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離最近的地方,是寬闊而齊整的石梯,石梯綿延數十丈的高度,再往上,則是一個無比寬闊的廣場,廣場之外,東部、南部、北部三個方向,散落著密密麻麻的樓閣與院落,在廣場的最中央,豎立著一座巨大的古老雕像,邊緣之處,也是有著十餘座小型雕像,其餘地方,則是設立了許多擂台。

大氣、宏偉!

這是一級學院給藍楓的第一印象。

此刻,寬闊的廣場之上,聚集了無數的青年男女,有的在擂台上比賽,有的在下方吶喊助威,也有人小聲交談著,看上去極為熱鬧。

輕吐了一口氣,藍楓抬起腳掌,緩緩邁上了石梯。

「哥,我可以上去嗎?」

藍山遲疑了一下,並未立即跟上藍楓的腳步。

聞言,藍楓笑著說道:「又不是什麼禁地,為何不能上去?」

略微猶豫了下,藍山最終還是跟上了藍楓的腳步,朝著上方的廣場走去。

很快,幾人便邁過了石梯,走進廣場。

「好熱鬧。」

小妻難馴:大叔,我們不約 藍山眨了眨眼,望著遠處擂台上對戰的學員們,他的目光,不由多了幾分熱切。

頗為好笑地搖了搖頭,藍楓移開目光,在身前的人群中搜索,好半晌,當一個青年從他身旁經過的時候,他沉吟了一下,旋即走上前去,笑著問道:「兄弟,打擾一下,你知道新生報到的地方怎麼走嗎?」

「新人?」

青年停下步子,用著探尋的目光打量了藍楓片刻,旋即緩緩說道:「新生報到處離得有點遠,我帶你們過去吧。」在不涉及利益的情況下,他不介意賣藍楓一個好,反正也不過是順便的事情。

聞言,藍楓立即拱手道謝:「那就勞煩你了。」

在青年的指引下,藍楓幾人穿過熱鬧的廣場,緩緩朝著廣場東側外的方向走去。

「我叫辰巔,潛龍級學員,你呢?」青年一邊走著,一邊微笑問道。

在一級學院,並沒有年級之分,只有潛力級別之分,像辰巔這樣的潛龍學員,在一級學院里,無疑顯得十分普通,不過,再普通的學員,放在外面,也是受無數勢力追捧的天才。

「藍楓,至於級別,暫時還不確定……」藍楓想了想,鄭重說道。

「呃……」

辰巔愣了一下,然後輕咳一聲,主動停止了這個話題,在他看來,或許藍楓也是潛龍學員,只是因為心高氣傲,不好意思說出口罷了,當年的他,不也是一樣嗎?

