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瑾月笑著搖了搖頭,「我身上貼了暖寶寶不怕冷。」別說她不怕冷,就算真的冷她也是不會穿他的大衣的。她已經有了亦寒,若是穿別的男人的衣服,就是對亦寒的不尊重。

莫非堯笑了笑,收回大衣穿在身上,「你什麼時候回去?」最近京城很流行貼暖寶寶,他母親和妹妹都有貼,所以他也是知道的。

「明天一早回去。」蘇瑾月道。她之前已經看過災區的情況了,能救的現在都已經救了,估計莫非堯他們和醫療組的眾人,也最多三四天左右就可以回去了。

「這次多虧有你的幫忙,不然大虎就危險了,蘇瑾月,謝謝你!」莫非堯感謝道。大虎的傷勢有多重他很清楚,當時看到大虎被挖出來時的樣子,他就知道大虎撐不了多久了。剛剛他看到大虎的臉色,已經沒有那麼難看了,顯然傷勢好了很多。還好這次醫科大派來了蘇瑾月。

「有傷員抬進去了,我們進去吧。」看到有一名傷員被兩名戰士抬進三號帳篷,蘇瑾月向著帳篷走去。

莫非堯抬步跟上。他已經看清楚,被抬進去的傷員是他手下的戰士。

走進帳篷,只見劉醫生正在給傷員檢查傷勢。

「怎麼回事?」莫非堯看向將傷員抬進來的兩名戰士。

「我們在一座廢墟中聽到有人呼救,就想挖開鑽進去將人救出來。可是剛剛挖開,就有一股強大的吸力吸來,要不是我拉二牛拉的快,二牛就被吸進去了,不過二牛還是受了很重的傷。」其中一名戰士心有餘悸道。

莫非堯皺起眉,想了一下道:「帶我過去看看。」那裡肯定有古怪。

兩名戰士點了一下頭,帶著莫非堯向著帳篷外走去。

「我和你們一起去。」蘇瑾月跟上前道。她也想去看看,那股吸力究竟是怎麼回事。

「那裡太危險了,你還是不要去了。」莫非堯道。蘇瑾月是有一些功夫底子,但是她畢竟是一個女孩子,萬一遇到危險,他來不及救她怎麼辦?

「我會保護好我自己的。」蘇瑾月自通道。以她現在的實力,除非是遇到修真者,不然對她是產生不了什麼威脅的。

莫非堯看著蘇瑾月,見到她眼中的堅持,無奈的笑了笑,點了一下頭,向著前方走去。

四人很快就來到了廢墟,這裡已經被戰士們用警戒帶圍了起來,不過還是可以聽到有叫救命的聲音,從那個廢墟中傳來。

蘇瑾月釋放出視線向著那個廢墟看去,視線剛剛接觸到那個被挖開的洞口,就感覺到有一股強大的吸力傳來,襲卷向了她的視線。

蘇瑾月連忙收回視線,若有所思的看著那個洞口所在的位置。若不是她的視線收回的快,已經被那股吸力吸住了,那吸力連無形的東西都可以吸住,可見它的可怕。

「我進去看看。」莫非堯跨過警戒帶向著那個廢墟走去。

蘇瑾月也抬步跟上。她要去看看那個洞里究竟有著什麼。

「蘇瑾月,你不要進來,這裡太危險了。」莫非堯道。他真的很怕蘇瑾月會遇到危險。

蘇瑾月微微一笑,越過莫非堯向著那個被挖出的洞口走去。既然來了,她自然是要去弄明白的。

莫非堯皺了皺眉,連忙跟上。

蘇瑾月走到那個被挖開的洞口前,在一米左右的位置停下了腳步,即使站在這裡,她依然可以清楚的感受到那股強大的吸力,似要將她拉進去一般。

莫非堯伸出手拉住蘇瑾月的手腕,「冒犯了,但是我必須要保護好你的安全。」不管蘇瑾月是不是會生氣,他都是不會放手的,她的安全才是最主要的。

蘇瑾月此時的注意力,都在面前那個被挖出來的洞口上,她再次向著洞口走近了一步,吸力又加強了一分。

「蘇瑾月,這裡太危險了,我們先出去再說。」莫非堯拉著蘇瑾月向後退去,但是他的人卻被那股強大的吸力吸的直往前移動,腳步根本就無法退後。再這樣下去,他們肯定會被吸入那個洞口的。

