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進寒鳳城外的密林,北澤郡王三人並沒有立即加速阻截路無心,而是十分耐心的尾隨他,儘可能遠離百鳳道院,以免被一級道仙境界的素盈盈發現,破壞他們的計劃。

但就在北澤郡王三人耐心的尾隨了半個小時,感覺已經遠離百鳳道院時,三人悄悄分散開,準備圍堵路無心,一舉將他擒獲。

「嗡!」剛剛與絕刀、北澤郡王分開的絕劍向前方不遠處的一片密林外繞去時,一股可怕的氣息突然鎖定了他,震懾了他的內心,使得他不敢盲目移動一步,警惕的注視著四周,並迅速給絕刀傳音。

接到絕劍的傳音,剛剛繞到密林另一邊的絕刀內心一驚,想都沒想,立即放棄追擊路無心,快速的向折返了回來。

「怎麼了絕劍,發生什麼事情了。」看到一臉緊張的絕劍站在原地一動不敢動,快速折返回來的絕刀環視了一眼四周,輕聲問道。

「剛剛我感覺這叢林深處有一股可怕的氣息鎖定了我,不過我停止不動后,那股可怕的氣息又消失了。」面色陰晴不定的絕劍深吸一口氣說道。

「一股可怕的氣息鎖定了你,不會是素盈盈吧。」絕刀眉頭緊皺的問道。

「素盈盈雖然達到一級道仙境界,但以她的實力還無法釋放剛剛那種可怕的氣息,能施展出那種氣息的人,至少是二級道仙以上高手。」絕劍回憶了一下剛剛鎖定自己的氣息,有些后怕的說道。

「什麼,至少是二級道仙以上高手?難道是大夏王朝道仙高手?」絕刀眉頭一掀,驚懼的說道。

畢竟二級道仙已經是大金王朝金字塔最頂尖的存在,想要殺死他們,根本不用費多大功夫。

「是不是大夏王朝的人我不清楚,但我有一種感覺,那人就隱藏在附近。」 名門暖婚:霸道總裁極致寵 內心壓力極大地絕劍深吸一口氣說道。

「不對,那人絕不是大夏王朝的人,如果那人真像你說的那般可怕,發現我們尾隨那路無心想要圖謀不軌,絕不會單單釋放氣息警告你。畢竟那等級別的高手,秒殺你我絕不困難。」就在絕劍內心有些忐忑時,絕刀突然想通了一些道理,分析道。

