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秦凡應該在這群人中屬於最輕鬆的人,他的面前已經豎起一道道的炎層,那血色藤蔓撞擊到火焰牆之上,只是將那火焰牆撞的碎裂開來,經過火焰牆的阻止減速,射擊過來的血色藤蔓的速度都一大減,秦凡很輕鬆就避開了,

隨即秦凡的精神力猛然地發覺地下十幾米處有無數的的血色藤條活動著,很快就超越了秦凡他們的所在的位置,向著密林的邊緣地帶潛行而去,

「嗯,逃,」

然而,此刻秦凡的第一個反映便是逃,再也不顧那滿天的血色藤蔓,只在身體之外不下一道炎層就突圍而去,

頓時被無數的的血色藤條尖部射中,火焰鎧甲頓時碎裂開來,血色藤蔓頓時直接擊在秦凡的身體之上,

「噗哧,」

此刻秦凡被一連被擊中幾十次,再也忍不住吐出血來,整個人不停歇繼續向外逃去,那漫天的血色藤條繼續向他射擊而來,

隨著秦凡身上的紫色光芒一直在閃爍著,猛然間紫色光芒亮到了極致,

「靜演之晶,」

隨即只見得一條巨大的紫色巨龍出現在空中,盤旋在秦凡周圍,只要那血色藤蔓靠近頓時就被腐蝕殆盡,

畢竟這血色藤蔓得不到本體力量的支持,堅持不了多久的,

此刻秦凡很快的就已經靠近了密林邊緣,突然大地掀翻開來,地下無數的黑血色的藤蔓沖了上來,頓時將密林的邊緣堵的嚴嚴實實,

「嗷,」

「嘭,」

此刻靜演之晶演化的那條紫色巨龍,終於離開了秦凡的身體,一頭撞進了血色藤蔓的圍牆之上,即使綠色的能量不停的修補還是被腐蝕出一個一人高的大洞,秦凡頓時從這個洞中掠出,面前的是一個山脈的腳下,

隨著秦凡的繼續奔跑,他擔心那血色藤蔓繼續追來,可是過了幾秒鐘秦凡並未發現那血色藤蔓的動靜,

此刻很顯然,是秦凡多慮了,那詭異的嗜血的血色藤蔓並不能出現在密林之外,彷彿有一層無形的屏障阻擋住它,

…… 「呼,」

隨即,秦凡深呼了一口氣,

此時的秦凡渾身已經濕透了,連忙盤腿而坐,快速的恢復起損失的源氣,而且此時的天也漸漸地微亮了,

顯然秦凡他們已經逃了一個晚上了,

……

頓了頓,片刻之後秦凡站起身來,他的源氣在這種靈力格外濃郁地方短短時間就已經恢復了,秦凡正準備離開此地,

隨著,大地猛的劇烈震動起來,秦凡腳下的大地都碎裂開來,密林之中也傳來一聲巨大的慘叫聲,

「吼,」

旋即秦凡一愣,這是那魔獸煉獄地甲龍獸的叫聲,

秦凡迅速的靠近了密林邊緣,精神力更是猛然往裡面探去,頓時血色藤蔓牆另一邊的景象全部出現在秦凡腦海之中,

此刻只見得那小山般的魔獸煉獄地甲龍獸最為凄慘,渾身的鱗片破碎開來,血液已經將他的周身染成血紅,他的身形已經恢復到最初的大小,血色的月亮已經落下山了,

然而,此時的金髮青年和白袍白髮青年二人的境地也好不到哪裡去,他們背靠著被不斷的劈開那詭異變動的血色藤條,身上的衣服早已破碎,本來一頭瀟洒的長發,現在也成了參次不齊的短髮了,看來是因為他們與血色藤蔓交戰時為了視線開闊給割掉的,

隨即秦凡再向那魔獸煉獄地甲龍獸看去時,那無數的詭異的嗜血的血色藤蔓已經再次組成了那個血色藤蔓巨人,腳下用力一踏,大地頓時破碎,身形一躍而起,直接朝那魔獸煉獄地甲龍獸身上落去,居高臨下,仿若戰神,

「轟,」

「嗷,」

此刻那魔獸煉獄地甲龍獸也不會如此簡單就屈服了,他的身體上的棕褐色的光芒劇烈的波動起來,快速的向他的尖角匯聚而去,一道金黃色的光芒在他的尖角之上閃爍起來,一股股龍威不斷的從其中傳出,

