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明——喪屍,還是具有「頭狼意識」的。

頭狼意識,既追隨領袖,金字塔式的等級劃分的意識。

也許那艘漂到亞特蘭蒂斯的輪船里的喪屍,就已經有了這種意識。

那隻二級喪屍統領了所有喪屍,但是因為沒有人再可以獵食,所以它殺死了自己的所有同類作為食物。

不然,它應該可以在搏鬥中繼續進化才對。

鬼狐迅速回答:「收到。」隨即便趕往軍事區去。

原型兵器的事情就不要提及了,她不想在本就人心惶惶的時候,在動搖軍心。

而且以Genesis公司對於原型兵器的畏懼程度,會動用一些反人道武器都說不定。

所以她現在就想去問一問,她帶回來的那一管紅色藤蔓體液,有沒有異變。

有可能原型兵器已經將那些紅色藤蔓毀了,但是庇護區里還有那些藤蔓的遺留物,所以喪屍追逐而至。

……

「到了。」那瑟停下摩托。

厄洛斯翻身下車,「她住這裡?」

面前的舊倉庫那瑟已經是第二次來了,卻沒有厄洛斯想表達什麼。

「去敲門啊。」厄洛斯說。

那瑟發了一下呆,方才反應。

索羅塔克給他發了一條消息。

「事情查清了,喪屍在定向遷移,有可能形成屍潮。」

麻煩了。

那瑟敲開門,心不在焉的問了幾個問題后,厄洛斯接過話茬,讓那瑟一個人糾結去。

「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蕭閣玉。」

蕭閣玉看著面前的女子,和那墨綠的眸子對視,令她後背一寒。

「倒是個可愛的小姑娘……」厄洛斯說,話裡帶著些許寒意。

「現在,歐米伽是你的哥哥,可要好好珍惜哦。」

「但是,記著,一家人可不亂倫哦……」

厄洛斯兩句話,不由令蕭閣玉毛骨悚然。

這是警告嗎?

蕭閣玉不由為自己這位才認識幾天的哥哥感到悲哀。

竟然有一個這樣的……

眷屬。

唉,可悲。

不由地,蕭閣玉對自己的這位哥哥,有了幾分忌憚,又有了幾分可憐。

那瑟則根本就沒有在意那邊發生了什麼,反倒是糾結起來屍潮該怎麼應對。

難道是讓他用弓箭對付如潮的喪屍?

就算是到時候有隊友都比較懸。

「索羅塔克,回頭給我提供一些對策。」那瑟迅速回復。

「知道了。那個,事態緊急,槍支你先買了吧?」索羅塔克回復。

「沒錢。」那瑟回答。

「這個自己想辦法。」索羅塔克說,「用偷用搶你自己看著辦。」

「干不出來。」那瑟說,「等會去搏擊場掙錢。」

「那好,那瑟,你最好賣力點,而且,估計你也沒時間聽我慢慢解釋,我就提醒你一點,喪屍只會一窩蜂的湧向目的地,但如果,大潮流被劃分為小支流,數量沒有減少,但是不是攻勢就減弱了?」

那瑟瞬間撥開雲霧見青天。

上一次面對屍潮,他在索羅塔克的幫助下,動用龍語法術「開天」解決了屍潮,是萬不得已,自己沒有再去考慮對策,但是索羅塔克不一樣,索羅塔克仔細研究了,這一次屍潮,索羅塔克不參戰,自己不可能像索羅塔克一樣正面應戰,那就只能用暗影刺客的方式去應戰了。

刺客的作用是什麼?

暗殺、刺殺。

破壞龐大體系的幾個關鍵點,來讓體系崩潰。

你又不是我的誰 例如哈桑·赫巴特組建的「哈薩辛」教團(既***狂熱教派),就用這種方法,成為了歷史上濃墨重彩的一筆。

那瑟也是接受過暗影刺客式的訓練的。

面對龐大的屍潮,完整的面怎麼辦?

給他劃分成無數的點!

然後一個一個戳了。

也是以點破面的方法。

所以那瑟就有辦法了。

但是那瑟一個人……又要不暴露……

還是要招募隊友。

所以暗影兄弟會的分部還是要建立的。

這幾天時間他來得及嗎?

