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落,他周圍一個個銀甲侍衛,頓時紛紛抽出腰間長刀,殺氣騰騰,朝著林寒衝去。 吃完早飯,林北望連連打了幾個哈欠,昨晚想事情想了一夜,怎麼都睡不著。

她端著一杯茶,裹了一件毛衣,跑進了月季園子里。

這初秋的姑蘇城,已經開始犯涼了,月季園子里的月季花卻開的嬌艷,也不知道家裡的園丁們都給它們使了什麼仙術。

林北望倦怠的縮著身子,曬著陽光,聞著花香。她微眤著雙眸看著天空上的白雲變幻著造型。

「昨晚沒有我在身旁,沒有睡好?」

男人俯身,遮擋住了林北望頭上正濃的陽光。

他的雙眸如星辰般深邃的看著林北望,嘴角一絲意味深長的笑容。

林北望痞笑,「是啊是啊,我的總裁大人。對了,你不覺得今天姑蘇雅菲的神情有些怪怪的嗎?一大早裹著跟個殭屍似的!」

聽到姑蘇雅菲的名字,男人的臉上便冷峻了下來。

「你以後離她遠點。她可不是什麼正經人。」

林北望啞然,忙從躺椅上坐起了身。她長這麼大還是頭一次聽到有人除了藍瀟外第一次這麼真切說出姑蘇雅菲性子的人。可真的有點意思了。

林北望小鹿般的大眼睛亮亮的看著陸浩辰,難以置信的說到,「姑蘇雅菲啊,第一名媛啊!她長得那麼漂亮,作為男人,你怎麼會說出這話來啊?我的意思是,你怎麼會這麼覺得呢?」

陸浩辰的目光投向林北望,幽深的看著她。

「她漂亮?」

「她不及北望你萬分之一。」

這是……

又……

林北望的臉瞬間紅了,她忙捂著自己的那張老臉,嬌羞的低下頭。卻難以掩飾自己臉上那一陣陣狂放的得意勁。

這傢伙說起情話來可真的是越來越順溜了……

差點被他誇得整個人都要飄上天了。

這可不行,這麼長時間的相處下去,自己以後一定會被他慣得膨脹了起來。

林北望收起臉上的笑意,嚴肅的看著陸浩辰,「你不能再嘴巴這麼甜了!」

陸浩辰深邃的眼眸里一片茫然,他的舌頭微微撩過自己的薄唇。

林北望看的不禁目瞪口大,咽干舌燥的。

「我甜嗎?」

他一副天然呆的看著林北望,嗓音低沉暗啞。

林北望咽了下喉嚨,剋制住了自己心中的那頭野獸。拉住腦海里那股理智的弦,但話到了嘴邊卻變成了這樣,「要不,我嘗嘗?」

林北望說著閉上眼,吻上了男人的薄唇。他的唇息之間有股淡淡的薄荷香。

閉著雙眼的男人,嘴角勾著一絲意味深長的笑意。

這飯後甜點他是極為滿意的。

作為昨晚被趕出房門的補償。

一陣唇舌纏綿之後,林北望意猶未盡的放開了陸浩辰。

大腦再次回歸到了理智的狀態,她還有一些事情還沒有做呢。

她痞痞笑著看向陸浩辰,「我想睡會,你去陪我爺爺喝喝茶吧?增進一下感情?交流交流?」

陸浩辰看著她的大眼睛,眼底流過一絲異樣的情緒。心中嘆息,千年來,她撒謊時,依然是那麼的不自然。

他嘴角淡淡一笑,伸出修長的手,摸了摸她的秀髮。

「遵命,我的陸太太。」 「金袍小王爺,看來上次給你的教訓,還遠遠不夠。」

林寒看著周圍提刀衝殺過來的銀甲侍衛,頓時踏前一步,一股強橫無比的氣勢,瞬間如同滔滔洪水從他的身軀中擴散而出,狂奔洶湧。

「轟」

「轟」

「轟」

幾乎就在這一瞬間,一個個衝過來的銀甲侍衛頓時如遭雷擊,他們手中的長刀和銀色甲胄瞬間寸寸崩碎開來,而且,每個人都是感受到了一種無比沉重的力道,直接在自己的胸口堵住,隨即爆發開來。

