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西爾拉斐特!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半精靈所代表着什麼難道你不清楚嗎?”霍爾蒙斯的吐沫星子甚至都快有噴到賽西爾拉斐特臉上的趨勢了……

“不就是金幣、銀幣、還有銅幣嗎……”賽西爾拉斐特陰陽怪氣的說道,雖然明明可以用數之不盡的錢來代替、但是這名叫賽西爾拉斐特的會長就喜歡這樣說話。

“可是現在不是在考覈嗎?”說話上述話看到有些發矇的霍爾蒙斯,賽西爾拉斐特又加了一句。

“你的意思是即便安娜塔西亞是半精靈,考覈依然算數、只要她打贏了他們幾個!你依然會放他……走?”霍爾蒙斯一臉陰沉嘴中緩慢試探的問道。

“當然!”賽西爾拉斐特看着場中央已經完全停下戰鬥的幾人淡笑的說道。

“瘋了!你瘋了賽西爾拉斐特,我不贊同你的話、只要抓住她,咱們就可以……”霍爾蒙斯手中緩緩浮現出一把長約三十公分冒着淡綠色的單手匕首。

看到迎面朝自己走來的霍爾蒙斯安娜塔西亞右手握緊匕首的力度又加重了三分,霍爾蒙斯雖然腦袋不怎麼好使但是實力確是勿容置疑的、能做到副會長這個位置怎麼可能沒有幾把刷子……

風系的附魔匕首嗎! 炮灰嬌妻要轉正 安娜塔西亞盯着霍爾蒙斯手中那把冒着綠芒的匕首有些在意的想到。

“哎呀哎呀,霍爾蒙斯!你怎麼還是跟以前一樣愛財如命那”一道身影以極快的身法瞬間出現在安娜塔西亞的身前,即便是此時已經覺醒的安娜塔西亞竟然也無法捕捉到那道身影運行的軌跡…… 看到出現在安娜塔西亞身前的塞西爾拉斐特,霍爾蒙斯的臉色一下子就拉了下來……

“會長……你”看着面前那名談笑風生的一會之長,安娜塔西亞頭一次覺得說話是如此困難的一件事。

一聲不甘心的冷哼,隨後霍爾蒙斯收回了手中那把冒着寒光的附魔匕首、對上塞西爾拉斐特!霍爾蒙斯沒有取勝的信心……

看見一臉不甘心的霍爾蒙斯肯退回原地,塞西爾拉斐特也緩慢的朝原來的位置走去、那搖搖晃晃的身軀絲毫看不出他就是之前瞬閃到安娜塔西亞面前的那名刺客,一副顫巍巍快要跌倒的樣子不知曾經到底欺騙了多少人……

隨着塞西爾拉斐特的離去,考覈又再度重新進行起來、只不過剩餘的那五名刺客真的能敵過已經覺醒了的安娜塔西亞嗎?

答案自然是否定的,五分鐘不到五人皆全部癱瘓癱倒在地、受傷輕的身體會有一些擦傷或者骨節錯位,重一些的則當場昏迷。

精靈族覺醒之後,提升的不止移動速度和身法、力量和視覺感官甚至無感都會提升不止一個檔次,而對於這幾名刺客會有如此的下場塞西爾拉斐特似乎早就料到一般。

“我……現在可以離開了嗎!塞西爾拉斐特會長”安娜塔西亞輕喘着氣朝對面爲自己鼓掌的那名會長大人問道。

“當然!咱們刺客的信譽可是僅次於教廷騎士的” 塞西爾拉斐特開玩笑般的說道。

“不過……”正當安娜塔西亞暗鬆一口氣之後塞西爾拉斐特停頓了一下卻又說了一句令安娜塔西亞詫異詫異的話來。

“我不准你脫離刺客公會,答應我這個要求之後!隨你離去” 塞西爾拉斐特淡淡的說道。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安娜塔西亞盯着對面含笑朝自己提出要求的男子,不過很可惜無論安娜塔西亞怎麼看也看不穿他到底在打什麼注意。

不過最終安娜塔西亞還是答應了塞西爾拉斐特的要求,作爲這不公平要求的報酬、安娜塔西亞獲得了一件量身打造的女式刺客輕甲以及高階刺客必會的月瞳,從那天開始安娜塔西亞便四處漂游,哪裏有生命之泉的消息哪裏就會有安娜塔西亞的身影……

而在尋找生命之泉的期間安娜塔西亞也曾多次遇到了精靈族派出來的親衛隊、似乎是繼承了精靈王優質血統的因素吧,再加上安娜塔西亞後天覺醒之後不斷的磨練、當那股驚人氣勢爆發而出的時候即便是最爲優質的親衛隊想要活捉安娜塔西亞也可以說機率是微乎其微。