「索羅塔克,屍潮還有幾天到達?」那瑟問。

「剛剛具有雛形,徹底形成攻勢攻過來的話,還有一個星期。」索羅塔克說,「估算的,如果喪屍白天也依然行進的話,那麼,就只有四天半的時間。」

「時間不太夠……」那瑟崩潰。

「放心,你現在就有一個全庇護區人緣最廣的人和你住在一個屋。」索羅塔克說,「去找阿爾忒彌斯,她絕對可以給你介紹不少有這方面潛質的人。」

「好,我問問。」那瑟說,「下了。」

「小心點。」索羅塔克說完,也下了。

那瑟簡單詢問了一下蕭閣玉這幾天狀況,隨即提醒她小心應對,而且明說了屍潮的事情。

畢竟轉化區的圍牆是有缺口的,那裡是唯一突破口。

所以蕭閣玉接下來幾天相當危險。

等到招募到人手,就將蕭閣玉暫且寄居到某位家裡。

現在,該去想辦法掙些錢了。 聽說了屍潮的事情,蕭閣玉的神情迅速變色。

那瑟也迅速做出承諾,會保護好她的安危,並且表明並不會食言。

然後安撫了一下蕭閣玉的情緒,隨即和厄洛斯分道揚鑣去了動物園,順便讓索羅塔克派遣使魔幫忙警戒一下——為此和索羅塔剋死皮賴臉了半天。

那瑟迅速到達動物園,就找徐叔接拳賽。

「小子,火氣這麼重幹什麼?同等級的搏擊手,現在還真沒有,你難道想和殺了八九十號人的傢伙打?」 急品小師妹 徐叔說。

「老子打的就是精銳。」那瑟說,「我想,你不是精銳吧?」

徐叔看著一身殺氣的那瑟,「小子,你在玩火啊,」但還是遞上了抽籤桶。

那瑟抽出一支簽,「13號。」

「小子,你重新抽一簽吧。」徐叔說,「這個13號,太無解了,簡直就是個怪物啊。」

「他怎麼了?」那瑟問。

「他打起架來簡直就是一頭野狼,用咬,用抓,根本就不是正常人的模樣。」

「[?ヘ??]」 夢游諸天暴躁神僧 那瑟一臉懵逼,但迅速反應過來。

有可能是阿爾忒彌斯還控制不住自己的力量,出現的狀況。

在奧林匹斯山,有專門替代斧戰士的兵種。

在鐵器時代,斧戰士是專門對付任何步兵兵種的突襲類兵種,奧林匹斯山卻沒有這種兵種,但是阿爾忒彌斯的信仰者卻填補了這個缺口。

在阿爾忒彌斯曾經在她的信仰者中選拔了一批優秀的戰士,賜予了他們自己野性的力量,可以自由的掌控著野性之血,加入她的狩獵場,她將這批戰士稱為:月裔。

明顯就有模仿龍裔的意思,但是相差甚遠。

月裔,說白了有些老套,但是,不得不說,阿爾忒彌斯這一筆卻玩的絕。

她麾下,有一個全部是狼人的特殊突襲隊伍。

沒錯,月裔,就是狼人。

狼人的行動速度、戰鬥力都比斧戰士要強悍的多,而且並不存在所謂的銀器必殺的論調,只是如果一個小時內沒有品嘗鮮血,就會被自己的身體反噬,當場暴斃。

畢竟這種法術具有一定的邪惡性,會出現這種狀況也算正常。

所以這個13號,很有可能就是一個月裔。

婚婚欲離 所以那瑟就有辦法對付他。

「我有辦法對付他。」那瑟一臉自信。

「那就最好,這傢伙簡直就是我們搏擊場的禍害。」徐叔說。

「我用弓箭行嗎?」那瑟問。

「箭矢不提供補給。」徐叔說。

「這些夠用了。」那瑟說。

「那進去吧,你最好可以活著出來。」徐叔指了指一旁的虎山。

那瑟將三十六張物資卡交給徐叔,「全部押我身上。」

然後,頭都不回的進入虎山等待。

半個小時后。

「……比賽開始!」

那瑟看著面前的似人非人的男性,還讓他猜對了。

不過狼人化得不明顯,僅僅是身上長出黑色絨毛,瞪著一雙綠悠悠的眼睛看著他。

已經被野性吞噬了心智嗎?

那就當狼對付就好了!

那瑟迅速挽弓搭箭,卻不著急拉開,而是等對方動作。

果不其然,直接四肢並用的撲過來。

那麼那瑟就很好對付了。

錯身!開弓!

那瑟何等臂力,拉開弓箭的速度簡直快如閃電。

一箭射穿了13號的右臂。

必然會側翻!那瑟迅速再次箭落弦上,向左側步拉開距離。

剛好,13號的胸膛露了出來,就是位置不太好,他的左臂擋住了心臟。

開弓!

一箭射在13號的左臂。

那瑟早就料到這一箭無法擊殺13號,他也沒指望。

所以射穿他的雙臂。

畢竟動物四肢並用的奔跑時,會同時揮動前肢,同時揮動後肢,兩條前肢同時落地。

這時如果前肢都受了傷,絕對會摔倒。

那時就是機會。

當然,那瑟還有第二招。

畢竟萬一這隻月裔出現了痛覺弱化,就得用那招了。

痛覺弱化,是月裔戰鬥力強悍的原因之一,感覺不到痛,所以不要命。

13號爬起來,速度絲毫不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