「這位是葉穹,這一屆的特殊學員之一。」藍楓並沒有忘記替身旁的葉穹介紹。

頓了頓,他繼續說道:「另一位是藍山,我弟弟。對了,我弟弟並不是一級學院的學員,上來這裡,應該沒事吧?」

辰巔搖了搖頭:「一級學院並不禁止外人進入,只要他別胡亂招惹麻煩就行了。」

「那就好。」

藍楓心底鬆了一口氣,雖然早就猜到了這一點,可心裡終究還是有點擔心,直到現在,他終於可以放下心來。

「你儘管放心吧,一級學院的管理可遠沒有你想象中那麼森嚴。等你呆久了,自然會明白。」辰巔微笑說道。

幾人剛走到廣場東邊的時候,一道洪亮的聲音猛地在幾人耳邊響起:「少爺!」

聽得這熟悉的聲音,藍楓抬頭一看,旋即臉龐露出一抹笑容:「老張,一路上順利嗎?」

說話之人正是張小飛,不過藍楓並未叫出他的名字,而是用老張這稱呼取而代之。

「我已經將他們安全送達,所有人都安然無恙。」張小飛恭敬地說道,而後露出有些疑惑地說道:「少爺,您不是在處理摩地族那邊的事情嗎,怎麼這麼快就……」

藍楓的到來,比張小飛預計的早了不少。

他原本還在擔心,藍楓能不能在一級學院開學之前趕到,誰知道,藍楓竟然這麼早就到了。

「發生了一些意外,不過,總算還是圓滿解決了。」藍楓笑了笑,沒有具體解釋。

張小飛點了點頭,也沒有追問下去,他並不關心問題是如何得到解決的,他只關心藍楓的安全,只要藍楓沒有事,那就沒什麼值得擔心的了。

這時,辰巔看向藍楓的目光,不由充滿了震驚:「藍楓,你是這位大人的……少爺?」話說得有些拗口,可這並不妨礙辰巔表達自己的意思。

數日之前,來自北州域的特殊學員,前來報到的時候,他碰巧遇到過張小飛,也從一位導師的口中得知,這位看似平平無奇的壯碩中年,竟然擁有著人榜強者的實力。

要知道,就算在天才如雲的一級學院中,人榜強者也是頂尖級的高手。

「你是?」張小飛疑惑地看了辰巔一眼,記憶中並沒有關於辰巔的印象。

「晚輩辰巔,曾在新生報到處見過大人一面。」辰巔趕忙恭敬地說道,對於張小飛沒有認出自己,他並不奇怪,畢竟,他的實力不過是天級中期,根本入不得一位人榜強者的法眼。

他十分清楚,在人榜強者眼裡,或許只有天級後期強者,才勉強能夠得到重視。

辰巔心裡猛吸了一口氣,同時也是感到幾分僥倖,他萬萬沒想到,看上去平平無奇的藍楓,居然有著如此深厚的背景,就連高高在上的人榜強者,都是得恭恭敬敬地稱呼藍楓為少爺……

擁有著如此背景的人,一級學院並非沒有,但絕對不多,能夠與之建立一番交情,絕對是一種幸運。

「哦。」張小飛反應平平,似乎對辰巔沒有絲毫的興趣。

「我們繼續走吧。」藍楓輕咳了一聲,然後對著辰巔說道。

「對,走,馬上走。」在經歷了剛才那一幕之後,辰巔已經無法再像起初那般淡然,說話都是帶著一絲顫抖,語氣則是顯得更加熱情了,儘管他已經很努力地去遮掩,可隱隱間,依舊是透著一絲討好的意味。

對此,藍楓只得無奈地嘆氣,在青州大陸人們的內心深處,無一例外套著一把枷鎖,這把枷鎖的名字叫做「階級」。

在北州域,這種情況還稍微好一點,到了中州域,各層的階級,顯得愈發森嚴。

走出廣場,幾人一路向新生報到處走去,一刻未停。

不多時,幾人的身影,出現在一座紅色樓閣之外,樓閣共七層,呈塔狀,猶如一座直插雲霄的玲瓏寶塔,樓閣正門大開,正中央端坐著一位氣質儒雅的中年男人。

藍楓沒有猶豫,邁出步子,便徑直地走向樓閣。

「秦逸導師。」辰巔禮貌地行了一禮,然後轉過身,將目光移向藍楓,「這位是藍楓,今年的新生。勞煩您幫他登記一下。」

秦逸,也就是樓閣中央端坐的儒雅中年,負責新生報到的導師。

他此時的目光,正落在張小飛身上,面帶著一絲疑惑,嘴裡也是輕聲的嘀咕:「怎麼又是這傢伙……」

聽得辰巔的聲音,秦逸回過神來,一邊想著張小飛的事情,一邊心不在焉地說道:「哦,藍楓是嗎?」

說話間,秦逸漸漸將目光從張小飛身上移到藍楓身上,仔細打量起來,藍楓這名字,他隱約感覺有些耳熟,但一時間又沒想起何時聽過。

「請出示你的錄取證明。」秦逸甩了甩頭,然後定神說道。

「葉穹,還是你先登記吧。」藍楓察覺到身旁葉穹那隱隱夾雜著期待的目光,不由笑道。

「他也是?」

秦逸驚訝地看了葉穹一眼,然後渾不在意地說道:「也行,小傢伙,那就你先登記吧。」 葉穹恭敬地遞出錄取證明,那是一張白色的宣紙,宣紙是由一級學院獨家配方製作的,旁人模仿不來。