緊接著那魔獸煉獄地甲龍獸暴怒而起,四腳猛踏地面,碩大的身體快速的迎上了那血色藤蔓巨人從天而降的身體,

「轟,」

「嘭,」

隨即,兩個龐然大物撞擊到一擊,二者都發出了怪異的叫聲,血色藤蔓巨人的一條腿都被那魔獸煉獄地甲龍獸擊的粉碎,而那魔獸煉獄地甲龍獸現在更加的凄慘了,鮮紅的血液從鱗甲的縫隙之中噴濺而出,更多的破碎鱗甲插進了他巨大的身體,

這血色藤蔓巨人在與那魔獸煉獄地甲龍大戰的時候還不忘攻擊這二人,一把巨大的藤蔓巨型大槍從天而降,

「乾坤裂地,」

「天級高階武技,帝弒乾坤,,第三重:擎撼蒼宇,」

隨著白袍白髮青年與金髮青年二人再次使用出各自的絕技,刀棍漸漸有了融合的趨勢,黑色的巨型龍紋棍直接插進了巨型長槍之中,巨型長槍的尖部頓時裂開,瞬間又閉合起來,巨型龍紋棍頓時被夾的粉碎,經過巨型龍紋棍的一阻,這血色藤蔓巨型長槍落下的速度減緩了許多,

緊接著白袍白髮青年與金髮青年二人連忙閃身避開,血色藤蔓巨型長槍擊在了地上,直接將整個大地都擊碎了,一道道裂縫出現在密林內,無數的蒼天巨樹被集成粉狀,

「TMD,老子砍死你丫的,」

隨即只見得金髮青年的金色刀芒現在才落了下來,徑直砍在了學社的藤蔓巨人的胳膊之上,頓時大半的胳膊被砍斷,紫血色的汁液四處飛濺,

此時場面混亂到極點,血色的藤蔓巨人再次動作起來,身上的傷勢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的恢復原狀,它的雙腿緊緊夾住那魔獸煉獄地甲龍獸的身子,然後高高地揚起血色藤蔓編織的巨拳,瞬間之後,用力向著那魔獸煉獄地甲龍獸的頭顱砸去,

魔獸煉獄地甲龍獸劇烈的掙紮起來,一股股龍族獨有的氣息猛然波動起來,頭上的尖角更加的金黃,猛的一頂直接撞上了那巨大的血色藤蔓拳頭,金黃色的尖角鋒利的分開了那碩大的血色藤蔓拳頭,大量的汁液流了下來,這些汁液流到那魔獸煉獄地甲龍獸身上竟然快速的腐蝕起來,

此時的煉獄地甲龍獸也瘋狂了,巨大的身體劇烈的跳躍著,不停的對著那血色藤蔓巨人衝撞了起來,

剎那間更多的汁液噴撒出去,在場的物體都受到了汁液的攻擊,好似下起了硫酸一般,汁液落地就叫將地面腐蝕開來,而金髮青年和白袍白髮青年也在不停的躲避著,

隨著無數的血色藤蔓更加兇猛的從地面天空爆射而來,而每割裂一條藤蔓都有大量的汁液碰灑出來,此時秦凡也十分奇怪,之前的血色藤條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汁液流出來啊,

猛然間,秦凡發現那血色藤蔓巨人的頭頂之上有一根十分耀眼的黑血色藤條,正不斷的吸收著密林上空的紫色氣體,蝕源瘴氣,

然而,白袍白髮青年與金髮青年和二人一魔獸根本就沒發現這血色藤蔓巨人的異狀,只是不停的切割著那無數的血色藤條,汁液已將這片大地腐蝕的坑坑窪窪了,無數的物體之上都冒著難聞的綠色煙霧,

然而,正處於交戰中的他們並沒有發現有紫色的氣體從上空蔓延下來,這些氣體宛如活物,蠕動扭曲,顏色極為鮮艷,

「吼,」

隨著血色藤蔓巨人的咆哮,大量的紫色氣體,,蝕源瘴氣,被他聚集而來,這些霧氣落了下來,

哧,

哧,

哧,

緊接著只見得金髮青年的護體源氣頓時被被腐蝕出一個大洞,那個部位的血肉迅速被腐蝕恰里,而對面的白袍白髮青年也好不到哪裡去,但是這白袍白髮青年乃是土屬性發則奧義煉帝之境的武者,大地的土屬性源氣不斷的被吸收著,紫色氣體,,蝕源瘴氣,一時間也難以將他腐蝕,

