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蒙搖頭:「不怕。」

南希聽他這麼說,想起珍妮特私下裏對某個傢伙的稱呼,低低念了一句什麼。招呼也不打,就起身離開了西蒙辦公室。

來到外間,看到珍妮弗還盡職盡責地守在辦公桌后,南希莫名地生出了一些不滿情緒,主動走上前,道:「珍妮,要一起去吃晚餐嗎?」

珍妮弗對南希突然的邀請有些意外,婉拒道:「我還有事要和西蒙談。」

南希來到女助理桌邊,道:「現在和他說啊,我等你。」

珍妮弗只是再次搖了搖頭。

疑惑地望着南希離開,珍妮弗整理了一下桌面上的文件,起身敲門走進西蒙辦公室,道:「剛剛聖莫妮卡機場打來電話,那架飛機6點鐘抵達,你現在要過去看看嗎?」

預定的那架波音767-200ER前幾天已經完成交付,不過,西蒙卻是直接把飛機打發去了澳洲。

記憶中有着不少私人飛機被安裝竊聽器的新聞,甚至一些國家元首預定的飛機整個就是一特大號竊聽器,西蒙並不信任波音公司,甚至不信任美國這邊的防竊聽檢測團隊,因此讓珍妮特對那架飛機先進行一次全面檢查。

既然順利返回,想來應該是沒什麼問題。

抬腕看了看手錶,西蒙對珍妮弗道:「等下我們一起去紐約吃晚餐,今晚就住那邊。」

珍妮弗臉色微紅,道:「現在飛過去,抵達東海岸時那邊都應該是凌晨一點鐘了。」

「哦,我忘了時差,」西蒙想了想,道:「那就去夏威夷,到了還是傍晚。」

珍妮弗又搖頭,道:「那邊,沒有房子呢,你要住酒店嗎?」

西蒙當然不會告訴珍妮弗上次帶着兩個女人去夏威夷度周末的事情。女助理和別的女人是不同的,他也不想向別人借住寓所,乾脆道:「那就在飛機上,你看過機艙內部設計圖的,裏面似乎很不錯。」

珍妮弗臉蛋終於紅透,白了西蒙一眼:「我才不要在飛機上,你自己隨便飛吧,我要下班了。」()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早晨,昨天放空大腦玩了一晚上遊戲的周瑜正在補覺。

監控室內的郭圓正在看著從小區業主那裡借來的地球儀和世界地圖,偶爾才會抬頭看一眼監控。

郭成釣魚去了。

郭震在小區里巡邏。

郭正這幾天心情不好,只有夜班才出來,白天不知道在那裡打坐睡覺。

郭海聽周瑜的話,這幾天為了防止被人抓到就不去海邊了,現在頂替郭正在小區門口看大門。

幾人都吃過了早飯,今天物業經理很關心的詢問他們有沒有吃飽,還給值夜班的人額外一百塊伙食補貼。

當然,經理始終都忽視了某個天天睡覺的人。

所以這個經理她再怎麼努力,依舊是有人吃不飽飯。

外面是五百帶一,這裡是五帶一。

這個一的份量,可重可重了!

***

到了中午的時候,周瑜醒了。

醒了之後周瑜就在床上摸手機,隨便的打開了手機看了看。

各大論壇上都是郭震的表情包,火熱程度之甚,讓周瑜心驚肉跳。

一想到自己現在可能是被很多人注意到了,萬一引來那個總喜歡引導社會風氣的電視台注意,像是封殺別人一樣封殺自己,那怎麼辦?

思前想後,害怕不已的周瑜決定自己把事情解釋清楚了。

周瑜很快就給陸續打了電話,「陸續,你幫我個忙,帶你媳婦過來!」

陸續很疑惑,甚至是有些不爽,這周瑜怎麼總是找他媳婦?

「好!我們馬上就過去!」陸續笑著答應了下來。很快陸續就和媳婦來到了小區門口,周瑜帶著兩人進了小區。

「我要拍一個視頻,陸續你幫忙拍攝,呂湘就扮演一個記者來採訪我。」

周瑜沒有賣關子,很快就說出了請求。

呂湘笑著說道:「就這事啊?我還以為是什麼事情呢,周大哥你要我採訪你什麼啊?」

周瑜覺得時間很緊迫,迅速將手機遞給了陸續,「陸續,你幫我拍著,咱們去亭子里拍。」

陸續覺得這是小事情,而且對這個事情也有些想法。

「好!」

三人還有過來看熱鬧的小區居民就到了亭子里。

周瑜和呂湘坐在對面,而陸續拿著手機站在亭子外面的凳子上蹲著拍攝,為了防晒還在頭上披了一件衣服遮光。

沒什麼劇本,大家都是即興發揮。

呂湘一臉平靜的說道:「你好,周大哥,我是野雞電視台的記者呂湘,我想採訪你關於昨天的事情。」

周瑜有些激動,有些緊張,帶著口罩的他很平靜的說道:「好,你問吧。」

呂湘當然沒有帶口罩了,緊緊的看著周瑜的眼睛,好奇的說道:

