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辰恨的牙根兒痒痒,你們這群沒出息的,真要為了些許身外之物,喪失該有的原則嗎?

!! 「過分,一幫沒有原則的東西,太過分了!」雲雪故意說的很大聲,但對面那些傢伙們充耳不聞,每個人的人都笑成了花,跟陳洛凡寒暄一陣之後,紛紛走進天嘯山莊做客。

就連以首富著稱的金玉樓,都沒能免俗。

到最後,只有尚武堂和歐陽世家的人沒動。

尚武堂跟天嘯山莊有仇,雲戰更是看不上陳洛凡和他的死鬼兒子,深知就算帶著家族弟子進去,也不會受到該有的禮遇,何必去用熱臉貼對方的冷屁股。

歐陽世家跟天嘯山莊明爭暗鬥數百年,作為排名第一的家族,歐陽同甫是有傲骨的,自然不會稀罕陳洛凡的宴會和所謂的財物賠償。

蕭辰和飄飄對視一眼,女神哼道:「姜果然是老的辣,本以為這次會讓姓陳的下不來台,誰想他會玩兒這麼一手,來了個四兩撥千斤,打亂了我們所有的計劃。」

蕭辰思慮幾秒鐘,說:「我總覺得事情不那麼簡單,不過咱們也用不著氣餒,以後的日子還長著呢,有的是機會報仇。」

雲戰來到歐陽同甫面前,說:「歐陽家主,既然事已至此,不如我們分道揚鑣各回各家吧,我們雲堂主肯定已經等急了。」

歐陽同甫搖頭說:「先不急分道揚鑣,不管怎樣我們是得勝而歸,慶功宴是少不了的,不如雲戰兄帶領弟子們去我歐陽世家,在氣勢上咱們不能輸給姓陳的。至於雲堂主那邊,你派個人去通知一下,以咱們兩家的關係,他肯定不會說什麼的,或者直接把雲堂主也請過來,大家一起歡慶勝利。」

雲戰考慮了一下,抱拳道:「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我這就派人回去,相信我們堂主很願意出席慶功宴。」

「好,我們這就出發!」

天嘯山莊里,陳洛凡先將百花谷的負責人請進側院。

百花谷,皇極境排名第三的家族,地位僅次於天嘯山莊,此次出兵幽冥界,派出弟子八百三十名,僅僅比天嘯山莊的八百六十人少三十個。

不過在幽冥界的兩次遇襲中,他們的傷亡比較大,活著回來的只有區區五百二十六人,傷亡達到近四成。

陳洛凡滿臉堆笑,指著院中小山一般的財物,說:「李兄,這是本莊主的一點兒小意思,請你務必要收下啊。」

陳姓負責人伸手打開一個小木箱,裡面整齊擺放著數十隻白玉瓷瓶,瓶中裝的是極品丹藥。

他眼睛一亮,因為同樣的小木箱有六七個呢,丹藥的總數量超過三千顆,光是這些東西,就價值不菲。

再加上其他東西,完全可以彌補三百多人的傷亡,甚至可以說是賺大發了。

「呵呵,陳莊主還真是盛情啊,叫陳某人怎好接受呢。」他嘴上這麼說,心裡早就樂開了花,而且已經把這些東西當成是自己得了,誰要是敢搶,他一定會與之拚命的。

陳洛凡嘴角微微上翹,裝腔作勢道:「雖說我已經和陳子映斷絕父子關係,可畢竟他是我的兒子,做出對不起大家的事情,給予大家一定的補償,是我應該做的事情。還請陳兄務必收下,這樣我的心裡才會好受一些。」

「既然陳莊主這麼說,我就不客氣了。」陳姓負責人喜笑顏開,俗話說拿人手短,他不由自主的選擇站在陳洛凡一邊,說:「我相信,陳子映的事情跟陳莊主沒有任何關係,但您能這麼慷慨,實在是不容易啊,在下十分佩服。陳莊主,以後有什麼事情您儘管開口,我百花谷一定以您的馬首是瞻。」

「李兄實在是太客氣了,陳某何德何能,能夠獲得你的原諒我就很高興呢,實在是不敢奢望其他什麼東西。」

如法炮製,陳洛凡將剩下的八家一一搞定,這些人獲得巨額的財富之後,全都對他客氣起來,賓主一起步入宴會廳,大吃海喝起來。

一時間,陳洛凡儼然成為皇極境的領袖,風頭甚至超過了歐陽同甫。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他舉著一個酒杯站起來,朗聲說:「承蒙各位看得起我陳某人,今天一定要盡興。還有一件事,諸位之前的幽冥界之行,雖說最後是得勝而歸,卻並沒有使敵人傷筋動骨,他們很有可能組織大規模的反撲,到那時……恐怕大家的日子都不會好過。」

