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完以後,只見馬西手腳麻利的走到一個書架前,從上面取出一個寶盒,然後拿出裡面的東西遞到陳濤眼前。

陳濤見狀暗罵一句尼瑪,怪不得你將來帝具會被人偷走,就這麼隨隨便便保管,只要偵查好了,傻子才偷不走!

不過可惜未來贊克是沒有機會了,這件帝具還是由他笑納吧。

「偵測類帝具:『五視萬能【觀察者】』。

能力:擁有洞視、遠視、透視、未來視、幻視五種能力的帝具。

總裁的頑皮大少奶奶 洞視可通過觀察表情看穿對方心中所想。

遠視可看到極遠處的事物。

透視可無視障礙物遮攔看到目標。

未來視可通過肌肉的細微動作看到接下來的情況。

幻視可使對方看到幻覺。

材質:奧哈利剛,超級危險種『五蘊獨瞳蟒』的獨目……

產地:《斬!赤紅之瞳》世界專屬。

持有者限制:唯一。

玩家契合度:91%,可以使用。」

「叮!玩家契合度已達到91%,可花費一千五百點成就點提升1%契合度,契合度達到100%時,可轉化為專屬帝具。」

一個碧綠色彷彿由玉器精心雕琢而成的巨大眼球狀物體正安靜的躺在陳濤掌心,眼球中心是『十字星』似的瞄準器,最中心則是好似瞳孔的黑色小點,一股冰涼的觸感順著掌心直沁到心脾。

「91%!?」陳濤驚訝的看著手心裡的『五視萬能』,「竟然這麼高?遠遠超過了80%自由使用的最低限制!」

陳濤此時知道自己的猜測可能是對的,帝具與使用者的契合度絕對不是靠緣分、隨機的,而是蘊含著有種規律。

其實仔細想想,也確實如此,艾斯德斯出生於冰寒之地,再配合最強的意志,所以冰之帝具選擇了她。

赤瞳憑藉一把刀擁有斬滅萬物的氣概,因此她成為了『一刀必斬【村雨】』的主人。

娜潔希坦號稱『智將』,運籌帷幄,擁有極強的專註和指揮能力,才能得到『浪漫炮台【南瓜】』與生物類帝具『電光火石【須佐之男】』的認可。

……

能夠成為帝具使的人,沒有人是庸才,哪怕是眼前這個看上去好像很沒有骨氣的典獄長馬西。

陳濤深深的望了馬西一眼,這個人剛剛做了一個最正確的決定,懂得取捨,趨利避害,也許正是因為這種本能,他才能成為『五視萬能』之主。

不過,現在這個主人已經換成了他。

「好不容易遇到一件可以正常使用的帝具,如果還算好用的話,暫時就先用它好了。」陳濤想了一會,將『五視萬能【觀察著】』貼身收好,現在畢竟還有外人,等有機會,他再好好測試一番這件帝具的能力。

看一看究竟何為『五視』! 陳濤與典獄長馬西又商量了一下面見奧內斯特的時間,便在馬西的恭送下,離開了這座帝國規模最大的監獄,他來這最主要的目的就是『五視萬能』,現在已經到手,自然拍拍屁股直接走,畢竟他也不是真的上面派下來視察的,至於慰勞基層公務人員,呵呵,還是算了吧。

帝國的基層公務人員,一個個比吸人血的蚊子還要可惡,用得著他去慰勞?至於慰勞罪犯,好像還從來沒有過這種先例。

不過陳濤倒是抽時間去看了一眼未來赤瞳和渣渣米的經驗包斬首『贊克』,當然,現在這傢伙現在還沒有『斬首』這麼兇惡的外號,就單純只是這座監獄廣大兢兢業業劊子手中的一員,頂多業績超群,還沒有因為工作過多而患上精神病四處砍人,不過在陳濤看來也快了,因為隨著奧內斯特徹底上位,帝都所有監獄內的劊子手們工作量集體大增,陳濤發現,就目前來看,這個叫贊克的經驗包已經有些不正常了。

不過這一切關他屁事,連帝具都被他截胡了,也不知道這傢伙還有沒有資格再充當經驗包。

其實陳濤在見到贊克時,還冒出過自己來領取這個經驗包的念頭,看一看會不會得到成就點或者劇情扭轉來獲得世界探索度,不過他最後還是放棄了。

因為贊克對於整個劇情實在是太卑微了,而且現在實力跟弱雞一樣,要知道陳濤觸發支線任務,殺死兩個僅次於大臣的重要官員,以及一名職位極高的副將,才能得到多少成就點?而且陳濤在這幾天里已經做過一次實驗,那就是找了幾個黑暗世界中的殺手殺了殺,可惜別說成就點,連經驗值都沒有! 厲少,你老婆馬甲掉了 可以說連毛都沒有一根!!!

