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宗道笑容滿面的看著冷沐風:「這個不便透露,不過我卻可以給老弟透露另一個信息?」

「什麼信息?」

「周坤、周勝來混亂之地了。」

冷沐風心中一驚,不過卻也早有準備,知道他們會遲早追到這裡來。

「不知他們何時到的,現在在哪裡?」冷沐風問道。

「看來老大早有心裡準備,他們已到了數日了,現在不出意外的話,應該在應天城。」

「應天城?他們是要親自去拉攏應天府嗎?」

賈宗道眼中訝色一閃而過:「想不到老弟竟也知道應天府和周家的關係,既然如此,我不妨直說,飛龍山現在看似蒸蒸日上,卻也是坐到了火山口,一旦應天府出面,老弟如何應對?」

「還能怎樣應對,直接投靠應天府了。」

「呃!」賈宗道沒想到冷沐風會如此回答,笑了一笑說道:「只怕冷老弟的身份,周家容不下你。」

「那賈大哥的意思呢?」

其實這時雙方都已明白了對方的意思,只不過冷沐風不知道賈宗道的真實身份。而賈宗道呢,似乎希望冷沐風親口提出結盟的要求。

賈宗道想了想,說道:「應天府不可怕,周坤、周勝雖是武皇的修為,在這混亂之地,還不敢肆意妄為。如果老弟肯答應大哥一個條件,神殺一定會出手保護老弟的安全。」

「什麼條件?」

「幫助我們對付應天府,這個對老弟是有極大的好處,因為應天府絕不會容許飛龍山發展起來,而且他們現在和周家又走得非常緊密。」 冷沐風心思電轉,他現在搞不清應天府究竟是不是古武帝國遺留下來的勢力。但賈宗道的目的卻是非常明確,就是對付應天府,這樣看來,神殺至少不是周家的。

「賈大哥也太看得起飛龍幫了,我們人微勢弱,如何幫您?」 透視小相師 冷沐風問道。

「實不相瞞,飛龍山前段時間剿滅的十六家山匪中,有一支是我們神殺扶植的。」

「是嗎?抱歉,這個我真不知道。」

「沒關係,我們知道老弟不知情,如果老弟肯幫我們監視應天府,我們也不需要在這裡扶植什麼山匪了。」

「監視應天府?」冷沐風一驚:「我們如何能監視應天府,賈大哥說笑了。」開玩笑,這不是老壽星上吊,嫌自己命長了嗎。

「冷老弟誤會了,我們接到情報,最近應天府可能會押送一批人,經飛龍山到罪惡城,我們想請老弟提供他們經過的準確時間。」

冷沐風鬆了一口氣:「這個沒問題,只要我能得到信息,一定告訴賈大哥。」

「哈哈!我就說我們的買賣一定能做成。你放心,應天府的人一定會提前通知你的,到時他們還會請你封鎖鬼門鎮到罪惡城的這段路。」

「還要戒嚴?他們押送的是什麼人?」冷沐風好奇道。

「還能是什麼人,是從大周帝國掠來的奴隸,大約有三千多人。」賈宗道說道。

「奴隸?」冷沐風一驚,腦海中閃過他和圖魯初到桃山郡時,被軍隊捆綁的那批年輕人。

「是從桃山郡抓來的嗎?」冷沐風問道。

「桃山郡、飛虎郡、孟林郡這臨近的幾個郡縣都有。」賈宗道說道。

「周家就這樣看著他們抓嗎?」

「一開始,是應天府和臨近的這幾個郡縣的郡守暗中勾結,官府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https://tw.95zongcai.com/zc/24003/ 現在看情況,周家為了拉攏應天府,很可能會默認。」

冷沐風皺眉不語,一開始他還想著,應天府如果是古武帝國遺留的勢力,就要試探下能不能合作。現在看來,即便他們是,自己也要替古風清理門戶了,絕對不能容許這種喪盡天良的勢力存在,哪怕它再龐大。

