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白挑眉,對於何澤口中的天象榜,他還是知道的,能夠躋身這份榜單,足以說明厲梟陽的強悍。

天象榜,天象武院年輕高手的專屬排行榜,更是一種身份和潛力的象徵,所有天象武院的弟子,都以進入這份榜單為榮耀!

聽到何澤的話,在菏澤身邊的高大青年,也就是何澤口中的鐵拳厲梟陽,臉上的倨傲神色更濃,下巴微挑,鼻孔朝天。

似乎只有這樣,才能將他的形象變得更加高大!

身為天象榜的年輕天才,他的確有自傲的資本!

幾乎同時,厲梟陽的體內,真元震動,氣息爆發,稍微顯露,就嚇得周圍的學員面色發寒,看向厲梟陽的時候,滿懷敬畏。

元丹境五重!

不愧是天象榜的高手,果然可怕無比,絕對不是他們這些剛剛進入內院的學員可比的,看來葉白今天凶多吉少啊!

他們中的一些人,雖然知道葉白天賦和實力都不錯,甚至在實戰中,能夠壓制何月居導師,讓後者都讚不絕口!

然而,因為考核規則的緣故,那時候的何月居,也只是將修為壓制在元丹境二重罷了,那種戰力,只是何月居實力的冰山一角罷了。

而葉白現在面對的對手,卻是元丹境五重的厲梟陽,這傢伙對付葉白的時候,可不會有半點留手!

葉白不過是剛剛通過元丹級考核的內院學員罷了,無論如何,也無法與厲梟陽相比!

眾人不知道的是,在看到葉白的第一眼,厲梟陽終於恍然大悟,因為他發現,葉白居然是元丹境四重的年輕高手,難怪能夠將何澤打到那個份上!

不過,他暫時卻沒有點破!

何澤卻不知道這些,看了看厲梟陽,臉上的得意更多,自信心幾乎爆棚,如同他自己就是元丹境五重的高手一樣。

「葉白,那天你侮辱本公子,將我打成重傷,讓我錯過了元丹級考核!今天,我要讓你十倍還給你!」

何澤再次厲喝道。

為了今天,他可是煎熬了許久啊!這次,他要是葉白對付他那樣,羞辱葉白,讓葉白付出慘痛的代價!

「是嗎,居然要我十倍奉還,那麼,你想怎麼樣?」

葉白調笑道,神色平靜,哪裡有被厲梟陽震懾住的樣子,這讓厲梟陽微微皺眉,內心不喜。

「你趕緊給本公子跪下磕頭,自己扇嘴巴,將身上所有的積蓄都給本公子,我何澤今天倒是可以給你一條活路」

何澤譏諷道,一副吃定了葉白的樣子。

他內心激動,暗道多虧了他姐姐何菲啊,如果不是厲梟陽追求她姐何菲,這樣的年輕高手,可不會來幫他何澤出頭。

甚至,以何澤的身份地位,甚至和厲梟陽做朋友都不配,更別說讓對方聽命了。

「按照他說的做,否則,後果將會嚴重十倍,不是你可以承受得起的!」

這時,厲梟陽眉頭緊皺,臉上露出濃濃的嘲諷,他一步上前,可怕的氣勢,再次逼向葉白,讓在場的所有學員動容,忍不住退了一步!

只是,厲梟陽的這點手段,卻無法對葉白有半點影響,這倒讓厲梟陽有些意外。 身為天象榜第三十八位的年輕強者,厲梟陽向來十分自負,能被他看得起的年輕天才,無不是內院的核心弟子。

如果不是因為追求何菲的緣故,他才不會搭理何澤。

幫助何澤,只是為了討好何菲罷了!

而且,在他看來,教訓一下葉白而已,更不是什麼難事,簡直是手到擒來,哪怕他看清楚葉白的修為後,也沒有覺得有多麼棘手。

只是,厲梟陽先後兩次以自身氣勢逼迫葉白,後者卻於無聲處化解,實在讓他意外,更有些惱火。

「哈哈,不要以為你是元丹境四重武者,就能夠抵抗得住我厲梟陽,馬上,在我的鐵拳面前,你才會知道,你小子和我厲梟陽之間的巨大差距!」

厲梟陽笑道,神色譏諷,內心卻突然生出濃濃的嫉妒!

以葉白的年紀,竟然都已經修鍊到了元丹境四重,這等天賦,實在驚人!

之前他聽其他學員說起何月居是如何讚譽葉白的,厲梟陽還不大相信,現在看來,葉白的天賦,的確了不得,絕對不是何澤這個紈絝能比的!

如果再給葉白一些時間成長下去,絕對會是一個大威脅!

「什麼,厲師兄,你說這傢伙是元丹境四重的高手,這怎麼可能?」何澤神色大變,以為自己聽錯了,猛地瞪大了眼睛,死死盯著厲梟陽!

「絕對不可能!」

這一刻,所有人都呼吸急促,難以置信地看向厲梟陽。

只是,後者卻對著他們微微點頭,簡直驚掉了一地的眼球。

他們實在無法想象,年齡比他們都小的葉白,修為境界竟然高出他們好幾個等級!這種事情,實在是荒唐啊!