逃離了森羅大陸這麼些年,當安娜塔西亞回去的時候、所要面對的懲罰將會是什麼恐怕沒有人會比安娜塔西亞自己更清楚了吧。

身爲公主,性命自然是無須擔心、但要想在踏出森羅大陸恐怕將比登天還難,而對於萊恩這突然的詢問、安娜塔西亞也在猶豫是否要把真實情況說出來。

“安娜,我說一句話!你別生氣”看到對面牀上沉默不語的安娜塔西亞,萊恩低聲說道。

安娜塔西亞……

“精靈族神殿內封印的神體、我是一定要弄到手的”萊恩刻意停頓了一下,隨後語氣加重的說道,既然安娜塔西亞猜出了自己的真實身份、那萊恩也沒必要在刻意隱瞞。

“是嗎……”安娜塔西亞的聲音有些平淡,但是萊恩卻看到見她的身軀似乎正在顫抖。

“是的,所以……明天我會跟你一同前往精靈族”萊恩一字一句的說道。

“即便你我將兵戎相見,你……也要奪取神體嗎?”安娜塔西亞拼命抑制自己的情緒,用力的咬着牙最終生硬的朝萊恩擠出了這麼一句話。

“如果……真的有那一天,我亦如此”萊恩停頓了數秒後下定決心的說道。

“神體對你來說真的就那麼重要,甚至比我的命還……重要嗎?”安娜塔西亞聽到萊恩的回答後聲音竟然有些顫抖,嗓音也不自覺的加大了幾分。

聽到安娜塔西亞嘴中的比對後,萊恩的心彷彿被什麼觸動了一般、安娜塔西亞難道你……

冷靜點,冷靜點、萊恩閉上眼睛儘量使自己不去回憶以前與安娜塔西亞所經歷的那些點點滴滴……

亡靈……是不需要感情的,亡靈是不需要感情的!萊恩在內心一遍又一遍的提示着自己……

“你不是常說要做一個有自己獨立人格的亡靈嗎?” 黑影出現在萊恩的腦海中邪魅的問道。

“走開”

“這可不行啊,我的本體、要正確面對自己的感情纔可以那”黑影的聲音在萊恩的腦海中四處迴盪着。

“我叫你滾開!聽到沒有”萊恩捂着額頭有些癲狂發瘋的喊着。

“萊恩!”萊恩突然的發狂令安娜塔西亞瞬間從牀上坐了起來,而就在這時、原本完好的房門外突然傳出了一聲巨響,而那個木門則瞬間應聲而碎。

哈德羅特那偉岸放蕩不羈的身影從門外走了進來,當萊恩那一臉痛苦的表情映入哈德羅特眼前的時候、哈德羅特的臉色瞬間變得冰冷起來。

“你對萊恩做了什麼?”冰冷的聲音令坐在牀上震驚不已的安娜塔西亞恢復了一些神智。

“我……我只是跟萊恩談論了一些事情而已”安娜塔西亞低緩的說道。

“萊恩,萊恩!不要去想那些令你煩惱的事、想想克莉絲、想想小愛、還有你,我與莉亞迪絲在塔羅村的事、聽到沒有”哈德羅特雙手摁住萊恩的雙肩大聲的朝萊恩吼道。

“克莉絲、小愛、莉亞迪絲、西斯塔爾……”一連串的名字在萊恩的嘴中緩緩傳出,這些名字裏有哈德羅特知道的、也有哈德羅特不知道的。

……

“別進來”哈德羅特一臉怒意的朝門口處正打算進入萊恩房間內查看的維多利加與一名夥計喊道。

“你……你們在幹什麼,不會要拆了我的旅館吧!咪……啪”維多利加露出一臉驚慌的表情,不過雖然臉上無比驚慌但是話閉之後卻還是加上了那個只有在開心時纔會出現的賣萌詞彙,似乎是形成口癖了吧。

“你去攔住她們,如果誰敢亂進的話、直接殺了”哈德羅特掃了眼外面又來的那幾名似乎是其餘房間的房客一眼後冷冰冰的朝安娜塔西亞吩咐道。

安娜塔西亞……

“你們還是離開吧,破損的房門錢!我……他們會賠的”安娜塔西亞雖然不知道萊恩發生了什麼,但是聽那個紅髮騎士的話似乎是這些人進來會給萊恩帶來一些麻煩一般……固安娜塔西亞只能硬着頭皮說道。

聽到安娜塔西亞如此說,維多利加也就不再說什麼了、身爲莫格的老闆娘平日接觸的房客中古怪異常的太多了,要是每一個都去管的話、能管得過來嗎何況還是危及小命的事……

當安娜塔西亞雙手間凝現除黑藍色王權匕首的時候,其餘房客也終於打消進去一探的想法。

匕首,一邊都是賞金獵人和刺客的專屬武器!雖然其餘職介也有攜帶匕首的,但是大多數都作爲副武器來使用、而像安娜塔西亞這種極品附魔匕首……開玩笑,你看像副武器嗎?

