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三人,站在那裡,氣息十分平靜,甚至感覺不到他們的境界。

但,正是如此,卻更讓人忌憚!

「返璞歸真了啊這是!」李瀟皺眉:「三個玄尊!」

「希望別和他們遇上。」孤舟沉聲道:「這裡這麼多人,我們和他們也無冤無仇,一般情況下,他們也不會對我們動手的吧。」

孤舟這話,說的倒是很在理。

但是,當帝淵出現,宣布這次淘汰賽的晉級名額后,孤舟的臉頓時垮了下來。

「淘汰賽,晉級名額,二十個。」帝淵說道,又抬頭看了一眼空中的耀陽,道:「半柱香后開始,失敗者離開帝院,或者是死。」

「才二十個!?老頭子,你確定嗎?」孤舟黑著臉說道:「這裡一共有五十多人,就只有二十個晉級名額!?」

「這是規矩。」帝淵說道,更是補充了一句:「用盡你們一切手段晉級,生死不論。」

「呵,真是有些期待,我很想看到,你跪在我腳下求饒的樣子!」虎牙凝眸,淘汰賽即將開始,他心中對李瀟的怨恨,越發強大。

「虎牙,怎麼幾天不見,你還是老樣子,除了欺負欺負新人,還能做什麼?」

但,不等李瀟開口,一個身穿紫袍的少年從遠處飛了過來,開口便是嘲諷虎牙。

「升龍,你遲到了。」帝淵皺眉,道:「下次注意點。」

「知道了。」紫袍少年撇嘴,隨後又看向虎牙,道:「等下來過幾招?」

面對升龍的話,虎牙當即就閉嘴了,一看樣子,就是慫了。

同時,李瀟等人也發現,隨著升龍的出現,那三個玄尊也是神色古怪了起來。

甚至,他們的眼中,竟然出現了一絲忌憚之意。

「什麼情況?三個玄尊,忌憚他這個大天位的?」無塵皺眉道,很是疑惑,畢竟升龍的境界,也不過才大天位九重而已。

大天位九重,看似和玄尊只有一層之隔,但境界越高,哪怕是相差了一重境界,差距也是如鴻溝一般,很難跨越。

更何況,這裡的人,都是妖孽,跨級一戰,在這裡很難實現!

「這種感覺……到底是為什麼?」

不過,李瀟卻沒去想這些,他盯著升龍,總感覺對他很熟悉!

可是,仔細想來,他是真的沒見過升龍。

「我們……以前認識?」

實在是想不明白,李瀟忍不住問了一句。

「不認識,從沒見過。」升龍搖頭,態度很堅定,道:「絕對不認識!」

「嗯?這麼肯定?」李瀟皺眉,可心中那熟悉的感覺,真的是太強烈了!

甚至,李瀟感覺到,他和升龍之間,似乎有一種特殊的關係,就像是有血緣關係一般。

「這……該不會……」

突然間,李瀟腦海中靈光一閃,看向升龍時,眼中不由出現了一絲耐人尋味的意思。

「時間已到,淘汰賽開始。」

就在此刻,帝淵開口了,隨後便站在了空中,不做聲了。

同時,在帝院的話音落下的瞬間,在場之人,有絕大部分的人紛紛離去,身若流光,眨眼間就消失了。

第二章,繼續去寫第三章,各位稍等

(本章完) 淘汰賽,並非是要戰鬥才能晉級。

有很多人想的很清楚,只要躲起來,等到其餘的人被淘汰了,那麼他們自然而然的就晉級了。

因此,在淘汰賽一開始時,不少人就離去了。

而現在,大殿之外,只剩下李瀟和虎牙等人。

李瀟和虎牙等人結仇,這一戰自然是避免不了。

無塵等人則是和李瀟聯盟,自然也不能放著李瀟不管。

如此一來,這裡便成了兩方人馬的戰場。

「殺!」

「戰!」

……

這一刻,雙方都沒多說一句話,幾聲長嘯之下,便朝著對方沖了過去。

轟!

轟!

……

瞬息之間,大殿前方,戰鬥波動爆發,法則武技,道法,宛若潮汐澎湃。

「打!」

李瀟凝眸,他的對手是一個大天位五重的人,戰力十分強勁。

但,李瀟卻是無懼,眼中閃過一絲殺戮之意,抬手之間,便是陰陽之力迸發而出。

一輪黑白的太極,逆轉而生,在其後方,更是有一抹枯黃之色跳動。

「廢物一個!」這人輕蔑無比,但也沒敢大意,畢竟之前李瀟展現出來的戰力,著實強悍。

只見他雙手成掌,身前一片海浪蹦騰,宛若水之潮汐,朝著李瀟洶湧而來。

但是,這一片潮汐,在遇到陰陽太極時,瞬間就被震散了,更是化作了虛無。

隨後,在剎那間,陰陽太極衝擊,印在了對方的身上,將其震飛了出去。

「有兩下子!」此人心驚,但並無大礙。

畢竟,他有著境界優勢!