「好,我答應你,只是到時我如何通知賈大哥?」

「我一直在這,你直接派人過來就行,拿著這塊玉佩。」

賈宗道說著取出一塊玉佩交給冷沐風,冷沐風接過,問道:「大哥為什麼要救這些奴隸?」

「應天府表面上道貌岸然,一副出淤泥而不染的模樣,背地裡卻干如此勾當,我們就是要將它的真面目揭露。」

「那些奴隸救下之後,賈大哥準備該如何安置他們?」

「安置?哈哈,你若想要便留給你,混戰之中他們能夠活命就不錯了。」

「混戰?賈大哥不是要揭露應天府嗎,這些都是人證,為何不救他們?」

「那麼多人如何救,只要將事情鬧大,應天府就會顏面無存,不過到時候一場混戰,你的人難免有損傷,你也要提前作準備。」

冷沐風感覺自己還是太善良了,這混亂之地根本不講任何底線,只要能將對手打倒,什麼手段都可以用,看著面善的賈宗道,也是心狠手辣。

「好吧,一有消息我馬上通知賈大哥,不過周坤、周勝既然到了,賈大哥還是小心些。」

「多謝冷老弟,你放心,我不會讓他們傷害你的。」

冷沐風對賈宗道的承諾不太放在心上,不過還是謝道:「多謝賈大哥!」

出了如雲客棧,冷沐風沒敢去找高大壯,天知道賈宗道派了多少人在暗中跟著他。

返回飛龍山,冷沐風叫來老張頭,叮囑他三天後到蜈蚣山將那五千副盔甲裝車。然後來到閉關的山洞,現在形勢越來越複雜,稍有不慎,自己和圖魯將會墜入萬劫不復之中。

思忖良久,冷沐風取出一張白紙,在上面寫道:速派林峰前往武陽縣御甲商會,找到柳飛絮,若武堡無恙,帶他速到鬼門鎮。

寫好之後,冷沐風密封好,綁在雲雀鳥腿上,放飛了出去,雲翅鳥衝破天際向鬼門鎮飛來。

冷沐風不得不冒險將柳飛絮招來,雖然這樣一來,會讓武堡面臨的情況更加危險。

接下來,冷沐風便開始了瘋狂的修鍊,一箱箱的晶核、靈石被搬到山洞中,瘋狂的吸收裡面的靈氣。

半個月之後,圖魯突然來到山洞外面:「老大,應天府有人來找。」

終於還是來了!冷沐風出了山洞,問圖魯道:「倉庫都建好了嗎?」

「剛建好,四個大倉庫,正在往裡搬運物資呢。」

「你再去挖兩個大山洞吧,每個容納三千人左右。」

「啊?」

「啊什麼啊,現在就開始挖。」

「是,老大!」圖魯還是第一次見冷沐風如此嚴肅,知道一定出了大事,應了一聲,就急忙離開了。

冷沐風來到廣場,竟是黑風峽谷那的一個黑袍人在等自己,見到冷沐風,比見到親爹還高興:「哈哈!賢弟別來無恙!」

「大哥怎麼來此了?」冷沐風故作驚喜的問道。

「我是無事不登三寶殿,賢弟可有隱秘的地方,我們好好談一談。」黑袍人滿臉笑容道。

「就到大廳吧,那裡沒人。」

「賢弟請!」黑袍人有些過分親熱的說道。

「大哥先!」

兩人謙讓著來到飛龍廳,黑袍人轉身將大門關上,有些急不可待的說道:「告訴賢弟一個好消息。」

「什麼好消息?」冷沐風配合著,臉上滿是驚喜之色。

黑袍人見狀,略微矜持一下,低聲說道:「冥老嚮應天府推薦賢弟了。」

「什麼?」冷沐風還以為他是來通知自己時間,沒想到竟是這個消息。

黑袍人對冷沐風的反應非常滿意,無數人削尖腦袋都想進入應天府,何況他還是有冥老親自引薦。

「冥老對你非常欣賞,前些時日親自去了趟應天城,當面向府主推薦了你。」黑袍人有些羨慕的說道。

卻不知這句話聽在冷沐風耳中,就像晴天霹靂一般:「什麼?冥老親自去了應天城,還當面向府主推薦了我?他說我的名字了嗎?」

冷沐風真是欲哭無淚,前些天周坤、周勝應該也在應天城。 「我的傻賢弟,你是不是高興糊塗了,冥老怎麼會不提你的名字呢?」黑袍人只當冷沐風太激動,沒有多想。

「呵呵,這個,這個府主都說什麼了?」冷沐風笑的比哭還難看,自己這是不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生生撞到周坤、周勝面前去了。

「府主對你非常欣賞,正好我們有一個任務,只要你通過考驗,飛龍幫所有人,全部都成為我們應天府的一員。」

「什麼?」這是準備把自己連窩一起端了,冷沐風獃獃的想著。

黑袍人看了他一眼,低聲說道:「賢弟是不是擔心失去飛龍山這棵搖錢樹?你不用擔心,冥老推薦你繼續守在這裡。到時,你可不要忘了冥老的恩德哦。」

「啊,我還在這裡?」冷沐風問道,難道冥老嚮應天府府主推薦自己的時候,周坤、周勝不在旁邊。

「那是當然,這塊肥肉我們怎麼可能會讓給別人。」黑袍人嘗到了甜頭,冷沐風上一個月的孝敬,趕上他十年的收入。

「那是,那是,不知府主交代的是什麼任務?」

「嗯,這件事事關重大,還有一個月,有一批人從鬼門鎮前往罪惡城,你要確保他們安全到達。」黑袍人臉色嚴肅起來。

「這個簡單,現在鬼門鎮到罪惡城非常安全,大哥不用擔心。」冷沐風不以為意的說道。

「賢弟萬萬不可大意!冥老讓我告訴你,到時怕有人會搗亂,你要將飛龍山的人全部派出去戒嚴,並提前封鎖鬼門鎮都罪惡城的道路。」

「什麼人敢跟應天府作對?」

「神殺、紫華府、潛龍都有可能。」

「啊?大哥,要是這些人來,我飛龍幫可擋不住。」冷沐風提前將自己的關係給撇清。

「那是,你當然擋不住,不過只要你不將消息泄露出去,就不會有事。」黑袍人說道。

「我當然不會泄露!」 “你……嵇副將,你別瞧不起人。”風靈不悅的撅起小嘴兒,賞了嵇祿一記白眼,這男人還真是自以爲是的自大狂,當真以爲她是暗戀他麼,就這麼迫不及待的和她拉開距離。 冷沐風連忙保證道:「可是,知道這件事的應該不止我們吧?」