所有人只覺得腦海一片漿糊,神情恍惚,粗重地喘息著,面色發白。

他們終於明白,為何他們始終無法看透葉白的境界,原來是因為葉白的修為遠遠高於他們,而不是因為某些秘法的緣故。

「我不相信!這不可能!厲師兄,你一定是看錯了!」

何澤聲音嘶啞道,內心充滿了妒火,他這時候才明白,為何葉白在面對他的時候,始終有恃無恐、遊刃有餘了!

原來葉白的實力,已經強悍到這個地步!

這傢伙究竟是怎麼修鍊的啊!就算是南宮世家的那三大天才,他們的修鍊速度,也遠遠沒有葉白這麼恐怖啊!

和葉白相比,何澤突然覺得,自己引以為傲的修鍊天賦,簡直連渣滓都不如!

元丹境四重的修為啊,他何澤也不知道還要修鍊多少年才能達到,一念及此,何澤內心微微絕望!

何澤的驕傲,再次遭到巨大的打擊,甚至比上次更加嚴重!

「就算你很強,那又怎麼樣!今天你還能在厲師兄的手裡討到半點好處嗎?」何澤憤怒地盯著葉白,滿心不甘,臉色陰沉的可怕。

不過,幸好他今天將厲梟陽帶了過來,他不相信,葉白能夠在厲梟陽的手裡佔到半點便宜!

而且,越是知道葉白天賦了得,實力不凡,何澤越是不甘,越是嫉妒,巴不得將葉白狠狠地踩在腳下羞辱!

否則的話,任由葉白成長下去,恐怕他再也沒有抬起頭的機會!

「他很強嗎?在眼裡,就算是給我練手,他都不配!」

艦載特重兵 葉白冷漠道,神色陡然凌厲,氣勢逼人,嚇得何澤忍不住一顫,至於其他弟子,更是忍不住後退,不敢與葉白直視。

「真是牙尖嘴利!不過,你也就到此為止了!」

厲梟陽面如寒霜,咧嘴冷喝,氣得雙手微微顫抖。

身為天象榜上靠前的高手,整個天象武院,也沒有幾個學員敢這麼對他說話,這也太不把他厲梟陽當做一回事了吧!

這一刻,厲梟陽暴怒不止!

他體內氣勢陡然爆發,氣息攀升到頂點,尤其是他的拳頭,散發出精鐵般的寒芒,身形一閃,直接對葉白出手。

「寒鐵拳!」

厲梟陽猛地一拳砸向葉白的胸口,氣勢凌厲無匹,就算是與之同境界的強者,也不敢硬撼!

如果有天象武院的導師在此,必定會驚嘆,厲梟陽已經將寒鐵拳修鍊到大成境界,距離大圓滿境界指日可待!

這種武道天賦,著實不俗啊!

何澤看著厲梟陽兇猛的攻勢,臉上露出期待,眼睛發亮,厲梟陽出手就是殺招,看來他沒有絲毫留手的打算啊!

對他來講,這樣當然是最好不過了,倒是省的她姐繼續出手了。

至於其他學員,已經秉住了呼吸,內心對厲梟陽崇拜不已!

不愧是天象榜上的年輕天才,果然強悍無比,看來葉白今天算是栽了啊!一念及此,他們忍不住暗喜!

自從見識了葉白的可怕實力和天賦,他們就對葉白嫉妒不已,尤其是今天,更是對葉白心生恐懼。

現在,看到厲梟陽要對葉白下重手,他們自然高興無比。

只是,接下來的一幕,足以讓所有人終身難忘,甚至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裡面,他們都會因此作噩夢。

面對已經距離他胸膛不足半尺的鐵拳,葉白神色驟冷,嘴角勾起一抹弧度,而後緩緩伸出了一隻手!

厲梟陽猛地皺眉,不明白葉白這是想要做什麼,不是說這傢伙是劍道天才嗎?面對他最強悍的攻擊,為何葉白還不出劍?

難道葉白要憑藉光禿禿的手掌來硬撼他的鐵拳?

那不是作死嗎!

他的拳頭,已經被他煉的堪比精鐵了啊,就算是同境界的強者,也不敢徒手硬接!

突然,葉白的手掌,陡然綻放出青玉色神芒,看上去如同萬年美玉雕刻而成,可是,卻又透著驚人的殺意,讓人膽戰心驚!

這一刻,葉白終於催動了青玄靈皇體,而後一把將厲梟陽的拳頭捏住,厲梟陽面色大變,猛地頓住,如同被鉗子夾住了拳頭一般,壓根無法動彈!

「這怎麼可能?」

厲梟陽整個人都呆住了,一臉蒙逼,不知所措,本能地想要脫離葉白的掌控,可是,一股巨力從葉白的手掌傳來,令他無法動彈!

「唉,太弱了!」

葉白微微搖頭,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厲梟陽看在眼裡,內心一片冰寒,有種心驚肉跳的感覺。

砰!

