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車年倒是沒有說話,他沒有瞎,自然是看到了陸安身上穿的衣服,那可是上乘的料子!

還有這個青年人的氣質,那簡直是沒有人可以比得上。

在看,青年身後人提著的禮物,全是貴的啊!

重要的是,自己不是沈傾的親爹,所以路車年還是不說話的好。

「爸媽,我們已經在外面赤果了,這是我給你們帶回來的飯。」

「吃過了?吃過了好啊,小安快坐下。」

「陸安,我怎麼瞅著這情景,就像是丈母娘見女婿一樣?」霍牛調笑。

「是啊,陸安,看來這一趟咱們是來對了啊!」趙無極也笑了。

陸安一點都沒有發火,反倒是很開心。

「那你們這些閑人,要不然就自己去玩?別打擾我們了。/」

「瞧瞧,咱們陸少是有了新人就忘了我們這些朋友咯。」

幾人說笑著,就離開了。

陸安才剛坐下,劉蘭花便問話了「小安啊,你家裡是做什麼的?」

「就是做點小生意,還好。」

「做生意啊,那不錯,我們家傾傾啊也適合做生意。」

沈傾看著劉蘭花笑著的樣子,頓時有些無語。

這是什麼意思啊?

「伯母,我也覺得挺好。我和傾傾很有緣。」

「我們傾傾啊,吃了不少苦,我作為媽媽,卻是一點兒也幫不到傾傾,」

劉蘭花說著便哭了起來,搞得陸安不知道怎麼接招了,還從來沒有遇到這樣。

「所以啊,小安,往後你要多照顧我們傾傾,她是個勤快的好孩子啊/」

沈傾頓時哭笑不得,原來劉蘭花的話在這裡啊!

這是把陸安當作自己的男朋友了啊.

陸安臉紅了紅,看向沈傾,卻看到沈傾好整以暇的看著自己。

一點兒也不臉紅!

「伯母你放心吧,我一定會對傾傾好,讓她幸福。」

沈傾頓時瞪圓了眼睛,這個陸安這麼不要臉啊!

不過似乎還不錯啊。

「那我就放心了,我這輩子都幫不到傾傾什麼,如今能看到傾傾幸福,我這一輩子都值得了。」

「伯母,話不是這麼說,我聽傾傾說了,她回家之後,您就沒有見過她張什麼樣,難道您不想親眼看到嗎?不想親眼看到傾傾幸福嗎?」

「我當然想!只是我沒有這個福氣了……」

「伯母,我這次來,除了見傾傾外,還想帶您二老去看看,我剛好認識帝都最盛名的醫學專家陳博士。」

「還是不勞煩小安了,你能對傾傾好,我已經很知足了。我的眼睛啊,是看不好了,我已經認命了,我也不想給你們添亂子了。這輩子啊我就和傾傾他爸相互扶持著,就夠了。」

沈傾看著劉蘭花,也有些動容。

「媽,這樣吧,我們一起去帝都逛逛,您和爸這一輩子都沒有離開過這裡,現在正好咱家的房子還在建嗎,想必還需要個把月,所以咱們趁著這個時間去逛逛吧,您可以讓爸把一路上看到的的風景都講給您聽。」

劉蘭花似乎有些動容了,他確實是一輩字都沒有離開過這裡啊。

「算了,太浪費錢了。」

「媽,這錢都是咱們自己家的糧食賣的,你就別擔心了,把你一個人放在這裡,我們更擔心啊!」

「是啊,蘭花,要不然我們就去看看,這一輩子我都沒有給你幸福,我對不起你……」

路車年啞著聲音說。

「好,那我就享享我女兒和女婿的福。」

打算離開之後,沈傾便再次給李達和王老闆打了電話,讓他們把剩下的全部收購。

李達和王老闆二話不說,第二天就全部帶走了。

王贇軒到了這片地的時候,看到的便是光禿禿的一片/

王贇軒氣的當場罵娘。

這個時候剛好被王來福看到了。

當王來福知道是因為沈傾和自己兒子的衝突之後,一巴掌就扇了過去。、

還拿著棒子,不停的抽王贇軒。

「老子u花錢把你送出去讀書,你就學到了這些玩意兒?」

王來福一邊罵一邊打!

「這次好了,面子裡子全丟了吧!好好的財路都被你斷了! 洪荒之龜雖壽 你個混賬玩意兒。」

一切收拾好之後,陸安便買好了去帝都的車票。

原本想要坐飛機,但是劉蘭花說自己暈車,其實還是不想多花錢。

陸安只好買了車票。

原本開著一輛車,但是人多,陸安便讓霍牛和趙無極開著車提前走了。

到了之後,給他們安排一切。

而劉蘭花一家人坐火車,還能沿途看看風景。

陸安儘管沒有坐過這中火車,卻還是很開心。

劉蘭花是越來越習慣,有陸安的日子了。

對陸安的態度,也是越來越像親生兒子了。

劉蘭花第二次感受到了親情。

第一次是沈傾帶給她的,第二次是女婿帶給自己的。

比路家的人簡直好了幾百幾千倍啊!

