貴胄的任何一家,都在暗中運作。

他們都希望把自己的人推上權力的巔峰,即使不能把自己的人推上權力的巔峰,也不能讓自己的死對頭走上那權力的巔峰,或者接下來的幾年時間內,各個方面都會受到對手的牽制。

陳豪,京城陳家人,中紀委組長。

陳豪常年遊走在官場之中,各種飯局應酬不斷,早已經落下了胃病的病根。胃病三分葯,七分養。饒是他吃了很多葯,但是因為生活規律的原因,胃病始終不見好,有時候痛起來,簡直要人命。

陳家招攬華新做了私人醫師,陳豪便嘗到了甜頭。

他的胃病經過華新的調理,發作的時間遠沒有過去那麼頻繁了,即使發作時痛疼也遠比過去小了很多,他很感謝華新。

獨寵嬌妻:老公,別太壞 「小華啊,今天有要麻煩你幫我扎針了。」陳豪豪邁的道。

「最近感覺怎麼樣?」華新笑著問道。

「自從胃病發作沒有這麼頻繁,這麼疼了,真是吃嘛嘛香啊。」陳豪一臉幸福。

華新莞爾:「你躺下來,我幫你扎幾針,幫你調理調理。」

陳豪便應華新的要求,脫了上衣。

華新抽出早就準備好的金針開始替陳豪下針。

胃病是頑固性疾病,主要是療養,忌口。然後才是吃藥,但是陳豪身處官場,身不由己。

「小華,幸好有你幫我治療。」

陳豪回憶道:「過去我胃病一旦發作,痛起來,簡直要死人。」

華新提醒道:「多忌口,多療養。」

陳豪撇了撇嘴道:「身處官場,不喝酒不行。不過,現在多虧了有你,我的胃病已經好了許多了。」

陳豪的胃病倒不是好了很多,只是他利用聖獸古拳真氣幫他調養,他才會感覺痛苦沒有以前強烈。

「小華,你與孔家的恩怨我聽說過。」陳豪口風一轉,便談到了華新與孔家間的事情。

華新是什麼人,他比陳家任何人都要清楚。

當初在廣海市,他是除去陳晨第二個與華新接觸的陳家人。

他當時便看出華新不簡單,而華新獨身一人挑戰整個廣海幫,還滅了廣海幫的龍頭。更是從前廣海市市高官的手中拿到了後者的犯罪證據,選擇與陳家合作,洗脫自己的罪名,心思縝密,手段毒辣。

不過。

陳豪更加喜歡。

孔氏武術學校被滅,當華新與孔家間的恩怨傳到陳豪的耳中時,他便肯定這一定是華新做的。孔家在京城站在万俟家族一邊,陳家早對孔家肆無忌憚的綠林作風感到不爽,只是礙於万俟家族,

(本章完) 「京城蔣家?」

華新琢磨出味了:「難道蔣姐會是京城蔣家的人?」

華新覺得事情太匪夷所思了。

不過,轉念一想。

這麼多人姓蔣的,蔣莉未必就會和京城蔣家的人扯上什麼關係!

走出一樓大廳,隔著一段距離,華新便清楚的看見一輛賓利停在鐵閘門門口。他與蔣家並沒有什麼交集,心頭不免有些好奇,京城蔣家乃是京城四大豪門貴胄之一,他們來此有什麼目的。