但,他這話剛說完,那一抹枯黃之色衝到,宛若一道雷閃,轟擊在了他的身上。

一瞬間,此人渾身顫抖了起來,眼中更是閃過一絲驚駭之意。

枯黃之色入體,枯萎之力迸發,宛若一股洪流,頃刻間就侵蝕了他的全身。

不過,此人的修為高深,並沒有在第一時間被侵蝕。

「你已輸了!」

但,李瀟不給對方任何機會,縮地成寸施展,更是配合了行字真言。

幾乎連眨眼的時間都沒,李瀟便出現在了他的身前。

隨後,一拳宛若血色大日,轟然落下,直接震碎了對方的頭顱,將其擊斃!

「丈八金身!」

與此同時,丈八咆哮,身軀放大,丈八之高,渾身金光燦燦,整個身軀,猶如黃金澆築一般。

他的手掌,宛若一方磨盤,掌中有卍字元號跳動,轟然之下,將虎牙鎮壓在了地上。

「就你們這些人,還真不夠我們殺的!」

孤舟也是冷傲不已,幾招之下,將對手鎮殺,不帶一絲猶豫。

「快走!」

「這幾人不好對付!」

……

這一刻,剩下的人心驚不已。

他們無法相信,李瀟等人比他們晚入內院,實力卻如此恐怖,尤其是那戰力,每一個人,都堪稱絕世無雙!

他們不敢再戰下去,此刻轉身就跑。

「還想跑!?」

「之前你們何等的囂張,如今的你們,卻如芻狗一般!」

……

青銅魔族等人嘲諷道,更是追殺了下去。

隨後,在半個時辰內,眾人一路追殺,終於是將這八人全部擊斃!

「快走!」

但是,就在此刻,遠處一道身影,宛若一個神袛,朝著李瀟等人飛來。

其身上,散發著一股恐怖的氣勢,威壓瀰漫之下,讓李瀟等人心中大驚。

「是那個天族玄尊!」孤舟沉聲道,又看向周靈,道:「你和他是本族,讓他高抬貴手?」

「你傻吧?在這裡,哪還分什麼本族和外族!」周靈沒好氣的說道,轉身就跑。

當即,李瀟等人也不敢停留,畢竟他們的實力再強,但和玄尊比起來,還是弱了一大截。

一時間,眾人逃遁,但李瀟眼中,卻沒有一絲恐慌之色。

「跟我來!」李瀟對著眾人傳音道,帶著他們朝著那個湖泊衝去。

「你有計策?」無塵問道。

「等下你就知道了。」李瀟笑而不語,腳下速度卻不慢。

十幾息后,當眾人來到那湖泊上后,李瀟便示意讓眾人停了下來。

「你們幾個,可真是夠狂的,剛入內門,就殺了八個,若是讓你們晉級,我今後的日子怕也是不好過啊。」

此刻,那天族玄尊到了,面帶冷意。

他眼中,殺意閃爍!

「你是怕了?」李瀟挑眉,道:「看到我們幾個戰力如此強悍,怕我們在今後的日子裡,威脅到你?」

「是,你說的沒錯。」這天族玄尊直言:「所以,先把你們殺了,就能永絕後患。」

「呵,那要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了。」李瀟戲虐道。

轟!

話音剛落下,便看到那天族玄尊沖了過來,宛若一頭展翅的大鵬。

其雙臂伸張之下,似一片天幕,一股天地大勢爆發。

「送你上路!」

李瀟卻是很淡定,更是輕語了一聲,隨即雙手結印!

瞬息之間,湖面之下,一道驚天的龍吟爆發,更有一層白霧瀰漫。

一股冰冷的氣息,宛若臘月的寒霜爆發,整個湖面都在頃刻間被冰封了起來。

甚至,空氣中,都瀰漫了一層層的霜雪,乃至虛空,都像是被凍住了。

同時,那天族玄尊心驚,只因他感覺到了,一股讓他無法抗衡的天地大勢,正從湖泊地下蔓延而起。

「你在這裡布置了陣法!?」這天族玄尊凝眸,但其攻勢不減,宛若一頭金翅大鵬,雙臂更似如刀刃,朝著李瀟等人橫切而來。

「陣法?呵,這陣法,可不是你能抗衡的。」李瀟戲虐一笑,再次結印。

一瞬間,眾人感覺到一股讓人窒息的冰冷之氣瀰漫。

與此同時,湖面之下,龍吟高亢,一條雪白的巨龍衝出!

「龍脈!?」這天族玄尊驚呼,同時感覺到了身軀僵硬了起來,連體內的力量,都有種要被冰封的跡象。

「龍脈?」李瀟挑眉,笑道:「這可是靈脈!」

轟!

……

話音落下的瞬間,白色雪龍飛舞,盤旋之下,將那天族玄尊禁錮了下來。

其在此刻,宛若一座冰雕,被雪龍封印在了空中!

「就算是靈脈,也很難殺死玄尊吧?」無塵皺眉道,玄尊之境,非同一般,其既然帶著一個「尊」字,就不是尋常之物可殺之的。

(本章完) 玄尊之力,非同一般,起早已超越了天位境的天人合一,已經能與大道法則分庭抗衡。

這種人物,哪怕是用天地大勢,也很難將其鎮殺。

更何況,李瀟布置的陣法,因為材料有限,並沒有發揮出靈脈的全部威力。

不過,對於這一點,李瀟自然是很清楚。

只見他笑了一下,雙手連番結印,道:「真要殺死一個玄尊,僅憑著一座靈脈大陣,肯定是不行的,但……你以為我沒準備?」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