「你是說那人很可能是恰巧路過。」雖然絕刀分析很有道理,但絕劍內心深知總有一種感覺,剛剛震懾自己的氣息絕對不是無意的。

「也不排除這種可能!絕劍,我們慢慢移動試試,看看剛剛釋放氣息震懾你的人是否還在,如果不在,我們速速去追北澤郡王。」絕刀深吸一口氣,輕聲提議道。

「好!」絕劍點了點頭,與絕刀一起祭出了上品天器天絕劍、天絕刀握在手中,提防隨時可能出現的危機。

不過就在他們二人手持天絕劍、天絕刀稍稍移動身體時,隱藏在密林深處的強大氣息再次出現了,排山倒海般壓到了他們二人身體上。

「那人果然還在!」感覺到鎖定自己的可怕氣息,絕劍、絕刀二人的臉色瞬間變了,迅速停止移動,目光驚恐的看著自己左側密林。

「在下大金王朝絕刀,這位是我哥哥絕劍,不知道是那位前輩在此,找我兄弟二人有何貴幹。」深切體會到鎖定自己氣息的可怕,絕刀深吸一口氣,語氣恭謙的問道。

「你們三個七級道尊境界的高手,竟然有臉一起追殺一名五級道聖高手,我真替你們三個感到丟人。」絕刀聲音剛剛落下,一道低沉的聲音在密林深處傳出,毫不客氣的指責道。

「前輩您有所不知,我們三個追殺的那個人身份很不簡單,我們害怕他跑了才會出此下策。」深切體會到叢林深處隱藏高手的可怕,絕劍接話說道。

「跑了?一個五級道聖可以在七級道尊高手手中跑了?你們兩個活了這麼多年都活到狗肚子里去了嗎?」隱藏在密林深處的神秘人毫不客氣的指責道。

「前輩教訓的是,前輩教訓的是!不知道前輩要我們做什麼?」越是頂級高手,越珍惜自己的生命,所以聽到神秘道仙高手的指責,大金王朝十大高手之二的絕劍、絕刀恭敬地問道。

「從哪來給我滾哪裡去,不要再打那五級道聖小子的主意,否則別怪我對你們不客氣。」隱藏在密林深處的神秘人不容抗拒的命令道。

「是是,前輩我們現在就離去。」感受到密林中不時傳來的可怕氣息,絕劍、絕刀內心深處產生不了一絲反抗的念頭,十分聽話的從命道。

至於一直尾隨路無心的北澤郡王,自私自利的絕劍、絕刀根本沒有考慮,灰溜溜逃跑了。

絕劍、絕刀被隱藏在密林中,疑似道仙境界的神秘人嚇跑,藏身在一旁灌木叢中的神秘人充滿邪氣的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整個身體好似一團迷霧,漸漸消失了。

「路無心,你想跑到什麼地方去?」就在將自身速度提升至巔峰的路無心即將穿出密林時,緊緊跟隨的北澤郡王感覺到時機成熟立即出現,化作一道殘影擋住了路無心的去路。

不過當北澤郡王現身時,他突然發現本應出現的絕劍、絕刀卻沒有現身,但在此時此刻,北澤郡王也沒有多想,釋放強大的氣息鎖定了內心有些慌張的路無心,不給他任何逃跑的機會。

「北澤郡王?不知道你攔截我有何貴幹?」路無心看著面色陰沉,露出不懷好意目光的北澤郡王,冷冰冰的問道。

「為什麼?路無心我想你應該很清楚。說吧,你在大夏王朝皇族是何身份?混進我大金王朝道院有何目的?」北澤郡王冷視著目光閃爍的路無心,大聲質問道。

「北澤郡王,我不清楚你在說什麼?但如果我出事,我想天宗道院一定會徹查此事的。」路無心深吸一口氣,強作鎮定的說道。

「天宗道院?你真以為天宗道院獲得此次四大道院綜合比賽第一名就可以不把我皇族放在眼裡了?告訴你,我皇族想要滅天宗道院,並不需要費多大力氣。」北澤郡王冷笑一聲,囂張的說道。

「好了路無心,不要再有什麼妄想了,識相的乖乖說出你的身份然後束手就擒,否則我可要動手了。」北澤郡王冷冰冰的警告道。

「束手就擒!你休想!」路無心眼眸中冷光一閃,迅速在乾坤戒指中取出了一枚珍貴的四級天獸符迅速的捏碎了。

頓時,一隻色彩斑斕,蘊含劇毒,相當於七級道尊境界高手的大蜘蛛魂出現了。

「四級天獸符,沒想到你竟然身懷這等寶物,看來你在大夏王朝的地位真的不低。捉到你,我想皇上一定會褒獎我的。」看到路無心捏碎四級天獸符釋放出來的大蜘蛛魂,北澤郡王冷笑一聲,根本沒有將與自己實力相當的大蜘蛛魂放在眼裡。

「嘶嘶嘶!」大蜘蛛魂感覺到北澤郡王對自己的蔑視,立即釋放出千絲萬縷的劇毒蛛絲,構成了一張大網罩向了北澤郡王。

而路無心利用大蜘蛛魂糾纏北澤郡王的時機,迅速施展千幻影遁進行逃跑。

「路無心,你是跑不了的。」北澤郡王看到路無心想要逃跑,並不驚慌,迅速祭出了一枚暗金色,達到上品天技等級的方印,撞碎了四級天獸等級的大蜘蛛,一個閃身擋在了化作幻影逃跑的路無心身前,一掌攻擊向了避無可避的路無心。

