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冥眨眨眼,怒氣瞬間消失無蹤,她眼珠子轉起來,小聲道:「娘讓我道歉不會有這樣的打算吧?」

「你說了?」

七娘微微一笑。

蕭冥喜道:「終於可以離開了啊,好開心了。」

七娘失笑道:「小丫頭,現在說這些還為時尚早,你必須得到他的同意才行,這點我們可不會幫忙。」

蕭冥不滿道:「七娘都讓他進入劍閣了,他帶著我去冒險難道還不滿意嗎?」

七娘淡然道:「當然不行。如果你想要離開戰爭神宇,那就讓他答應下來吧,不然你娘絕對不會同意讓你離開的。」

蕭冥皺眉道:「為何娘跟你都這麼相信他?難道不擔心他是一個猥瑣的傢伙,會對我不利?」

七娘淡然道:「放心,敢對你猥瑣的傢伙還沒有誕生。好了,小丫頭,你還是好好想想怎麼讓他點頭答應帶你去冒險吧,畢竟你現在給他的印象很不好,想要讓他帶著可不容易。」

蕭冥惱道:「七娘為何不早點暗示啊,剛剛多好的機會,現在我要讓他同意怕是很難。」

七娘笑道:「自己亂髮小姐脾氣,這個責任七娘不背。」

蕭冥頓時非常苦惱了,剛剛那混蛋說原諒自己了,多好的機會啊,居然這麼錯過了,那混蛋怕是不會再鬆口了。

……

葉凡終於找到了劍閣,在他自然不清楚有人塞了一個拖油瓶給自己,看樣子還是很難拒絕的那一種。

還珠之醫仙阿哥 劍閣是一個很特殊的地方,這看上去自然就是一座高只有九層的大樓,沒什麼出奇的。不過想到蕭冥對劍閣的形容,葉凡判斷這座劍閣中的藏書一定非常恐怖,他或許能夠在其中找到自己想要的劍道。

劍閣內的劍道絕對超乎葉凡的預料,原本以為就是簡單的藏書,可是他發現自己真的進入了一個劍道秘籍的世界中,這裡的劍道秘籍簡直就是天上的星辰,這不是放在書架上,而是在無盡的星空中飛行,它們遠遠看上去就像是真正的星辰,要想獲得自己想要的劍道絕不會容易。

葉凡想要抓到距離自己最近的劍道,可是他發現不管自己如何靠近,似乎彼此間的距離都沒有任何縮短。葉凡明白過來,要想翻閱這裡的劍道秘籍絕對不能這麼簡單粗暴,沒有任何的技術含量。

怎麼辦?

葉凡感覺要拿到一本秘境,或許需要被這本劍道秘境感應到,讓它來選擇自己。只有當劍道認可自己,那麼才會朝著自己飛過來,要不然彼此間的距離就會是這樣,你哪怕拼盡所有,兩者間的距離也是遙不可及。

讓秘籍來找自己?

葉凡想到了自身的問題,他需要的就是能夠讓自己突破現有階段的劍道秘籍。葉凡的劍道已經達到一個極限,所有的劍道歸一,組成了真正的劍之道,他想不出練成了終極的劍之道,自己還要做什麼。

葉凡將心神沉入自己的劍道中,不再去看天空中宛若星辰的劍道秘籍。葉凡在思考問題,不知不覺中已將自己來這裡的最終目的給忘掉了。

「轟!」

不知什麼時候,葉凡發現一本劍道之書在自己的腦中打開來,這裡面沒有任何的劍招,只有一個人的修鍊。葉凡自然沒有見過這個人,他就這麼靜靜的看著對方修鍊,終其一人,對方的喜怒哀樂都能被他體會到。

將所有的劍道熔煉如一,這就是劍道秘籍展示給葉凡看的東西,感覺情況跟他非常像,這是秘籍中這位最終買入了更高一層,就在對方將所有劍道人熔煉如一的時候。

這麼簡單?

