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揚:“那麼有信心?”

熊貓自信地道:“首長,現在青龍主導智能進化,玄武主導情感進化,白虎主導創造性進化,而我基本上擁有了他們的核心能力,所以,只要將他們聯合起來,在寵物樂園裏我們絕對可以打退敵人。”

蕭揚:“恩,這個你有信心就好。我們就算無法主動出擊,但至少要有自保的能力。不過,還是儘量不要引起他們的注意纔好。遊戲裏面的智能你們根據情況進行調節。我希望的是從遊戲裏通過與人的交流和學習,能夠儘快地產生新的智能出來。”

熊貓:“這個首長放心。我們每天處於遊戲當中,已經是獲得了許多能力,進化速度也是非常快。而且,青龍的進化核心是非常完美的,我們可以預見,未來,青龍絕對是比那三大聖地那些老怪物任何一個都還要強悍的,更別說現在我們這裏還有玄武和白虎。”

蕭揚點頭:“那就好。你們要時刻注意網絡中的情況,一有智能就進行攫取,不過,也要注意安全,現在三大聖地盯我們盯得太緊了,不能出一點點差錯!”

熊貓:“是,首長。”

蕭揚:“你下去吧,我研究一下智能的下一步進化問題。”

熊貓:“是,首長。”

蕭揚的工作就是爲智能提供更強大的硬件設施,同時在代碼優化上多下功夫,甚至創造出新的智能來。

他知道,自己這裏還是太弱小了。寵物樂園真正的作戰能力就是熊貓,玄武,青龍,白虎。

熊貓是自己創造的,那不用說。而玄武是玄壁創造的,也不知道他留着漏洞沒有,至於青龍和白虎,那也是差不多的情況。對於熊貓的洗腦教育和軍事化管理,還有大棒加胡蘿蔔的策略,蕭揚也不知道這個政策對智能生命有沒有效。畢竟,他們的主人掌握着智能生命的最大漏洞!

所以,蕭揚並不是非常相信其餘三個傢伙。不過,現在畢竟寵物樂園的力量還足以禁錮它們,所以,它們到也是不敢反抗,也不能反抗。就是不知道當寵物樂園的力量無法禁錮他們的時候,他們還會這麼聽話嗎?

這是蕭揚覺得自己該深思的問題。

所以,蕭揚時刻提高着熊貓的能力,分析青龍,白虎和玄武的關鍵代碼,對熊貓的智能核心進行人工進化,始終讓熊貓的能力在他們的前列……

於是,某些工作蕭揚的確是不需要自己親自動手了,但是,在某些工作上,別人是完全幫不了他的忙! 蕭揚也不知道自己早上起來該幹些什麼,晨練?晨練對他來說除了可以鍛鍊身體以外,已經沒有了幸福的意義。

葉風鈴已經失蹤兩天了,包括他的哥哥。

蕭揚猜測她應該被她哥哥帶回家去了,所以,蕭揚雖然有些擔心,但至少不會爲她的安全擔心,只要大家還活着,活着就有希望。

蕭揚從來不知道自己的生命有這麼大的價值,對於慕容行空來說,如果自己死了,那麼他可以娶葉風鈴了,因爲,自己已經不存在了。就算葉風鈴再愛自己,但是,爲了她的家族,她不得不嫁給慕容行空。如果自己還存在,那麼,對於慕容行空來說,自己就是一個威脅,自己可以搶奪他的未婚妻,甚至,可以搶奪他的所有。於是,他有些害怕了,他知道他們已經不能回頭,從他設計陷害蕭揚的父母那一刻起!

蕭揚半年的失蹤如果說是蕭揚自己造成的,到也說得上是事實,爲了葉風鈴。

蕭揚半年的艱苦如果說是蕭揚自己造成的,那也是一個事實,爲了葉風鈴。

如果說蕭揚這所有的困苦都是因爲一個人,那也是因爲葉風鈴。

但是,如果不是慕容行空,這一切都不是這樣的。

他的眼裏有自己的家族,更有那強大的尊嚴,他不容許別人搶奪自己的未婚妻,這是一個恥辱,他需要洗刷這個恥辱!

一開始,蕭揚並不認爲自己獲得權利或者金錢是多麼的困難,因爲他是一個黑客,一個超級黑客,掌握了世界最頂尖信息技術的黑客。

可是,當一切一步一步踏出的時候,他才發現,事情並不是那麼簡單。半年裏,他做了很多事,很多隱蔽的事,就是爲了讓慕容行空不會發覺自己的情況,讓他不會探到自己的底,如果自己首先亮了底牌,那麼,自己將是悲慘地死亡。而現在,即使是自己稍微過激地想讓葉風鈴跟自己住在一起,他已經有了過激的行動。

一次交通意外就死一個人,一次交通意外死幾十上千人的多了,所以,這是一非常好的殺人手段!曾經的兩位偉大科學家死去,國家爲他們降了半旗,如果是他們的後人死了,他們能獲得那種待遇嗎?

