軟寶嘴裏咬着塊小甜點,疑慮地問:「哥哥,你確定計劃能成功么?」

霄寶揮了揮手裏的平板,氣定神閑:「我已經黑進了婚禮現場的監控頻道,待會就曝光那個惡毒女人的壞事,一旦她的名聲臭了,這場婚禮休想再繼續,媽咪來了剛好看戲!」

「哥哥真棒。」軟寶習慣性地吹捧自家哥哥,又擰著小眉頭:「可媽咪來得好晚啊,該不會是被攔在外面了吧?」

霄寶怔了怔,倒是沒想到這個問題,叮囑道:「你在這等我,我出去看看。」

「嗯嗯,哥哥小心點……」軟寶接過霄寶遞來的小黃鴨書包,望着霄寶跑開的背影,頓時覺得哥哥的形象高大了數倍,充滿了安全感!

她以後找男朋友,也要找哥哥這樣的……

軟軟那濕漉漉的星星眼裏充滿了幻想。

「軟軟。」

這時候,厲瑋宸小朋友單手插在褲兜走來了,看到霄寶不見了,還有些納悶。

「你哥哥呢?」。 穩了!

虞夕沒有說不行,沒掐滅他的想法。

換了以前,早一句,不準借用她名頭行事給堵住了。

可這次,自行領會?

這還需要領會?

要是這都聽不明白,就是蠢了!

有了虞夕的保證,何凡也放下心來,繼續升級紙人。

等到明天晚上,他的四十六個紙人,全都能升級完畢。

到時候,群里每人發兩個,就地獄小課堂現在的水平,能強到什麼地步?

應該也就六七級。

就算是精心培養,資源無數,出一兩個下等猛鬼什麼的,他也不在乎。

下等猛鬼,他自信沒有對手!

群里還在聊天,小童:「大家安心,我這就去買裝備,每人一件寶衣,下等猛鬼也能擋住幾分鐘。」

「多謝小超。」

同學們連忙感謝,有小童幫助,他們安全得到了保障。

何凡沒有再關注群里,一切已經安排妥當,等待陰陽節日開啟就行了。

「曾有靜默一點清輝,願隨彩雲歸……」

手機響了,王胖子打來的,何凡道:「西西,你幫我接一下。」

「哦,好。」西西飄了過去,接通電話:「喂,胖子哥哥。」

「西西啊,使者大人在你旁邊嗎?」王胖子問道。

「在呢,哥哥正在弄紙人。」西西點開擴音,道:「我開擴音,你說。」

王胖子道:「這不是陰陽節日了嗎?我們隊長也在吩咐,尋找陰陽結晶的事情。」

「然後呢?」何凡淡淡道。

「就是打聽到,有鬼聯繫修士,參與爭奪,會摸進你們所在區域。

而且,聽說又來了兩個聖林的禿子,使者一定要小心。」

王胖子沉聲道。

又來了兩個?

何凡動作不停,道:「來就來吧,還有何事?」

「隊長想和使者合作,希望使者給幾分薄面。」王胖子低沉着聲音道。

「什麼意思?」何凡疑惑問道。

和他合作,讓他給幾分薄面?

難不成,想要從他手裏,要陰陽結晶?

這可是關係到升學的!

「還不是各大修仙門派,不在意執法局,不將朝廷放在眼裏。

明面上,各大門派遵守規矩,聽從乾皇調令,實際上不然。」

王胖子冷笑道:「就連修仙執法局,也是安排一些外門弟子湊數。」

「打壓各大派修士?」何凡淡淡道。

「是的,隊長願意與使者交好,以後陰界的事,也不用求着各大派,咱們互幫互助。」王胖子道。

何凡沉吟道:「我明白了,我也願意交朋友。」

各大派底蘊深厚,傳承久遠,在陰界都有人脈。

修仙執法局,都是修仙者組成的,各大派不可能將真正的天才,高手交給執法局。

看看逯玉雪就知道了,明知道有執法局的人在,還不是來爭奪?

