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凡不關心如何讓魔戟轉變,他很快從原地消失,開始搜尋死神天宮,這才是他這次來這裡的目的,至於碰到神皇,完全就是一個意外。

這次跟神皇對上,對葉凡的意義還是非常重要的,雖然他自己的實力遠不是神皇的對手,但只要藉助龍刃,關鍵時刻還是可以一戰的。

現在自己只要化劍!

葉凡的念頭異常的執著,化劍應當就是劍意煉化的意思,而劍意則是自我意志跟劍道屬性的結合體。要想讓化劍的能力爆表,葉凡認為在擁有上位神王劍的前提下,他就是卯足勁讓自己的意志開始膨脹,只要無限大,他就能夠讓化劍的威力無限大。

雖然劍巢跟兵巢說同級別的化劍能力,能夠將低於自身劍道屬性的東西煉化,但這需要一個過程。不管是什麼東西,都有一個積累的過程,只有這樣,才能爆發出最強威力。葉凡很清楚,現在他需要做的就是讓化劍完成從無到有,從弱變強的積累過程,只要讓化劍的威力強化,將來不管是什麼東西都能夠被他輕易煉化。

如何強化自己的化劍屬性?

葉凡對於這些還是非常清楚的,要想讓化劍的能力不斷變強,那就要不斷的用化劍的能力煉化東西。現在葉凡當然沒工夫去煉化其他東西,他唯一要做的就是強行將體內的肉身甲煉化,讓這東西直接變成自己肉身的一個組成部分,只要他能夠成功,那就表明他能夠在瞬間讓自己蛻變成為上位劍道神王。

這是最不可思議的事情。

葉凡很是激動,他迫不及待的開始嘗試,這一刻周遭的一切都被他忘記,就連那什麼會么魔尊的魔戟也不在重要了。對於葉凡來說,一件神皇器不算什麼,只要隨著他的神力不斷變強,他的手中將會有用不完的神王器。所以在修鍊面前,搶奪毀滅魔尊的魔戟真的不重要。

對於葉凡來說,現在毀滅魔戟已經變得不重要了,他盤膝而坐,開始全神貫注的磨練自己的化劍屬性。這絕對不是一個輕鬆的過程,葉凡倒是很想將這個煉化的過程拉到自己的試煉夢境中,不過他發現自己更笨沒有辦法將自己的肉身跟肉身甲拉進去,所以一切都必須老實的在現實中做。

……

「轟!」

葉凡在瘋一樣的修鍊,周遭的一切都被他拋開,這一刻沒有任何東西可以影響到他的修鍊,為了確保能夠讓自己的修鍊絕對順利他讓龍刃給自己護法。葉凡現在可不會去管其它事情,只要自己的修鍊能夠順利,就算動用龍刃也是可以接受的,哪怕打得天崩地裂,也在所不惜。

葉凡正式進入閉關修鍊狀態,而死神荒漠的變故已經來到高潮,恐怖的毀滅神力浩蕩,將整個禁區都淹沒,這一刻更為恐怖的或許還是一尊宛若真正神皇的存在正在最中心醞釀成功。

「轟!」

忽然間如同風暴一樣的毀滅神力開始消退,竟然都朝著最中心收攏,那一刻原本就是荒漠的死神荒漠再也看不到一粒黃沙,放眼望去全都是光禿禿的。

忽然間一尊身影出現在禁區的最中央,他的體型超乎想象的龐大,一股屬於神皇的氣息從他的身體中釋放而出。

神皇?

這一刻無數關注這場變化的神靈都異常的震驚,這絕對是神皇的氣息跟力量。沒有人敢靠近這片區域,甚至更多是死神都在逃離。

「嘿嘿嘿……」

詭譎的笑聲在虛空回蕩,很是恐怖,這一刻無數的死靈都感到毛骨悚然,似乎他們的亡魂都要被震出來一樣。

神皇的實力恐怖到極點,完全釋放出來,足令死神天域都為之顫抖。

黎惑的臉色異常的凝重,這樣的變故是死神天宮未曾預料到的,雖然損失並不大,但是更加棘手的問題就在眼前。這尊神皇如果對他們死神天宮發動攻擊,所帶來的惡果簡直難以估量,他覺得他們神國後裔的身份都有可能暴露。

如果是以前,倒不用很擔心,可在通往神國的門戶打開之際,死神天宮還真不敢跳出來。當然了,就算他們能夠跳出來,也無法跟一尊巔峰神皇對抗。

怎麼辦?

