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並非是他們能力所及的範圍!

維持帝級的防禦陣法已經讓他捉襟見肘,他根本沒有能力在控制著戰車衝殺敵陣,唯有撤去防禦陣法。

可一旦防禦陣法撤去,也就給了鬼帝機會,到時候他們誰都逃不掉。

「李施主他有辦法逃脫,咱們留下來只會拖累他!」

悟空沉聲說著,抬手一招如來戒刀拿在手中,朝著前方圍攻戰車的眾人揮出了一刀。

轟!

武君級的攻擊釋放出來,濃烈的佛光在雷光之中瞬間壓制了眾武王聯合形成的威壓,將前方攔路的十幾個武王一刀斬殺。

「走……」

齊妙山看了眼點頭的紫衣,一咬牙控制著戰車在這重開的裂口之中,化作了一道青色的玄光,朝著南方飛馳而去。

遠處百里之外,有一道燃著熊熊烈火的火線,火線宛若是一道屏蔽一般,將怒炎海的世界一分為二。

這一處火線就是怒炎海的火焰溝壑,也被稱之為火淵。

火淵的火能夠焚燒武帝,滅殺武聖,唯有火淵的橋上才能夠過人。

戰車速度極快,在幾個呼吸之間,已經全速開啟,帶著一團濃烈的光火和氣浪,重開了遠處正凝結成陣的鬼族大軍,也將橋邊上的鬼族軍陣破裂,撞死的鬼族士兵不計其數,讓這百里範圍中的鬼族士兵,損失眼中。

嗡!

三個呼吸之後,遠處的戰車已經衝上了那一座橋,在一個呼吸之後,戰車已經徹底消失在了眾強者的視線之中。

「留下李浩然!」

鬼帝心神一震,暗暗慶幸他們將李浩然截了下來,當下嘶吼一聲,不顧一切的糾纏著李浩然。

李浩然見齊妙山等人離去,緩緩鬆了口氣,抬手一刀斬飛了身前的武帝,身形一動,閃步就要逃遁開來。

轟!

可就在他要施展雷遁的時候,從一側早就盯住他的一個武皇忽的殺招疊起,狠狠的撞在了李浩然的身上。

李浩然被這一撞,雷電之力被撞散,也讓他再一次陷入了眾強者的圍攻之中。

遠處,一片灰色的鬼氣正不斷的蔓延,從這裡已經可以隱約看到鬼聖那強大的身影了。

「找死!」

李浩然沉聲一喝,毒影神光施展開來,整個人化作了一道綠色的光芒,朝著前方的人群中衝去。

「啊……」

一時間,磅礴的元氣和生命之力在毒影神光的作用下,流入了李浩然的體內,讓他得到了部分補充。

九霄真龍洞的眾強者,在李浩然化光之中,死傷大半,而這毒影神光竟對鬼族沒有任何的作用。

不過,此神通倒是讓李浩然從敵人的包圍之中掙脫出來。

「哈哈!鬼族也不過如此!」

李浩然一掙脫出來,立馬施展雷遁逃離,他的笑聲傳遍了整片天空。

轟!轟!轟!

幾道雷音之下,李浩然已經瞬息數百里,來到了那一座巨大的橋樑之上。

橋上的鬼族大軍根本攔不住李浩然,反倒是給李浩然殺的七零八碎,在也不成軍。

「該死!」

遠處追擊的鬼帝和諸位強者,臉色變得異常難堪,怒聲嘶吼著,看著就要從橋上走過去的李浩然,心中一片憤怒。

「小子,殺了我這麼多的屬下,就想這樣離開么?還是留下來吧!」

就在這個時候,李浩然將要踏過橋遠去的時候,一道聲音忽的從天邊響起,緊接著李浩然的身體一震,竟生生的立在了原地,再也無法動彈分毫。

「不好,這橋上有古怪!」

李浩然心神大震,他被自己腳下的一股力量所懾,肉身如同是被電流擊過一般,麻木的感覺傳遍全身,讓他無法在控制身體。

這是一股精神力量,十分強大,李浩然幾乎不可抵抗。

「半神之魂,幫我!」

遠處天邊的鬼聖越來越近,身後的鬼族士兵也在步步接近,李浩然心急如火,怒聲嘶吼著,體內唯一被李浩然調動的部分靈魂之力,忽的一下子沸騰了起來,點燃了他的整個靈魂。

轟!

忽的,李浩然體內爆發出了一團猛烈的精神氣浪,這股精神氣浪如同是山洪海嘯一般,讓李浩然七竅流血,大腦陷入了瞬間的眩暈之中。

也在這一刻,束縛李浩然的精神力量被沖開,在他調動大部分半神之魂的作用下,讓他終於重新掌控了自己的身體。

啪嗒!