蘇瑾月抬手一推,莫非堯就被她推出了數米,直接推到了安全的區域。

同時,她上前一步,順著那股吸力進入了洞里。這股吸力雖然強大,對她還造不成什麼傷害。

看到蘇瑾月被吸入洞里,莫非堯臉色劇變,撕心裂肺的大喊著沖向那個洞口,「蘇瑾月!」蘇瑾月是為了他,才被吸入那個洞里的,她怎麼這麼傻! 衝進來的兩名戰士,連忙拉住了要衝上前的莫非堯。

「你們鬆開,讓我去救她。」莫非堯掙扎著,想要衝向那個洞口。蘇瑾月要不是為了推開他,她是不會被吸進去的。他真的很後悔帶她來這裡。

「團長!冒犯了!」其中一名戰士伸手打暈了莫非堯,拖著他出了警戒帶。

蘇瑾月順著那股吸力向著下面落去,差不多四五分鐘后,她感覺到腳下一實落在了地上。讓她奇怪的是,落地后反而一點吸力都感覺不到了。

她打量著四周,發現這裡是一個地下室,地下室很大足有著三個足球場般大小。看到不遠處似有一道青芒在閃動,蘇瑾月抬步向著那裡走去。

走了沒一會兒,蘇瑾月看見了一個祭台,祭台的中央坐著一名全身瘦的皮包骨頭,看不清相貌的老者。

老者看到蘇瑾月也很是詫異。只要被洞口吸入的人,就會被那股吸力攪成碎片,最後剩下一縷魂魄。魂魄最後都會被他的招魂幡招到這裡,成為他招魂幡里的一縷鬼魂供他修鍊。

「你是古武修鍊者?」老者開口問道,他的聲音猶如是從地獄中傳來的一般,讓人渾身發冷。

「你是鬼修?」蘇瑾月沒有回答對方的問題,反問道。這裡有一股陰寒的氣息,讓她很不舒服。

老者哈哈一笑,「看來你應該是修真者無疑了。」他的確是鬼修,在一百多年前,他是隱門的一名子弟,因為喜歡了門派的一名師姐,忍不住偷摸進師姐的房間輕薄了她。

被人發現后,他被打斷了雙腿,逐出了門派。他發誓一定會回去報仇,所以他放棄了修鍊古武,修鍊起了他在門派交流會買到的一本修鍊功法。只是他沒有想到,那本功法竟然是一本修真功法,而且還是一本專門利用鬼魂修鍊的功法。

為了讓自己變強,他便躲在墳場里修鍊,吸收著那些遊盪的鬼魂。這一百多年來,他取得了很大的收穫,成為了一名築基修士。而且在十年前,他也親手報了仇,滅了他原來的那個門派。門中所有的人他一個沒有留。

「是有如何?」蘇瑾月打量著老者。她看不出對方的修為,但是她可以肯定對方的實力在她之上。

「小丫頭,既然你來了,那就成為我的祭品吧。」老者哈哈笑道。他還沒有用過修士的魂魄修鍊過,不過他可以肯定,絕對會讓他的實力更進一步。

「鹿死誰手還不一定呢。」蘇瑾月勾唇道。她雖然看起來輕鬆,但是全身卻已經進入了戒備狀態。這名老者絕對是她遇到過的最強的人。

老者站起身,伸手拿過插在祭台上的招魂幡,輕晃了幾下,接著就看到,無數的陰魂從招魂幡中飄了出來,圍向了蘇瑾月。

蘇瑾月抬手一揮,十幾面陣旗被她祭了出去,隨著陣旗落下,一個火焰陣在她的周圍形成。

那些圍向她的鬼魂瞬間被火焰吞噬,發出一陣陣撕心裂肺的慘叫。

老者眼神變的更加陰冷,他抬手再次晃動手中的招魂幡,剩下的鬼魂立即被他召回了招魂幡中,「小丫頭挺厲害的嘛,我倒是小看你了。」這麼年輕就能成為一名修士,果然不容小覷。

蘇瑾月勾唇冷笑,「別在那裡廢話,有什麼本事就使出來吧。」看到那麼多陰魂,她就知道對方有多麼的殘忍。人死去了就只剩下了魂魄,魂魄進入冥界后,還有著投胎的機會。但是一旦被招魂幡吸入,煉化,就等於是魂飛魄散。