此言一出,很多人都跟著緊張起來。

百花谷的陳姓負責人馬上說:「陳莊主,要真是如你所言,到時候我們百花谷聽從你的調遣。」

「對,陳莊主在戰略和戰術修養方面,比歐陽家主高多了,我們聽濤閣也願意聽從您的調遣。」

「我相信,咱們大家在陳莊主的帶領下,一定能打敗入侵者,松風嶺以陳莊主馬首是瞻。」

其餘的人也都紛紛表示,願意聽從陳洛凡的安排。

他笑了,高舉著杯子說:「承蒙各位不棄,陳某人一定會帶領大家取得更加輝煌的勝利,我們一起滿飲此杯,干!」

「乾杯!」

一頓酒宴,賓主皆歡。

九個家族帶著屬於自己的財物,高高興興返回老家,各自休整去了。

歐陽世家這邊,雖然也在大肆的搞慶功宴,可是因為只有尚武堂一家相應,所以在場面上,無法和天嘯山莊相提並論。

既然這樣,尚武堂弟子離開歐陽世家,返回駐地。

他們前腳剛走,便有弟子慌慌張張闖入歐陽同甫的書房,語氣急促的說:「不好了家主,皇冥森林外圍的哨站傳來消息,說有大批的敵人正在穿越森林,朝著皇極境趕來,速度很快。」

歐陽同甫眉頭一皺:「對方有多少人,打探清楚了嗎?」

按照他的印象,幽冥界每次派來騷擾的竄犯,最多不過幾百人,多採用靈活的行動方式,對皇極境各大家族進行襲擾。

來人搖搖頭:「沒能打探清楚。」

「你們是幹什麼吃的,連敵人的數量都搞不清楚!」他憤怒的叱問。

「家主,不是小的們無能,而是對方人數實在太多。」來人叫苦道:「據暗哨傳來的消息,他們已經派出五六支十人的偵查小隊,可是每次都如同泥牛入海,沒有人能活著回來,也就無法獲悉敵人的具體情況。而且,咱們設在森林外圍的哨站,很可能已經被敵人一鍋端掉了。」

「何出此言?」

「兩個時辰以前,便不再有信鴿飛回來,小的判斷哨站凶多吉少。」

歐陽同甫的臉色變得很難看,說:「繼續打探消息,務必要搞清楚敵人的情況。另外,通知家族成員做好應敵準備,召回在外的弟子,讓他們以最快的速度趕回來幫忙。」

!! 啊……

隨著刀斧入肉的聲音,和隨即響起的慘叫,歐陽世家設在皇冥森林外圍的哨站,無一人生還。

戴修齊親自將火把扔進哨站,熊熊大火開始燃燒。

他讓人稟告北方魔帥秦朗,已經肅清敵人的偵察兵,大部隊可以放心出林子,隨意展開隊形。

四方魔帥各帶領六千人馬,浩浩蕩蕩離開樹林,擺出極具代表性的錐形陣,目標直指歐陽世家所在的方向。

在兩萬六千大軍後面,還有一支兩千人的部隊,他們的任務只有一個——保護一乘三十六人抬的豪華轎子。

轎子里坐著的,正是幽冥神王,他親自指揮入侵皇極境的作戰行動。

四方魔帥得到的命令是,以最快的速度趕往歐陽世家,北方魔帥秦朗負責主攻任務,南方魔帥和西方魔帥負責策應,東方魔帥負責擋住其家族成員回歸,同時和南、西二位魔帥阻擊其他家族的援兵。

這次,他們要拿歐陽世家開刀,以優勢兵力將其滅掉,震懾其他家族。

四路大軍開拔,朝著目的地直撲而去。

歐陽家族已經亂做一團,三分之一的家族成員因為身在外面,不能及時得到消息,得到消息的人也不能及時趕回來。外圍防禦圈,基本上沒能起到任何阻滯敵人的作用,便被一一拔掉。

僅僅兩個時辰之後,他們就被團團圍住了。

因為沒有充分的準備,歐陽同甫只得下令收縮防禦,免得因為防禦圈面積過大,被敵人的優勢兵力吃掉。

幽冥神王同時下令,收縮包圍圈。

一退一進之後,歐陽世家一萬多人,被圍困在部族十平方里的狹小空間,人心惶惶。

要知道,並不是每位家庭成員都是高品級魂士,除掉老弱病殘和普通人之外,真正能夠投入到戰鬥中的人員,不過三四千人,與敵懸殊巨-大。

歐陽同甫急的團團轉,他沒想到敵人會一次性出兵兩萬多,而且只針對他們一家,這種事情以前從來沒有發生過。

要知道皇極境的總兵力在三萬以上,如果集中起來,又是在自己的地盤上作戰,根本用不著怕兩萬多敵人。

可現在呢,其他各家的人可能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呢,就算派人去求援,也得一段時間才能派來援兵。

