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

雖然周雲峰抬腿和放下去的速度都很慢,但是他還是踏出去了這一步,站穩右腳,左腳緩緩跟上,兩隻腳成八字而立,頓了幾息之後,周雲峰的右腿再次抬起。

「這子要逆,才納虛後期修為,他居然想進入一號石室,真是要逆了!」

「還真是讓人震驚,一號石室進去過的人可是屈指可數,雖然你只差了一步,但是這一步和前面那些的差距完全是不能以里來計算的!」

「真是期待!一名納虛後期巔峰修為的弟子具有歸元後期的實力,具有可以踏入第二層一號石室的戰意!有趣!真是有趣!」

…..

踏!

在他們心中不斷猜測時,周雲峰的右腳重重的落了下去,聲音雖然低沉,並沒有發出太大的聲響,但是所有關注這裡的人此刻都好像被一記重鎚擊在心臟上一般。

雙目猛瞪,就如一對對鈴鐺,而在他們還處在震驚中未回過神來之時,周雲峰在後邊的左腳已經跟了上去。

周雲峰額頭上汗珠不斷滲出、滴下,但是他自己卻全然不知,轉身看著身旁的鐵門,周雲峰臉上緩緩綻放出了激動的笑容。

隨後周雲峰取下腰間的戰牌,將戰牌插進了鐵門上的槽口中,隨著戰牌的插人,鐵門上一道道微弱的光芒閃動。

「碰!」

隨著一道低沉的聲音響起,鐵門轟然打開,一間不大的石室出現在周雲峰眼前,周雲峰看著石室中央的一個**,眼中戰意不斷涌動,隨即抬腿就跨進了石室。

「碰!」

周雲峰進入石室之後,鐵門自動關閉,一道低沉的關門聲再次響起。

靜!

隨著那道鐵門的關閉,第二層瞬間變的寂靜起來,落針可聞聲,但是和外邊的靜相反,秦方等人的心中卻是波濤洶湧,久久難以平復。

極戰堂成立至今已有十萬年之久,但是能進入第二層一號石室修鍊的人卻是一隻手都可以數過的,最先的就是極戰堂現任堂主應封塵,接著就是一個叫董剛的精英弟子,在他們之後就是那位四星道丹師和大長老宮清揚。

現在,這四人要麼是已經突破到了合道期,要麼就離開了極戰堂,宮清揚就是極戰堂的第四位合道強者,在宮清揚突破到合道之後,能進入第二層一號石室修鍊的就只有一人,那就是有著歸元後期巔峰修為的二長老。

就算三長老有著歸元後期大成的修為,但他卻扛不住一號石室內的戰意,而今一號石室終於迎來了第六人,而且此人還只是納虛後期修為!

之前的五人無不是歸元期強者,除了董剛和應封塵外,其他三人在進入第二層一號石室的時候無不是歸元後期巔峰修為。

在極戰堂十萬年的歷史上,能獲得三座百戰台百連勝的人極少,而應封塵和董剛卻都在其列。

應封塵能成為極戰堂的堂主,他的賦自然不弱,剛剛突破到歸元後期成就已經踏進了一號石室。

但是和董剛比起來,應封塵就差了不少,董剛進入一號石室之時還只是歸元中期修為。

在周雲峰出現之前,董剛可以是極戰堂有史以來第一才,但是周雲峰的出現讓他不得不退居第二位了。

董剛以歸元中期的修為踏入一號石室,而周雲峰卻以納虛後期巔峰的修為踏入一號石室,這樣的差距不可謂不大。

在第二層修鍊的強者靈魂力都鎖定著那扇已經關著的鐵門,眼中充滿了震驚和難以置信,好像想從這扇鐵門中找出一絲端倪一般。

但是在看到鐵門上隱隱這有光輝的插口,他們終於確信了這間石室中確實有人在修鍊,而且這個人就是周雲峰。

「想不到我極戰堂會出現如此逆的人物,恐怕就是在遠古級勢力甚至是太古級勢力中,他也是賦極高的存在,得到宗門的重點培養!」

「實力達到了歸元後期,戰意更是達到了歸元後期巔峰程度,在極戰堂內歸元期武者中能壓制他的恐怕不足五人!」

「哈哈!有如此妖孽在極戰堂,我極戰堂何愁不能發展強大!」

……

極戰堂成立時間不長,一直都有藍水門這個威脅存在,並且因為極戰堂弟子注意戰意的培養,所以多是心胸坦蕩之輩,宗門內的爭鬥較之其他勢力要少的多,他們心中基本上都是在為宗門的強大而謀划。