刺客是大陸上最爲危險的幾種職業這一,得罪一名高階刺客對於誰來說都不是好事。

(如果你真的不小心得罪了一名高階刺客的話,那麼祝你好運!記得喝水或者解手的時候請小心一點,很可能你旁邊就蹲着一名高階刺客……)

“萊恩!你要控制自己、你也不想因爲你自己的原因而害死一羣無辜之人吧”哈德羅特看到外面的人逐漸散去繼續大聲的朝萊恩吼道。

“哈德羅特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囉嗦了”萊恩的聲音顫巍巍的傳到了哈德羅特耳朵裏。

“哼!從認識你那天起,我就已經開始變得囉嗦了”聽到萊恩嘴中傳來的聲音,哈德羅特冷哼的說道,不過冷哼歸冷哼哈德羅特那顆懸掛的心也算是放了下來。

“哈德羅特!你幹什麼”剛剛稍微平復了內心那股躁動,萊恩有些震驚的看着哈德羅特喊道。

就在剛纔哈德羅特與萊恩對話之後,哈德羅特以極快出手速度朝安娜塔西亞揮出了三道劍氣。

雖然不是蓄力劍氣,但是因爲摻雜了闡釋者的暗屬性元素多少也變的有些棘手起來。

安娜塔西亞心裏一驚,雖然沒有料到哈德羅特會突然朝自己出手、但是憑藉着刺客出色反應技巧,安娜塔西亞還是憑藉着雙手的匕首擊潰了迎面飛來的兩道劍氣、不過第三道劍氣安娜塔西亞卻完全沒有辦法阻攔,而哈德羅特也自然是算準了這一點、所以才劈出三道劍氣而不是兩道或一道。

一聲痛苦的**,安娜塔西亞臉色慘白的捂着被哈德羅特釋放的劍氣所劃傷的左臂、而手中那把深藍色的左王權在安娜塔西亞被命中的瞬間就已經脫離並墜落在地上了。 看到哈德羅特似乎還打算繼續朝安娜塔西亞揮劍,萊恩急忙加以阻止……

身手笨拙的萊恩也不知爲何這次行動竟會如此迅捷,右手緊緊攥住即將揮出去的闡釋者劍鋒、久久不肯鬆手……鋒利無比的劍芒頃刻之間對萊恩的手掌造成了不可治癒性的傷害,鮮血從手指的尖端緩緩流淌,不停顫抖的手臂清晰無比的透漏着萊恩正在承受什麼樣的痛苦。

直到察覺到哈德羅特握劍力度的減弱,萊恩才肯鬆開那緊握甚至有些變形的手掌……深可見骨的劍傷令安娜塔西亞那原本沉痛的心又再度加深了一分。

恨恨的瞪了一眼安娜塔西亞,哈德羅特持劍踏出了房門、重重的敲門聲,毫無懸念的標示着哈德羅特接下來所去的去處了……

“沒事吧!”看着原本喧鬧的房間終於靜了下來,萊恩輕聲的朝安娜塔西亞問道。

“爲什麼要救我,讓他殺死我不是很好嗎?”雖然明明知道對面的人是在擔心自己,但是安娜塔西亞就是不願意如此輕易的說出自己的心聲。

萊恩……

“你知道我是不會讓這種事發生的”萊恩一邊如此說着一邊伸出右手,似乎是想要摁壓住暗娜塔西亞的肩膀,不過當看到自己的手還在不停流淌獻血之後、萊恩變換成了左手。

感受到左肩上方傳來的少許力道,暗娜塔西亞的額頭慢慢下垂、最後甚至埋置於胸前……

“爲什麼會是你……爲什麼是你一定要搶奪神體,如果是哈德羅特、亦或者是其他任何的人,這樣我就可以心無雜不留任何情面的……殺死他了”安娜塔西亞在詢問萊恩,但是語調卻不知爲何變得激昂起來、微微顫抖的聲音那正是安娜塔西亞在抗拒自己內心的最佳體現。

聽到安娜塔西亞的心聲之後,萊恩在也無法抗拒自己內心的想法、用力的攥了下拳頭,隨後狠狠的將面前伊人擁入懷中。

萊恩與安娜塔西亞的身高原本就相差不多,此時只要稍微擡擡頭、安娜塔西亞就可以完美的觸碰到萊恩那沒有絲毫體溫的臉頰……

起初安娜塔西亞試探着想要掙脫萊恩的手臂,但是萊恩卻絲毫不給安娜塔西亞機會、一直以來萊恩在外人面前展現的都是一副樂天達觀,外向開朗的樣子、但是誰又知道萊恩內心深處真正的感情那。

