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點,要比沈傾遇到的人,強很多。

「仙兒,你哥哥挺可愛的。」沈傾一邊吃一邊說道。

慕容仙這才抬起了頭,看著大家,「我還不知道你們的名字呢。」

小白很是殷勤,指著沈傾,「這是沈傾,我們的老大。」

指著單千里,「這是我們的弟弟,單千里。」

「還有這個人,叫慕流年,是皇室的五皇子。」

在介紹道慕流年的時候,慕容仙分明很詫異,嘴角抽搐「皇室的人都長這樣嗎?」 「仙兒妹妹,我只是受傷了。」慕流年覺得自己要是再不反駁,就會失去一大波聲望了。

「受傷?成了這個樣子?那你的修為可真的有夠低。」慕容仙毫不掩飾的說。

慕流年表示:……你能打得過小白,你來試試,沒看到你哥都走不過一招。

看著慕流年不說話,慕容仙繼續說,「你在皇室里不被重視吧,看你這個樣子我就知道了,連話都不敢說,不滿都不敢表達,一定是被欺負慣了。沒關係,我在的日子裡,我會保護你的,慕流年。」

慕流年哭笑不得,最終頓了頓,「那就謝謝你了。」

沈傾強忍著沒有笑出來,慕流年可是皇室最受重視的天才啊,居然被貶低到這個地步,都不敢說出來。

「這個怎麼吃?」慕容仙手指指向麻辣小龍蝦,完全不記得這盤美食似乎沒有她的份。

沈傾拿起一隻小龍蝦,慢條斯理的剝了起來。

慕容仙跟著沈傾的動作,剝了起來。

小白似乎為了保持形象,並沒有動作這一盤小龍蝦。

小白也就算了,沈傾看的出來,小白似乎有些喜歡慕容仙。

可是這單千里怎麼回事,也不吃小龍蝦。

這就有些奇怪了。

「千里,你不是最喜歡吃小龍蝦了嗎?」沈傾很是疑惑。

「有小姐姐,小姐姐先吃。」單千里說著迅速的低下頭。

完蛋了,沈傾表示。

看這個樣子,單千里似乎喜歡這個小姐姐了。

惡魔烙印:纏愛雙面嬌妻 單千里和小白,同時喜歡一個小姑娘。

這絕對是行不通的事情。

「千里,你是不是喜歡慕容仙小姐姐?」沈傾還是決定問出來。

「恩,我喜歡和仙女小姐姐玩。」

完了,我的天,直接稱呼仙女小姐姐了!