黎惑當然清楚,他們死神天宮必須想辦法從這裡離開,要是真跟這尊恐怖的神皇對上,對他們來說絕對沒有好果子吃。

只是想要離開並不容易,神皇太恐怖了,只要死神天宮一動肯定就會暴露出來,那時候就有好戲看了。

怎麼辦?

不僅黎惑在想辦法,所有死神天宮的死神都在想辦法,然而實力的巨大差距,讓他們無可奈何。

「轟!」

忽然,就在死神天宮上下正在考慮要如何應對眼前情況的時候,整個死神天宮劇烈震動起來。

不好!

黎惑瞪大眼睛,他知道死神天宮暴露了,這位神皇發現了他們。

這一刻死神天宮上下心神都緊繃到極點,神皇太恐怖了,就算是最強的神王,在神皇的面前也是螻蟻,更何況眼前這位神皇乃是巔峰境界的神皇。

「嘿嘿……」

神皇眼中儘是戲謔的冷笑,他的目光穿透一切禁制的阻礙,直接鎖定死神天宮。幾乎一個閃念的功夫,神皇就來到死神天宮面前,他的眼中儘是譏嘲的笑意,目光鎖定巨大的死神天宮,嘿嘿笑道:「真是一座不錯的神殿,現在開始被本座徵用了,你面的都給本座滾出來,要不然後果自負。」

神皇異常的霸道,強取豪奪很輕鬆,絕不會有任何的不好意思。

面對神皇的咄咄逼人,死神天宮上下的臉色豈會好看,然而現在的形勢非常的明顯,他們根本無法跟眼前的神皇對抗,所以答案只有兩個,要麼對抗,要麼妥協,絕對不會有第三種選擇。

如何選擇?

其實如果用理智考慮,放棄死神天宮就是最好的選擇,然而就算是死神也不能用理智來要求他們,死神天宮就是他們最大的依仗,誰能保證眼前的神皇會在得到神殿之後放他們一條生路,或許對方這樣說就是一種引誘,只要他們敢放棄天宮,那麼死亡就會馬上降臨。

決不能讓出死神天宮!

死神天宮所有的神王很快達成共識,天宮就是他們最後的防禦屏障,一旦沒了這東西,他們根本沒法跟眼前神皇對抗。

跑!

死神天宮的神王們瞬間做出了決定,現在擺在他們面前的已經沒有任何退路可言,如果不能從神皇的鎖定中逃走,那麼命運不會太好。

天宮動了,它開始真正綻放自己的威力,讓人驚奇的是它竟然是一件神皇級神殿。

「轟!」

然而,天宮剛動,神皇就動了,只見他手中但是魔戟戳出,幾乎閃電間這桿魔戟就出現在神殿前方,這一刻魔戟無限放大,勢要一戟將天宮戳個對穿。

魔戟非常恐怖,驟一鎖定天宮,那一刻居然強行將天宮定住,不管天宮內的神王如何操控都難以擺脫魔戟的鎖定。

「嘿嘿嘿……」

神皇笑得很是得意,天宮倒是等級不錯,可惜操控者的實力太弱,根本不可能擺脫他的鎖定,可以說這座天宮已經屬於他,不管這些傢伙是否願意交出來都一樣。

魔戟恐怖絕倫,閃電間就刺中天宮,狂暴的穿刺之力直接轟在天宮之上,那恐怖的穿刺之力直接就將天宮的防禦打穿,恐怖的衝擊力更是將天宮轟飛出去,眨眼的功夫就撞在地面上,砸出恐怖的深坑來。

死神天宮現在的情況那叫一個慘,不知道有多少死神當場被震碎肉身,雖然不至於被震死,但是這樣的慘狀還是超乎想象,這一刻就算是神王也差不多被震碎了肉身。

恐懼的情緒瞬間蔓延,這樣恐怖的神皇根本不是死神天宮能夠對抗的,這一刻已經註定,如果沒有能夠對抗神皇的力量出現,那麼死神天宮這次死定了。

怎麼辦?