老者冷哼一聲,「你以為憑你那幾桿破旗能擋得住我嗎?」

他揮動手中的招魂幡,隨著招魂幡揮動,周圍颳起了大風,大風帶著強大的氣勢,向著蘇瑾月襲卷而去,撞在了蘇瑾月布置的陣法上。

陣法在大風的撞擊下絲毫沒有招架之力,立即就被攻破了。

蘇瑾月也同時被大風捲起,一股股強大的撕扯力從四面八方傳來,似要將她撕扯成碎片一般。

「好好享受吧,等你只剩下魂魄的時候,我會慢慢的將你煉化的。」老者看著大風中掙扎的蘇瑾月,暢快的笑了起來。小丫頭再厲害,終究還是嫩了一些。

火影之回到都市 在大風的肆虐下,蘇瑾月身上滿是傷痕,她閉上眼睛,凝神靜氣。她發現自己越是掙扎,大風就肆虐的越是厲害。

看到蘇瑾月閉上眼睛,老者笑的更是開心。他還以為這個小丫頭會有多厲害,沒想到才這麼一會兒就放棄了。

「火鳳,你能出的去嗎?」蘇瑾月與火鳳溝通道。她打算放出火鳳偷襲那名老者。

「沒問題。」火鳳自通道。這些日子主人天天用丹藥喂它,它的實力比之前強大了很多。

「那你悄悄的去他的背後,找機會偷襲。」蘇瑾月吩咐道,同時抬手揮出幾團火焰,丟向了那名老者。

老者看到蘇瑾月丟出火焰,鄙夷的冷笑。在他看來,蘇瑾月只不過是在垂死掙扎,她越是這樣消耗自己的靈力,就會越快被他的陰風化為鬼魂。

突然,他身形一頓,眼中露出了不敢置信的神色。這怎麼可能?

他慢慢的回過頭,看到自己的身後,竟然有著一隻金黃色的小雞,此時它正扇動著翅膀,一臉高傲的看著他。現在他才明白,那個丫頭剛剛為什麼要丟出那幾團火焰了。她原來不是要攻擊他,而是要混淆他的視聽。

他的身體慢慢的向後倒去,眼中有著濃濃的不甘。是他太大意了,沒想到那個小丫頭竟然還有著如此厲害的殺手鐧。

隨著老者的死去,蘇瑾月身周的陰風也瞬間消失。

蘇瑾月滿身是血的落在了地上,她拿出一顆療傷的丹藥放入了口中。要不是火鳳,她這次真的是凶多吉少了。她的實力還是太弱了。

丹藥入口即化,蘇瑾月盤膝而坐,閉上眼睛開始療傷。幸好她是一名煉丹師,不然這麼重的傷最起碼要修養個兩三個月。 衝進來的兩名戰士,連忙拉住了要衝上前的莫非堯。

「你們鬆開,讓我去救她。」莫非堯掙扎著,想要衝向那個洞口。蘇瑾月要不是為了推開他,她是不會被吸進去的。他真的很後悔帶她來這裡。

「團長!冒犯了!」其中一名戰士伸手打暈了莫非堯,拖著他出了警戒帶。

蘇瑾月順著那股吸力向著下面落去,差不多四五分鐘后,她感覺到腳下一實落在了地上。讓她奇怪的是,落地后反而一點吸力都感覺不到了。

她打量著四周,發現這裡是一個地下室,地下室很大,足有著三個足球場般大小。看到不遠處似有一道青芒在閃動,蘇瑾月抬步向著那裡走去。

走了沒一會兒,蘇瑾月看見了一個祭台,祭台的中央坐著一名全身瘦的皮包骨頭,看不清相貌的老者。

老者看到蘇瑾月也很是詫異。只要被洞口吸入的人,就會被那股吸力攪成碎片,最後剩下一縷魂魄。魂魄最後都會被他的招魂幡招到這裡,成為他招魂幡里的一縷鬼魂供他修鍊。

「你是古武修鍊者?」老者開口問道,他的聲音猶如是從地獄中傳來的一般,讓人渾身發冷。

「你是鬼修?」蘇瑾月沒有回答對方的問題,反問道。這裡有一股陰寒的氣息,讓她很不舒服。

老者哈哈一笑,「看來你應該是修真者無疑了。」 鴛鴦相報何時了 他的確是鬼修,在一百多年前,他是隱門的一名弟子,因為喜歡了門派的一名師姐,忍不住偷摸進師姐的房間輕薄了她。