入股男神要趁早 「啊!」

「啊!」

伴隨著一道道慘嚎聲,這一個個銀甲侍衛頓時都是慘嚎一聲,直接吐出一口鮮血,被轟飛到了周圍。

對付這些凡俗的侍衛,林寒根本都無需出手。

光是釋放氣勢,也不是這些人能夠抵擋的。

「比以前不知道強大了多少倍!」

不遠處,金袍小王爺看著林寒甚至是都沒有出手,就將那一眾侍衛全部震飛,昏死過去,他頓時眼皮就是跳了一跳。

「王叔,就是這個小子當時在我拜入天劍門的時候殺了我的銀魂侍衛統領。」金袍小王爺頓時躲到了那老者背後,看向不遠處大發神威的林寒,一臉的嫉妒和怨毒道。

「銀魂,當年是我最鍾愛的弟子,沒想到,卻是埋骨於這異地他鄉。」

老者輕嘆一聲,隨即渾濁的目光中陡然露出一絲狠芒,盯住了對面的青衫身影,冷漠道:「地罡境巔峰修為,看來你也是天劍門新人弟子中的天才級別存在,不過,今日可惜了,卻是要被老夫扼殺。」

「誰扼殺誰,現在斷言還為時過早。」林寒並不畏懼。

這老者,都不需要小雀去探查其境界,通過魂師天眼,林寒瞬間就覺察到,這老者,是一個天罡境巔峰的強大存在,在凡俗小國中,應該也是巔峰強者。

但在這宗門世界,林寒根本就不放在心上。

「轟」

沒有任何廢話,林寒直接一拳朝著那老者轟去。

「修劍之人,對敵卻不拔劍,小子,你這是在侮辱老夫!」金袍小王爺身旁,那老者看到林寒平平無奇朝著自己一拳直接轟來,樸實無華,頓時神色勃然大怒。

「也好,竟然你如此託大,那老夫就一招鎮殺你!」

「太虛佛指!」

口中大吼,那老者目光彌散殺意,他猛地伸出手指,體內力量瘋狂湧出,肉眼可見,那手指頓時綻放一股凌厲無比的佛光。

轟!

瞬間,一根有著將近三米多長的巨大佛指,在長空綻放金黃色的聖潔佛光,伴隨著一道佛音,勢大力沉,瞬間朝著林寒鎮壓而去。

「指法武學,最少也是地級上品。」小雀的聲音頓時在腦海中響起。

「怪不得如此囂張,不僅修為強橫,還擁有這等地級上品武學,還是罕見的指法武學,單體殺傷力巨大,不過,僅僅憑藉這些就想殺我,那也太天真了。」

林寒口中冷笑出聲,依舊樸實無華,一拳轟出。

當!

拳頭與那綻放佛光的巨大佛指碰撞,頓時發出了一道劇烈的轟鳴聲。

隨即下一刻,那佛指直接被林寒一拳轟碎。

太古龍帝訣賜予林寒的強橫肉身,就算不激發龍帝戰體,他的肉身之力,也不是一般人能夠抵擋住的。

「怎麼可能!」

而不遠處的老者看到這一幕,頓時眼珠子差點瞪下來。

自己賴以成名的看家絕學,竟然被這個小小的地罡境巔峰小子給一拳轟碎了?

樸實無華。

總裁虐戀之絕色新娘 一力降十會,一拳破萬法。

「實力不知道比上一次強大了多少倍!」遠處,那金袍小王爺看到這一幕,也是狠狠顫了顫身軀,「如今的他,連王叔都抵擋不住了嗎,短短的三個多月,他竟然進展如此恐怖,這不可能!」

金袍小王爺本以為將他們大武國第一強者,也就是他這個隱世的王叔找出來,絕對可以輕易廢掉林寒,但沒想到,林寒如今已經強大到這種地步。

這種實力,或許,只有外殿弟子中的巔峰存在,才能夠媲美。

而這個時候,不遠處,看到林寒一拳將自己的佛指轟碎,那老者眼皮跳了跳。

但緊接著,他看到林寒直逼上前,根本不給他喘息的機會,老者手中儲物靈戒一閃,一塊青銅所鑄的古樸盾牌頓時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一尊中品靈兵,也敢拿出來賣弄?」

林寒冷冷一笑,手中一拳猛地加速,變得更快、更猛、更狠。

「哐當!」

林寒的拳頭轟擊到了那青銅盾牌之上,在老者驚恐的目光中,那拳頭直接打穿了青銅盾牌。

「嘭!」

隨即,那拳頭直接轟在了老者的胸膛上。

「啊!」

伴隨著一道慘嚎,那老者頓時噴出一口鮮血,整個身軀直接倒飛出去,胸前的肋骨不知道斷裂了多少根,一瞬間就奄奄一息。

「那套指法武學倒是不錯,但你根本就沒有領悟其中的精髓,不過是會了一些皮毛,就拿出來在我面前耀武揚威,可笑到極點。」

林寒走過去,直接伸手將那老者的儲物靈戒奪取過去,隨即一道劍氣從他身軀中迸發,瞬間刺穿了老者的頭顱,將其擊殺。

「不!不要殺我?!」

遠處,那金袍小王爺看到林寒瞬間將他王叔擊殺,心狠手辣,他頓時嚇得面色慘白。

「第一次我給過你機會,可惜,你不珍惜。」

林寒走到了那金袍小王爺面前,直接一手伸出,鉗住了他的脖頸。

咔嚓!