一聲悶響,厲梟陽的拳頭,血水橫飛,直接崩碎! 一聲凄厲的嚎叫聲傳開,厲梟陽面色煞白,渾身發抖,血水不斷地順著他的右手流出,淌了一地。

所謂十指連心,劇烈的痛苦,幾乎讓厲梟陽昏厥過去!

他的右拳雖然碎裂,可是,他卻沒有從葉白的手裡掙脫,甚至他連動一下都不敢,一臉驚恐地看著葉白,神色驚恐到了極點。

厲梟陽痛不可當,已經將何澤都徹底恨上了,如果不是這個傢伙惹事,何至於連累到他厲梟陽,讓他斷了一隻手掌!

從這一刻起,他厲梟陽就是一個廢人了,以後就算外傷痊癒,斷掌也無法接上,必定讓他的實力大降。

厲梟陽明白,他已經失去了和內院那二十八位核心弟子爭雄的資格,更別說去追求何菲了!

對於葉白,厲梟陽已經恨到了骨子裡!

只是,眼前的黑衣少年,也太過恐怖了!出手的瞬間,更是精準狠,如同兇狠的獵豹一般,將他的拳頭制住!

更不可思議的是,他的精鐵般的拳頭,竟然被葉白一手捏碎!這種事情,在所有修鍊了寒鐵拳的武者身上,絕對是第一次發生!

「卑鄙小人,你絕對不是元丹境四重,你到底什麼境界?」

厲梟陽痛苦嘶吼,如同發狂的野獸,可是,卻無濟於事,他絕對不相信,葉白只是元丹境四重的武者。

他甚至懷疑,葉白已經是元丹境六重甚至七重的高手,這樣的年輕天才,哪裡是他厲梟陽能夠招惹的?

「還敢囂張?」葉白眉頭微皺,手掌猛地發力!

厲梟陽怪叫一聲,跪倒在地上,哪裡還有半點先前倨傲的樣子!他現在只想快點離開這裡,至於復仇的事情,以後再說!

嘶!

所有人倒吸一口氣,整個人都呆住了!這份震驚,甚至比葉白戰勝何月居導師還讓他們震撼!

剛才,厲梟陽出手的時候,絕對沒有半點留手,甚至可能存著廢掉葉白的心思,那可怕的精鐵拳頭,絕對能夠將葉白的元丹打碎。

然而,最終的結局,卻讓所有人不敢相信!

他們的腦子裡面一片漿糊,渾身不斷地發抖,甚至有膽小的學員,已經和厲梟陽一樣,跪倒在地上,連頭都不敢抬!

他們倒不是痛的跪倒在地,完全是因為被葉白給震懾住了,喪失了心神!

「怎麼會這樣,他怎麼可能這麼強!」

何澤嘴唇顫動,眼神獃滯,臉色慘白到了極點,自信心受到嚴重打擊,已經破壞了他的道心。

不管他天賦多麼好,這輩子能夠修鍊到元丹境五重,就算是極限了。

「我說你給我練手都不配,你看我說的對嗎?」葉白淡漠道,嘴角掛著一絲冰冷弧度,透著淡淡的寒意。

「哼,你不要太囂張,在天象武院,我厲梟陽也不是沒有背景之人,勸你趕緊放了我,否則的話,後果更嚴重!」

厲梟陽威脅道,面色瘋狂,可是,葉白的力道,又加大了一分,痛得他差點滿地打滾,嘴裡開始求饒!

「我最恨的就是別人威脅我啊!」

葉白冷漠道,神色冰冷,而後猛地一腳踢出,直接踢在了厲梟陽的腹部,後者哀嚎一聲,整個人倒飛而出,直接撞斷了一顆巨木!

仔細看,厲梟陽已經昏死過去!

所有人嚇得瑟瑟發抖,大氣都不敢出,葉白的手段,實在令他們懼怕到了極點!

他們內心無比懊悔,早知道如此,他們何必來蹚這一趟渾水!

「何澤,看來你上次被教訓的不夠啊!今天,我倒是要好好教訓教訓你!」

葉白冷聲道,而後接連扇了何澤五、六個嘴巴子,簡直嚇呆了所有人!

何澤雖然修為遠不如厲梟陽,可是,他畢竟是紫葉城何家的公子,身份背景極不簡單,葉白這麼做,那就是在和整個紫葉城為敵啊!

何澤的臉上,舊傷未愈,再添新傷,整個人都差點被打蒙了,痛哭流涕,對葉白又畏又恨!

「對了,你不是說,你姐何菲很厲害嗎,今天,我葉白就在這裡等著,讓你姐過來領人,否則的話,你們一個別想走!」

打完何澤,葉白覺得還是不夠,今天,他要立威,否則的話,何澤這樣的人,真的以為他葉白好欺負了!

如果被人三天兩頭找麻煩,誰都會不堪其擾!

所以,葉白今天就是要立威!

何澤已經被打得暈頭轉向,痛不可當,嘴裡全是血水,對葉白恨意滔天,他用含糊的聲音道:「你要讓我姐領我走?這可是你說的!」

聽到葉白的話,何澤一臉的不敢相信,而後內心一陣狂喜,立馬叫邊上的一人起來,去通知她姐何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