死神天宮上下感到了絕望,神皇太恐怖了,這已經超越神王,達到一個極度不可思議的地步,根本就不是他們這些神皇之下的神靈能夠企及的。

「嘿嘿!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如果你們將神殿讓給本皇,一切事情都不會發生。可惜啊,這事上沒有那麼多如果,所以你們註定要在今天死在這裡。」

神皇絕不是什麼心慈手軟的神靈,尤其掌控毀滅的他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毀滅,看著眼前死神天宮的修士們垂死掙扎的樣子,他的心情不知道有多嗨。神皇想要感到死亡,對於殺戮倒不是很感興趣,這或許就是毀滅之神跟殺戮之神的區別了。殺戮之神對於殺戮充滿偏好,他們沉醉於殺戮的過程中,而毀滅之神完全不同,他們對於過程興趣沒那麼大,真正能夠讓他們體味到高潮一樣的樂趣的還是任何美好的東西在他們的滿前毀滅。

既然這麼欣賞毀滅,所以神皇出手了,手中魔戟一震,幾乎閃電間朝著天宮墜落的方向刺去。雖然死神天宮的防禦屏障被打爆,但是天宮本身作為神皇器還是非常堅挺的,並沒有被打爆。

這是神皇的真正攻擊,沒有絲毫留守,對於一個嗜好毀滅的神靈來說,將對手轟殺至渣就是目的,他對於招式的奢華與否可不會感興趣。只要能夠將對手毀滅,對於神皇來說就是最好的招式,不然不管有多華麗,對他來說那都是食之無味。

完了!

這一刻看著魔戟出來的瞬間,所有的死神天宮成員知道,在這樣的攻擊下,他們頂多一擊就會被全滅。雖然這一刻天宮還在,但是防禦屏障被打爆了,失去這層東西對他們可是非常致命的,因為魔戟爆出的恐怖神皇之力再也沒有阻礙,就算是神皇都無法抵抗。

「轟!」

忽然間,天地在震動,就在神皇刺出魔戟的瞬間,一股恐怖的劍意衝天而起,那一刻整個死神天域都跟著猛地一震。

神皇刺出的魔戟一頓,他驚愕的抬頭,對於繼續攻擊死神天宮的興趣瞬間沒有了,他的臉上露出凝重之色。

神皇臉上的凝重自然不是沖著衝天而起的劍意,這東西頂多也就震懾神王而已,真正讓他在意的反而是一股非常強烈的呼喚,這讓他清晰感到手中的魔戟在劇烈震動,似乎要脫離自己的掌控一樣。

什麼情況?

愛之轉彎 神皇難以理解,衝天而起的乃是劍意,不用說這肯定是一個劍道神王,他不明白魔戟作為戟為何對一個劍道神王產生這樣強烈的歸宿感。

拜託!

你可是魔戟,怎能對一個劍道神王感興趣。

當然了,神皇非常清楚,重要的不是劍道神王修鍊的劍道,而是其他東西,在尊劍道神王的身上擁有讓魔戟不受控制的力量。

到底是什麼?

神皇的心中湧現不好的預感,能夠讓魔戟產生這樣的衝動,似乎只有它的前任主人。

意識到這一點,神皇的眼睛不由眯起來。

「轟!」

衝天的劍意愈發恐怖了,最讓人吃驚的或許就是整個死神天域的神道都產生著共鳴,一股驚人的蛻變出現,只讓神皇都驚愕的瞪大眼睛。

「所有的神道居然都在轉化,似乎要蛻變成劍之神道?」

神皇很是吃驚,這樣的情況根本不應該出現,可居然還是出現了,這說明什麼?