葉凡一陣愣神,劍道秘籍中展示的人沒有什麼奇特的,讓他困惑的就是最後階段,這人將所有的劍道熔煉如一之後,直接邁入更高一層。

如果根據葉凡現在的境界,似乎就是第八重歸一之境。這是葉凡的感覺卻非常明顯,雖然是熔煉如一,但是他們之間卻有很大的不同。

這種不同在什麼地方?

修鍊源立刻看上去差不多,可最終的結果卻天差地別,葉凡認為肯定是這最後的一步非常關鍵。

腦中將看到的畫面重演,有一顆機械族的神腦就是好用,不久前看到的畫面能夠反覆觀看。很快葉凡終於看出了不同,雖然都是熔煉如一,但是這位似乎還足了一步。

從熔煉如一的劍道中凝聚出神來。

邪性總裁乖乖愛 道之神!

這應當是道神境,是劍之道的神,而這個神同樣是修鍊者的神。

葉凡明白過來,劍道熔煉如一,那麼最終將蛻變成為真正的無上劍之道,而這個劍之道只是劍之道而已,因為這個蛻變過程,將劍之道外的東西都給摒棄掉了,這樣的劍道是真正的劍之道,可卻不是修鍊者自身的劍之道。

所以最後一步就是要讓劍之道成為自己的道,讓自身成為道之神。

知道了要如何做,葉凡很是激動,他不再猶豫,不管重複修鍊自己學習過的所有劍道,有時候領悟不可能打坐就能輕鬆搞定,這還需要觸發,而要想觸發的最簡單的方法,就是重新將劍之道熔煉一次。

……

「你說什麼?」

劍詡一臉的吃驚。

「大人,根據我們得到的消息,那個叫做葉凡的小子已經進入劍閣。」

「怎麼會這樣?怎麼能這樣!?」

劍詡又驚又怒,他申請過無數次,可是全都被拒絕了,而那個叫做葉凡的小子才剛剛來,馬上就獲得了進入劍閣的機會,這哪裡還有天理。

難道就是因為這小子是蕭冥帶過去的?

該死啊!

劍詡憤怒到極點,他一直都想要拿下蕭冥,可是非常可惜,這小丫頭對他一點興趣都沒有,更別說帶他去劍閣了。

妒忌不受控制的產生,劍詡一直都認為自己是超級天才,理所當然的應當獲得進入劍閣的資格。只是一次次的失敗,讓他已經出離的憤怒,他認為劍閣的人對自己有偏見,沒道理讓一個不知所謂的小子這樣輕鬆的進入劍閣,而拒絕他進入。

找負責劍閣的人理論?

這樣的念頭剛剛冒出就被劍詡放棄了,劍閣的負責人聽說非常恐怖,絕對是強大的十重境超級存在,別說是他,就算是他們家族也沒有人敢惹。

該死啊!

劍詡正處於暴怒的邊遠,如果現在葉凡在他的面前,他絕對要將這小子碎屍萬段。

「蕭冥在什麼地方?」

「蕭冥小姐現在還在蕭庄。」

「給我隨時注意她的行蹤。」

劍詡冷冷的說,沒有人知道他在想什麼。

……

「那混蛋怎麼進去這麼久?」

蕭冥一臉的不爽,死死盯著劍閣,她很想自己衝進去。要進入劍閣當然很簡單,蕭冥要進去絕對沒有人會阻攔,只不過她並不想進去。劍閣是一個非常奇怪的地方,一旦進入其中,如果你不能完成突破,是出不來的。如果蕭冥跑進去,那麼她也只有獲得晉陞之後才能出來,這種晉陞不管是劍道境界的晉陞,還是修為上的晉陞,總之需要邁上更高一層才行。

蕭冥可不想進入劍閣,她覺得自己現在的劍道境界很厲害了,沒必要深造。

「一般人最多一天啊,這裡的時間可是經過設定的,為什麼這混蛋不一樣?」

蕭冥悶悶不樂,她現在想要馬上說服葉凡讓他帶著自己離開戰爭神宇,她擔心夜長夢多,事情一定要越快越好才行。

「該死的混蛋!你到底要讓本姑娘等到什麼時候去?」

第二天的時間又過去了,這讓蕭冥很是鬱悶。可惜不管她如何鬱悶跟憤怒,整整一天都沒有等到葉凡出來。

第三天!

