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見這一幕,陳悟真咆哮如狂,怒喝一聲,便見天地間一聲炸響。

「轟——」

恐怖的氣息之中,陳悟真渾身生出了血色的毛髮,整個人彷彿披上了一層黑暗的血光。

「吼——」

陳悟真嘶吼著,手中的劍,甚至於似乎和他的手生長到了一起。

「咻——」

陳悟真的劍,氣勢如虹,瞬間殺出了一道恍若天道的軌跡。

那一道軌跡,足以讓這世間所有的生靈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但,這世間所有的生靈,卻絕對無法擋住這樣的一劍。

「噗——」

絕世強大的吞噬魔龍,被一劍刺中頭頂,並瞬間貫穿了進去。

「嗷——」

慘烈的嘶吼聲,響徹九霄,驚天動地。

「啊——」

十名魂殿使者,全部慘叫連連。

「不可能!從來沒有什麼人可以違逆命運,肆意撼動命運的軌跡!」

「你該死!」

蠱惑 「你是法則之中最大的漏洞!」

魂殿使者怒喝連連,所有的殺機再次爆發而出。

更兇猛也更恐怖的魔龍再次匯聚,衝殺而出。

「啊——」

陳悟真咆哮一聲,衍化《鯤鵬吞天術》,將自身化作絕世鯤鵬!

「轟——」

他一口鯨吞,將巨大的魔龍,活生生的吞入腹中。

「噗噗噗——」

大量的爆炸連連發生,但卻並沒有炸穿他的身體,反而,僅僅只是讓他的身體略微膨脹。

絕世的吞噬法則奧義顯化,必字訣的奧義彷彿在此時更進一步領悟。

陳悟真的境界不退反進。

源自於絕世魔龍的殺機爆發卻被吞噬之後,陳悟真的玄丹境境界,瞬間突飛猛進,一舉從一重踏入九重圓滿!