這是化劍的力量,這一刻死神天域所有的神道法都在蛻變,它們瘋一樣震動,哪怕就是刀之道這樣的神道也會從中衍生出劍之屬性來。整個蛻變的速度非常快,死神天域的所有神道很快就具備了劍道的屬性,一股霸道的意志橫貫整個天地,緊接著更為可怕的突變開始,天地間一切的生物跟物質都開始轉變,竟然都開始產生劍道屬性力量。

神皇的心神劇烈震動,這股化劍的意志力居然影響到了他,隱約間他有種感覺,自己似乎不是什麼使戟的高手,而是一個純粹的劍客。

太邪門了!

神皇很是吃驚,這樣的劍道絕對是第一次見到,居然能夠讓整個死神天域的一切東西都轉變成劍道屬性。神皇有一種非常可怕的預感,如果真的全都轉化成為劍道屬性,那麼一定會臣服於這種劍道之下。

「哼!」

眼中射出惱火的光芒,神皇還真不信邪了,一個小小的劍道神皇居然能夠影響到自己,他倒要看一看這到底是誰居然如此囂張,連他這樣的神皇都敢影響。

神皇瞬間動了,閃電間就舍下死神天宮一行,他朝著衝天劍意傳來的方向衝過去。神皇的速度快到極致,幾乎一個閃念的功夫就來到劍意衝天的地方。

「嗡!」

忽然,一道嗡鳴聲震動,類似呼喚的聲音響起,直叫剛剛抵達的神魂整個身心猛地一僵,他的臉色很快就不好了,就在剛剛那一瞬間手中的魔戟再度劇烈震動,這回要比先前可是猛烈多了,讓他險些沒有抓得住。

該死!

神皇的眼中射出森冷的目光,魔戟這肯定是遇到了真正的主人,所以開始嘗試掙脫他的控制。

想搶魔戟?

怎麼可能!

神皇的眼中射出可怕的寒芒,一個小小的神王而已,不管你的劍道有多強,在他的面前都只是螻蟻而已。

一瞬間神皇就下了必殺之心,他一抖魔戟,想要發動最強的攻擊,不過還沒有等他祭出自己的殺招,手中魔戟猛地一震,那一刻險些脫離他的掌控。這位神皇的臉色很是難看,魔戟已經屬於他,哪有再換主人的道理,一個神王就想搶奪自己的東西,未免太過天真了。

既魔戟不肯聽指揮不用也罷,對於神皇來說,對付一個神王還是太簡單了。眼中閃爍著瘋狂的殺機,一瞬間神皇出手了,只見他一手抓出,目標就是衝天劍氣最盛的地方。對付一個神王根本沒必要弄一些多餘的,直接用最強的力量碾壓,這沒有任何的毛病。

神皇的攻擊何等恐怖,抓出的瞬間整片區域都被禁 龍女無語很久,她沒好氣道:「你是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

魔戟嘿嘿笑道:「好吧,我知道總行吧,你先說一說如何作踐自己?」

龍女很是惱火,一瞬間龍刃震動起來,恐怖的劍氣跟著震動,似乎要激射而出。

「哎呀,別啊!」

魔戟知道麻煩大了,要是真將龍女惹毛了,那它絕對要到大霉。

「一句話,你到底做不做劍?」

龍女懶得跟魔戟廢話,非常霸道的威脅說。

魔戟嘆了口氣,好半響才道:「好吧,我就做劍了,反正這樣子要恢復也非常困難,不過你確定能夠讓我轉變成神劍?」

龍女冷笑道:「這一點你放心,他的實力現在或許不算什麼,但不僅得到了魔尊的傳承,還是御天大帝的傳人,你這回絕對是撞大運了,要不是撞上還沒有成長的大帝傳人,我們才沒有功夫拉你入伙了。」

魔戟很是吃驚,不過很快也釋然了,能夠有龍刃作為神兵肯定是大帝的傳人了,同時魔尊當初並未留下傳人,這一點他非常清楚,不過既然是大帝的傳人,那能夠得到魔尊的傳承也很輕鬆。總之魔戟覺得跟著葉凡還是比較有前途的,所以他並沒有多少抵觸情緒,這跟那位神皇有很大的區別,當初他們結合完全就是利益的驅使。

見魔戟答應了,葉凡大喜過望,他覺得自己定要好好感謝一番龍刃,她一出馬,立馬就將魔戟擺平了,尤其說什麼讓魔戟轉變成劍,雖然感覺有些忽悠的嫌疑,但只要收服一件神尊器還是非常不錯的。

