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這些下作的話,被邱總看到了,那該多麼的尷尬啊!

想到這裡,李偉說話的底氣越來越弱:

「邱,邱總?」

接電話的人,不應該是柳文倩嗎?

怎麼變了個人?

來不及多想,邱雲清清冷的嗓音,問了一句:

「有什麼事情嗎?」

他倒要看看,被當場抓包以後,李偉這張狗嘴巴里,還能吐出來什麼樣的象牙!

男人清冷的嗓音,像是宣判一般,義正言辭。

李偉痛苦的抓耳撓腮,否認道:

「沒,沒什麼……」

電話裡面突然沒了聲音,李偉抬起頭,一下子和邱雲清的視線撞在了一起。

「呵呵!」

邱雲清冷笑了兩聲,眼角眉梢,儘是厭惡與蔑視。

或許是他向來看人皆是如此,李偉只覺得一切太稀疏平常,甚至開始懷疑之前的對話內容,邱雲清都沒有看到!

懷著這樣的僥倖心理,加之,有了這個前車之鑒,今天晚上想要和柳文倩打電話,應該是不可能的……

李偉在心中盤算著,想清楚以後,大著膽子說道:

「邱總,我這,一個不小心,打錯了電話,耽誤,耽誤到了邱總您休息,實在是我不對,我現在就掛了電話,您早點休息!」

李偉企圖通過三言兩語,就輕易矇混過關。

他沉浸在害怕被揭穿的恐懼里,儼然是忘記了邱雲清「笑面虎」的稱呼,是從何而來!

邱雲清突然發話:「你沒有打錯我的電話!」

「啊?」

李偉一時之間沒有反應過來,做賊心虛之餘,還有些意外。

邱總說這樣的話,是什麼意思?

「這個手機不是我的,是我老婆的!」

邱雲清篤定道,對上李偉不解的眸光,淡定的說道。

李偉被他嚇得倒抽了一口涼氣,所以說,邱總接下來,到底想要說什麼?

凌晨時分,言辰風和沈凌菲同時被一陣催命一般的電話鈴聲驚醒。

沈凌菲第一時間推醒了言辰風,後者迷迷糊糊,不明所以,伸手在半空中摸著。

沈凌菲不贊同的瞥了眼言辰風,因為室內光線太暗,也只是她自己生了一肚子的悶氣。

捂住了球球的耳朵,發現小傢伙依舊睡得香甜,沈凌菲才靜下心來,在黑暗中,注視著言辰風的一舉一動!

床頭燈打開了!

室內突然明亮了起來,燈光有些刺眼。

沈凌菲心中嘆息一聲,認命的閉上了眼睛,幾秒鐘后,適應了光源的強弱,才慢慢睜開。

言辰風剛抓上手機,沈凌菲突然問了一句:

「誰打來的電話?」

大半夜打電話,都不準備叫人休息了嘛?

看出沈凌菲的不耐煩,他在心中也把打電話的人給罵了一個半死!

瞥了一眼屏幕,「二貨助理」的備註,鮮明的有些晃眼!

幾秒鐘后,言辰風說道:

「是助理來的電話,應該是公司出了什麼事情!」

沈凌菲見怪不怪,她剛和言辰風在一起的時候,他也是這樣繁忙!

只是,時間久了,他的地位和手段都上去了,也不再像最初那樣忙碌,所以,她也變得神經脆弱,經受不了深夜打電話的摧殘。

通過這通電話,她像是找到了自我一樣,陷入了沉思。

她紅唇催促著說道:

「那你快點兒接吧,看看到底什麼事情!」

「你不會生氣嗎?」言辰風神情認真的問道。

沈凌菲自己也不知道,怎麼就想問出這樣一個問題:

「我說生氣,你就會不接嗎?」

言辰風雖然有些意外,卻還是如實回答:

「老婆有命,不接!」

眼神在無聲的交流著什麼,多年夫妻的感情,再一次得到了升華。

沈凌菲柔聲哄道:

「已經掛斷又打好幾次了,快點兒接吧!」

電話打得這麼勤快,一定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要說。

言辰風從善如流,第一時間接通了電話。

助理愣了幾秒鐘后,焦急的開口說道:

「言總,公司出事情了,操作間不得了了」

「什麼事情?那麼慌張,別著急,慢慢說!」

言辰風也跟著心緒不寧起來,卻還是保持著最初的鎮定。 言辰風知道,無論什麼時候,身為最高決策層的人,他始終都要保持鎮定。

所謂「泰山崩於前,而面不改色!」,大抵,是他要修鍊一生的絕學!

沈凌菲見事態嚴重,從床上爬起身,輕輕的依偎在男人的肩膀上,臉頰磨蹭著,傳遞著平穩的情緒。

言辰風抽空,抬手拍了拍女人的手掌,無聲的安慰著。

助理此刻正倚靠在枕頭上,眼睛半眯著,半是睜開,懶惰的聲音道:

「操作間的李師傅半夜出了一趟公司,後來一直就沒有回來,公司監控查不到他的蹤跡了!」

說完后,他等了一分鐘多,差點兒再次陷入夢境,繼續剛才和周公的那一盤棋。

遠離危險遊戲 睡的迷迷糊糊的那一刻,只聽見沈經理尖銳的聲音叫了一句:

