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新無奈的說道,但是嘴角卻是翹了起來。

「呵呵呵!」

「小樣,和我玩,你還不配!」

華新心裡想著:「這下子,呵呵!看你還不就範!」

「怎麼回事?」

林瀟瀟感覺自己很不對勁,從來沒有這種感覺過。

看見華新,她突然有種很想要的感覺。

一看見華新的臉頰,就能想到華新的兄弟,甚至替華新口的一幕。

「我這是怎麼回事?」

林瀟瀟頓時,就感覺自己的身體火熱了起來。

尤其是雙腿間,居然開始發麻發癢了起來。

中年人的娛樂圈 「我……」

林瀟瀟緊緊的夾著自己的雙腿。

「該不會……」

「你對我下藥了?」

林瀟瀟從來沒有這種感覺過,唯一能夠想到的便是華新對自己下了什麼不好的藥物!

「一定是你!」

林瀟瀟斬釘截鐵的說道,雙眼怒視著華新、。

「你說什麼?」

華新故作無辜的看著林瀟瀟。

「你對我下藥了!」

「你究竟想要對我做什麼?」

林瀟瀟怒視著華新說道。

「下藥,下什麼葯?」

「我這只是普通的稀飯而已,怎麼會下藥呢!」

華新看著林瀟瀟,很是無辜的說道。

三國之黃巾神將 「你可不能這麼冤枉我啊!」;

「我們本來就是合法的夫妻呢,我怎麼會對你下藥!」

「這是不可能的!」

華新狡辯的說道。

網游之骷髏也瘋狂 不過,也不能算是狡辯把,畢竟,他是真的一點藥物都沒有下呢!

「那我現在怎麼會這樣?」

林瀟瀟不由怒視著華新、。

「你現在什麼樣子啊?」

華新故作不知道的說道。

「你……」

「還特么裝,你繼續裝!」

「老娘和你沒完!」

這個時候,林瀟瀟也不顧及什麼形象了,直接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我要報警!」

林瀟瀟說道,旋即怒視著華新:「你下藥,準備我!」 「我下藥**你?」

華新瞪大了眼睛看著林瀟瀟,一臉的憋屈和無辜:「我怎麼下藥**你了,給你做一頓早飯,你還這麼冤枉我,你這麼做簡直太寒我的心了|!」華新委屈巴巴的凝視著林瀟瀟。

「如果不是你下藥**我,那我現在怎麼會這個樣子,怎麼會?」林瀟瀟憤怒的看著華新,欲言又止。

「你什麼樣子?」

華新故作不懂的說道:「什麼怎麼會?我又沒有對你做過什麼?你這樣說?」

「有!」、

「一定是你在飯菜裡面給我下了葯,我才會這麼想……」

林瀟瀟一句這麼想男人,話到了嘴巴邊邊上,就停止了下來。

「什麼你這麼想?那你想什麼呢?」

華新故作不懂的樣子凝視著林瀟瀟。

「哼!」

「我要報警,我要告你!」

林瀟瀟拿出了自己的手機就要開始撥打報警電話。

「我說林大小姐,我們現在可是合法的夫妻關係,不說警察哥哥會不會相信你說得話,我下藥**自己的老婆,明明就是合法夫妻,至於下藥**呢,你這樣報警也不怕丟人么,人家還會說你,已經是人家了老婆,還不和人家同房,是不是你自己有什麼問腿,見不了人啊,比如黑那啥,你懂的,還有,要是你報警了,證明了我沒有下藥,那你不覺得很丟人么?」華新好整以暇的看著林瀟瀟,根本就不怕林瀟瀟說得那些什麼報警之類的玩意。

「你……」

林瀟瀟越想越是討厭華新。、

但是,華新說得也不是沒有什麼道理。

畢竟,自己也是京城裡面的一個人物,這要是再傳出去點什麼,自己還怎麼見人拉。

「哼|!」

「一定是你!」

「我不相信你,我不相信你沒有給我下藥,不然我為什麼那麼想要男人!想要做!我一個清清白白的人,怎麼會想那方面的東西|!」林瀟瀟憤怒的咆哮了起來。

可,當她把話說完之後,整個人就開始後悔了。

自己怎麼能說出這麼想要男人,這麼想要做的羞人的話呢。

「啊!」

「你這麼想要男人,想要做?」

「不可能把!」

華新詫異的看著林瀟瀟。

「這確實像是被人下了葯的感覺!」

「但是,我畢竟是真的沒有下藥!」

「看來,是這幾天你和我相處下來之後,我們也是正常的合法的夫妻了,你對我的感情和愛越來越深了,居然迫切的想要我,還想要和我做,看來,我的魅力真的是無可抵擋啊!」華新聽見林瀟瀟這話,嘴角就不由翹了起來,瀟洒且臭美的甩了甩自己的頭髮,「真是愧疚啊,上天賜予了我這麼一張帥氣的臉,本來可以靠臉吃飯,我卻要靠才華吃飯,還被女人惦記著,哎,哥的魅力真是無人可以抵擋啊!」華新笑眯眯的說道。