華新見鐵閘門之外,只有一輛賓利。

透過車窗,隱約能看見車內只有三人。

他不覺得這三人能夠自己構成什麼威脅,便打開了鐵閘門任由他們把賓利駛進別墅。

賓利剛剛停穩,便見三人推開車門。

華新疑惑的看著從車上走下的三人,一對疑似夫妻的中年人再加一名年紀稍輕的青年,自己俱不認識。

「你們找我?」

華新走上前去,疑惑的打量著三人。

蔣靖宇,王穎,蔣澤三人亦在打量華新。

「華新。」

蔣澤沖著華新伸出手道:「我叫蔣澤。」

華新疑惑的與後者輕輕一握。

蔣澤旋即便伸手指著蔣靖宇以及王穎兩人道:「我爸蔣靖宇,我媽王穎。」

「你好,小夥子。」

蔣靖宇按捺住內心的急切,沖著華新伸出手去。

「蔣先生。」

華新心頭暗驚,伸出手去與蔣靖宇握了握。

他雖然沒有見過蔣靖宇,但是京城四大豪門貴胄的蔣家當家人蔣靖宇這個名字,他還是知道的。

「你們有什麼事嗎?」

華新打量著三人,尤其是能夠看出王穎臉上的急切。

「我們來看莉莉……蔣莉。」蔣澤直言。

夫君系統我在古代當女君 「你們找蔣……蔣姐?」華新這下是真的被蔣澤的話震驚到了。

「小夥子,我家莉莉怎麼樣了,蘇醒過來了嗎?」王穎焦急問道。

「小華,我是莉莉他爸。」蔣靖宇指著王穎道:「這是莉莉她媽。」

「……」華新真的被面前的一切給搞愣住了,這不是未來岳父和丈母娘嘛。

華新可沒敢把心裡話說出來,臉上任然掛著驚愕的表情:「你們是蔣姐的家人?」

武逆 蔣靖宇笑著點了點頭:「千真萬確。」

華新『哦』了一聲,兀自還處於驚愕狀態中,腦海中思緒紛雜,心裡有愧:「叔叔,阿姨,請。」

華新呆了片刻,終於恢復了冷靜把三人讓進了別墅。

「小夥子,我家莉莉怎麼樣了,蘇醒過來了嗎?」

王穎一臉急切,一心挂念著蔣莉。

「阿姨,你不要急。」

蔣莉之所以受傷,還真是怪自己,華新心裡有愧,更想到自己與蔣莉間的關係,羞的不知道怎麼面對蔣莉的家人了。

「別急。」

蔣靖宇握了握王穎的手,安慰道:「小華乃是京城301醫院出了名的特聘醫師,醫術登峰造極,有小華替莉莉治療,莉莉一定能夠康復。」

蔣靖宇的話讓華新心頭更加汗顏,都不知道該怎麼面對這個中年老大叔了。

「叔叔,阿姨,你們先進來。」

華新招呼著蔣靖宇與王穎兩人,沖著緊隨兩人身後疑似蔣莉大哥的蔣澤點了點頭。

這時,王敏,魏馨兩女女都好奇的從樓上走了下來,在別墅樓梯口觀望著。

華新一眼便瞅見了兩人,他沒空理會王敏以及魏馨兩女女,直接讓化身為女傭的胭脂紅小隊隊員給蔣靖宇,王穎兩人端上茶水。

蔣靖宇,王穎,蔣澤三人對面前的茶水並不感興趣,只是禮貌的道了聲謝謝。

王穎一顆心掛在女兒身上,落座后便是詢問蔣莉的身體情況。

蔣莉雖然是因為自己受的傷,心裡有愧。但是,華新面對蔣莉的家人時,還是感覺特別彆扭,見躲不過,便只好與王穎談論起蔣莉的病情:「蔣姐受傷,經過我的治療與調養之後,身體上的傷處並沒有什麼大礙,但是……現在還沒有蘇醒過來。」

「小華,莉莉怎麼還沒有醒過來。」

王穎也聽蔣靖宇說過這個華新,知他醫術神奇,關心溢於言表。

「你是301醫院的特聘醫師,你一定要救救莉莉啊。」

「阿姨,我會的。」華新點頭答應道。

權少強愛,獨佔妻身 只是,蔣莉之所以到現在還沒有蘇醒過來,並不是身體上的原因,而是心理上的原因。想要蔣莉蘇醒過來,可不僅僅靠他的治療就可以的。

蔣莉這麼多年都不與京城蔣家聯繫,想必其中一定有著什麼不可化解的恩怨情仇。

他眼神斟酌,欲言又止的表情被蔣靖宇看在眼中。

「小華,有什麼事不妨直說。」

華新看了眼蔣靖宇,他也不想蔣姐就這麼一直昏睡下去。

蔣莉與京城蔣家之間的恩怨,遲早要面對。

華新看著蔣靖宇,王穎兩人,憂心道:「叔叔,阿姨,蔣姐身體並沒有什麼大礙,她之所以到現在還沒有蘇醒過來,恐怕是因為這裡的原因。」

華新指著自己的胸口道:「心結。」

蔣靖宇,王穎,蔣澤三人聞言,臉色都是一變。

華新看出了三人的神情變化,知道其中果然有一些自己所不知道的恩怨,趁熱打鐵道:「你們也不想看到蔣姐這麼繼續昏睡下去,我想這個心結是時候解開了,否則……」

華新的話沒有繼續說下去,但是蔣靖宇,王穎,蔣澤三人都明白,蔣莉很有可能一睡不醒。

「她還在生氣。」

「她還記在心裡。」

蔣靖宇,王穎心裡莫名一疼。

當年如果不是不願耽誤了蔣澤的前程,顧忌蔣家的顏面,便不會任由這件事這般發展下去,導致蔣莉離家出走,十幾歲便做了單親媽媽,直到現在……她任然放不下,甚至沒了求生的意志。

蔣澤雙手低垂,低著頭,雙手顫抖的拿出香煙,不顧華新是否同意,就這般蒙頭猛吸。

「果然有門道。」

華新看出蔣靖宇三人神情不對,不過十幾年的恩恩怨怨,並不是一朝一夕間便可以化解的,他也沒強迫三人講出來,只是提醒三人道:「蔣姐需要解開心中的心結,她便會自行蘇醒過來。」

(本章完) 「心結。」

王穎看了眼蔣靖宇以及蔣澤,深深的嘆了口氣。

蔣靖宇,蔣澤兩人都皺著眉頭,一臉愁相。

「小華,莉莉她都昏迷了,怎麼解開她的心結啊?」王穎疑惑道。

「蔣姐雖然昏迷了,只要你們在她耳邊不停的告訴她,說給她聽,她還是能夠知道身邊發生的事情的。」華新道:「這樣對於蔣姐的蘇醒,有很大的幫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