「特殊學員么……」秦逸收回了目光,看了白色宣紙一眼,然後將葉穹的信息記錄下來。

片刻后,秦逸伸手指了指大廳一側的白色石碑,溫和地說道:「把手搭上去,測驗一下……」

一級學院的入學流程較為嚴格,不單要登記個人信息,而且還要測驗修為等。

若是測驗不合格,即便擁有著錄取證明,也依然有著被淘汰的可能。

當然,葉穹是特殊學員,因此學院方面並無多少要求,所謂的測驗,只是一個必走的流程罷了。

白色的石碑上,很快便顯露出一排漆黑的小字:十六歲,元力境六重,月級。

瞧著測驗元石碑上的漆黑小字,秦逸不由愣了一下,疑惑地掃了一眼葉穹的錄取證明,在那錄取證明上,分明記錄著「十六歲,元力境二重,月級」的字樣。

這一份錄取證明上的信息,是半年以前記錄的,秦逸顯然沒想到,葉穹竟然在短短半年之內,從元力境二重修鍊到元力境六重……

要知道,這般恐怖的修鍊速度,就算在一級學院,也是頗為罕見。

「呵呵,還不錯。」秦逸甩了甩頭,旋即對葉穹笑著點頭說道:「看來你這半年沒有偷懶。」

儘管葉穹的進步有些出乎秦逸的預料,但無論如何,葉穹的修為都只有元力境六重,實在很難引起秦逸的重視。

隨手將葉穹的信息重新登記了一下,秦逸便將目光移向藍楓,聲音依舊溫和:「小傢伙,到你了……」

「藍楓大哥。」葉穹趕忙讓開,給藍楓騰出位置。

在大廳眾人的目光注視下,藍楓緩緩走上前,然後從儲物指環中取出一張金色信紙,遞給身前的秦逸:「勞煩這位導師登記一下。」

秦逸的目光原本有些慵懶,但在金色信紙出現的剎那,便是立即變得無比鄭重。

「這是……」秦逸眼瞳微縮了一下,神情變得前所未有的嚴肅,「最高級別的錄取證明!」

所謂最高級別的錄取證明,便是傳說中的天驕學員錄取證明!

當瞧得這一張金色信紙之後,秦逸也是猛然想了起來:「藍楓……你就是北州域那位煉器師青年賽冠軍—藍楓?」

天驕學員可謂是一個時代最為頂尖級的天才,這樣的天才,就算在一級學院,也是寥寥無幾。

有時,一級學院甚至幾年都不會誕生一個天驕學員,可見天驕學員的含金量是多麼重。

藍楓雖然從未來過一級學院,但一級學院的高層,卻是有不少人都聽說過藍楓的大名!

作為負責這一屆新生登記的導師,秦逸自然是聽說過藍楓,而且印象極其深刻……

因為,這一屆的新生中,真龍學員不少,可天驕學員,卻是僅僅只有藍楓一個。換而言之,藍楓是這一屆新生中唯一的一個天驕學員。

「導師也聽過我?」瞧著秦逸那吃驚的模樣,藍楓有些疑惑,然後靦腆地撓了撓頭。

藍楓看上去十分平凡,在他身上,絲毫感受不到絕世天才那種鋒銳與傲氣,秦逸心裡不由有些疑惑,猶豫了一下,秦逸說道:「抱歉,你是這一屆新生中唯一的天驕學員,因此,你的入學報到,必須由院長親自負責……」

頓了頓,秦逸繼續說道:「你先等等,我這便通知院長。」

沒等藍楓開口,秦逸便拿起一塊傳音石,對著傳音石低語了一番,將藍楓到來的消息,彙報給學院的高層。

「藍楓大哥太厲害了!」

「哥,你真厲害啊!」

藍山與葉穹不由驚嘆地看著藍楓,要知道一級學院的院長,絕對是青州大陸最頂尖級的強者之一,現在那位傳說中的人物,居然要親自替藍楓登記入學信息,想不讓人吃驚都難。

「沒想到少爺居然隱藏得這麼深!」張小飛也是吃了一驚,藍楓是天驕學員,這在他的意料之中,可他沒想到的是,藍楓居然是憑著煉器能力成為天驕學員的,這豈不意味著,藍楓的煉器天賦,不在其修鍊天賦之下?