半夏 強大的攻擊猶如潮水一般轟擊在了路無心身體上,直接粉碎了路無心身體防禦,一掌將他擊飛,重重的摔進了遠處一片茂盛的灌木叢中。 「嗡!」就在北澤郡王想要將摔進灌木叢中,受到重傷的路無心擒獲,再擊殺四級天獸蜘蛛魂時,一道極影劍光在他眼前閃動了一下,瞬移一般攻擊向了他的胸口。

感知到危機,北澤郡王本能的進行閃避,不過因為偷襲他的劍光速度太快,他的胸口還是被劍光劃到,一道巨大的血痕瞬間在他胸口處裂開,大量的鮮血泉涌一般噴涌了出來。

「怎麼可能?這是什麼劍,怎麼會有這麼強的攻擊力。」北澤郡王為皇族管理整個北澤郡,被大金皇帝賜予了極多的寶物,而他身穿的防禦戰衣更是達到了中品天器,一般人根本傷害不了他的,但遭到瞬移一般劍光攻擊,他身穿的中品天器戰衣卻猶如豆腐一般被劃開了,這讓北澤郡王露出了不可思議的神色,驚呼了起來。

「太阿劍!大金王朝十大天器之一的太阿劍!」就在北澤郡王驚駭襲擊自己的劍光攻擊力時,一道速度殘影出現在了灌木叢旁,看到突然出現的神秘人手中握著的布滿大量符咒般暗紋的長劍時,北澤郡王立即露出了貪婪之色。

這名突然出現的神秘人不是別人,正是雲天羽,至於將絕劍、絕刀驚走之人,乃是雲天羽最大的依仗大魔王。

「走!」手持太阿劍施展瞬殺之劍將北澤郡王擊傷,雲天羽沒有繼續攻擊七級道尊境界的北澤郡王,迅速出現在了臉色煞白,傷勢不輕的路無心身旁,一把將他拉起就想迅速逃跑。

「跑!」見到雲天羽竟然擁有太阿劍,目光中透出炙熱之色的北澤郡王迅速移動身體,攔截向了他們二人,向他們二人發動猛烈地攻擊。

北澤郡王兇猛的攻來,雲天羽迅速將大驚之色的路無心推到了一邊,施展瞬移進行閃避。

而這時,剛剛被北澤郡王祭出上品天器暗金色大印擊傷的大蜘蛛魂快速的撲了過來,兇猛的向北澤郡王發動了猛烈攻擊。

遭到大蜘蛛魂攻擊,眼眸中透出意外之色的北澤郡王立即召喚出了異變嬰神,命令異變嬰神攻擊向了大蜘蛛魂,而自己繼續向剛剛施展瞬移閃避的雲天羽發動攻擊。

「瞬殺之劍!」北澤郡王全力攻來,剛剛施展瞬移閃避到一邊的雲天羽再次施展瞬殺之劍,藉助太阿劍可怕的攻擊力進行攻擊。

「嗤!」的一聲,北澤郡王施展的強大攻擊與太阿劍對撞到一起時,立即被極品天器太阿劍鋒利的劍芒撕裂。

不過北澤郡王畢竟是七級道尊高手,釋放的攻擊雖然被太阿劍撕裂,但強大的餘威卻將雲天羽擊傷,數口鮮血在他口中噴出。

「上天真是眷顧我,沒想到又有一個大魚上鉤,我想莫家前不久被滅,就是你所為吧。」想到絕劍、絕刀當初提起的太阿劍,以及不到道仙境界可以施展瞬移之人,北澤郡王堅信眼前之人就是毀滅莫家的罪魁禍首。