那一刻,他甚至於產生了一種天道歸一的感觸。

但,他已經瀕臨入魔,走出前世的路。

他唯一保持的一絲理智,也僅僅是那一點點的希望,一點點的光明。

那一點光明的希望,便正是方凌曦。

有些事情,註定了不可避免,但他想要扭轉。

若是不能,那就徹底踏入黑暗,讓諸天萬界,為之陪葬。

惡魔,少來欺負我 陳悟真的實力,更恐怖了。

這以戰養戰的方式,乃是他重生前那一世最恐怖、最血腥的手段。

如今,他再次以這樣的吞噬修鍊方式,以戰養戰。

如今,他已經被逼迫到了最後一步。

當他還是他的時候,這世間的人太過於愚蠢,根本不知道珍惜這來之不易的美好世界。

若當他不再是他,而是真正的邪帝。

那麼,這世間的人,將為他們的愚蠢,付出慘重的代價。

「你,你怎麼可能這麼厲害!」

「你怎麼能隨著命運的法則變化而進行實力蛻變!這絕不可能!」

「你當真是該死!那命運的替死者該死,那個孽種,更是該死之極!該死之極!」

老婦人,少年男女,白衣紗裙女子等人,紛紛怒喝出言。

此時的他們,已經全部七竅淌血,慘烈不堪。

陳悟真沒有說話。

他的雙眼之中的凶戾殺機,已經足以代表了他所有想說的話。

「死!」

陳悟真眼眸中,凶光閃爍,毀滅的伏天劍意,徹底爆發。

「噗噗噗噗噗——」

無盡的絕殺劍意徹底爆發。

當陳悟真心神合一,當他回歸真正的殺戮狀態,當他真正的化身邪帝的時候,眼下的戰鬥,已經根本沒有懸念。

一道道的劍意爆發。

一名名的使者,被斬滅命運的痕迹、破碎了命運的氣流之後,紛紛被釘死在了那古老的法陣上。

「噗——」

最後死的,是那名老婦人。

她被殺死之後,生命枯竭,徹底的蒼老得不成樣子。

老婦人之名,似乎也得到了詮釋。

這是因,這也同樣是果。

因果顯化,十二名魂丹境九重絕世強者,就這樣的死在了此地。

「轟——」

忽然間,那法陣直接炸開。

無盡的灰白色氣流,形成了狂亂的風暴,席捲了這片虛空。

法陣消失之後,陳悟真之前身邊的眾人,也才紛紛的呈現了出來。

而且,這一次,陳悟真發現,方凌曦其實一直就站在他身邊不到三米的距離。

只是,方凌曦臉色極為蒼白,極為憔悴。

她的臉上,到處都是血痕。

「嗡——」

陳悟真眼瞳一縮,就要伸手。

「噗嗤——」

狂暴的灰白色氣流,代表命運的灰白色氣流,徹底的狂暴之後,粉碎了這一片虛空。

虛空破碎,秘境徹底崩裂。

混亂的氣流席捲長空,灰白色的氣流卻瞬間席捲向了方凌曦。

「啊——」

那一刻,方凌曦的眼神定格了。

不舍。

不甘。

以及深深的悲慟、絕望。

「不要——」

林詩琴驚呼,尖叫。

她努力的沖了過去,手一伸,將她身邊不到半米遠的方凌曦的手抓住。

清妾 林詩琴的手剛伸出、觸碰到方凌曦的時候,她渾身一震,同樣眼神定格了。

好像是人生的定格。

好像是時間的沉寂。 那一刻,定格的剎那,方凌曦和林詩琴瞬間被無盡灰白色的氣流吞噬了。

「小姐——」

方翠鸝驚呼了一聲,海量的灰白色氣流卻倒灌而入,就像是她落入了激流之中,忽然嗆了一口水。

這是命運的泉水。

那口泉水喝下,方翠鸝渾身巨震,瞬間慘呼一聲,竟是忽然變身,化作了一隻毛髮骯髒、雙眼血紅的妖犬!

她發生的變化很快,發生變化的第一時間,更是直接朝著身邊的林嬋兒撕咬了過去。

林嬋兒猝不及防,被一口咬中了脖子,美眸瞪得大大的。

「噗——」

林嬋兒體內的血,瞬息之間便被方翠鸝化作的妖犬吞噬,吸收了。

林嬋兒的身體瞬間枯竭,化作了一具皮包骨頭的乾屍。

她甚至於從頭到尾,都沒有來得及痛呼一聲,便徹底死了。

「想重複命運的軌跡?想逼一個絕世的邪帝再次臨塵?恭喜你們!恭喜你們做到了!」

陳悟真雙眼徹底被血色覆蓋。

兩滴血淚流淌了出來。

當虛空的無盡灰白色的氣流吞噬方凌曦和林詩琴的時候,當他親眼看到方凌曦和林詩琴在虛空氣流之中化作虛無的時候,那一刻,他心中最後的一絲希望、一點曙光,被抹滅了。

他的手握緊了起來。

手中的九天神皇劍,一點點的破碎了。

手中無劍。

但心中已經有劍。

那是心劍。

心之劍。

當心中有了劍。

那就是必字訣的最高奧義。

必字訣的終極奧義在這一刻呈現了出來。

九竅玄丹,瞬間蛻變成為絕世天丹。

陳悟真踏入天丹境一重。

九竅天丹,卻在此時出現了大量的裂紋。

天丹破碎。

九竅天丹匯聚,化作了陳悟真心中的劍。

必字訣的奧義,衍化絕世的殺戮法則。

我成功茍到了博人傳 那一刻,陳悟真徹底瘋魔。

「嗡——」

伏字訣的力量,瞬間鎮壓一方,鎖定了方翠鸝。

「嗤嗤——」

方翠鸝渾身灰白色的氣流從身體四方噴出,灰白色的氣流,在虛空形成了巨大的、嘲諷的鬼臉。

陳悟真眼眸一凝,心劍的殺戮劍意刺出。

「噗——」

虛空中巨大的嘲諷鬼臉,被瞬間刺中,直接炸裂,化作齏粉。

灰白色的能量粒子,如旋轉的風暴,將陳悟真鎖定其中。

灰白色的氣流之外,是那個魔魂女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