被人發現后,他被打斷了雙腿,逐出了門派。他發誓一定會回去報仇,所以他放棄了修鍊古武,修鍊起了他在門派交流會買到的一本修鍊功法。只是他沒有想到,那本功法竟然是一本修真功法,而且還是一本專門利用鬼魂修鍊的功法。

為了讓自己變強,他便躲在墳場里修鍊,吸收著那些遊盪的鬼魂。這一百多年來,他取得了很大的收穫,成為了一名築基修士。而且在十年前,他也親手報了仇,滅了他原來的那個門派。門中所有的人他一個都沒有留。

「是又如何?」蘇瑾月打量著老者。她看不出對方的修為,但是她可以肯定對方的實力在她之上。

「小丫頭,既然你來了,那就成為我的祭品吧。」老者哈哈笑道。他還沒有用修士的魂魄修鍊過,不過他可以肯定,絕對會讓他的實力更進一步。

「鹿死誰手還不一定呢。」蘇瑾月勾唇道。她雖然看起來輕鬆,但是全身卻已經進入了戒備狀態。這名老者絕對是她遇到過的最強的人。

老者站起身,伸手拿過插在祭台上的招魂幡,輕晃了幾下,接著就看到,無數的陰魂從招魂幡中飄了出來,圍向了蘇瑾月。

蘇瑾月抬手一揮,十幾面陣旗被她祭了出去,隨著陣旗落下,一個火焰陣在她的周圍形成。

那些圍向她的鬼魂瞬間被火焰吞噬,發出一陣陣撕心裂肺的慘叫。

老者眼神變的更加陰冷,他抬手再次晃動手中的招魂幡,剩下的鬼魂立即被他召回了招魂幡中,「小丫頭挺厲害的嘛,我倒是小看你了。」這麼年輕就能成為一名修士,果然不容小覷。

蘇瑾月勾唇冷笑,「別在那裡廢話,有什麼本事就使出來吧。」看到那麼多陰魂,她就知道對方有多麼的殘忍。人死去了就只剩下了魂魄,魂魄進入冥界后,還有著投胎的機會。但是一旦被招魂幡吸入,煉化,就等於是魂飛魄散。

老者冷哼一聲,「你以為憑你那幾桿破旗能擋得住我嗎?」

他揮動手中的招魂幡,隨著招魂幡揮動,周圍颳起了大風,大風帶著強大的氣勢,向著蘇瑾月襲卷而去,撞在了蘇瑾月布置的陣法上。

陣法在大風的撞擊下絲毫沒有招架之力,立即就被攻破了。

蘇瑾月也同時被大風捲起,一股股強大的撕扯力從四面八方傳來,似要將她撕扯成碎片一般。

「好好享受吧,等你只剩下魂魄的時候,我會慢慢的將你煉化的。」老者看著大風中掙扎的蘇瑾月,暢快的笑了起來。小丫頭再厲害,終究還是嫩了一些。

在大風的肆虐下,蘇瑾月身上滿是傷痕,她閉上眼睛,凝神靜氣。她發現自己越是掙扎,大風就肆虐的越是厲害。

看到蘇瑾月閉上眼睛,老者笑的更是開心。他還以為這個小丫頭會有多厲害,沒想到才這麼一會兒就放棄了。

至尊商女千千歲 「火鳳,你能出的去嗎?」蘇瑾月與火鳳溝通道。她打算放出火鳳偷襲那名老者。

「沒問題。」火鳳自通道。這些日子主人天天用丹藥喂它,它的實力比之前強大了很多。

「那你悄悄的去他的背後,找機會偷襲。」蘇瑾月吩咐道,同時抬手揮出幾團火焰,丟向了那名老者。

老者看到蘇瑾月丟出火焰,鄙夷的冷笑。在他看來,蘇瑾月只不過是在垂死掙扎,她越是這樣消耗自己的靈力,就會越快被他的陰風化為鬼魂。

突然,他身形一頓,眼中露出了不敢置信的神色。這怎麼可能?