至於要如何讓魔戟轉變成為魔劍,葉凡知道這是一個需要耗費很大精力的事情,絕不是一蹴而就,簡簡單單就能實現的。對於這一點,葉凡倒不是很擔心,收服魔戟對他是非常有利的,如果真能讓魔戟轉變成為魔劍,那就更有意思了。

別看龍刃非常變態,這個第一神器不是吹的,可這東西就是禁忌,一旦他動用,那就很可能引來很多可怕的敵人,所以最好的情況自然就是關鍵時刻才動用龍刃,平時的時候就動用魔劍。

至於如何做,根本不用葉凡操心,完全可以交給傳承塔,當初提議要妖怪魔戟的就是它,現在既然拐過來了,當然需要它繼續了。

葉凡不關心如何讓魔戟轉變,他很快從原地消失,開始搜尋死神天宮,這才是他這次來這裡的目的,至於碰到神皇,完全就是一個意外。

這次跟神皇對上,對葉凡的意義還是非常重要的,雖然他自己的實力遠不是神皇的對手,但只要藉助龍刃,關鍵時刻還是可以一戰的。

這場差不多相當於神皇級別的戰鬥發生的過程其實並不久,外界很多神靈怕是都不知道具體發生了什麼,他們只是知道這是神皇級別的戰鬥,不過讓他們懵逼的就是那看上去非常恐怖的神皇居然率先跑路,這樣的結果顛覆了無數神靈的認知。

到底發生了什麼?

這就是所有神靈都要關心的話題,只不過讓所有神靈非常無奈的就在於,不管內心有多渴望,給他們一百個膽子,他們也絕對不敢靠近死神荒漠。能讓神皇都要破路,完全可以想象,這個地方隱藏了多麼恐怖的存在,就算是在打單的神靈,怕也不會去這個地方找死。訴說死神天域的神靈九成九都是死神,但就算是死神那也只是一種修鍊死亡神道的神靈而已,他們也是會真正消亡,徹底從這個世上消失。

對於真正意義上的死亡,沒有任何一個神靈能夠忽視,這一點就算是神王也不例外,所以大戰結束之後,死神荒漠非常的安靜,周邊甚至就連窺探的神靈都不存在,這一刻的死神天域是安靜的,彷彿一夜間所有的神靈都消失了。

死神天宮在哪?

被神皇鎖定,並且手持毀滅魔戟猛戳,絕對扛不住,當場就連神王都被震碎。不過死神天宮上下必須感謝天宮的堅挺,基本上將最恐怖的殺傷力都擋住了,真正打碎他們的只是震蕩,要是讓魔戟的真正威力轟中,就算是神皇也要真正掛掉。

此時死神天宮鑲嵌進入一個階段的山脈中,方圓數千里之地都被夷為平地,所有的生靈跟死靈全都死絕。

杜瀧的臉上儘是苦澀,這一刻的他覺得以前的自己實在是太幼稚了,妄圖憑藉自己的力量重整神國。神皇的恐怖超乎想象,這一刻整個死神天宮就算藉助天宮的威力,還是被神皇打爆,而且整個過程簡單粗暴到極點,根本沒有給他任何喘息的機會。

這才是神皇啊,上邊還有更為恐怖的神尊,一個能將神國沒掉,這實力何其恐怖。杜瀧一顆心沮喪到極點,他現在就連神王都不是,更別說什麼神尊了,他感覺自己這一輩子怕都沒有什麼希望了。

沮喪的情緒不受控制的出現,杜瀧根本控制不了。

「喂!你小子不會又死了吧?」

就在杜瀧沮喪到極點的時候,熟悉的聲音傳來,這讓他臉上的表情很快化為錯愕。

「怎麼是你?」

杜瀧一眼就認出了來著,此時葉凡腳踩飛劍,懸浮在巨大的山脈前。

「為何不能是我。」

葉凡的心情還是很不錯的,不管怎麼說杜瀧也算是跟自己有血脈上的關係,自從懂事以來,他真正除了自己的父母以外,還沒有見過任何一個親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