「昨天郭震大師一掌震退了十二名高手,請問這個是真的嗎?」

周瑜大急,這一天被這事情鬧得心中火氣十足。

「當然是假的了!」周瑜又急又氣,「這種事情還需要大張旗鼓的找我驗證真偽嗎?你們沒腦子嗎?!」

不露臉的時候,周瑜就有了在網上和別人罵架時,三分之一的勇氣了。

呂湘都呆住了,很快就反應過來說道:「真的是假的?」

「假的啊!!!」周瑜急的快要哭出來了,「當然是假的了!網上誰不知道是假的,大家就是圖個樂子,難道真有傻逼覺得這是真的嗎?你們不信科學了?!」

呂湘有些尷尬的說道:「可是當時看起來很真。」

「真什麼啊!是特效!我加了特效!」周瑜著急的解釋道:「別來找我們打架,我們也不收錢不盈利!」

「本身就是免費的公園健身活動,大家動彈動彈身體不就行了,幹嘛非要找個大師學武功,你們學那麼猛的武功幹什麼?犯法嗎?」

「假的!肯定是假的啊,他們幾個就是身強體壯一些,還都是上了年紀的老頭,我求你們放過他們吧,難道那老頭和別的老頭在小區門口切磋一下,都能妨礙到你們嗎?」

周瑜絕對不承認是真的。

萬一被別人當成是真的了,那這五百個會武功的郭靖會怎麼樣不知道,自己這個人肯定是要被國家二十四小時監視了。

其實大家都覺得是假的,但此時周瑜這個人剛沒過去一天就自己承認是假的,這就讓很多人感覺悵然若失了。

大家好不容易找一個樂子看,你幹什麼這麼認真啊?多表演兩天不好嗎?

呂湘好奇的詢問道:「那具體是什麼特效呢?當時那幾個人的表現,就和真的一樣!」

周瑜急了!

特效……他……他想不出來啊!!!

在急的腦子快要冒煙了之後,周瑜惱怒的喊道:「沃怎麼知道?!反正就是假的!!」

呂湘感覺很不理解,「那個我們也都知道是假的了,但具體是什麼原理呢?」

「找專家啊!我又不是專家,這個事情誰願意解釋誰解釋去,反正我們自己不解釋!」

周瑜哪裡有什麼解釋啊,難道讓郭靖現場給大家講解什麼是內功?

那不就全露餡了?

為了不讓新聞媒體關注郭靖的事情,也不想讓大家覺得真的有內功存在。

呂湘一臉為難的說道:「可是我們大家還有電視機前的觀眾朋友們,都很想知道是怎麼做到的?」

周瑜更加著急了,急切的喊道:

「我……我就是一個小保安,我怎麼知道為什麼?你們這是為難我!」

呂湘很認真的說道:「可是據我所知,還有很多人是相信有內功的,您怎麼看這個事情?」

周瑜快急哭了,這幫人為什麼就是非要信這個呢!

「信神信鬼存在也不犯法吧?相信有武功的人,就別管他們了行不行啊?願意信什麼就信唄,我現在就封殺郭震!以後不拍他,不給他露臉機會了!」

「這樣行了吧?不給他騙你們錢的機會了!」

郭震大師,這就被封殺了……

呂湘詢問道:「那郭超肯定是會武功的吧?」

呂湘的提問,讓周瑜猛然一驚,冷汗直冒。

呂湘輕聲說道:「郭超就是前陣子火海救人的那位勇士,而且還在單手受傷的情況下從醫院六樓跳下來,毫髮無傷的跑出了醫院。」

「郭超是周先生的朋友,郭震也是,他們還都姓郭!」

「對了,還有之前在陸續主播視頻里踩碎地板磚的那個老人家,那人是叫郭正,也是周先生的朋友。」

「所以郭震是不是真的會武功啊?」

這女人真壞!

這……這怎麼解釋啊……卧槽!

周瑜急了,直接耍賴,火冒三丈的喊道:

「我說是假的你們不信,我說是真的你們就信了?你們傻嗎?!」

「憑什麼真的不需要解釋,假的就需要我給你們一個解釋?這不亂套了嗎!」 「伊、伊織……」

椎名伊織正拎著布袋往前走,就聽身後傳來氣喘吁吁的呼喊。

轉過身,結衣步履蹣跚的跟在他屁股後面,手上也拎著一個小小的布袋子,一副腿軟手軟的模樣綴著。

本來椎名晚上準備做點牛骨湯和紅燒肉,結果湯材準備到一半,才發現豬肉不太夠吃,其他配菜也少一些。

由於湯要熬的時間比較久,於是椎名就把渚醬留在家裡看鍋,自己領著五十嵐出來買點菜。

也算給她鍛煉一下。

只是現在看來,

失策了。

見椎名停下來,結衣頓時癱了似的扶住膝蓋,止不住的喘。

「呼~哈~呼~」

「不要、不要跑得那麼快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