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前,霍蘭德也百般叮囑,讓他盡量減少投籃,多往內線衝擊。

但巴特勒在罰球線等着他,有充足的反應時間,完全堵住了他的突破路線。

威斯布魯克只能扛着他衝進禁區,在巴特勒的干擾下勉強出手,籃球彈框而出。

好在樂福搶到了前場籃板,二次進攻命中。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想到慕容薇還活着,慕容煙兒的眸子再次沉了沉,眸中閃過一道殺意。

不行,那個女人不配活着!

她必須想辦法驗證這個消息的真假!

慕容煙兒深呼吸了一口氣,心裏已經暗暗做了決定……

……

鳳鳴山莊。

客房之內。

令大夫正欲出門,卻在打開門的時候,剛好看到慕容陌塵出現在他的面前。

他愣了一下,側過了身子,讓慕容陌塵入了房間。

慕容陌塵滑著輪椅步入房內之後,就開門見山的問道:「你和我嫂子說有薇兒的消息,到底是真是假。」

令大夫苦笑了一聲:「慕容公子,我只是想要讓老夫人撐下去,才說了這番話,還請慕容公子你保密為好。」

慕容陌塵握著輪椅的手柄緊緊一用力,便是連呼吸都有些困難。

難不成,他說有薇兒的消息是假的,是用來欺騙嫂子?

「你為何要欺騙她!」慕容陌塵的眼裏帶着憤怒,「你可知道嫂子這些年,有多想要見到薇兒,可你卻騙了她!」

令大夫的表情有些無奈:「我也沒有辦法,老夫人撐了這麼多年,早就快撐不下去了,唯一讓她撐著的理由,就是慕容薇。」

「但是等我真正開始治療的時候,她很容易會放棄,一旦放棄了,就再也救不回來了,所以,我也是別無選擇,只能欺騙她。」

慕容陌塵知道這大夫說的是事實。

嫂子之所以受了如此多年病痛的折磨還能撐下去,全都是因為慕容薇而已,能讓她撐住的,也只有她。

沒有人知道嫂子多想要見到薇兒。

就連他聽到薇兒還活着的消息,死寂的心都不由得復燃了——

可是,現在卻告訴他,這話是神醫門的人用來欺騙嫂子的?

慕容陌塵死死的攥著拳頭,沉痛的閉上了眼,他的心像是被一隻手給撕碎了,疼的有些難受。

過了半響,他才睜開了眼,目光望向了令大夫,問道:「你救嫂子,有多大的把握?」

「如果老夫人能夠意志力強大,便有八分把握,如若她自己撐不下去了,便是三分——」

所以,這就是他說謊的理由。

面對慕容陌塵,令大夫沒有繼續選擇隱瞞,反而將目的說了出來。

慕容陌塵的喉嚨有些哽咽,心情很是難受:「我知道了,這件事,我不會讓嫂子知道。」

「慕容公子。」

望着慕容陌塵將要離去的身影,令大夫忽然開口喚住了他。

慕容陌塵停了下來,背對着令大夫,沒有回身。

「慕容公子這腿,是如何殘疾的?」

慕容陌塵垂下了眸子,看向自己的兩腿,唇角掛着一抹冷笑。

「摔斷的。」

當年,要不是因為慕容煙兒,他也不會摔斷腿。

所以他才如此的厭惡他。

只是這件事沒有人知道,就連嫂子也不知道。

世人只以為他是天生殘疾,卻不知,他自小天賦異稟,很早起就已經有了記憶……

那是他隱藏在心中最黑暗的一段時光,他親眼見到慕容煙兒的真面目,是以,才無法相信她的任何行為。 第582章

他的臉色比剛才難看多了。

王城反問道:「已經完成了?」

負責人搖頭,說:「少爺,不行啊!我們做不到,剛才深/入的調查后發現,麒麟集團竟然是陳天選的……」

王城的雙眼裏,別提多震驚。

麒麟集團……

竟然也是陳天選的。

「那就連麒麟集團,一切滅了。」王城大吼道。

負責人點頭,說:「好的少爺,不過麒麟集團體量太大,需要一定的時間。」

隨後,王城資本集團開始瘋狂運作。

王城打完這個電話,對陳天選說道:「這,便是你的底氣?也不過如此!麒麟集團雖然強,影響力雖然大,但也僅限於在川州的影響力而已。」

首發網址et

陳天選嘴角一抿,殺意如山。

「你還是想想,你等會怎麼活下去吧。」

王城根本不擔心這個問題,他指著遠處沙灘對面的迎風閣,說道:「你知道那是什麼地方嗎?」

陳天選完全不帶看的。

王城哈哈作笑,說道:「陳天選,既然你在域外,應該聽說過一個家族吧。在二戰時期,這個家族佔有全世界百分之七十的財富,他們靠着戰爭發財,在世界各大區域的財富集中在自己收里,然後又開創了銀行體系。」

陳天選自然知道。

羅斯柴爾德家族!