不過對於絕劍、絕刀遲遲未曾現身,北澤郡王感到了一絲奇怪,但在巨大的誘惑面前,北澤郡王並沒有多想。

「北澤郡王,你很聰明,不過聰明人總是沒有好下場,既然你猜出了我的身份,那我今天就只能殺死你了。」被北澤郡王道穿了身份,雲天羽並不驚慌,聲音冰冷的說道。

「殺死我!哈哈哈,就憑你嗎?雖然太阿劍是大金王朝十大天器之一,但極品天器的威力遠不是你這種境界可以發揮出來的,就憑你還威脅不到我。」北澤郡王大笑一聲,狂妄的說道,根本沒有將雲天羽放在眼裡。

「老鶴、葯火、蒼心,你們還有多久才能趕到。」感覺到北澤郡王再次暴漲的實力,雲天羽立即通過傳訊珠給火速趕來的鶴天涯三人傳訊。

「公子,再堅持三分鐘,我們就能趕來了。」鶴天涯的聲音在傳訊珠中響起。

「傳訊求助?哈哈!告訴你,當初與你們交手的絕劍、絕刀就隱藏在附近,就算你那兩名七級道尊巔峰高手出現也救不了你,你還是乖乖認命吧。」看到雲天羽懷中的傳訊珠突然亮了起來,北澤郡王露出了一絲不屑,冷冷的說道。

「朋友,你不要管我,速速離開,如果今天我可以僥倖逃脫,日後一定報答你的搭救之恩。」看到雲天羽受到北澤郡王釋放的氣息衝擊,雙腳不斷地陷入地層,路無心迅速的大聲說道。

「僥倖逃脫,今天你們一個人也休想活著離開。」北澤郡王眼眸中殺機一閃,釋放出強大氣息的身體突然前傾,以極快的速度向雲天羽發動攻擊。

「真龍吟!」北澤郡王全力攻來,雲天羽立即發出了真龍下凡般的可怕聲嘯,一股可怕的聲波力量將北澤郡王席捲在了裡面。

「瞬殺之劍!」北澤郡王遭到真龍吟的攻擊,雲天羽再次施展瞬移殺招,手持太阿劍刺向了靈魂劇烈顫抖的北澤郡王胸口。

「暗金破山印,抵擋!」雲天羽施展瞬殺之劍襲來,反應十分敏銳的北澤郡王迅速控制暗金色大印擋在了自己的胸口。

「嗡!」的一聲,當太阿劍與上品天器等級的暗金破山印觸碰到一起時,一道道能量光暈瞬間在太阿劍尖傳出。

雖然太阿劍的攻擊力遠遠勝過了暗金破山印,但云天羽與北澤郡王之間的實力差距太大,以雲天羽六級道聖境界實力,根本無法發揮太阿劍最強攻擊力。

「暗金破山印!破滅山河!」控制暗金破山印抵擋住太阿劍的攻擊后,北澤郡王立即控制暗金破山印布滿古咒文的印面涌射出毀滅力量,重重的轟擊向了雲天羽,逼迫著他不得不施展瞬移進行閃避。

「好可怕的暗金色大印,七級道尊控制天器釋放的威力果然不是現在的我可以達到的。」雲天羽雖然施展瞬移閃避開了暗金破山印印面涌射的毀滅力量,但他緊握太阿劍的手臂還是被震裂,湧出的鮮血很快將他的手臂染紅。

雲天羽緊握太阿劍的手臂被暗金破山印涌射的力量震傷,北澤郡王身體立即幻化出殘影,繼續向雲天羽發動攻擊。

「雷澤戒指,萬雷轟!」北澤郡王全速攻來,雲天羽控制雷澤戒指涌射出大量的天雷,好似一條條舞動的電蛇轟擊在了北澤郡王身體上。

「轟隆隆!」一聲巨響,高速襲來的北澤郡王就被雷澤戒指中湧出的大量天雷吞噬了。

而利用雲天羽與北澤郡王激戰時機快速療傷的路無心看到雲天羽釋放出的無盡天雷,立即聯想到了搭救自己之人的身份,有些灰暗的眼神中露出了不可思議的神色,在心中喃喃道:「這個人不會是天羽吧。」