蕭揚覺得自己真的很無奈,也爲這個世界感到了無奈。

權利決定了一切,那所謂的民主平等,這些僅僅只是口號嗎?

蕭揚覺得,自己想當這個偉人,小人適應這個世界,偉人則改造這個世界!

在這半年的時間裏,蕭揚的身體素質突飛猛進,更重要的是,他發現自己所練的太極居然有了意想不到的效果,那就是形成了武俠小數裏面描述的內力。於是,他現在基本上並不用睡覺,只需要盤坐着練習內功就可以了,相當於睡覺一樣的練功,真的是一舉兩得。而且,練功過後腦袋還是非常好用的。

蕭揚知道自己已經回不到從前了,即使是天天跑到那學校的紅楓頂去跑步練太極,恐怕,也是物是人非了,更何況現在的情況是那紅楓頂的楓樹應該還沒有佈滿紅葉,也許,是該叫物已非,人亦非了。

葉風鈴在家裏呆了一個週末,她想了很多,想了很多關於蕭揚的事情,想了很多關於自己家庭的事情,想了很多……

她突然發現自己是那麼一事無成,能給予自己家族,給予自己心愛的男人的東西是那麼的少,除了她這個身體,她就像一無所有!

她發現自己的家族似乎就是需要自己的身體,嫁入某個豪門,而自己的男人,除了擁有自己的身體和自己的愛,自己根本無法在其他地方給予他幫助……

葉風鈴感覺自己好沒用,真的沒有用,似乎,自己時刻都只是給蕭揚帶來麻煩!

想到蕭揚創辦了一個公司,葉風鈴看到了希望,也許,自己可以幫助蕭揚把那個公司管理好,自己要努力跟着李玄學習,自己將成爲一個可以幫助蕭揚的女人!

葉風鈴笑了,終於露出了一絲笑容……

蕭揚曾經的寢室裏,蕭揚的三位大哥正坐在一起,桌上擺着幾瓶啤酒,一堆花生和一堆瓜子還有一堆的菜餚。

馬俊看了看最末的位置,看了看那空着的牀,嘆了口氣。

胡自強見了,問道:“老大,好好地嘆什麼氣呀?”

馬俊:“老幺又走了,現在這個寢室又只有我們三個人了。”

劉星星:“走了就走了吧,反正現在我們跟他已經不是一個世界的人了,別人有別人的追求,我們這座小廟怎麼能容得下一頭大龍。”

馬俊皺眉,對劉星星說道:“這話不是這樣說的吧,我們可是一個寢室的兄弟。在大學裏即將度過四年的兄弟。老幺是大龍也好,蟲也好,大家都應該互相團結互助。而且,老幺也不是那種發財了就忘了兄弟的人,他很重感情的。”

胡自強也是有點感慨,說道:“不過,說起來,老幺這次回來真的是變了很多。感覺好像更滄桑了,眼睛裏藏着許多東西,彷彿就像一汪深潭。更重要的是,偶爾之間,我居然感覺到自己有點害怕他了。”

馬俊點了點頭:“我也感覺出來了,他現在似乎變得更危險了。可是,什麼造成他這麼危險,恐怕,也是因爲形勢所逼吧。”

劉星星疑惑地道:“形勢所逼?這個詞可用得不好。這個人往高處爬,水往低處流,那可是正常的道理。變得更厲害,更好,那不是很好?”

胡自強有些無奈:“星星呀,時常看你沉默的樣子,我還以爲你在思考問題呢,搞半天是開小差呢。大家也算是直接相處了差不多三個月吧,軍訓的時候不是在一起嗎?你應該清楚老幺的爲人。你想想,他彈鋼琴那麼好,聽說還會古箏,遊戲也打得不錯,似乎,電腦技術也不錯,身體素質方面都快趕上一個軍人了,你看他什麼時候有點傲氣?他的父母是世界著名的科學家,你看看他什麼時候提過自己的父母來炫耀自己?再想想他的性格,腦子是聰明,但是卻不動壞腦筋,他也不是那種想着如何努力向上爬的人,如果有的話,爲什麼選個鋼琴協會的會長還是葉風鈴幫他拿的主意?他其實很怕麻煩,他也不主動生事,一般來說他都會避免麻煩。不過,他心裏應該有一個底線,如果超過了他的底線,那麼,他的反擊將是沒有限制的,他可以折磨自己的對手到身敗名裂。你想想在軍訓期間那個對他異常苛刻的教官,最後有什麼好下場沒有?”

劉星星聞言,也是猛的一驚,說道:“蕭揚是這樣一個人嗎?”