“如果有一天,我死在你面前……你會傷心嗎?”萊恩閉上雙眼感受着安娜塔西亞身上那股淡雅的芳香,一邊深呼吸的說道。

聽到萊恩那有些認真的話後,安娜塔西亞那原本還有些掙扎的心頃刻間變得平靜無比……

是那!萊恩遲早會去精靈族搶奪神體的,自己又能做些什麼那? 幫助萊恩一同奪取神體嗎,但那樣的話精靈族一定會因封印破解而遭受巨大磨難的……身爲精靈王的女兒、甚至只是身爲精靈族的一員、安娜塔西亞不允許自己這麼做。

但是如果自己什麼都不做的話,萊恩無論成不成功奪得神體、自己都註定要後悔終生……

是族人,還是自己的心之所屬!……選擇吧,安娜塔西亞!

“不要……不要!我不要你死”安娜塔西亞用力拼命的搖晃着腦袋,那一臉的驚恐狀一定是想到了某種不好的事吧。

內心處於極度躁動的安娜塔西亞慢慢的摟住了萊恩的脖子、額頭緩慢靠近最終輕輕貼在萊恩那有些冰冷的魔法袍上,依舊顫慄不停的嬌軀令萊恩的內心出現了一絲動搖……

“從前!有一名一心想要當上魔法師的少年,但是……因爲自己的天賦弱於常人、這個夢想變始終沉寂在少年的心裏,雖然自己天賦較弱但是少年卻始終從未放棄……少年的導師是一名魔法師級別的存在,某一天少年的導師攜帶少年去外地旅行、不料在路過一座山的時候卻發生了意外”萊恩看到安娜塔西亞心情不能平靜,便輕輕的撫摸着她的頭髮、嘴中竟然開始講述起自己的故事來。

“少年的導師在很久以前似乎得罪過某人,而那天不巧他們卻在那座山上碰面了……少年的導師只有一個人,而對面卻有四個人、無論是整體實力還是單體實力少年這一方都是不可抵抗的”萊恩用低沉緩慢的語氣一字一句的說着,而安娜塔西亞在聽到萊恩的故事內容後也稍微的平復了一下內心的躁動。

“少年死了嗎?”看到萊恩停頓了數秒,安娜塔西亞低聲的問道。

“導師爲了保護少年當場就被魔法擊殺了,而少年則趁着那四人不備之際、背起導師的屍體跳崖了”萊恩有淡淡的說道。

“真是一個充滿哀傷的故事……那後來那”安娜塔西亞不知何時竟然已經整個身體貼在了萊恩身上。

“後來……少年並沒有死,爲了復仇、他簽訂了亡靈契約化身爲亡靈法師一直潛伏在人間”萊恩低沉的說道。

“復仇的確能令人失去神智、擁有了如此強大的實力少年的仇應該也能報了吧?”安娜塔西亞閉上眼睛享受着萊恩撫弄自己的長髮所帶來的觸感,嘴中卻繼續的朝萊恩問道。

萊恩……

“少年在成爲亡靈後的第四年便在路過故鄉的時候遇到了當時殺害導師的那個人,已經成爲亡靈的少年當場就擊殺了那個人、不過當手刃仇人之際少年並沒有得到如期而至的滿足感……亡靈的黑暗之力卻正一點一點的吞噬少年的心,爲了不徹底淪陷爲只知道殺人取樂的最純粹亡靈,少年決定走向反叛的道路”

“神體……真的能幫助你拜託契約嗎?”就在萊恩想要繼續講述的時候安娜塔西亞卻意外的打斷了萊恩。

沒錯,從一開始萊恩講述的時候、安娜塔西亞就已經知道萊恩所講的故事中的少年是誰了……

那一臉的惆悵還有那不經意間因爲故事情節而提升的音調,除非是自己的親生經歷否則是不會有那樣的表情的……

“不知道,但是……我除了搶奪神體之外、已經沒有其他的方法來終止體內的那股黑暗了”萊恩嘆了口氣隨後緩緩鬆開了安娜塔西亞。

鬆開手後的那一份不捨被萊恩一絲一毫的表現出來,那意猶未盡的神情令安娜塔西亞純白無暇的臉頰立刻泛起了微紅……

“想聽聽我的故事嗎?”看到萊恩依舊注視着自己、臉紅的安娜塔西亞轉移話題的問道。

“嗯”萊恩輕嗯一聲,已經恢復完全的右手輕輕拉住安娜塔西亞的手掌隨後緩緩朝牀邊走去。

兩人對立而坐,而安娜塔西亞那從未對外人談起的往事也在這一刻將被毫無掩蓋的揭露而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