「嗡!」北澤郡王被雷澤戒指中湧出的大量天雷吞噬,雲天羽立即在太阿劍中注入了大量的元嬰之力,控制太阿劍劈出了一道扭曲虛空的劍芒,重重的斬到了剛剛破開天雷的北澤郡王身體上。

「轟!」的一聲巨響,遭到太阿劍可怕劍芒攻擊,北澤郡王身穿的中品天器防禦戰衣好似碎玻璃一般粉碎了。

但中品天器防禦戰衣粉碎的瞬間,卻也抵擋住了太阿劍芒可怕的攻擊。

「好,很好!沒想到你這種螻蟻竟然可以傷到我,看來我必須要認真對付你了。」有些狼狽的北澤郡王深吸一口氣,高速運轉自己修鍊的道訣,最大程度提升了自身的實力。

而就在這時,北澤郡王的異變嬰神依靠強大的攻擊力,硬生生將四級天獸等級的大蜘蛛魂撕裂了,迅速回到了北澤郡王的身體中。

「七級道尊就天下無敵了嗎?」就在北澤郡王融合了異變嬰神,將自身的實力提升至巔峰時,一道可怕的氣息出現了,直接將暴怒的北澤郡王鎖定。

緊接著,身穿黑色長袍,散發出濃烈邪氣,給人一種睥睨天下、唯我獨尊霸氣的大魔王一個閃身出現在了雲天羽身旁。

「道仙!」看到突然出現在雲天羽身旁的大魔王,北澤郡王以為大魔王施展的是瞬移,再加上大魔王釋放的氣息讓北澤郡王感到了一絲絕望,一絲恐懼,北澤郡王確定大魔王應該是道仙高手,而且還是等級不低的道仙。

「師傅,您終於來了,如果您再不出現,我可能就要被他殺死了。」看到大魔王出現,雲天羽立即露出劫後餘生般的笑容,故意說道。

「師傅!難道那不到道仙境界,就能施展瞬移的能力是此人傳授的。」得知突然出現的大魔王是雲天羽的師傅,北澤郡王內心頓時忐忑了起來。

而路無心在得知雲天羽和大魔王的關係后,長舒了一口氣,內心安定了許多。

「北澤郡王?如果我將你殺死,不知道你們大金皇帝會不會心痛!」散發出睥睨天下霸氣的大魔王孤傲的說道。

觸碰到大魔王眼眸中透出的寒意,被完全震懾住的北澤郡王整顆心跌入到了低谷,毫不猶豫的向外逃去。 「唰唰!」就在北澤郡王全力逃跑之際,兩股速度光影出現了,一左一右向驚惶逃跑的北澤郡王發動了猛烈攻擊。

「轟轟!」兩聲巨響,北澤郡王與高速趕來的鶴天涯、葯火連續發生了兩次劇烈的碰撞,好似斷了線的風箏,從半空中墜落了下來,重重的砸到了地上。

「暗金破山印!」墜落到地上,北澤郡王源源不斷的向暗金色方印中注入異變嬰力,控制方印不斷地變大,抵擋住了從天而降的鶴天涯和葯火雙重攻擊。

「鶴天涯,接劍!」鶴天涯二人的攻擊被上品天器暗金破山印抵擋住,雲天羽立即將太阿劍扔給了鶴天涯。

而剛剛震懾住北澤郡王的大魔王看到援兵到來,站在原地的身體好似氣化一般,瞬間消失了,讓躲在一旁的路無心震驚不已。

「雷動山河劍!」接住雲天羽扔來的太阿劍,鶴天涯立即向太阿劍中注入大量的異變嬰力,激發了太阿劍可怕的攻擊力劈出了雷光劍山轟擊向了北澤郡王、「雷動山河劍,你是鶴天涯!」北澤郡王看到帶著人皮面具的鶴天涯手持太阿劍劈來,立即猜到了他的身份,毫不猶豫的控制暗金破山印迎了上了雷光劍山。