「我也喜歡和千里玩,你是最可愛的孩子。」慕容仙捏了捏單千里的小臉蛋。

「慕容仙,你不能捏千里的臉蛋,千里是我弟弟。」小白立馬錶明了立場。

「你弟弟我為什麼不可以捏?」

「因為我喜歡你。」小白漲紅了臉,看著慕容仙。

「你喜歡我,我為什麼就不可以捏千里的臉蛋了,千里這麼可愛。」

「男女授受不親。」 萌寶駕到︰爹地投降吧 小白半天憋出了這麼一句話。

「噗,小白,你真是太好玩了,哈哈哈哈」慕容仙大笑不已。

「你和千里可都是我慕容仙的朋友,我對你們的喜歡是一樣的,更何況喜歡我的人有那麼多那麼多,在我們大斗帝國里,每一個人都說喜歡我,可我並不喜歡他們。」

「我們是朋友。」小白鼓起勇氣的表白,得到了這樣的答覆,泄了氣一般坐在地上。

「好了,不說這些了,謝謝你們請我吃這個小龍蝦。等下我和哥哥還要趕路去星月皇城呢。」

「這麼巧,我們也去皇城呢。」小白再次說話。

「這樣啊,那我們一起走?我去喊我哥哥回來。」慕容仙洗了洗手后,站了起來。

不知道是使用什麼方法,沒一會兒,慕容酒便回來了。

「哥哥,他們現在可都是我慕容仙的朋友了,我們一起去皇城。」慕容仙很是驕傲的說著。

慕容酒目瞪口呆的看了一會,對著大家拱了拱手,「謝謝大家願意接受我小妹這麼被寵壞了的孩子做朋友。」

「仙兒雖然說真的被寵壞了,但是心性還是善良真實的,我們都很喜歡。」沈傾溫和的發表了看法。

大家還是第一次這麼溫馨的氣氛說著話。

真所謂是不打不相識。

比起皇城的那些人,沈傾更喜歡慕容仙和慕容酒,這樣真實的人。

「慕容酒,你們星斗大陸,有多大?」眾人一邊走,沈傾一邊問。

「不好說,很大很大,比星月大陸似乎還要大,我從來沒有到過其他的邊緣,這也是我和小妹,第一次離開星斗大陸。」

沈傾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只是父皇還有很多知道其他大陸存在的人,都說星月大陸是貧瘠之地,這裡的人普遍修為低下,卻沒想到,我這樣的星斗天才,來這裡的第一天,就被蹂躪了。」

慕容酒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看來傳聞不可信啊。」

沈傾點了點頭,其實沈傾特別想說,傳聞是真的,只是你今天運氣差,點背,遇到了小白這樣的妖孽。

要不然,你的確可以在皇城裡橫著走。

「我聽小妹說,那位是皇室的五皇子,為何一直都不講話?」慕容酒看著慕流年,很是奇怪。

沈傾乾笑了一聲,「五皇子身體有些不舒服,所以才不怎麼講話,勿要見怪哈。」

「我只是好奇。」

沈傾這才發現,原來熟悉了以後,這些人沒有一個不是例外,全部是話很多的逗比。

沈傾想,現在你們看到的五皇子是這樣的,等到慕流年康復了,你們必定會大吃一驚。

原來所有的想法都被推翻。

只是這麼想著,沈傾便覺得很好玩。

慕容仙,卻是被小白和單千里圍著,一直聽她將星斗大陸的事情。

梅花鹿和小兔子安安靜靜的跟在沈傾身後,一點逾越的行為都沒有。

他們可是很清楚的記得沈傾的話,不可以在外人面前說話。

而如今,這裡有慕容仙和慕容酒這兩個外人。

看得出來,小兔子有些悶悶不樂。

「傾姐姐,我覺得這隻小兔子真的好可愛,之前吃飯的時候,和大家一起吃飯,現在那麼乖。」

慕容仙已經完全知道了沈傾的女生身份,對沈傾更是多了一層喜歡。

沈傾一聽慕容仙的稱呼,便知道是小白把自己給賣了,果然是眼裡只有美色啊!

小兔崽子!