讓他不得不懷疑,贊克應該和那些殺手差不多。

「哎,《火影》世界殺忍者獲得成就點,《魯魯修》世界毀滅機甲獲得成就點,《斬赤》世界究竟殺什麼?明明我的人物模板是以『殺手』為模板的,按道理講應該是殺殺手獲得成就點才對,可是為什麼行不通呢?如果說加利特利這些人是因為支線任務,那布德大將軍總不是吧?難道因為他是帝具使?」

陳濤著實摸不著頭腦,百思不得其解,只能先將這個問題暫時先拋到一邊,萬一真是只有殺帝具使才能獲得成就點,那麼這個世界一共只有四十八件帝具,再考慮到沒出世的,陳濤想要刷成就點的野心只能宣告泡湯。

將這些念頭揣好,陳濤最後對馬西隱晦的提醒了一下未來贊克可能產生的『危險性』,便徹底離開。

坐上自己的馬車,陳濤吩咐畢格直接朝著大臣奧內斯特的府邸行去,今天晚上是希爾『出師』的日子,也就是說,畢格打算今天晚上帶著希爾去刺殺支線任務名單上的最後一個重臣,所以陳濤決定擇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帶著希爾去選擇一下大臣寶庫裡面的帝具,看是否有適合她使用的。

這幾天可能是大臣四處抓人的緣故,街上的行人很少,馬車很快便駛過平民區,來到神山腳下的貴人區,平常隨處可見的宮廷近衛軍小隊不見蹤影,據說宮廷近衛軍這支負責護衛帝都和宮廷的軍隊遭到了大清洗,從隊長以上,很多軍官都被免職,並且安插上了大臣的人手。

奧內斯特的行動既快又狠,就是吃相有點難看。

「龐波老師,我們到了。」

馬車很快停在了大臣的府邸,這是陳濤第三次拜訪,比起前兩次,他來的規格真是一次比一次高級,至於借著大臣的名頭去馬西所在的那座監獄『視察』,他只是走了走棘那邊的關係,其實並沒有和奧內斯特通氣。

在兩人眼裡,這不過是一件小事而已。

「龐波大人,裡邊請!大臣閣下現在正在書房接待幾名席拉少爺帶回來的客卿。」

門衛接過畢格遞上來的腰牌,仔細確認了一遍,然後對坐在馬車內的陳濤恭敬的喊道。那天陳濤帶來布德大將軍的首級時,奧內斯特曾承諾過他擁有隨時進入他府邸面見他的權利,因此奧內斯特府內的下人都被通告過。

「嗯,」陳濤走下馬車輕輕點了點頭,隨後帶著身後有些好奇左顧右盼的畢格和希爾朝府內走去。

這地方對於畢格這個見多識廣的殺手來說只是單純的好奇,不過對於希爾這個從小在庶民區長大的孩子來說,就充滿了震撼,一眼望不到邊際的亭台樓閣,池塘、小橋、假山,這華麗到堪比皇宮的府邸,讓希爾一時間有些畏手畏腳起來。

「在這裡住的一定是個大人物吧?沒想到龐波先生還與這樣的人物有交情,真是太厲害了。」希爾偷偷瞄了一眼陳濤的側臉,隨後又迅速收回目光,彷彿生怕被人發現一般。

「龐波大人,這邊請。」

前方有管家帶路,不一會,便領著陳濤等人走到一棟屋子門前,先是讓陳濤等人稍等,然後這名管家上前叫門,不一會就走了出來,讓陳濤等人直接進去。

畢格、希爾第一次見到此時權勢如日中天的大臣奧內斯特,只感覺眼前的不是一名身材臃腫的老者,而是一頭嗜血到準備擇人而噬的獅子,作為一名殺手,兩人的感知很敏銳,這幾日隨著手裡的權利越來越大,因為他所下達的命令死去的人越來越多,奧內斯特渾身上下彷彿充斥著無形的戾氣,威勢愈重,面對這種變化,就連再一次見面的陳濤都忍不住愣了一下。