話說,這紫色氣體分明是密林上空的蝕源瘴氣,剛才大樹被撞斷,極為沉重的蝕源瘴氣沉了下來,漫延到四周,

「啊,」

「我不甘心啊,」

此時金髮青年張口咆哮一聲,身體很快腐蝕成飛灰,

「嗷,」

然而那魔獸煉獄地甲龍獸極為強橫,一下子竟然沒有被蝕源瘴氣給腐蝕,嚎叫著朝著來時的路衝去,身上的棕褐色的光芒漸漸被腐蝕,很快就已經衝到密林邊緣,

畢竟那血色藤蔓巨人並不會讓他如願,無數的血色藤蔓纏住了他狂奔的身體,而論他怎麼使力都無法逃脫,那魔獸煉獄地甲龍首因生命受到威脅更加狂暴起來,一股股龍族特有的龍氣在他身上不停的衝突著,

此刻的秦凡站在密林之外,渾身震動不止,一股源自血脈的波動劇烈波動著,血液都被震的流動不穩,

「嗯,怎麼回事,」

隨即感受到體內的震動很是費解,一種直覺告訴他,這種波動和那魔獸煉獄地甲龍身上那神秘的波動有關,

緊接著見秦凡嘟囔道:「嗯,他的魔晶肯定有大用,」

此刻見到那魔獸地甲龍獸的身體漸漸被腐蝕,秦凡身上火焰鎧甲再次顯現出來,猛然地向密林之內竄去,

然而,此時的魔獸煉獄地甲龍獸在生命受到了威脅,不顧一切的催動著體內的能量,他的力量也越發狂暴起來,那血色藤蔓巨人也將更多的力量集中在它的身上,對白袍白髮青年的攻擊就相對弱了很多,

天靈池之內,秦凡渾身紫色的光芒閃爍著,飛速的衝進密林之中,斬龍劍兇猛地掃開了部分攻擊的血色藤條,因那魔王煉獄地甲龍獸現在在密林邊緣地帶,秦凡很快就來到它的不遠處,一躍就跳上了那魔獸煉獄地甲龍獸的背部,舉起鐵拳對著腦袋就狠砸下去,

「嘭,」

隨著巨大的響聲,秦凡的拳頭全力砸在了那魔獸煉獄地甲龍獸的頭上,

源氣和靜演之力在一瞬間洶湧地湧進那它已經重創的頭部傷口之中,頓時鮮血狂飆,血肉四濺,

此時秦凡的臉上身上都被沾了不少血水,看起來也平添了幾分猙獰可怖,

「嗷,」

然而本來還在瘋狂掙扎著的魔王煉獄地甲龍,狂叫了幾聲,在多重的打擊之下,最後一聲怒吼聲戛然而止,

嗯,

這魔獸煉獄地甲龍獸就這麼死了,

隨即只見得秦凡的手掌直接插入了那血肉模糊的魔獸的後腦勺中,一塊血紅色的晶體被他拽了出來,

「轟,」

「嗷,」

最終那魔獸煉獄地甲龍獸嚎叫一聲,就轟然倒地了,

此時它的身體缺乏力量的保護頓時就矮了下去,一點點的被腐蝕成飛灰,比密林中的這詭異的嗜血的血色的藤蔓更為恐怖,

紫色氣體,蝕源瘴氣沉下來的不是太多,遍布了一定範圍之後,就不在擴大,而且,附近的蒼天大樹正在緩緩吸收著蝕源瘴氣,然後從樹冠之上散發出去,重新融入到密林上空,兩者之間形成了特殊的平衡,接著又被血色藤蔓本體吸收下來,

此刻那血色藤蔓巨人已經來到那魔獸煉獄地甲龍的身邊,巨大而詭異的眼睛也注意到了秦凡,舉起巨型長槍對著秦凡就刺了下去,無數的血色藤條也飛躍而來,

…… 悠地,只聽得秦凡大吼一聲,

……

「靜演之晶,」

隨著,秦凡的大吼一聲,手中的斬龍劍和血色魔核晶體瞬間消失在手中,兩條巨大的紫色龍形氣勁出現在秦凡的左右手上,

「哼,」

「去,」

隨著秦凡飛速的後退著,那兩條巨大的龍影應聲而出,直接撞向了血色藤蔓巨人的兩條腿,

「噗咚,」

隨即只見得兩條紫色龍影直接穿透重重血色藤蔓撞進了血色藤蔓巨人的兩條巨型大腿中,頓時那巨大的腿部就被腐蝕出兩個大洞,即使那綠色能量不停的修補著,但是還是給了那血色藤蔓巨人巨大的傷害,

「吼,」

「轟,」

隨著血色藤蔓巨人怒吼一聲,緊接著一個不穩摔倒在地上,頓時將地面砸出了一個巨大的坑洞,秦凡也趁此機會,飛快的後退著,那白袍白髮青年見到那血色藤蔓巨人倒地也極快的向密林之外衝去,

「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