「是啊,很有靈性,所以我才會一直帶著他們,現在他們跟我已經是一家人了。」

沈傾知道,慕容仙還是有些帶走小兔子的想法,便這麼說。

「我好喜歡這隻兔子。」慕容仙嘟了嘟嘴。

「下次,等傾姐姐遇到可愛的,就幫你找一隻?」

「好呀,謝謝傾姐姐了,不過要快些,我和哥哥可能最多在這邊只呆一個月。」想要這個問題,慕容仙皺了皺眉。

「要不然,傾姐姐把這隻兔子送給仙兒?」 說這話的人是小白。

沈傾轉身看著小白,眼神沒有一絲情感,「小白,你要知道,如今小兔子和你一樣,都是我的家人。你覺得我可以將你送給別人嗎?」

小白看著沈傾的眼神,心裏面一個咯噔,沈傾從來沒有這般嚴肅的看著他。

從來沒有這樣嚴肅的跟他說話。

自己似乎做了錯事了,觸犯了沈傾的底線。

沈傾覺得小白喜歡別人是一回事,但是絕對不可以把自己當作親人的人送出去,梅花鹿和兔子都在這個範圍內。

「沈傾,我只是開玩笑…」小白的聲音有些低。

「但願你只是開玩笑。」沈傾這麼重複了一次。

「別生氣啦,我沒關係,我只是太喜歡罷了,我可以等傾姐姐往後帶著小兔子來星斗大陸看我。」

……

在慕容仙和慕容酒的心裏面,皇城就是星月帝國的根脈所在,這種雖然在他們的眼中很正確。

但是在沈傾的眼中,這裡一直都是星月皇城,是第一次聽帝國這個詞。

「慕容酒,你和仙兒身份這麼尊貴,怎麼獨自來了這裡,難道就不怕有人會對你們不利?」

沈傾轉了話題。

「當然…有,只是不露面,除非我和仙兒遇到危險。」慕容酒象徵性的笑了笑。

「沈姑娘,我有些話,不知道當問不當問。」

「當然可以,不過,慕容酒,還希望你稱呼我沈公子,我在皇城裡一直都是公子的形象,所以」

「我懂我懂,」慕容酒笑的有些匪夷所思,「沈公子、沈傾」

「我是想知道,這星月帝國是不是許多像剛才那位少年一樣厲害的天才?」

慕容酒終於問了出來。

沈傾知道,慕容酒心裏面的這個疑惑已經藏了很久了,完全憋不住了。

沈傾眉眼溫和的笑了笑,「當然不是,小白在皇城那是風毛菱角的存在,不過許多人似乎也不知道他,所以我希望你進入皇城之後,最好也不要提及他。」

「我懂我懂,真正的高人是需要安靜。」慕容酒一副我完全懂的神情。

「放心吧,我慕容酒絕對不會對任何人提及小白。仙兒那裡我也會囑咐她。」

「那就謝謝你了。」

遠處突然間傳來了奏樂的聲音,聲音歡快而動聽,似乎有些大喜事在發生。

「沈傾,是不是這裡有什麼喜事發生?我好像聽到了奏樂的聲音。」

「哥哥,我也聽到了,不知道是什麼喜事,是不是成親。」慕容仙的臉上滿是青春的稚嫩和天真。

「沈傾,你知道嗎?」小白也湊了過來。

不消一會兒,一眾浩浩蕩蕩的隊伍便走了過來,正好與沈傾一行人是面對面。

走在隊伍前面的似乎是一位將軍般的人。

那位將軍看著一眼眾人,隨後眼睛停留在慕容酒和慕容仙的身上。

似乎觀察了許久,這人走進慕容酒,在他耳邊低聲說了幾句話。

沈傾看著慕容酒點了點頭。

這位將軍才如釋重負般的鬆了一口氣,「總算是接到了。還請兩位現在跟我走。」

「哥哥,我要是沈傾他們一起去。」慕容仙看著慕容酒,央求道。

慕容酒看著慕容仙,然後看了這位將軍一眼。

「仙兒,咱們和沈傾見面,有的是機會,你不是已經知道了是,沈傾就在星月學院嗎?到時候我們一起去玩,現在可不是任性的時候。」

「好吧。」慕容仙嘟了嘟嘴,戀戀不捨的走出沈傾的隊伍,走向這位不知道名字的將軍。

「這位姑娘,我們皇城的五皇子,那可是風流倜讜,聰慧過人,天賦卓絕,你不用擔心去了皇城之後會無聊。」

這位將軍好心的說著。

「皇城的五皇子?叫什麼名字?」慕容仙聽到這位件將軍的話,突然間想到了,現在和沈傾在一起的慕流年,好像也是什麼皇城的五皇子啊。

但是,這位慕流年跟將軍說的五皇子,絕對不是同一個人。

畢竟將軍形容的是,風流倜讜、聰慧過人、天賦卓絕,這些優點,現在的這個慕流年是一點也不佔。

「五皇子的名字是,慕流年。」這位將軍很是傲然的說出來。

「噗。」慕容仙一口氣就噴了出來。

「這位將軍,不知道皇城有幾位五皇子和慕流年?」慕容仙繼續問。

這位將軍卻是不知道所以然,覺得這位公主是怎麼了,突然打聽的這麼仔細,不會是想要嫁過來吧。

「當然只有一位,一位五皇子,一位慕流年,慕流年就是五皇子,五皇子就是慕流年。不知道姑娘你可是有什麼問題?」

「沒…沒有,我只是有些好奇罷了。」慕容仙說罷,特意轉身看著現在面前這位類似於豬頭般的慕流年。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