「他這幾天究竟處死了多少人?」陳濤心底震驚的想道。

「哈哈哈,我的大功臣來了,你身後的這兩位是你精英暗殺部隊的屬下?」奧內斯特一見到陳濤時張開雙手大笑道,彷彿要擁抱一樣,眼睛里閃爍著興奮,精神看上去極度亢奮。

此時屋子裡除了奧內斯特之外,席拉也在一旁。除此之外,還有三個陌生人,兩男一女,反而一直和大臣形影不離的羅剎四鬼,並沒有陪伴在大臣身邊。

「哈!又是一個大美女,還是一個萌萌的眼鏡娘,皮膚真好,玩起來一定很爽。」這時其中一個留著齊肩長發的陌生男子突然望著希爾邪惡的笑道,眼神陰鶩,一看就是個性格殘暴的傢伙,眼睛里充滿了淫穢的目光。 「炎心,不要和我搶,這個小姐姐該輪到人家了。」三人中唯一的陌生女子突然插嘴道,竟然也一臉色眯眯的朝希爾望去,甚至還吐出粉嫩的小舌舔了舔自己的唇邊,一副色狼相。

「哼,多特雅,要不是你有喜歡女人的癖好,我還真想品嘗一下你的滋味。」長發男子冷哼道,不過卻沒有繼續爭搶。

陳濤聽著這兩個人突然產生的爭吵感覺有些好笑,這是多不把他放在眼裡,竟然當著他的面調戲他的手下?

陳濤忽然想起在來之前門衛的話,這三個傢伙應該就是他口中「席拉帶回來的客卿了」。

可是為什麼才一見面就忽然針對他?是本性就這麼狂妄?還是有其他原因?

陳濤沒有猜錯,這三個人確實便是席拉帶回來的客卿,來自東方島國的劍豪以藏,來自西方諸國的魔女多特雅,以及來自南方群島的海盜首領炎心。

其中以藏之所以跟隨席拉來到帝國,是因為想要挑戰更多的高手以磨鍊劍術,而炎心和多特雅,卻都是為了想獲得一件帝具,可是兩人已經從席拉那裡得知了陳濤與大臣之間的交易,在陳濤作出選擇之前,兩人的目的全部落空,所以剛剛才會一上來同陳濤過不去,當面調戲起希爾。

不過陳濤會任人挑釁而不還手嗎?如果是他答應奧內斯特刺殺布德大將軍以前,抱著不想暴露實力的念頭時還有可能,不過現在?如果他真的什麼也不做的話,恐怕連奧內斯特都會輕視他,在奧內斯特的眼裡,陳濤將永遠比不過艾斯德斯。

至少奧內斯特知道,如果換做艾斯德斯面對這種狀況的話,答案永遠只有一個字,那就是『干』!所以說,陳濤的答案現在也只有一個字。

「呵,哪來的野狗一上來就狂吠!沒看到大臣閣下正在與我說話嗎?」

席拉聽到陳濤的聲音臉色忽然變得難看起來,什麼叫「哪來的野狗」?這可是他好不容易才招攬回來的高手!他感覺陳濤是在故意打他的臉。

「誰知道你是怎麼殺掉布德大將軍的,正好看一看你的實力是不是值得本少爺退讓!」

席拉心裡暗道,炎心和多特雅的實力他比誰都了解,兩人都不在他之下,正好讓兩人試探一下陳濤的深淺,奧內斯特笑眯眯的在一旁不說話,彷彿從始至終都沒有聽到炎心兩人與陳濤的話。

希爾在陳濤身後臉色羞紅,她雖然有些天然呆,但還是察覺到了屋子裡的氣氛突然變得有些不對,顧不上被人調戲的害羞,惡狠狠的沖炎心與多特雅瞪去,至於畢格,則直接『鏘』的一聲,拔出了腰間的『桐一文字』。

「真是一柄好刀!在下以藏。」一直沒有說話、做浪人打扮的以藏望著畢格手中的『桐一文字』忽然眼前一亮,眼中冒出一縷精光,踏前一步擋在畢格面前,大拇指輕輕拂過自己的刀顎。