劉蘭花對陸安,自然是越來越滿意了,甚至覺得陸安和沈傾已經是一堆小夫妻了。

全程,路車年偶爾跟劉蘭花說幾句話外,就沒有和其他人說話了。

沈傾知道路車年的想法,也就沒有多說什麼。

到了帝都之後,霍牛和趙無極來了火車站接他們,直接接他們住進了五星級的酒店。

一進五星級酒店的門,路車年差點就邁不動腿了!

「蘭花啊!這哪裡是酒店啊!這簡直是皇宮啊!」

路車年一路感慨,一路對劉蘭花說這裡的擺設。

聽的劉蘭花心裡直直發酸,如果自己能夠看到就好了。

這酒店是融會國際頂尖商務酒店設計理念,裝潢藝術構造於一體的五星級豪華酒店。酒店擁有豪華套房、商務套房、高級房,豪華俱樂部、西餐廳、日本料理、粵菜、酒吧、娛樂中心、SPA、宴會廳、大型停車場和世界著名品牌精品店等一系列設施。

到後來,路車年甚至都不會形容了。 看著路車年似乎很滿意,看著劉蘭花的表情,陸安也覺得似乎很滿意了。/

撒子。

「伯父伯母,你們先休息。等休息一會兒,我們再去吃飯。」

陸安將劉蘭花和路車年帶到了房間之後,說道。

路車年卻是緊緊的拉著劉蘭花的手,這讓劉蘭花很是詫異,路車年從來沒有這麼失態過。

「這真的可以住嗎?」

路車年很是緊張的說,

「當然可以,伯父,這就是專門為了您和伯母開的房間,您就放心的住在這裡吧!有什麼事情,您就按牆上的那個鈴,服務員就會過來,幫您解決。」

「這麼方便啊,這麼一晚要花好幾千吧。」

路車年感慨道。

「還好,伯父伯母喜歡就好了,這都不算什麼。」

劉蘭花因為路車年的失態,所以一直沒有說話。

等到陸安和沈傾離開之後,劉蘭花才問了路車年。

「車年啊,你這是怎麼了?」

「蘭花,我覺得這個陸安家裡恐怕不是做小生意的。」

「這有什麼啊,能對傾傾好,還有錢花讓傾傾享福,我就滿足了。」

「女人啊,頭髮長見識短!你沒有看過電視嗎!那些嫁入豪門的女子,最後過的幸福嗎?」

「豪門?難道陸安這麼有錢?」

劉蘭花也皺起了眉頭。

她當然知道,那些加入豪門的姑娘,表面上很風光,但是在夫家卻是一點話語權也沒有。

甚至要忍受惡毒婆婆的各種刁難。

每天帶著孩子,做著苦力,到頭來卻是凄苦一生。

「我看是,你不知道啊,咱們住的這房子,我剛留了個心眼去看了,一晚上就一千八百多啊!」

「這麼貴?那住上十天不就是一萬了?相當於咱們村子里一戶人家一年的收入啊!」

「蘭花,你現在懂了吧,我害怕的是什麼?」

「這個事情,我要和傾傾好好說一說,畢竟陸安是個好孩子,只是不知道他家裡人怎麼樣。」

「蘭花啊,你想想,這麼有前的人,父母肯定很高級,而咱們兩卻是老實巴交的農民。」

路車年想了半天,用高級來形容了陸安的父母。

「這種豪門家庭,通常啊,都有門當戶對的家族來提親,而雙方父母,也喜歡的這一種。而不是咱們這種讓他們丟臉的農民。」

路車年這說的是實在話。

劉蘭花沉默了。

從來沒有想到,會有這麼大的阻礙!

那這樣,傾傾嫁過去肯定要被欺負啊!

「蘭花,你好好和閨女聊一聊吧,把這利害關係說一說。」

劉蘭花點了點頭。

陸安和沈傾來接劉蘭花和路車年去吃飯的時候,劉蘭花第一次表現的興緻很低。

沈傾以為是劉蘭花有點累了,也就沒有在意。

這一餐,同樣是吃的路車年心驚肉跳,想法更加的堅定了!

回到房間,沈傾打算離開的時候,被劉蘭花留下了。

路車年是坐在一旁看電視,沒有說話。

陸安離開了。

看著劉蘭花有些不對勁,「媽,你是不是太累了?」

「傾傾啊,媽想通了。」

「想通什麼了?」

「媽不逼你嫁這麼有錢的人了。」

「……媽,您似乎沒有逼過……」

「傾傾,媽要跟你說,豪門是多麼的恐怖啊!」

劉蘭花一邊說一邊嘆氣。

將豪門的恐怖從裡到外說了一個遍,最後還在說自己對不起沈傾,

要是自己家有錢,沈傾就不會被陸安家看不起了。

也不會因為這個要分手了。

沈傾聽著這些,最後也笑了出來。

「媽,你真的想多了,實話跟你說,我和陸安並不是男女朋友關係。」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