誘餌?

不知道爲什麼,羅成心裏面忽然出現一種熟悉的感覺。

難道是……

視線再次挪動,很快便放到了五樓一棟窗戶的位置,果然看到了那裏閃爍着陣陣紅芒!

**!

羅成眼神微眯,這個套路曾經在戰場之中也遇到過!可是沒想到竟然出自擎天殺手團之手!

上次那個**的威力直接炸燬了他們的營地,這次……

羅成不再猶豫,迅速向着地方戰士的位置衝了過去。

大喇叭還在持續着,所有人都躲在警車的後面,嚴陣以待。

羅成眉頭緊皺,這個效率什麼時候能救人?

一個箭步衝到了拿着大喇叭那個戰士的身邊,直接伸手將他的喇叭給搶了下來。

“你……你什麼人?不要妨礙公務!”戰士被嚇了一跳,連忙對着羅成一聲歷喝。

後面立馬有幾個戰士衝了上來,作勢就要將羅成給擒住。

羅成身體輕輕挪動,幾個戰士頓時撲空,再次擡頭卻駭然的發現羅成竟然已經用一把手槍頂在了爲首戰士的頭上。

爲首的戰士面色肅然,很是鎮定,可是眼神中卻露出了森然的怒火。

“放開我們林隊!”衝過來的幾個戰士直接拿出了手槍對準了羅成,厲聲喝道。

羅成目光冷厲,緩緩看向了幾個戰士:“你們快,還是我快。”

幾個戰士一驚,想到了剛纔羅成躲避的速度,眼神中露出一絲焦急。

林隊眼神微眯,對着幾個人怒喝道:“不用管我!開槍!絕對不可以讓樓上的劫匪跑掉!”

幾個戰士面面相覷,眼神中露出糾結。

羅成看了林隊一眼,有些意外,隨後對着幾人冷聲開口:“他死了,你們也殺不死我,馬上命令所有人後退。”

話語很平淡,可是卻根本沒給他們任何拒絕的餘地。

林隊眼神中露出了一絲焦急,怒吼道:“不許撤退!這是命令!”

這時候周圍的戰士也發現了這邊的動靜,手持着槍快步衝了過來,轉眼之間羅成便已經被重重包圍,場面的氣氛瞬間無比緊張。

只有遠處的幾個狙擊手和一個小隊的槍口還是瞄準在酒店的位置。

面對無數的槍口,羅成面不改色,再次看了一眼那閃爍着愈發頻繁的紅光,眉頭微皺,冷聲喝道:“撤退。”

林隊身體瘋狂顫抖,感受着羅成身上散發出來的冷意,整個身體都已經開始顫抖了起來。

可是想到大樓之中的人質,林隊強忍着心裏面的恐懼,再次對着周圍所有人一聲瘋狂的呼喊:“開槍打死這個匪徒!人質不能耽誤!”

咔咔咔!

整齊的保險聲響起,所有人都已經做好了開槍的打算。

羅成心中暗恨,對着林隊冷聲說道:“酒店裏面沒有人,**最遲三分鐘爆炸,你們不撤退這裏所有人都會死。”

林隊不屑的說道:“少唬我了!事發的第一時間我們就已經趕到將整個酒店重重包圍,裏面所有人都已經疏散,就剩下劫匪和人質了!怎麼可能有**!”

羅成眼神微眯,心裏面再次出現了一種煩躁的感覺。

回頭看去,紅光閃爍的愈發頻繁,恐怕連一分鐘都已經撐不到了。

擡頭看了一眼, 周圍的羣衆似乎已經被這邊的動靜給嚇得退出了很遠的距離。

羅成眼神冷厲,拿出手槍直接瞄準了林隊的位置…… 所有人頓時心驚,不少戰士立馬一聲怒喝:“放下武器!”

羅成冰冷的目光緩緩掃過衆人,冷聲喝道:“最後給你們一次機會,撤退。”

林隊咬牙堅持,怒吼着:“不許撤!開槍!”

其他戰士雖然心中不忍,可是戰士以服從命令爲天職!

不少人已經將槍瞄準了羅成的頭部,作勢就要扣動扳機。

下一刻,沉悶的聲音響起:“砰!”

還沒等他們反應過來,旁邊驟然響起了一個無比濃烈的爆炸聲。

“臥倒!”

不知道是誰呼喊了一聲,所有戰士整齊劃一的匍匐在地上。

擡眼看去卻駭然的發現不遠處警車的位置已經火光沖天,汽車的零部件瘋狂的在天空散落下來,砸在了地上,伴隨着燃燒的火焰。

“林隊消失了!”一個驚慌的聲音響起。

衆人擡頭看去,剛纔羅成所在的位置哪裏還有半個身影?

“在那裏!追!”