在金袍小王爺驚恐的目光中,林寒直接用力,捏碎了他的脖子。

而這個時候,林寒則是探查那老者身上的儲物靈戒,竟然有著將近五十萬枚靈石,堪比一位天劍門外殿弟子的身家了。

「先前為了擊殺那金家隱藏的半步靈武強者,用整整將一百萬靈石打入了金甲屍體內,讓其一瞬間爆發了靈武第一階段「靈動」之境的修為,現在從這老者身上得到五十萬靈石,算是彌補了一半。」

林寒心中微微一喜,隨即他繼續探查,終於在某個角落找到了一本泛黃的古籍。

「太虛佛指」

四個古樸的梵文,印刻在古籍之上。

這,竟是一套地級上品的佛家指法武學,需要修佛者的佛力才能夠催動。

不過,對於可以融合各種屬性力量的太古龍帝訣而言,一切都不是難題。

「小寒子,這次你外出擊殺邪魔,這套佛家武學倒是來得及時,佛家武學,本來就是先天壓制邪魔一脈的力量,而且,這地級上品武學,比起你那虛空大魔手,不會太過耗費你的力量,可以持久使用。」小雀在腦海中說到,瞬間為林寒分析好了一切。

「英雄所見略同。」

林寒長笑一聲,隨即不再猶豫,直接縱身一躍,身軀騰飛高空,如同一隻大鷹,幾個起落間,已經消失在了天劍門山門前。 「姑蘇石木,她剛才一定都已經聽到了我們說的話了,這個時候把她放走了,她不死,我們就死了。你、明、白、嗎?」

厲千陽面目猙獰的對著姑蘇石木說到,目光之中毫無可以商量的意思。

姑蘇石木看著姑蘇北望遠遠的背影,心情複雜。

厲千陽的目光狠狠剜了身旁這個不成器的傢伙,他陰著臉,越過身旁的姑蘇石木。朝著剛才姑蘇北望逃去的路線追去。

他邊追邊大喊,「你們幾個都給我聽明白了!必須抓住她,不能讓她逃出去!誰抓到她,我厲少一定重重有賞!今天,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林北望一邊跑,一邊聽著身後的厲千陽大喊的聲音,心中把這個厲千陽詛咒了無數遍!

這個厲千陽,在C城的時候對她大獻殷勤,那個時候就居心不良了!沒有想到,表面上看著陽光帥氣的人,心中居然如此狠毒。大白天的就想殺人了!還口口聲聲說對林北望有好感!想到之前和他一起躺在草地上曬過月光,林北望心中就一陣犯嘔。

林北望腳下的速度雖然是用盡了她全身的力氣,卻還是漸漸的被那些大漢給追了上來。

「姑蘇北望,你今天是逃不出去了!我勸你還是乖一點,免得受皮肉之苦。若是乖一點,我還能留著你的一條命!」

「厲千陽,想不到你是這麼人面獸心的東西!你覺得你現在說的話,我還能信嗎?」

林北望一邊吼到,一邊退著自己的腳步,試圖趁他們不注意,再次逃跑。她的眼睛緊緊的看著厲千陽。

「姑蘇北望,你看看你的身後,你已經沒有退路了。你還是放棄掙扎吧,不要試圖做無畏的事情了!」

「你想的美!你抓了我一定會去威脅陸寒徹的!我是一定不會讓你得逞的!」

林北望說著,又後退了幾步。

厲千陽眼神示意了一下身旁的大漢們。

大漢蓄勢待發,準備上前去抓林北望。

重生之軍嫂勐如虎 林北望喉嚨滾動了一下,拔腿往身後的山崖跑去。閉上雙眼,往那萬丈深淵裡一跳。她心中嘀咕,死就死吧!十八年後又是一條好漢!再見了,藍瀟,再見了,陸寒徹。來生再見!

她的身子在高空之中如羽毛般輕飄著,卻又如墜落的隕石般呈現著不可逆的降落。

她的心絕望和害怕到了極點。

她想到了自己的生命即將定格在這二十歲的光景里,想到了自己竟然英年早逝,心中便為自己痛惜不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