一想及此,張小飛便不由吸了一口冷氣:「天下間居然會有如此全才之人!」

不知為何,秦逸剛向學院高層彙報了消息之後,天驕學員報到的消息,便是瞬間在學員、導師們口中傳開了,無數的學員,皆是朝著新生報到的樓閣匯涌而來。

那位傳說中的院長還未來,樓閣內外,便已經擠滿了密密麻麻的年輕學員,男女皆有。

「那小子就是今年的天驕學員?」

「天級初期的修為,看上去不怎麼樣嘛!」

「不懂就別瞎說,人家憑的是煉器能力成為天驕學員的,修為差一點又有什麼影響?」

「嘖嘖,又一個妖孽誕生了!」

四周的人群中,傳來陣陣議論,羨慕者有之,嫉妒者亦有之。

藍楓平靜地站立在大廳中央,臉上看不出絲毫的表情。

藍山、葉穹則是面帶著一抹驕傲,彷彿他們自己才是眾人議論的主角一般。

不多時,整個樓閣猛然靜了下來,外面的人群停下了議論,然後紛紛散開,恭敬地讓出一條通道,通道的盡頭,一位威嚴的中年緩緩走來,中年的身旁,則是曾與藍楓有過一面之緣的一級學院吸納使—紀塵。

「小傢伙,你終於來了。」還未走近,紀塵便是朝著藍楓眨了眨眼,笑著說道。

藍楓微微一笑,然後將目光移向那位威嚴的中年,此人給他一種實力深不可測的感覺,並且越是靠近,這種感覺便越是強烈。

「高手!」藏在藍楓體內的透明老者,此刻也是傳來一道凝重的聲音。

這時,秦逸略微恭敬地上前,恭聲道:「院長。」

威嚴中年對著秦逸微微點頭,然後轉過頭,視線落在藍楓身上,打量了幾圈。

許久,威嚴中年方才開口說道:「你就是藍楓?」

面對威嚴中年的問話,藍楓微微抬頭,迎著前者審視的目光,不卑不亢地說道:「是我。」

「不說廢話,先測驗吧。」威嚴中年擺了擺手,旋即一揮手,將大廳一側的測驗元石碑直接帶到了藍楓身前,期間沒有散逸出絲毫的力量波動,很難想象,他對元力的控制,是何等的精妙。

紀塵則是鼓勵地說道:「測驗吧,這是必需的流程,不影響你的等級評定。」

藍楓點了點頭,走上前將手掌貼在測驗元石碑表面,靜靜等待著。

藍山與葉穹則是安靜地站在藍楓身後,臉龐帶著強烈的自信,藍楓的實力如何,沒有人比他們更清楚……

在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下,測驗元石碑上,緩緩浮現一排漆黑小字:二十一歲,破丹境一重,天級……

瞧得這一行字,在場不少人都是露出震驚之色。

早在之前,眾人便隱隱感應到了藍楓的修為,天級初期,說實話,這修為在一級學院並不算高,但若是在天級初期之前加上幾個字「二十一歲」,那代表的意義就不一樣了。

二十一歲的天級初期,絕對是極為罕見的天才。

放眼整個青州大陸,能夠在二十一歲修鍊到天級層次的天才,絕對不多!

「二十一歲,他居然這麼年輕!」

「之前只聽說他是天驕學員,並且擁有著極為出眾的煉器天賦,想不到他年齡居然這麼小……」

「就算沒有煉器天賦,以他的修為與年齡,也絕對算得上真龍學員的佼佼者吧?」

一級學院的學員雖然看著年輕,可大多數都是超過了三十歲,只有極少數人年齡在三十歲之下,因此他們擁有天級的修為,並不算奇怪。

相較之下,藍楓同樣是天級修為,但給人的感覺,卻是極具震撼。

要知道藍楓是憑著煉器天賦成為天驕學員的,一個煉器天才,卻擁有著比大多數學員還要更加驚人的修鍊天賦,這如何不令眾人震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