一個眼尖的戰士指着羅成和林隊的位置呼喊了一聲,連忙向着羅成的位置追了過去。

後面所有人緊緊跟隨,周圍的羣衆和大樓附近的那一隊戰士也被這巨大的爆炸聲逼迫的迅速倒退。

樓頂上。

鷹姐眼神凌厲,冷聲喝道:“怎麼回事?”

爆炸聲吸引了他們的注意,這纔看到人羣竟然已經撤出了酒店的範圍。

禿鷹和那個強壯的男人獵鷹也滿臉的怒火,死死的盯着人羣的位置。

“前面那個人是誰?”獵鷹目光鎖定在羅成的身上,冷聲喝道。

鷹姐拿出瞭望遠鏡,很快便看到了羅成那清冷的面容,臉上也露出了一絲怒意,冷聲喝道:“竟然是那個羅成!”

聽到這個名字,曲筱雅和慕詩涵身體一震,就連白煞的眼神裏面都露出了一抹精光。

“這個廢物!竟然跟那壞我們的好事!”獵鷹強壯的手臂揮動,一個動作都帶着陣陣勁風。

禿鷹嘴角卻露出了一抹冷笑:“這樣也好,如果真的那麼廢物的話,我們的計劃不就白白浪費了麼?”

幾人對視了一眼,臉上再次露出了囂張的笑容。

曲筱雅心裏面希冀的感覺慢慢消失下去,取而代之的則是一抹擔憂。

……

羅成帶着林隊快速跑動,林隊瘋狂掙扎,可是身體卻如同被鐵鉗夾住了一般,根本無法動彈分毫。

“站住!不然我們就開槍了!”

後面響起戰士瘋狂的呼喊聲,羅成卻絲毫沒有理會。

很快,羅成已經帶着林隊衝出去了五百米的距離,來到了一片人少的空地緩緩停下了腳步。

戰士迅速將羅成包圍,槍口也紛紛對準了羅成的頭部,一個個面色緊張。

羅成隨意的將手中的林隊扔在地上,冷聲喝道:“有你這種領導,是戰士的悲哀。”

林隊手中拳頭瞬間緊握,對着羅成便是一聲歷喝:“要殺要剮隨你便,但是我不准你侮辱我的人格!我做的就是要爲戰士負責!”

羅成眼神中閃過一抹嘲諷,輕聲呢喃道:“部下差點全部犧牲,這就是你的負責?”

曾經,羅成也如此自負,可是一場戰鬥之後,他失去了自己一半的兄弟。

從那開始,羅成對這種事情有着很深的感觸。

林隊咬牙切齒的呼喊道:“不可能!人質就在裏面,我要救出人質,難道匪徒會用**炸自己麼!”

周圍的戰士看向羅成的目光也充滿了憤怒,侮辱林隊跟侮辱他們並沒有任何的區別。

林隊拳頭緊握,臉龐的肌肉都在狠狠顫抖,眼神裏面更是冒着森然的怒火。

然而就在下一刻,一股極其狂暴的能量忽然在空氣中瀰漫開來!

“砰!”

一個比剛纔還要猛烈數十倍的爆炸聲驟然響起。

儘管已經跑出了幾百米的距離,可是所有戰士還是有一種耳膜都被震碎的感覺。

“趴下!趴下!”

林隊對着所有人驚慌的呼喊,衆人連忙捂住了耳朵趴在了地上。

“砰!砰!”

“轟隆隆!”

震耳欲聾的聲音響起,所有人都死死的趴在地上,眼神裏面紛紛帶着惶恐的光芒。

良久,聲音逐漸平息了下去。

衆人擡頭看去,這才駭然的發現剛纔還富麗堂皇的大樓這一刻竟然已經成爲了一堆廢墟!

煙塵滾滾,整個大樓的位置完全被塵土所籠罩。

嘶!

倒吸冷氣的聲音驟然響起。

這得是多麼恐怖的**才能夠造成這樣的威力?

再次看向剛纔他們所站的位置,此時已經被一片廢墟所掩埋,如果他們剛纔沒有走的話……

想到這裏,所有人身體情不自禁的打了個冷顫,心中出現一種後怕的感覺。

這時候衆人才想到了羅成的話,連忙向着羅成的位置看去,卻驚駭的發現羅成依舊佇立在那裏,面色平淡的看着大樓爆炸的位置。

剛纔的爆炸……竟然沒對羅成造成任何影響?

所有人瞬間露出了無比震驚的目光,就連林隊都是無比複雜的看着羅成的位置。

回頭看看自己的身邊的人,一個個緊緊的捂着自己的耳朵,臉上也滿是驚恐的趴在地上,這個反應跟羅成相比……

所有人心中都出現了汗顏的感覺,林隊更是連頭都不敢擡起來。

想到自己剛纔對羅成說的話,就感覺臉上如同火燒一般。

沉吟了半天,林隊最終還是慢慢的站起身來,臉上滿是複雜的表情,對着羅成輕聲說道:“感謝您的救命之恩!”

羅成目不斜視,開口呢喃:“我不是爲了救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