「怎麼會這樣?」

瞬間,所有縈繞在頭頂上的瞌睡蟲,都被這一聲音催的一鬨而散。

「這,這……」

助理激動的語無倫次,比自己漲工資還要來的刺激:

「言總?大總裁,是我打錯了電話嗎?不對呀!」

他說著,又看了眼手機備註:「是大魔王沒錯呀!」

助理念念有詞道,感覺到自己似乎發現了什麼了不起的事情。

言辰風聽的一張俊臉漆黑一片,在黑夜中,幾乎快要反光出來。

然而,「罪魁禍首」的助理,依舊沒有發現自己在無意識之間,做了些什麼。

沈凌菲不可抑制的笑出了聲音,在言辰風危險的視線看過來的時候,雙手擋在嘴巴前方,死死的捂住嘴巴:

「大魔王?我的天啊,哈哈!」

不等言辰風追究沈凌菲的「過失」,助理又開始了新一天的花樣作死,津津樂道:

「言總?你是和沈經理同居了?你們兩個人睡在了一起?」

「天啊,我到底探聽到了什麼消息,簡直太刺激了!」

助理激動的說道,言辰風好幾次開口,都沒能打斷助理的個人意淫。

最終,他決定放棄對助理的治療。

電話啪嗒一聲掛斷了,手機裡面傳來「嘟嘟嘟……」的聲響,助理一個人,面對著漆黑的屏幕,情不自禁的笑出了豬叫聲。

一邊振振有詞,不怕死道:

「我的天啊,這就害羞了?這是做賊心虛了嗎?」

第二天,言辰風的辦公桌面上,無聲無息地多了兩瓶補腎的葯。

淋浴間嘩啦啦的水聲,驟然停歇。

柳文倩半披著松垮垮的睡衣,春光裸露,從內間走了出來。

女人修長白皙的手指,拿捏著一張柔軟的棉布,擦拭著頭髮上滴落的水嘖。

與此同時,她豎起來耳朵,聽著男人蠱惑人心的對話!

邱雲清高舉著手機,冷聲說道:

「若不是這兩天倩倩一直因為言辰風的公司煩心,而你曾經給言辰風添堵過,或許,她看著舒心點兒,看在這個份上,我才願意放你一馬。日後,你的一切行動,都給我收斂點兒,如今晚的放肆行為,我希望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

https://ptt9.com/1511/ 緊接著,手機中傳來李偉猥瑣的聲音,隔著屏幕,都想象得到李偉點頭哈腰的卑微姿態:

「好的,好的,謝謝邱總!」

聽到這裡,柳文倩的心中,沒來由的生起一抹厭惡的感覺。

聽著耳畔逼近的腳步聲,邱雲清計算著時間,抬起頭來:

「倩倩,你洗過澡了?」

這一聲倩倩,叫的人心都酥了。

柳文倩穩定住心神,告誡自己,千萬不要被面前這個男人的表象所迷惑。

聽到這裡,李偉知趣的掛斷了電話,都不用人再多嘴吩咐一句。

之前心裡一直想的,會不會是柳文倩不想和他好,添油加醋,改了內容,告訴邱總,讓邱總出面,打發了自己。

所有的猜測,在邱雲清說了一聲洗澡的時候,徹底煙消雲散。

李偉抬手拍了拍臉頰,揮去腦海深處不切實際的念頭。

此刻,邱雲清舉著手機,晃了晃,像是邀功請賞一樣。

得意的神情,像是在說:

怎麼樣? 至尊狂少 我的演技不錯吧?

一個狹小的出租屋裡,燈光昏暗,閃爍不定,因為電壓的緣故,幾秒鐘后,燈泡突然炸裂,碎了一地。

室內陷入一片漆黑!

李偉在黑暗中摩挲了許久,打開了手機電筒,狠狠的呸了一口口水:

「該死的,怎麼惹上了邱總?」

兇狠的目光中,激蕩出激烈的火花,隱隱看去,似乎,還暗藏著點兒嫉妒的意思在裡面。

想著白日在轎車車廂發生的那一幕,溫香軟玉在懷,淡淡的香水味道縈繞在自己的鼻尖,赫然是世界上最美的享受。

他電話里解釋說,打電話過去,只是單純的為了感謝一下柳文倩保釋的恩情。

看邱總的神情,似乎也相信了。

搗鼓好了電燈泡以後,李偉坐在簡陋的木床上,提著開水泡了速食麵。

等待的過程中,止不住浮想翩翩。

昏暗的燈光下,他自言自語道:

「如果,我對言辰風那個騙子做了什麼,幫忙報復一下,柳小姐會不會對我更好一點兒?」

想到他掏心掏肺,為言辰風留意著沈凌菲那個*的言行舉止,勾搭了誰誰。

沒曾想,言辰風竟然隱藏了他和沈凌菲結婚的事實,在最後偏偏又揭穿了出來,實力打臉,讓他在眾人面前丟臉,還被警察抓走了……

所遭受過的屈辱,混合著自己在監獄裡面挨過的拳頭,以及柳文倩的溫聲細語,都在刺激著他的神經,指引著他犯罪。

速食麵吮吸進了喉嚨,滾熱的湯汁濺到臉頰上,灼燒著皮膚。

他重重的扔下了吃剩的泡麵盒子,邱雲清說的話,油然在耳:

「對,我要給言辰風一點兒顏色瞧瞧,讓柳文倩知道,到底誰才能為她出氣,心疼她的遭遇,為她著想,且配得上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