第四天!

第五天!

……

足足十天,蕭冥多有些麻木了,至於嘛,都是修鍊,這混蛋居然如此特殊,我詛咒你。

顯然葉凡並沒有聽到蕭冥的詛咒,一個月的時間過去,他還在劍閣內修鍊,這讓她都懶得生氣了,不過她還是回過來看一眼,面對錯過了他出關的時候。

蕭冥很執著,一旦認定了某件事情,那絕對不會放棄。 一個月!

足足一個月啊!

蕭冥那個怒啊,真是混蛋透頂,居然讓她蕭大小姐等了足足一個月,簡直……氣死人了。

「該死的混蛋!不要讓我看到你,不然一定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蕭冥終於忍不住破口大罵,別人都是修鍊一天就搞定,最久的也就三天,這混蛋倒好,修鍊了一個月,讓她在這裡等了一個月。

「怨氣好重啊,到底誰惹你不高興了?」

一道疑惑的聲音在蕭冥的身後響起,這讓她整個人瞬間蹦起來。

「就是你!」

蕭冥怒視葉凡,早就決定不發火的她根本壓不住心頭的憤怒。

葉凡眨眼道:「我?不是吧,我在劍閣內修鍊,不可能惹到你啊。」

蕭冥怒道:「你知道自己在劍閣修練多久了嗎?就算七娘說你隨時都可以來修鍊,你也用不著修鍊個沒完吧。」

「我修鍊了多久?」

葉凡是真的不知道時間,劍閣內就是宇宙星空,無發判斷時間的流逝,他唯一可以可肯定的就是自己似乎修鍊了不少時間。

「一個月!足足一個月啊,姑奶奶就在這裡等了你一個月!知道嘛,姑奶奶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等人等了這麼久。」

葉凡看著激動的蕭冥不由道:「不要激動,不要激動,也就一個月而已,又不是很多年,這已經算是不錯了。小丫頭,你應當明白一點,咱們武士修鍊啊,這就需要一顆耐得住寂寞的心,你這樣是很難修鍊下去的,這個壞習慣可是一定要改。」

「改?改不了了,姑奶奶我現在正在氣頭上,你說要如何讓我消氣?」

蕭冥怒視著葉凡,她顯然余怒未消。

葉凡輕咳一聲道:「你生氣跟我有什麼關係,好了,不給你浪費時間了,我還要找一個地方住下來,好好鞏固一下這次的修鍊。」

「你!?」

蕭冥驚呆了,她沒想到葉凡居然一點憐香惜玉的心思都沒有,就算她是小美女,那也是無敵美少女啊,難道作為男人就不能紳士一點?

葉凡一臉的輕鬆,彷彿沒有看到蕭冥的憤怒一樣,他自顧自道:「雖然讓你等了一個月很是過意不去,但我也沒有讓你等啊。好了,咱們就這樣了,一切都等我好好鞏固一下在說。」

扔下這句,葉凡直接走人,沒有一點留戀,這讓她蕭冥真的驚呆了,直到他消失才反應過來。

不能忍啊!