他對幾人的恩怨沒有興趣,他只對用刀的高手有興趣,而且不小。

陳濤此時眉頭一皺,畢格雖然實力出眾,但畢竟只是相對於普通人而言,而眼前這三個傢伙,陳濤剛剛已經認了出來,原來竟也是劇情人物,不過卻只在漫畫版登場過。

每一個都是一等一的高手,如果非要做一個對比的話,那就是絕對不遜於『夜襲』的成員,尤其是以藏和炎心,更是堪比『夜襲』的王牌赤瞳。

「退下,什麼時候輪到你為老師出頭?」陳濤表面上呵斥實則關心道,畢格心裡一暖,正是這種感情,才讓他心甘情願的為龐波老師效力,哪怕是失去自己的生命。

「真是什麼阿貓阿狗都敢挑釁我。」陳濤不屑道,原以為殺死布德大將軍的事例已足夠震懾他人,卻沒想到大多數人對於沒有親眼看到的東西總是無法相信,就像霧裡看花,隔著一層看不真切。

「也罷,就讓你們看個夠。」

陳濤無比自信,因為他不再是《火影》世界里的小小忍者,他的萬花筒寫輪眼讓他具備了強者的一切,他的雙眼能看穿未來!無論是強悍的體魄還是刀術,亦或是『蘭斯洛特』魘騎機甲,全部都是他屹立於這個世界的底氣!面前這幾個傢伙又不是艾斯德斯那樣的巔峰存在,竟然敢在他面前扎刺!?雖然礙於在奧內斯特面前他無法下死手,但是至少要給這幾個傢伙一個終生難忘的教訓!

「自從有了『蘭斯洛特』以後我好久都沒用過『須佐』了,瞳力這陣子積攢了不少。」

一縷念頭從陳濤心底閃過,此刻畢格因為陳濤的話已經將『桐一文字』歸鞘,以藏臉上失望的表情一閃而逝,剛要將自己的大拇指從刀顎上移開時,眼前忽然冒出一股強大到極致的氣勢波動,一個體型龐大,足有五六米高的藍色巨人骨架莫名出現在屋子內。

驚人的氣勢彷彿要將他壓趴,本能的,以藏電光火石間拔刀出鞘,使出一記居合斬,鋒銳的刀芒劃破空氣,帶著他身為劍豪的意志,向藍色的骨架巨人斬去!

這是什麼怪物?

屋子內的人都震驚的朝著突然出現的骨架巨人望去,奧內斯特等人這才發現,原來是陳濤正在一臉冷意的站在這巨人之內。

「這是他召喚出來的?難道是某個帝具的能力?」奧內斯特和席拉不斷猜測道,希爾不明白這意味著什麼,總之她只覺得龐波先生好厲害就對了,至於畢格,則比屋子內的所有還要吃驚,因為他見過龐波老師的帝具,明明不是這個!

「龐波老師竟然有兩件匹配的帝具?」畢格倒吸了一口氣,感嘆這隱藏的可真深呢,他原來還以為自己早已經超過了龐波老師呢。(註:《斬赤》里是無法同時使用兩件或以上帝具,一次一件你用多少種都可以,只要你能用。)

就在屋內一眾人目瞪口呆時,須佐能乎其中一條巨大的能量骨臂,帶著風雷聲朝以藏劈出的刀芒抓去!

兵!

毫無懸念,刀芒被直接崩碎了,隨後只見以藏材質普通材質的太刀瞬間斷成兩截,然後須佐巨大的拳頭狠狠捶在了他的胸口。

下一秒,以藏嘴裡狂噴著鮮血,倒飛出去,炎心和多特雅不禁臉色大變,因為兩人這時發現那巨大的拳頭將以藏捶飛以後,竟繼續向兩人抓來…… 《斬赤》世界里不是帝具使,在陳濤眼裡終究也只是弱雞,因為再強不過是個普通人,沒有特殊能力如何抗衡他的寫輪眼?而且陳濤一上來使用的還是寫輪眼的終極奧義之一,有著『神之力』之稱的須佐能乎!

象徵著強悍、破壞,宇智波斑曾仗之壓服五大忍村!陳濤的須佐雖與斑爺相差遠矣,但也絕不是區區炎心之流可以應付的。

炎心和多特雅面對著朝自己抓來的能量巨手想要躲閃,卻發現好似面對天羅地網,根本避無可避。

骷髏似的巨大身軀,骨頭間的縫隙到處充斥著藍色如同海洋般的能量。

炎心只好咬牙效仿以藏,抽出自己的彎刀,然後朝前方劈去,而多特雅擅長技擊之術,使出一套凌厲的連環腿法,身子好像風車,旋轉著藉助更強的力量迎著巨手踢去。

束手就擒絕無可能,哪怕有以藏這個前車之鑒在這,無論如何兩人也要搏上一搏。

畢竟兩人也是在各自的地域上名噪一時的強者!