他們在陰界的勢力,也遠不如各大派。

掛斷電話,何凡升級完紙人,繼續下一個。

天亮了西西回符籙,他繼續忙碌。

一直到第二天下午兩點,何凡總算升級完所有紙人,回房間睡覺。

一覺睡到天黑,何凡被西西叫醒了。

一人一鬼飄向學堂,西西背着包,裏面裝的全是可樂。

外面行人還在,熱鬧非凡,好在他們全身虛幻,活人看不見。

當何凡來到江城大西門時,同學們全都到齊了。

虞夕神情清冷,遞給他們兩塊漆黑令牌:「這是考核令牌,代表你們參加升學考試。」

何凡和西西收下令牌,一面雕刻着河流,一面雕刻着升學二字。

「你們準備一下,陰陽之門即將開啟。」虞夕淡淡道。

「是。」

群鬼應聲,小童拖着一個袋子,裏面裝着全是衣服:「來,一人一件,全是寶衣,何凡哥哥,這是你的。」

「我也有份?」何凡笑道,看了眼遞過來的一個紅色披風,道:「我就算了吧。」

「已經買了,何凡哥哥就穿着吧。」小童直接放在他手上,豪氣地道:「又不要幾個錢。」

「財不露白,你以後低調點。」何凡教導道。

必須提醒一下,別哪天被打劫了。

「我明白,這不是有哥哥你么?」小童咧嘴笑道:「你以後可是使者,我是你弟弟,誰敢搶我?」

何凡笑了笑,取出紙人:「一人兩個,九級頂峰紙人。」

「謝謝何凡哥哥。」小童連忙收下紙人。

其餘同學也不客氣,有紙人在,他們才有保障,這個時候可不是客氣的時候。

「行了,我來說說這次的考試地點。」虞夕淡淡道。

群鬼連忙安靜下來,看着虞夕。

虞夕神情淡漠道:「這次考試地點,乃是江城大學,你們最好暗中尋找陰陽結晶,不要暴露,干擾了活人。」

「江城大學?」

何凡一怔,自己要跑去江城大學?

這個點,學生們都還在校園呢!

「不錯,我們會以秘法隔絕,一般修仙者,進不來。」虞夕淡淡道。

何凡疑惑道:「老師,我們不該選擇,墓園,古月村這些出現陰陽通道的地方嗎?」

「那是社會上的鬼活動區域。」虞夕清冷道。

社會上的鬼……

這詞,真新鮮!

何凡思索道:「那江城大,有陰陽結晶嗎?」

大家都在找陰陽結晶,有陰陽通道出現的地方,出現的可能性更大。

江城大最近也沒出現什麼詭異的事情,若是有的話,張文文那邊也會和他講。

「江城大學,是最早出現陰陽通道的地方。」虞夕面無表情道。

何凡怔了怔:「最早?」

「不然,你以為我怎麼發現當時剛死不久的你?」虞夕冷冰冰地道:「只是那裏的通道,被我壓下來了。」

自己第一次街道虞夕電話,便是來江城大西門上課。

那一天晚上,陰陽通道出現,虞夕恰巧發現了自己?

只是,自己是活的啊,一個厲鬼看走眼?

他下意識地摸了摸胸膛,刺青!

除了刺青,他想不到還有什麼可能。

「好了,現在跟你們說一下,江城大,最容易出現陰陽結晶的地方,是學校內的桃花林。

還有第八棟教學樓,還有女老師張文文,每天必去之地。」

虞夕漠然道。

「張文文必去之地?」何凡皺眉,說起來,拿了旁聽證,他還沒用過。

張文文每天必去哪,教室?辦公室?

「這就當一個小任務,你們自己去找。」

虞夕淡淡道,微微抬頭,雙目迸射一道霸道鬼氣:「來了!」

天際風雲變幻,天地間的鬼氣,在學堂上空凝聚。

陰風呼嘯,險些將群鬼吹走,好在虞夕出手,護住了他們。

陰風來得快,去的也快,天空中凝聚的鬼氣,漸漸化作一扇門戶。

陰陽之門!

。 李新年笑道:「怎麼?今天就上班了?我還以為你跟老姚出去度蜜月了呢?」

張君抱怨道:「別提了,他就算有這個心也沒這個功夫,再說,又大家都是半路出家,走個過場就行了。」

李新年說道:「反正我給你們假了,既然你自己自覺自願提前來上班,我巴不得呢。」說完,沖妙蘭說道:「你幫我聯繫一下公司的法律顧問,看看他什麼時候有時間,我要跟他商量點事。」

妙蘭出去之後,李新年笑道:「昨天顧紅還跟提起你和姚鵬的婚禮呢,說起來也巧了,她前一陣也去省城參加了一個同學的婚禮,說起來這個人你應該也認識。」

「同學?誰啊,我可沒有收到請柬。」張君疑惑道。

李新年一拍腦門,笑道:「看我都有點糊塗了,你只是跟顧紅都研究生的時候是同學,本科並沒有在財大念,不過,說起來也算是校友,顧紅應該也是在都研究生的時候認識他的。」

張君有點悶逼道:「說了半天究竟是誰啊?」

「徐雯雯。」李新年說道。

張君疑惑道:「徐雯雯?沒聽說過。」

李新年說道:「那孫曉輝呢?」

張君盯着李新年怔怔地楞了一會兒,驚訝道:「怎麼?孫曉輝結婚了?」

李新年楞了一下,隨即笑道:「怎麼?我說你肯定認識吧?既然是顧紅的朋友,又是在財大任教,你多半認識他。」

張君好一陣沒出聲,最後說道:「算是認識吧,不過,沒有什麼交往。」

李新年總覺得張君的神情有點不自然,不過,也只是一種感覺,並不敢肯定,猶豫了一會兒說道:「我聽顧紅說孫曉輝的父親孫恆接替杜秋谷當省行的行長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