情況萬分緊急。

尚武堂的隊伍,正在不緊不慢的朝著駐地行進,蕭辰和飄飄騎著馬并行,二人手牽手,郎才女貌,周圍的人全都羨慕不已。

唯一不和-諧的,是跟在旁邊甩都甩不掉的小尾巴——雲雪。

噠噠噠……

身後響起急促的馬蹄聲,眾人回頭,見是身穿歐陽世家制服的人,雲崢開口問:「你們這是去幹什麼?」

「原來是雲堂主,幽冥界的大股敵人正在進軍歐陽世家,家主命令我們去通知在外的成員,火速趕回去保護家園。」騎士氣喘吁吁的說。

雲崢瞪大眼睛:「幽冥界的人進軍歐陽世家,什麼時候發生的事情,對方兵力如何?」

「就在貴派離開不久,家主得到敵人入侵的消息,敵人數量不詳,但可以肯定絕對不少,否則的話,家主也不至於把我們派出去。」

雲戰拍馬過來,說:「堂主,幽冥界的人動作好快啊,我們才剛剛回來,他們就來反撲。」

雲崢點頭說:「最關鍵的是,各家的成員都剛剛返回,正在進行休整,一時之間無法馳援歐陽世家。如果敵人數量真的很多,歐陽世家可就危險了。」

「那我們要不要返回去支援他們?」雲戰問。

雲崢抬起頭,問蕭辰:「你覺得呢?」

蕭辰想也不想的說:「唇亡齒寒,要是歐陽世家被滅掉,那麼其他家族也不會有好果子吃的。特別是咱們這種小家族,實力本就不強,如果不跟強大的家族結盟,是很容易被敵人吃掉的。」

「和我想的一樣。」雲崢微笑道:「我們尚武堂和歐陽世家關係不一般,於情於理,這個忙都必須得幫。這樣吧,大家隨我原路返回,另外派人回家通知二長老雲烽,讓他組織第二批人手火速趕來。」

幾名騎士一聽,趕緊萬分道:「多謝雲堂主,如果能幫助我們渡過難關,家主一定會重重酬謝各位……我們還有任務在身,就此告辭。」

雲戰帶回來的將近四百人,加上雲烽來參加慶功宴時隨行的二百人,湊在一起共計六百人,雖說人數不多,但是對情況危急的歐陽世家來說,算得上一股強大的助力。

在返回的過程中,他們遇到歐陽世家派出求援的人,聲稱家族被兩萬多人團團圍住。

「堂主,讓隊伍停下來。」蕭辰說。

「停下來,為什麼?」雲崢不解,說:「你剛才也聽到了,敵人有兩萬多人呢,我們要是去晚了,很可能歐陽世家已經被盡屠。」

他搖頭說:「正是因為歐陽世家被圍,所以我們才不能貿然行動。各位請想一想,對方能將排名第一的家族團團圍住,難道不會想到設下埋伏對付援兵嗎,我們要是就這麼傻乎乎的衝過去,一定會被敵人打個措手不及。雲戰長老,你是親身經歷過幽冥界大戰的人,應該知道他們在這方面的實力。」

雲戰點頭說:「沒錯,論單兵作戰能力,他們不是我們的對手,可是論偷襲和伏擊,那幫孫子可是很厲害的。堂主,我們必須小心一些,不然很有可能被敵人一口吃掉,六百人對兩萬多人來說,都不夠塞牙縫的。」

雲崢的臉陰沉下來,說:「你們分析的有道理,敵人肯定設下重重埋伏,就等著咱們一頭鑽進去呢。但是我們也不能停滯不前啊,歐陽同甫那邊更危急。蕭辰,你有什麼雙全齊美的辦法嗎?」

蕭辰嘿嘿一笑:「有啊,和上次去天嘯山莊救飄飄一樣,咱們挖洞過去。」

雲戰眼睛瞪得滾圓:「那得挖多長一條地洞啊,很浪費時間的。」

他搖頭糾正說:「我可沒說必須挖到歐陽世家下面,我們可以挖到敵人的伏擊點後面,從背後踹他們的屁股,打亂他們的部署。」

雲戰一拍腦門兒:「好辦法,一旦敵人的部署被打亂,加上其他家族及時趕到,不但能解歐陽世家的困境,而且還能內外夾擊敵人,反敗為勝。」

雲崢馬上下令:「事不宜遲,擁有打洞能力武魂的弟子全部出列,蕭辰你和飄飄負責打探敵人的情況,確定伏擊點的位置,其他人做好戰鬥準備。」

「還有我,我也去打探情報。」雲雪不甘寂寞的跳出來。

!! 戴修齊對手下們很滿意,他們埋伏的極為隱秘,相信一定能完成戴罪立功的要求。

他壓低聲音,說:「兄弟們,只要咱們能打一場勝仗,本將一定不會虧待你們,所有人都給我瞪大眼睛,嚴防任何一名敵人越過我們的防線。」

「明白!」手下們低聲說。

入夜,萬籟寂靜。

五百人繼續埋伏,有人面帶疑惑的看著緊貼身體的地面,同伴問:「怎麼了?」

「我總感覺下面的土在動,不會是錯覺吧?」他說。

「一定是錯覺,土怎麼會動呢。」同伴一副很有經驗的樣子,說:「是因為趴在地上的時間太長,身體出現麻木的感覺,所以會錯以為是地面在動,這很正常。」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