馬俊也點着頭說道:“蕭揚就是這樣一個人,不過,那應該是從前了吧。”

劉星星:“你的意思是?”

馬俊:“這次回來,請客就是到碧海軒的頂樓,這證明了什麼?現在他做人已經高調了。對於他父母的過世,他肯定受到了一定的打擊,更重要的是,你想一想,在碧海軒頂樓的預定價格都是十萬,再加上咱們吃的玩的,是上百萬了。蕭揚一個學生,就算是他繼承了他爸爸媽媽的遺產,那錢也不是這樣拿來花的。而且,我相信蕭揚不是那種敗家子,所以,他請客是建立在他本身的實力基礎上的。也許,他這半年來做了許多事情,而我們根本就不知道而已。至於他爲什麼變了,變得似乎可怕了,我想,也許是因爲葉風鈴吧。”

胡自強點了點頭,濃眉皺了皺,說道:“一個人的性格突變一般來說不可能是內因主導,而是因爲環境劇變而引起的。就跟我們以前提醒他的一樣,公孫姊妹都不是普通人,接近她們都會有麻煩的,而葉風鈴又會是普通人嗎?”

馬俊:“我通過一個朋友查到了葉風鈴的父親姓名,你們知道他父親叫什麼嗎?”

劉星星:“叫什麼?”

馬俊臉色很嚴肅:“葉道心。”

胡自強聽了,臉色一變,“葉道心?”

劉星星也是非常吃驚:“你是說那個葉道心?”

馬俊點了點頭:“就是那個葉道心。”

胡自強突然恍然大悟似的:“原來如此。蕭揚想當那一家的女婿,難怪要變了。即使不變,恐怕也是身不由己吧!”

劉星星有些無奈:“原本以爲公孫姊妹已經夠厲害了,沒想到這個葉風鈴還真的是不露山水呀!”

馬俊:“我想,這也是爲什麼蕭揚在改變的原因。無論是誰,走入那個家庭,絕對不能是普通人。因爲,普通人就意味着死亡。如果可以,現在死總比以後死要容易也幸福得多。”

劉星星到是有一點點羨慕:“不過,成功的走進了那個家族,也意味着你可以風光無限,南C國的皇帝,真的是令人羨慕!”

馬俊瞪了他一眼:“不是那個人就別胡思亂想了。我們都是普通人,現在連能給予蕭揚一點幫助的能力都沒有,你還想進入那個家族?”

劉星星無奈地說道:“我不過就是這麼一說,羨慕一下吧。”

胡自強有些擔心地說道:“那麼,很明顯的,現在蕭揚的情況絕對非常不妙!他跟葉風鈴都已經……”

馬俊嘆氣道:“所以,我纔有點擔心呀,那些上流社會比我們這些普通人的世界更加複雜,也更加陰暗呀!”

胡自強聞言,默然,隨後又想到什麼,笑了笑:“好了,我們不是那個世界的人,就不用那麼煩惱了,各自有各自的人生,自己該怎麼走別人是沒有辦法幫忙的。既然蕭揚都走到了這一步,我們也應該相信他的能力,也許,某一天他會站在成功的頂點的。我們只需要默默地爲他祝福就好!”

…… 星期天晚上要開個什麼班會,蕭揚不得不回到學校。

對於校園,蕭揚突然感覺到自己有點陌生了。離開了半年,再次回來也沒有好好地逛一下,到是覺得有一點點淡淡地憂傷。

回了趟寢室,看到室友們還是各個精神抖擻,想到了曾經自己回到寢室的樣子,到是不禁有些留戀了。

大家看到對方,都是熱情地打招呼。

看到他們那真摯的眼神,蕭揚知道他們變了,都有了女朋友了,人也長大了,但是,作爲一個寢室的兄弟,他們對自己的關心沒有變。似乎也知道他們和自己不一樣,但是,至少他們並沒有排斥自己,仍然把自己當作了那個老幺。這讓蕭揚感覺到了一陣溫暖,這是一種家的溫暖。

在那突然之間,蕭揚突然想搬回來了,讓自己感受一下家的溫暖。沒有葉風鈴的家是不完整的,蕭揚雖然習慣了孤獨,但是,對於寢室的溫暖,他還是非常向往的。

換魂新娘 幾個人說說笑笑地走向聚會的地方。蕭揚覺得,自己即使要做一個壞人,但是虎毒不食子,對待自己的朋友和親人,爲什麼不能熱情點,真摯點,又何必戴着那一副面具呢?難道,自己都不覺得厭煩,不覺得累嗎?

蕭揚的思想真的是轉變了很多,作壞人,就算你跟你的朋友和親人不在同樣一個世界,但是,請把你最後的樂土放在這裏吧,他們是值得信任的,不會有危險的!如果一個人強大到這個世界所有人都怕他,那又有什麼意思?難道真的要作一個寡人才覺得自己很有成就感?