神魂武尊 可惜在《斬赤》的世界有資格正面硬抗陳濤須佐能乎的強者實在是太少了,至少這兩人不包括在內,除非兩人現在已經獲得了原劇情中各自的帝具。

「呵,螻蟻!」

陳濤抱著手臂站在須佐的能量保護里,不屑的嗤笑一聲。每次使出這寫輪眼的最終奧義時,他都彷彿能體會到當年宇智波斑睥睨天下的自信,擁有這等強橫的力量,還有什麼可以讓他畏懼呢?

面前的這兩個傢伙在他看來,不過是螳臂當車而已!

因為自己的寫輪眼瞎掉一隻的緣故,所以陳濤的須佐能乎還一直停留在最初狀態,有時想想就讓他感覺到十分遺憾。

「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再有機會回到《火影》世界。」陳濤心裡嘆息道,他還記得自己的萬花筒只有回到《火影》才有機會恢復,到時候他一定要將須佐能乎開發到極致!還有永恆之眼,以及更上一級的輪迴眼!

陳濤憧憬著,但是在這之前,他要先告訴某些人什麼才叫做力量!

「這就是擊敗布德大將軍的力量?」席拉臉色有些難看,奧內斯特眼中也閃過一絲忌憚。

果然不同凡響!

席拉邀請回來的這三名客卿奧內斯特已經見識過他們的實力,每一位都在負責保護他的羅剎四鬼之上,否則今天在這間書房裡也不會沒見到羅剎四鬼的影子。

可是現在這三名在他看來已經無比強悍的客卿,面對陳濤時,竟然也好像嬰兒般無力!

沒錯,甚至連嬰兒都不如!

只見面對炎心和多特雅的還擊,須佐的兩條巨大手臂彷彿拍蒼蠅般便將兩人拍飛!

陳濤的表情就像是揮手彈走了兩粒落在衣服上的灰塵,淡定的模樣讓人無奈。

席拉心裡很是難受,他千辛萬苦招攬的強者在人家眼裡,竟然是這麼微不足道。

噗!

又是兩個嘴裡狂噴著血的人形麻袋!對比先前調戲希爾時的姿態,炎心兩人現在的樣子簡直慘不忍睹,也不知道兩人現在是否對挑釁陳濤而感到後悔……

唯一能確定的是,這打臉也來的太快了一點。

陳濤面對挑釁的應對簡直猶如雷霆萬鈞,一擊之下,讓剛剛的一切顯得萬分可笑。

「精彩!真是精彩!」

奧內斯特望著眼前的場景突然拍手大笑,雖然這場挑釁才一開始就宣告結束,但是他已經看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

壓倒性的力量!就像艾斯德斯一樣!

在奧內斯特眼裡,這世界上的力量等級只分為兩種,一種是艾斯德斯這樣的,另一種則是其他。

「有這樣的力量為我所用,誰能夠反抗我?」

奧內斯特暗贊道,隨後看也沒看一眼重傷吐血,彷彿死狗一樣趴在地上的以藏三人,哪怕他前一秒還對三人欣賞有加,還承諾了他們大量的好處。

當然,現在承諾的好處依然不變,但是在他心目中的地位卻永遠也及不上某人!

「看來以後在他面前,我真的要夾著尾巴做人。」席拉心裡悻悻的想道。

陳濤望著彷彿去了半條命的以藏三人慢慢撤去了籠罩在身上的須佐,然後像是僅僅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般輕輕的拍了拍手,但是剛剛那宛如魔神的影子卻依舊印在所有人的心口!

「哪裡,剛剛是我孟浪了,大臣閣下不怪罪就好。」陳濤這時謙虛道,哪還有剛才一言不合就開乾的氣勢?這種變臉的能力,同樣讓人忌憚三分!

至少現在,陳濤頭頂已經被戴上了一頂喜怒無常的帽子。

其實這也是陳濤故意為之,他雖然願意為大臣所用,但是也必須要讓所有人都清楚他不是好惹的!否則什麼阿貓阿狗都敢在他身上拉屎,到時候麻煩才是數不過來!

艾斯德斯為什麼沒人敢惹?除了她的實力外,她的性格也是關鍵性的因素,因為凡是惹了她的人,下場都不太好!

現在陳濤想告訴其他人的,也是如此!甚至是對奧內斯特,未嘗沒有一絲警告在裡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