「周雲峰在戰洞中的一切事情不得外傳,有違者,堂規處置!」

突然,一道充滿充滿威嚴的聲音在第二層中響起,讓第二層中所有人都不由一震,隨即都露出了恭敬的神色。

「是!」所有人都躬聲道。

「極戰堂再次出現一個逆之才,而且就算是當年的董剛都遠不及他,也許極戰堂會因為他而成為遠古級勢力!」在戰洞中第三層中一位白袍老者淡淡的道。

「哈哈!這是極戰堂之福,只要周雲峰能在成功的進入那裡,順利成長起來,極戰堂肯定能得到大量的機資源,到時老堂主肯定能衝破合道屏障,成就永生!」一名盤膝坐在他旁邊的老者恭敬的道,眼神中也有著難以掩飾的激動之色。。

如果周雲峰在這裡,他一定能認出第二個話的老者是誰,因為這個老者正是極戰堂的大長老宮清揚。

而那位白袍老者就是極戰堂的上一任堂主向無極,雖然他現在是太上長老,但是大家都喜歡稱他為老堂主,而他自己也非常喜歡這個稱呼。

而先前對第二層的那些強者下令的人正是向無極,可以周雲峰現在已經成為了極戰堂的希望,成為了向無極突破合道的希望。

「唉!那裡…..本座這一輩子恐怕是回不去了,現在唯一的願望就是希望極戰堂能不斷壯大起來!」向無極感嘆道。

「老堂主不用灰心,這個周雲峰不定就是一個機會!」宮清揚安慰道。

「哈哈!希望吧!」向無極笑了笑,道。

……

因為向無極的一道命令,第二層徹底恢復了平靜,而周雲峰則是臉色凝重的盤膝坐在一號石室中。

周雲峰體內散發著滾滾戰意和鋪蓋地而來的戰意不斷碰撞,雷鳴般的響聲不斷在石室中迴旋。

「在這裡修鍊確實對自身戰意的提升有不的幫助,但是如果僅僅淬鍊戰意,恐怕有些太lang費了!」周雲峰現在暗道。

「就趁此機會將所修鍊的**戰技都梳理一遍,有戰洞內戰意的幫助,完善《極決》和《疾雷槍決》肯定會順利的多!」周雲峰心中暗想道。

隨即周雲峰開始運轉《極決》,但是周雲峰並沒有使用元氣去抵抗戰意,而是在不斷的專研、推敲,以前所有看過的**也在腦海中不斷的回放。

所有**一遍一遍在周雲峰的腦海中閃現,《極決》的運轉時快時慢,時而奔騰咆哮,瘋狂的衝擊著奇經八脈,讓周雲峰的身體也隨之不斷膨脹,好像隨時都可能爆體而亡一般。

時而慢到極致,甚至可以用靜止來形容,但是元氣的運行的並沒有真正的停止,只是慢到了一種近似靜止的狀態。 ?第五章奢侈的享受

一晃五時間過去了,在第二層中修鍊的人已經發生了一些變化,有些人因為時間使用完已經離開了,當然也有人在這五中進入戰洞第二層修鍊。

戰洞內的戰意雖好,但是並不是可以一直修鍊的,如果是精英弟子,那麼每年宗門會給與三在戰洞修鍊的時間,如果是長老,宗門則會每年給與五。

在自己的極限戰意下修鍊,並不是時間越長越好,之所以給他們有限的時間,就是擔心有人急於求成反而傷了根基。

當然,每一個人的情況也不一樣,如果覺得需要跟多時間在戰洞修鍊,而宗門給與的時間又已經使用完了,那就可以用貢獻值兌換,而且各層的所需要的貢獻值也不一樣。

萬事都有例外,在極戰堂中只有一種人可以不受這個時間的限制,只要需要,可以長時間在戰洞中修鍊,這種人就是達到了合道的存在,但是這樣的存在在極戰堂中一共只有四個而已。

「第一次進入極戰堂就一口氣修鍊了五,而且還沒有出來的跡象,他是不知道這些戰意的厲害啊!」秦方見周雲峰還沒有從一號石室出來的跡象,心中有些擔憂的道。

秦方多年駐守昆吾城,所以他在戰洞修鍊的時間一直沒有用,雖然他比周雲峰早來幾,但是他的時間並沒有用完,而且還有著不少。

「修鍊七了,這已經達到了我的極致,該離開了,只是不知道他要修鍊到什麼時候?」秦方起身走出石室,將目光投向遠處的一號石室,沉聲道。

話語之間滿是關心之意,但是很快秦方的臉上就露出了嘲笑的笑容,那不是在嘲笑周雲峰,而是在嘲笑他自己。

「此時的周雲峰可不再是當年那個剛剛進入聖元界的毛頭子,如今實力不知超過了我多少,我居然還自不量力的去擔心他!」秦方搖頭自嘲道。

「再,就算周雲峰出現了什麼岔子,老堂主不可能不管~~!」秦方隨即看了一眼地面,微笑道。

「子,你是我送進極戰堂的,希望你能為極戰堂打出一片新地,那樣我也算是臉上有光了!」秦方深深的看了一眼一號石室的鐵門,低語道。

言罷,秦方就轉身向石梯出走去,上了石梯之後,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了石梯的盡頭。