「嗯,府主和…」黑袍人說了一半急忙停了下來,語氣一轉說道:「這個你也不要擔心,只管做好你的事情就好了。」

「好,我聽大哥的,不知要什麼時候封鎖道路?」

「就在當天早上吧,千萬不要提前。」

黑袍人又叮囑冷沐風一番,準備離開,冷沐風急忙叫住他,從外面搬來一箱子的培元丹送給他:「還請大哥在冥老面前幫多我美言幾句。」

「哈哈!一定,一定!」

黑袍人笑得眼睛都合不攏,抱著箱子滿意的離開了。

冷沐風回到山洞,立即將消息傳遞給他高大壯,讓他派人暗中通知賈宗道。

黑虎此時還在鬼門鎮等消息,宿大哥沒等到,卻等來了胡先生。

「先生?你怎麼出來了?」黑虎驚訝的看著穿著飛龍幫幫眾服飾的胡先生。

胡先生正是那個留著山羊鬍子的老頭:「大當家召集所有人都回去呢,讓其他人來找你我也不放心,只好親自來一趟。」

「他又有什麼事?」

先婚後愛:首席總裁契約妻 「不清楚,除了四當家不知所蹤外,所有人都被召了回去。」

「可是宿大哥…」說到這裡黑虎眼前一亮,一把拉住胡先生道:「你能不能聯繫到你家主人?」

胡先生搖搖頭:「我也只能用雲雀鳥給主人傳遞信息,見不到他。」

「那好,你就幫我發一條訊息,若你家主人繼續躲著我,我黑虎就不做什麼飛龍幫的大當家了,我死心塌地的輔佐冷沐風。」

胡先生聽到這裡,眼中寒光一閃,雙目微閉,勸黑虎道:「二當家不要著急,對付冷沐風要徐徐圖之。」

「當初可是你們求著我,要掌控飛龍山的,現在半途殺出個冷沐風,你們倒甩手不問了,把我晾在半截是不是?」

「二當家誤會了,事發突然,我家主人也要向府主請示,我這不還在這裡陪著你的嗎。」胡先生勸道。

「這都半個月了,你們還在請示,那個宿大哥都請示的不見了蹤影。」

「這樣吧,我今晚就向主人請示,最晚一個月,一定給你一個滿意的答覆,如何?」

黑虎說道:「冷沐風必須儘快除去,越晚他的威望就會越高,對你們掌控飛龍幫越不利。」

胡先生閃過一絲意味深長的微笑,說道:「好,我們馬上回去吧。」

兩人趕到飛龍山時,飛龍廳中已經坐滿了人,胡先生示意黑虎進去,自己卻躲進黑虎的房間中。

「大當家,不好意思,我去了一趟鬼門鎮,剛接到消息。」黑虎來到飛龍廳對冷沐風說道。

冷沐風笑道:「沒關係,快請坐。」

「多謝大當家!」黑虎掃視了一眼,飛龍廳中足足坐了一百多人,感情小隊長全部都到齊了。

「今天叫大家前來,是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宣布,我剛剛接到應天府的通知,他們有一件事情需要我們幫忙。」冷沐風大聲說道。

「轟!」飛龍廳中一下子亂了起來,剛剛坐定的黑虎心中也忍不住咯噔了一下。

「大當家,應天府會找我們幫忙?」

「是啊,他們是四大幫會,有什麼事情會找我們?」

「大當家到底是什麼事情啊?」

「……」

一百多名小隊長紛紛問道,圖魯也好奇的看著冷沐風。為了狠狠的打擊一下應天府,順便削弱神殺,冷沐風已經有了周密的計劃,連圖魯也沒有告訴。

見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過來,冷沐風接著說道:「這件事情需要保密,到時大家自會明白。在接下來一個月的時間,所有人都要閉關,沒有我的命令,嚴禁外出。」

「啊?」黑虎一驚,問道:「那山下的秩序怎麼辦?」

「這些交給那些武者,由他們負責山下的秩序,和物資的整理。」

黑虎還想說什麼,被冷沐風打斷道:「好了,馬上通知下去,所有小隊全部閉關,有擅自外出者,殺無赦!」

「遵命!大當家!」一百多名小隊長起身齊聲說道。

黑虎無奈,也只好起身領命。

看了圖魯一眼,冷沐風說道:「所有人下去準備。」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