「滾蛋!」

「我一定要揭穿你醜陋的面孔!」

林瀟瀟惡狠狠的看著華新,旋即就衝進了衛生間裡面,用冷水沖刷著自己的臉頰,好讓自己冷靜下來。

「哼!」

「你等著我拆穿你的鬼把戲把!」

林瀟瀟旋即開始拿起了自己的電話撥打了出去,不過,這次撥打的電話,並不是什麼報警的電話,而是穆慕的電話。

「扎拉,瀟瀟!」

穆慕剛才沒多久撥打過林瀟瀟的電話呢。

「你塊過來!」

「我懷疑華新那個人渣,給我下藥,準備**我,我現在特么的想要,特別的想那個方面,你去給我找個這方面鑒定的人員過來!」林瀟瀟咬牙切齒的說道。

「啊!」

「要給你下藥?」

「不會吧,你現在特別的想要男人,還想要做?」

穆慕不可思議的聽著,旋即打趣的說道、

「你還別說,華新那個人還是很有氣質和魅力的,而且還很神秘,打的江坤狗的不是,你思春了,想一想人家,想要人家也是可以原諒的!」

「畢竟,你這是這麼多年的老女人了,也沒有碰過什麼男人,上次的意外,讓你突然碰了下男人,你心裡想了,我也是可以理解的!」穆慕促狹的說道。

「穆穆!」

「你找死是不!」

林瀟瀟憤怒的咆哮著。

「哈哈!」

穆慕哈哈大笑著:「好了,我不開玩笑了,我正開車去你那裡呢,我現在就去打電話,聯繫以前學化學或者學醫的那些同學,你等我,不過呢,你也別這麼說人家華新,幹嘛要給你下藥**呢,你們現在本來就是合法的夫妻呢,哈哈,你都替人家口那啥了,你也這麼大年紀沒有碰過男人了,思春一下,想要男人還是很正常的嘛,畢竟,華新還是蠻帥,蠻有氣質的嘛!」穆羨調侃完了林瀟瀟之後,立刻就掛斷了自己的電話,根本就不給林瀟瀟咆哮的機會。

「哼!」

「這個該死的穆穆,我要掐死你|!」

林瀟瀟憤恨的聽著電話裡面的忙音說道。

「嘖嘖!」

「我覺得,穆穆還是說得很不錯的!」

「你可能真的是思春了,這麼多年沒有碰過男人,見我這麼有氣質,這麼的帥氣逼人,加上已經替我口那啥了,自然心裡有些惦記了,所以才這麼的想要我,只是你自己還沒有察覺出來罷了,所以啊,女人,你的身體還是很誠實的嘛!」華新笑著說道,「沒事,你過來把,我不反抗,你想要怎麼蹂躪我,糟蹋我,都是可以的,既然你這麼想,那我自然要成人之美了啊,我這個人什麼都不好,但是就是喜歡成全別人,來吧,我無怨無悔!」華新一副視死如歸的模樣說道。

「去死吧你!」

「就是全天下的男人都死光了,老娘也不會要你這個男人!」

林瀟瀟咆哮的說道。、

「哎!」

「女人啊,就老實承認自己的感受把!」

「不要口是心非了!」

「你的身體比你可誠實多了呢!」

華新笑著說道。

「哼!」

「要是檢查出來,你對我下藥了,我會和你沒完沒了!」

林瀟瀟拿起一個碟子,就對著華新說著,還比劃在自己的脖頸上。

「哎!」

一日新娘:爬牆太子妃 「何苦這麼不老實呢!」

華新嘆氣的說道。

「那我就等著,等穆穆過來,還給我一個清白!」

(本章完) 「哼!」

「要是檢查出你給我下藥,你就等著坐牢吧!」

林瀟瀟憤恨的說道。

「隨便!」

「我才不是那麼下三濫的人,還會給你下藥!」

華新聳肩,一臉無所謂的說道。

「就憑藉我的魅力,我想要什麼女人,還需要下什麼葯么?」

「我只要勾勾手指,女人就會主動爬上我的床,然後問我要呢!」

華新恬不知恥的說道。

「切!」

「以為天底下就你一個男人似的,無恥的流氓!」

林瀟瀟撇了華新一眼,翻了個白眼說道。

「呵呵!」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