就在兩股強大的力量對撞到一起時,七級道尊巔峰境界的葯火鬼魅一般出現在了北澤郡王身後,充斥著炙熱火焰的手掌印到了他的後背上。

「咔嚓!」一聲,失去了中品天器防禦戰衣保護,北澤郡王後背的骨頭立即粉碎,葯火手掌心湧出的力量好似決堤的潮水,滾滾的注入到了北澤郡王身體中,瘋狂的破壞著他全身經脈。

要不是北澤郡王修鍊的道訣等級頗高,身體中異變嬰神強大,遭到葯火偷襲一掌攻擊,北澤郡王就算不死,也將失去戰鬥力。

「嘭!」的一聲,損傷嚴重的北澤郡王重重的摔倒在地上,大量的鮮血在他身體中噴出。

「絕劍、絕刀難道真的被那人的師傅解決了嗎?」傷勢不輕的北澤郡王看到一同前來的絕劍、絕刀遲遲不曾現身,整顆心跌入到了低谷。

不過為了逃出生天,北澤郡王迅速在乾坤戒指中取出了一顆漆黑色的果實,不等鶴天涯和葯火攻擊前,迅速將黑色果實吞到了肚子中。

吞噬了黑色果實,北澤郡王自身的生命好似被點燃一般,熊熊燃燒起來,推動他自身的實力節節攀升,很快達到了七級道尊巔峰境界,身體中傷勢也被詭異的黑色果實壓制住了。

藉助黑色果實燃燒生命暴漲了實力后,北澤郡王整個身體立即爆發出強大的能量,施展速度全力逃跑。

北澤郡王提升實力全力逃跑,鶴天涯立即化成巨大的天鶴,將自身的速度提升至巔峰,攔截住了逃跑的北澤郡王。

「葯火,接天沙旗!」鶴天涯手持太阿劍與北澤郡王激戰在了一起,雲天羽立即將打賭從武神通手中贏來的天沙旗扔給了葯火。

「天沙旗!天沙旗怎麼會在他的手中,難道他是雲天羽!」雖然當初沒有參加宴請,但北澤郡王深知宴請之日發生的事情,也知道武神通將一件威力極大的天沙旗輸給了司徒大長老,而司徒大長老又將天沙旗轉贈給了雲天羽,所以通過天沙旗,北澤郡王隱約猜到了雲天羽的身份,也想通了很多事情,一種恐懼的感覺鑽進了他的后脊樑。

「嗡!」北澤郡王因為天沙旗而分心,戰鬥經驗豐富的鶴天涯立即抓住時機,手持太阿劍不斷劈出一道道劍芒,連續劈斬向了北澤郡王,將他劈的口吐鮮血,加重了身體傷勢。

「天沙旗,給我搖!」北澤郡王被太阿劍芒震得受傷,葯火接過天沙旗后,手持天沙旗劇烈的搖動,在北澤郡王身體周圍形成大量的天沙,瘋狂的攻擊他的身體。

「天火三節Lang!雷動山河劍!」北澤郡王被天沙旗搖出的天沙困住,祭出中品天器火龍槍的葯火和鶴天涯紛紛施展上品天技轟了上去。

「暗金破山印,全力防禦!」剛剛釋放異變嬰力震碎天沙旗形成天沙的北澤郡王突遭兩大上品天器攻擊,立即控制暗金破山印擋在了頭頂,抵禦兩大上品天技的攻擊。

「轟!」的一聲巨響,當葯火和鶴天涯施展的上品天技雙雙轟擊在暗金破山印上時,暗金破山印劇烈的顫抖了一下,直接被兩股可怕的力量轟擊進了北澤郡王身體中。

而暗金破山印被逼入身體的一瞬間,北澤郡王身體中剛剛被黑色果實燃燒強行修復的經脈全部破碎了,北澤郡王自己也被轟進了地層之中。

「沒有人可以殺死我,沒有人!」身體被轟進了地層時,身受重傷的北澤郡王將僅剩的一顆黑色果實取了出來,迅速的吞到了肚子中,再次大幅燃燒了自身的生命,壓制身體傷勢,做著困獸之爭。