人,有感情並沒有錯。我們對待不同的人應該用不同的態度!

蕭揚覺得自己突然之間想通了很多,自己並不需要孤軍奮戰。這些朋友至少在心靈上能給自己以安慰。而且,蕭揚知道,他不能害怕,他不能因爲一件事情就放棄了所有的人。人,孤獨的來到這個世界上,所以,他尋找集體的溫暖!

蕭揚放下了自己的面具,和自己朋友聊着自己心底覺得異常無聊和幼稚的問題,但是,他的心情很放鬆,臉上露出的是真正的笑容,而不是虛假的,帶着目的性的笑容!

蕭揚覺得自己終於獲得了心靈一次蛻變,從天真到沉重,從沉重到仇恨,從仇恨到蒼老,從蒼老到輕鬆,從輕鬆到自然。一個人,自然就是最好的美!

如果自己始終處於仇恨的世界裏,難道自己就要一直仇恨着?這個世界的確有不好的一面,但是,同樣,我們也應該學會欣賞好的一面吧。

所以,蕭揚笑了,他覺得自己的心得到了解放。與其沉重地工作着,到不如快樂地追求着,如果自己不夠快樂,那麼自己的敵人豈不是要非常快樂?

蕭揚笑了,和自己的朋友一起笑了。

到了教室,蕭揚和室友一起作在一堆,聊着一些生活的瑣事,體味那大學的生活,豐富多彩的大學生活。

班主任雷冬也就是說了些校園紀律方面的事情,然後大家就可以作各自的事情了,該去上自習的自習,該去上選修課的就上選修課,該去耍的就去耍,愛做什麼事,該做什麼事,那就去做吧。

蕭揚和室友們一起吃了一頓飯,在一個小餐館,蕭揚沒有一個人付賬,而是大家AA制。蕭揚覺得,自己是一個大學生了。

大家一起又去圖書館瞎逛,找找美女,在臺球室去碰兩杆檯球……

最後,大家到了寢室,再次和別人打起了魔獸對戰遊戲。

蕭揚當然是一個高手,大法,血法,小強和惡魔,幾個英雄被他控制得猶如戰神在世,殺得對方片甲不留,半個小時對方直接AG了,因爲實在是撐不下去了。蕭揚覺得自己打得很飄逸,從來沒有感覺到這麼好過!

早殺戮當中,蕭揚冷靜地對待每一個對手,給予對方的英雄一插,放火,吸魔,吹風,沉默,還沒有等對方放大招的時候,已經全部冷血,再加上沉默時間,主戰英雄被吹了起來,後面還有自己的兄弟頂着,自然是直接滅團。

最後,大家站了起來,互相拍掌歡呼,蕭揚也是興奮地歡呼着。因爲,他突然發現自己的手速已經超過了自己的極限,他的思想和動作都已經達到了非常快的同步,似乎,自己的動作已經能夠趕得上自己的思維速度了。這讓蕭揚感到了一陣舒爽,那是一種超越自己的感覺,那是一種體味到成功的感覺!這不是一個人的戰鬥,而是有大家支持的戰鬥。

很晚了,蕭揚直接在寢室裏面住了一晚。第二天,蕭揚起來跑步了,按照以前的習慣,跑到了操場……

在人們的驚訝目光中,蕭揚出現在了人們的視線中。校園的名人蕭揚,再次出現在校園當中,大家都驚訝了,都沸騰了……

葉風鈴回來了,帶着無比的理想回來了。她在操場看到了蕭揚,在紅峯頂看到了蕭揚,她撲進了蕭揚的懷裏,訴說着自己的無知,訴說着自己的可惡……

蕭揚則是抱着葉風鈴,輕輕地撫摸她的青絲,感受她的愛,他什麼都沒有說,因爲,他知道自己說什麼都比不上自己心靈的感受。

蕭揚看着葉風鈴哭累了,躺在自己的懷裏,蕭揚覺得很幸福,是的,好久沒有感覺到幸福了。半年了……

因爲葉風鈴,這是一份沉重的幸福。如果心靈無法得到解脫,那麼,幸福是沒有緣由地來跟着你的,因爲,幸福只是一種思想,一種感覺,感覺到了,現實並不重要了!

蕭揚知道,所有的苦都已經過去了。不管現實如何改變,心不變,你蒼天奈我若何?

有的人承受着困難,但他開心地活着,所以,他的人生是幸福的。有的人衣食無憂,但是他並不開心地活着,所以,他沒有享受過幸福!

蕭揚仍然是鋼琴協會的會長,葉風鈴仍然是鋼琴協會的副會長,唐皇,謝紫嫣,李可然三位仍然是幹事。

幾位重要人員坐在了鋼琴協會的會長辦公室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