他慢慢的回過頭,看到自己的身後,竟然有著一隻金黃色的小雞,此時它正扇動著翅膀,一臉高傲的看著他。現在他才明白,那個丫頭剛剛為什麼要丟出那幾團火焰了。她原來不是要攻擊他,而是要混淆他的視聽。

他的身體慢慢的向後倒去,眼中有著濃濃的不甘。是他太大意了,沒想到那個小丫頭竟然還有著如此厲害的殺手鐧。

隨著老者的死去,蘇瑾月身周的陰風也瞬間消失。

蘇瑾月滿身是血的落在了地上,她拿出一顆療傷的丹藥放入了口中。要不是火鳳,她這次真的是凶多吉少了。她的實力還是太弱了。

丹藥入口即化,蘇瑾月盤膝而坐,閉上眼睛開始療傷。幸好她是一名煉丹師,不然這麼重的傷最起碼要修養兩三個月。 莫非堯緩緩醒來,立即就想起了之前的事。

他連忙起身,快步向著帳篷外走去。他要去救蘇瑾月。

「團長!」看到莫非堯出來,守在門口的兩名警衛立即攔住了他。他們是負責莫非堯安全的,絕對不能讓他去涉險。

「讓開!」莫非堯冷著臉喝道。他必須要去救蘇瑾月,就算她真的遭遇不測,他也要找到她的屍體將她帶回去。

兩名警衛似沒有聽到他的話一般,一動不動。

「這是命令!」莫非堯的聲音更冷了一分。

「老首長下令,今天團長什麼地方都不能去。」其中一名警衛說道。他之前看到團長被人抬回來,立即就詢問了情況,知道事情的經過後,他打電話給了老首長請示了他。老首長的命令是,讓他們一刻不離的守住團長,絕對不能讓他出一點意外。

「讓開!爺爺那裡我自會去交代。」莫非堯見兩名警衛依然一動不動,乾脆與他們動起了手。他知道爺爺將希望都放在了他的身上,但是無論如何,今天他必須要去救蘇瑾月。時間拖的越長,蘇瑾月就會越危險。

蘇瑾月睜開眼睛,站起身,向著祭台走去。此時她的傷勢已經完全恢復了。

走到已經死去的老者身旁,仔細的打量著他,發現除了他手指上戴著的一枚戒指外,身上沒有其他的東西。

正要一把火燒了老者,火鳳的聲音響了起來,「主人,那老頭手指上的戒指是一枚儲物戒。」

蘇瑾月聞言,眼中露出一絲驚喜之色。她現在已經不再是一無所知的修真小白了,自然知道儲物戒是什麼。

伸手取下老者的儲物戒,收起招魂幡后,抬手一把火將老者化為了灰燼。

莫非堯衝到廢墟前,發現洞口的那股吸力竟然消失了,眼中露出了驚喜之色,毫不猶豫的跳入了洞里。

兩名跟過來的警衛連忙跟著跳了下去。

蘇瑾月聽到動靜,抬眼看去,見到來人是莫非堯,她挑了挑眉。

「蘇瑾月!蘇瑾月!你在哪裡?」莫非堯焦急的大喊著,快步向著前面走去。他必須要找到蘇瑾月。

「我在這裡。」蘇瑾月的聲音傳來。

莫非堯聞言,眼中立即露出了一抹驚喜之色,快步沖向了蘇瑾月的方向。她還活著真好!

當他看到蘇瑾月,看到她沾滿了血跡的衣服時,臉上露出了擔憂緊張之色,「你怎麼傷的這麼重?」這裡雖然伸手不見五指,不過他的眼睛是經過訓練的,只要適應了黑暗,在黑夜裡視物是完全沒有問題的。

他上前一步,想要將蘇瑾月抱起來。看她衣服上的血跡,她絕對是受了很重的傷。他必須快一些將她送去醫治。

蘇瑾月向右邊移了一步,躲開了莫非堯的手,「我已經沒事了,我們出去吧。」她沒換衣服是不想讓人懷疑,畢竟她身上只有一個不大的包,其他小東西拿出來還不會有人懷疑,要是拿出來衣服,就有些離譜了。冬天的衣服再薄,她身上的包也是裝不下的。

「你能走嗎?」莫非堯不放心的問道。

「可以,謝謝你來找我。」蘇瑾月道謝道。洞口的吸力雖然消失了,但是進入這裡也是需要一些勇氣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