那是一個古老而又神秘的家族。

家族發展數百年至今,可以說已經從一顆幼苗,成長為通天的大樹。甚至,已經紮根到整個世界的最根部。

這個家族之強大,一句話能引發一個國家的戰亂,是真正的隱世家族。

別看一般的家族,已經擁有上千億甚至萬億的財富,但在世界上無數的企業,都是羅斯柴爾德家族在投資。

他們一句話,的確能讓一個國家陷入經濟危機之中。

「那個迎風閣,以及這個沙灘,以及幾天的夜宴,都是我為那個家族的人來準備的。我實話告訴你,我們王家正在和那個家族談合作,合作一旦成立,我們家族是羅斯柴爾德家族在中州的戰略性投資。」

「羅斯柴爾德家族為了更好的掌控這個世界的經濟命脈,已經把所有的產業拆分開。」

「是,他們是有上百個地方管理人,但每一個人的實力和權力,都足以逆天。而我,便是那逆天之人!」

「今夜,我若死!誰和羅斯柴爾德家族談判?若是羅斯柴爾德家族的談判因為你出事,你決定帝宮會放過你?」

整整一段話,王城豪言壯語。

所有沙灘上,泳池邊的男男女女,此刻面目遽炸。

他們沒想到,原來迎風閣里要接待的客人。

竟然是羅斯柴爾德的!!

原來,王城不動身色。

是身上,有王炸!

王城說話話,嘴角犀利的看着陳天選。

那眼神似乎在說,陳天選,我看你怎麼拆招。

陳天選拿出手機,呵呵一笑。

「區區羅斯柴爾德的人!」

王城驚悚的看着他,區區?這要是被羅斯柴爾德家族的投資人聽到,那還得了。

他們一句話,可以影響大夏經濟的!

就在這時候,陳天選拿出來電話,直接給羅斯柴爾德家族的人打過去。

「喂,什麼人?」

羅斯柴爾德家族總部,很少接到外界來的電話。

陳天選這個電話,是星標的。

是連羅斯柴爾德家族,都要低頭對待的。

陳天選語氣冷冷,說:「你們的陳爺!現在,立馬,讓王城資本,灰飛煙滅。我只給你五分鐘時間。」 現在,他們五個人,就好比,落入狼群的羔羊,沒有一點還手能力。

唯一的優勢就是,夜北梟還掐著凱撒的脖子。

可是那些武裝者,也不是吃素的。四五個人圍住夜北梟,對他拳打腳踢,還有兩個,專門用穿着大頭皮鞋的腳,狠狠地踹夜北梟的胳膊。

可是就算是這樣,夜北梟也沒有鬆手。

他依然死命地掐著凱撒,幾乎把手指掐進了他的肉里。

他的胳膊劇痛,他不知道是不是骨頭斷了。他知道自己快支撐不住了,就冷聲道:「你們住手,不然我現在就掐死他!」

那些武裝者發現,凱撒被掐得已經翻了白眼了,幾乎奄奄一息了,就停止了對他的攻擊,而轉向江南曦和江小狼:「你放了冷痕大人,否則,我就打死他們!」

夜北梟艱難地抓住凱撒從地上爬起來,一步步走向江南曦和江小狼。

這時候他渾身劇痛,可是他卻身體挺得筆直,腳步堅定而沉穩,好像剛才什麼也沒有發生一樣。

江南曦看着他,眼淚橫流:「阿梟……」

夜北梟卻沖她笑笑,安慰道:「沒事的,我們一定會離開這裏的!」

他說着,把凱撒推給那些武裝者,說道:「你讓他們起來!」

那些人連忙接住凱撒,而夜北梟也連忙把江南曦和江小狼從地上拉了起來。

他用他寬廣的懷抱,擁抱着他們,安慰道:「會沒事的,我一定會帶你們出去的!別怕!」

江南曦的身子還是控制不住地顫抖,「對不起,阿梟,是我連累了你和小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