秦方離開之後,第二層再次恢復平靜,但是周雲峰所在的一號石室內卻一點的都不平靜。

戰洞內的戰意好像因為周雲峰而憤怒了,戰意在不斷翻騰、咆哮,對著周雲峰瘋狂的衝擊。

周雲峰雙目緊閉,並沒有因為咆哮、衝擊的戰意而發生絲毫改變,面對似乎已經失去了「理智」的戰意,周雲峰神情淡然,心如止水。

唯一不平靜的只是周雲峰的心神,各種**、各種戰意在周雲峰的腦海中不斷閃現,而周雲峰體內散發出的戰意也隨著周雲峰腦海中**戰技變化而變化。

一會兒凝聚成一個盤膝而坐的周雲峰,一會兒又是一個手持戰刀不斷劈砍的周雲峰,一會兒又是一個手持長槍不斷攻殺的周雲峰,一會兒又是一個……

石室中一個個周雲峰不斷凝聚,不斷消散,但是不管周雲峰的戰意是以哪種形態出現,戰洞本身的戰意都是不能前進分毫,有時甚至會被震退。

對**戰技的推演、完善本是一件極為耗費靈魂力的事情,況且又有戰洞戰意在不斷衝擊、襲擾,靈魂力的消耗就更大了,然而周雲峰此時的表現卻正好相反。

隨著在腦海中對這些**戰技的不斷演練,周雲峰的靈魂力不但沒有減弱的跡象,反而還在不斷變強。

時間在周雲峰修鍊的過程中,不知不覺又過去了七,這也就是周雲峰已經在戰洞里修鍊了十二。

「都十二過去了,這子還沒有出來的跡象,一號石室內的抵擋不但沒有減弱,反而變的越來越強了!真是一個怪胎!」在第三層修鍊的向無極探查了一下一號室的情況之後,有些意外和好奇的道。

就算沒有在戰洞內的驚人表現,向無極就已經非常看重周雲峰了,原因有兩個,一是周雲峰逆的修鍊賦,二就是周雲峰還是一名三星元丹師。

正如秦方所料,不管怎麼樣,向無極都是不可能讓周雲峰出事的!

在這七中,在第二層修鍊的人也不是一成不變,也許是為了看看第二層一號石室是否真的有第六個人踏足了,這幾進入戰洞修鍊的歸元強者越來越多了。

極戰堂的歸元強者有限,而且他們每一年能進入戰洞修鍊的時間同樣不多,所以一般情況下在戰洞修鍊的歸元強者不會超過十個,但是幾來戰洞第二層修鍊的人已經超過了十五之數。

在一號石室內修鍊的周雲峰並不知道,這一切都是源於他,第一次進入戰洞修鍊,不但進入了第二層一號石室,而且還連續修鍊了十幾之久,人都是有好奇心的,哪怕是這些已經位居高層的歸元強者。

……

人影閃爍,長槍不斷揮舞,拳猛如山,指快如電,戰意穿梭,澎湃浩瀚,這就是戰洞第二層一號石室內此刻的情況。

修鍊之初,周雲峰的戰意只凝聚出了一個幻影在空中不斷演示著各種**戰技,而隨著時間的推移,周雲峰對戰意的領悟越來越深,運用也越來越熟練。

隨後,第二道幻影凝成……..

第三道幻影凝成……

……..

第八道幻影凝成……

因為周雲峰是丹藥師,而且在混沌戰旗內苦研陣法,所以他對靈魂的領悟已經達到了極高的境界,就算是靈魂修為高出他幾個等級的人,在對靈魂力的運用上也是遠遠比不上他。

更重要的是周雲峰原本就有著七道斗魂分身,所以對於周雲峰來講,使用靈魂力同時控制這八道幻影演練不同的戰技非常輕鬆,如果不是因為周雲峰的七系加上混沌之氣一共只需要八道幻影,恐怕他還會凝聚出更多的幻影。