蕭冥氣炸了肺,自己等了一個月,這混蛋居然安慰都沒有一句直接閃人。

「修鍊看樣子很順利嘛,如今你已經達到九重境,會在戰爭之城停留多久?」

七娘出現在葉凡的面前,她的到來讓他很是意外,對於這位劍閣的閣主自然不該怠慢,不管怎麼說要不是對方同意讓他進入劍閣,他絕對不可能這麼快晉陞到九重境。

「多謝前輩成全,要不是能夠進入劍閣,晚輩也不會這麼快晉陞九重境。」

「不用謝我,能夠達到這一步都是你自己的功勞。」

七娘微微一笑,她真的非常漂亮,面對她,葉凡發現自己的壓力真不是一般的大,他需要極力控制自己的視線,不讓其落在不該看的地方。葉凡可不能保證自己這次再度盯著人家美女的胸看,對方不會發火。

醉舞幹坤之龍界拽公主 「我會在城內停留一段時間鞏固一下。」

葉凡當然不會怎麼快離開,劍閣絕對是一個好地方,僅僅進來一次怎麼夠,他還要多來幾次才行。

「既然決定在城內逗留一段時間,那不如就在山莊內住下吧。」

「這個……不好吧?」

葉凡有些吃驚,這還是那個傳說中冷若冰霜的女閣主?雖然葉凡感覺當初蕭冥介紹時有誇大其詞的嫌疑,但是不可否認,他一個陌生男人住在山莊內還是很不妥的。

「沒什麼不好的,誰叫你是戰神介紹來的。」

葉凡一愣,旋即點頭,他想起來了,眼前的七娘就是戰爭的妻子,這樣算來他們是自己人,住在這裡也沒什麼,只要他將自己的心態擺正就成。

葉凡很快同意了在山莊住下來,這讓七娘非常高興,她立馬讓人去準備。葉凡目送七娘離開,他發現跟美婦在一起時壓力山大,這段時間在山莊一定要低調,盡量少見面,他可不想個尷尬。

……你到底怎麼認識我爺爺的?」

蕭冥終於抓到了問題的關鍵,只不過這個關鍵讓她很不樂意。

葉凡笑道:「是戰神將我帶到這個世界的,他說我長得跟他的兒子很像,這是一種緣分。說來戰神可是指點我修鍊,戰妃打算收我做義子來著,小丫頭,如此算來,你是不是要喊我一聲叔叔啊?」

「什麼狗屁叔叔!我蕭冥才沒有叔叔了,你……你不要痴心妄想了!哼!你哪點像我的爹爹了,就憑你也配啊!」

蕭冥非常生氣,她認為母親讓自己道歉的原因終於找到了,原來這混蛋就是自己的便宜叔叔,難怪七娘這麼好說話了。

第一掌門夫人 真是太過分了!

葉凡看著一臉怒氣的蕭冥不由吃驚,他倒是沒有想過眼前的刁蠻少女會是戰爭的女兒,這可是傳說中戰族的第一高手。

「那個……告訴我劍閣在哪裡好嘛,現在我已經接受你的道歉了,你應當可以交差了。」

「哼!我才不會給你道歉,門都沒有!」

蕭冥怒氣沖沖的離開了,這讓葉凡很是鬱悶。本來葉凡對蕭冥還是有很多不滿的,但是知道她是戰神的孫女之後,也就不生氣了,畢竟戰神對他算是有恩,可以當做是師傅了,現在碰到師傅的孫女就算刁蠻一點也沒什麼,反正自己有沒有傷到一根毛髮不是。

蕭冥離開了,葉凡沒有去追,現在最重要的就是找到進入劍閣的方法,這才是最重要的,其他的事情可以拋到腦後了。

……

「真是太氣人了!」

蕭冥怒氣沖沖的出來,她非常惱火,同樣也非常生氣。蕭冥不知道為何要這樣生氣,這不是因為葉凡欺騙了她,而是這混蛋居然說他跟自己的爹爹很像,這絕對是不能允許的事情。

對於蕭冥來說早就消失爹爹就是自己的偶像,她渴望讓自己變強,然後去找爹爹,她要想爹爹一樣成為整個戰爭神族的傳說。

這混蛋也配跟爹爹像,簡直就是痴心妄想。

「是什麼讓冥兒如此生氣?」

七娘出現,她的臉上掛著笑,很溫柔,只讓剛剛還怒氣沖沖的蕭冥立時委屈起來。

「七娘,那混蛋一點都不像爹爹對不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