身體傷勢剛剛被壓制,不等北澤郡王通過傳訊珠求助,鶴天涯和葯火的攻擊再次轟擊了下來,將地面轟開了一個巨大的地洞,衝擊著北澤郡王的身體。

「三級天獸符,二級天獸符!爆!」損傷嚴重,北澤郡王將身懷的一枚三級天獸符,兩枚二級天獸符取了出來,迅速的捏碎,釋放出了三隻強大的天獸魂糾纏向了葯火和鶴天涯。

「老鶴、老葯,這三隻天獸魂交給我好了。」三隻強大的天獸魂快速的飛來,一直隱藏在暗處沒有現身的影蒼心出現了,以極快的速度攻擊向了三隻天獸魂,不給他們糾纏鶴天涯和葯火的機會。

「又一名道尊高手!這雲天羽到底是什麼身份,背後怎麼隱藏著如此可怕的力量。」三級道尊境界的影蒼心現身,給了路無心和北澤郡王極大地內心衝擊。

劫後餘生的路無心也在影蒼心出現后陷入到了沉思中,在內心深處做著激烈的思想鬥爭。

「異變嬰神!」影蒼心出現,使得北澤郡王整顆心跌入到了最深谷,不得已,北澤郡王只能將自己強大的異變嬰神召喚了出來,做最後一搏。

而就在北澤郡王召喚出異變嬰神攻擊時,鶴天涯和葯火也將自身的異變嬰神召喚了出來。

「靈兵!你們與兵宗到底是什麼關係,你們的異變嬰神怎麼會發生異變,擁有靈兵?」當北澤郡王看到鶴天涯和葯火召喚出來的異變嬰神手持各自的靈兵,而且嬰神異常的強大,露出了濃濃的震驚之色。

「北澤郡王,你一個將死之人,問題是不是太多了一些。」接到雲天羽必殺北澤郡王命令的鶴天涯冷笑一聲,一邊控制自己異變的嬰神攻擊向了北澤郡王的異變嬰神,一邊向北澤郡王發動攻擊。

而雲天羽之所以要殺北澤郡王,而不動用僅剩的一顆蝕魂子腦對其控制,是因為大魔王告知北澤郡王腦海中很可能有大金皇帝施加的禁制力量,如果遭到蝕魂腦侵蝕,很可能會被大金皇帝發現,從而對他進行抹殺,失去利用機會。

「嘭!」的一聲,異變嬰神遭到鶴天涯和葯火的異變嬰神壓制,幾乎失去招架之力的北澤郡王被二人強大的攻擊震飛了出去,全身上下幾乎沒有一塊完肉。

「你們不能殺我,如果我被殺死,皇上一定會知道的,到時皇族一定會為我報仇的。」北澤郡王恐懼的大喊道。

「如果不殺你,我們才會遭到皇族追殺!北澤郡王,從天沙旗上我想你已經知道我的身份了吧。」雲天羽露出冰冷的笑容,看著幾乎喪失戰鬥能力的北澤郡王,低沉的問道。

「雲天羽,我真是小瞧你了,沒想到你背後竟然隱藏著這麼強大的勢力!我想任雲蹤應該也不知道吧。」雲天羽道穿了自己的身份,北澤郡王也不再偽裝下去,冷冷的說道。

「這與你無關,你只需要知道,你死定了。」雲天羽冷笑一聲,繼續命令鶴天涯和藥師向他發動攻擊。

「想殺我!等你們接下我這一擊再說吧。」說著,北澤郡王取出了一個充斥著強大禁制的錦盒,噴出一口血霧噴洒到了錦盒中。

錦盒中的禁制融入了北澤郡王噴出的血霧立即消散,一股讓雲天羽等人感覺到心悸的力量在錦盒之中爆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