八道幻影不斷穿梭閃爍,時而兩兩合一,時而三個合在一起,時而又是其中五道幻影合在一起,時而又是七道幻影合在一起,時而又是其中幾道分身擺成一個奇怪的陣型,……

修鍊無歲月,一晃又十過去了,這也就是周雲峰已經在一號石室中修鍊了二十二。

周雲峰積累下來的修鍊時間一共只有十七,所以在五前他的修鍊時間就已經用完了。

如果是在一般情況下,周雲峰會因為修鍊時間用完而被石室內的陣法驚醒,但是這裡面也有著一種例外,那就是貢獻值換取。

戰洞四層,第四層現在沒有人能進入修鍊,第三層是合道強者修鍊,而合道強者是可以隨意使用戰洞的,所以需要用貢獻值換取修鍊時間的就只有第一層和第二層了。

第一層是用於納虛武者修鍊,一修鍊時間需要一萬貢獻值,而第二層是用于歸元武者修鍊,一則是需要十萬貢獻值。

在未換取洪階低級戰技之前,周雲峰的戰牌中有著三百多萬貢獻值,就算是現在,他戰牌內的貢獻值也超過兩百萬之數,但是千萬不要因此就覺得戰洞的修鍊時間很便宜。

要知道在極戰堂內荒階低級**戰技的最低價是五千貢獻值,荒階中級**戰技的最低價是一萬貢獻值,荒階高級**戰技的最低價是四萬貢獻值,荒階頂級**戰技的最低價是二十萬貢獻值,洪階低級**戰技的最低價是兩百萬貢獻值。

納虛弟子宗門只賜予荒階高級**戰技,而且還只能是各一部,而換取荒階高級戰技的最低價格是四萬貢獻值,這也就是在戰洞時間用完的情況下,如果用貢獻值換取時間,則是四就耗掉了一部荒階高級的**或戰技,二十耗掉了一部荒階頂級的**或戰技。

而對於在第二層修鍊的歸元強者,那麼他們則是兩耗掉一部荒階頂級**或戰技,二十耗掉一部洪階低級**或戰技。

要知道在極戰堂內的長老大多數修鍊的都只是洪階低級**戰技,而剛剛達到歸元期的長老修鍊的甚至可能還只是荒階頂級**戰技。

如此可以想象,使用貢獻值換取時間在戰洞內是多麼奢侈的一件事,但是周雲峰此時就正在享受著這樣的「待遇」。

五時間,周雲峰戰牌內的貢獻值直接被消耗掉了五十萬,真不知道在他醒來的時候,看到他拼死拼活才得來的貢獻值一下就消耗了幾十萬,會不會鬱悶的吐血?

……

戰洞,第三層。

「清揚,可查出他戰牌內有多少貢獻值?」看著剛剛走下走下石梯的宮清揚,向無極問道。

「老堂主,查出來了!」宮清揚微笑道。

「有多少?」向無極問道。

「不得不不周雲峰的家底還真不弱,恐怕很大長老都不如他富有。」宮清揚微笑道:「碎金山一戰的獎勵加上納虛百戰台的獎勵,以及近一年來他和宗門交易丹藥得到的貢獻值,周雲峰的貢獻值已經達到了三百七十四萬。」

「在來戰洞之前,他用一部荒階頂級**加上一百六十四萬貢獻值換取了一部火系洪階低級戰技,所以他正好還有二百一十貢獻值!」宮清揚繼續道。

「二百一十萬貢獻值除掉已經消耗的五十萬,剩下的還足夠他再修鍊十六,本座就要看看他能逆到什麼程度?!」向無極笑道。

「如果真的將這二百一十萬貢獻值消耗完了,真期待他醒來之後的表情!」宮清揚嘴角露出一抹戲謔的笑容,道。

「哈哈!希望他能挺得住!」聽了宮清揚的話,向無極眼中也露出了期待的神色,不懷好意的笑道。 ?第六章巨大收穫

向無極作為極戰堂的開創者,活了十幾萬年的存在,實話,能引起他興趣的事情已經不多了,但是想到周雲峰醒來之後可能露出的表情,向無極頓時有了興緻。

周雲峰已經在一號石室中修鍊了二十二,隨時都有可能出關,可能是為了看到周雲峰出關發現貢獻值大量消耗時的表情,向無極和宮清揚也不再修鍊,只是閉上眼睛調息養神。

周雲峰好像也非常配合一般,一直沒有出關的跡象,時間就這樣一一的過去了。

「轟!」

突然,戰洞第二層一號石室內戰意一震,一道沖戰意在石室中迸發開來,戰洞本身的戰意都被瞬間逼出了石室,在這一瞬間,周雲峰的戰意席捲了整個石室。

一號石室位處第二層的中心,一號石室內的戰意被盡數逼出,第二層內的戰意也因此翻騰起來,形成了一股戰意lang潮。

lang潮迅速席捲了第二層,同時也驚醒了在第二層修鍊的所有人。

呼!

戰意lang潮來的快,去的也快,三息之後,lang潮盡數退去,戰洞的戰意再次湧進一號石室,向周雲峰壓了過去。

「這子還真是有意思,居然真的將貢獻值用完了才醒來!」在第三層的向無極察覺道第二層的變化,睜開眼睛戲謔的道。

「哈哈!真期待他接下來的表情!」在一旁的宮清揚微笑道。

戰意涌動,不斷向盤膝而坐的周雲峰衝擊而去,此時周雲峰已經將戰意盡收體內,然而戰洞內的戰意卻進不了周雲峰的方圓兩米之內。

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