李浩然頭暈的厲害,堅忍著腦袋和靈魂中帶來的刺痛一步踏在了橋的外面,踩在了堅實的路面上。

「小子,找死!」

遠處,已經露出了身影的鬼聖見李浩然竟掙脫了他的秘術,眼神一變,沉聲一喝,在也顧不得其他,手中一個法訣掐起。

砰!

緊接著,一股巨力從橋面上轟出,徑直轟在了李浩然的身上,讓將要離開的橋的李浩然一顫,緊接著李浩然就被這一股力量重重的打下了橋去,落入了那火淵之中。

「不……」

遠處,正返回接應李浩然的齊妙山三人見此臉色大變,他們痛苦的嚎叫著,生生的止住了天車,不敢置信的看著空蕩蕩的橋面,眼中滿是悲傷。

「呼!武聖來了,咱們必須離開這裡!」

紫衣眼中閃爍著晶瑩的光芒,拍了拍流淚而出的齊妙山,沉聲說道。

齊妙山一顫,對著遠處拱手一抱,控制著天車,轉頭朝著遠處天際邊上飛馳而去。

悟空愣愣的看著後方,眼中的淚珠流落,心中痛苦不已,喃喃自責道:「要知道如此,我就和李施主一同留下了……」

在他們剛剛離開之後,馳援的鬼帝來到了橋面上,站在了李浩然方才落下去的地方,扭頭看著那冒著騰騰火氣,散發著一股不可抗拒吸力的深淵,深深吸了口氣:「好一個人族的小子,竟能夠破開這橋上的半神之魂的力量,他體內爆發出來的那一股力量到底是他自己的,還是別人留下來的手段……」

「拜見大人,還請大人處罰我等!」

這個時候,鬼帝和鬼族的眾多強者走上前來,他們齊齊跪地,看著身前正遲疑的鬼聖,認真的說著。

鬼聖看了眼鬼帝,嘆了口氣說道:「這一次情報有誤,和你的布置沒有關係!傳我軍令下去,讓大軍壓進前線,命令火鴉堡前的大軍,分出騎兵搜尋逃過去的齊妙山三人!」

「是!」

鬼族武帝拱手說道。

……

在這個時候,九霄真龍洞內一處華麗的宮殿之中,一中年正坐在大殿裡面吐納,他的周身之上散發著一股股濃濃的龍威。

整個大殿裡面,到處都可以看到龍的痕迹,尤其是中年身前的一個琉璃碗內,更是有一碗紫色的血液。

這紫色的血液之中,有條條龍影浮現,看起來詭異至極。

正待他要將琉璃碗端起來的時候,一個羊頭的妖族武者慌張的從外面跑了進來,在進入宮殿的時候,噗通一下子跪在了門前,慌張的說道:「大人,不好了!角天少爺死了!」

「什麼?」

中年人臉色一變,忽的一下子站了起來,眼中滿是殺意的看著那跪地的羊頭妖族,冷聲說道。

「角天少爺前幾日的時候,受到老祖召喚,去了怒炎海滅殺李浩然等人,今日屬下當值魂殿,就在剛剛角天少爺的魂玉碎了!」

羊頭妖族恭敬的說著,他的話雖然慌張,卻極有條理性。

中年人聽后,眉頭皺起,看了眼那羊頭妖族,沉聲說道:「給我查,看看到底是誰殺了我的兒子,告訴鬼族他們必須給我一個交代!」

「不必去了,我已經問過了!」

這個時候一個穿著紫金色長袍的老者走入了進來,他看了眼那羊頭妖族,對著中年人問道。

中年人看到老者之後,趕忙拱手一抱,認真的說道:「還請老祖給我一個交代!」

「嗯!」

老者點了點頭,虛張的手微微握住,跪在殿門前的羊頭妖族身體一顫,竟直接爆裂開來,濃烈的血氣在噴發的瞬間,被一股強大的力量瞬間收攏,轉而被一道無形的光火直接焚燒成了灰燼。

「是李浩然,他施展出了我九霄真龍洞的神龍九變第四變靈龍變,一舉滅殺了角天!……鬼族的鬼聖沒有捉住對方,卻將李浩然推入了火淵!方才,鬼聖和我真龍洞的弟子已經傳信給我!」

老者徑直來到大殿前方的王座上,在坐下之後,他的聲音也漸漸的響起。

中年聽到此話之後,心中痛意更濃,眼中似乎噴出了火來一般,在他聽到李浩然墜入了火淵之後,如同刀絞的心在這一刻更疼了。

「我知道角天對你來說意味著什麼,可我也失去了霍達!……你要發泄心中恨意,要殺人我也不攔著你,可你必須給我查清楚,神龍九變到底是如何流傳出去的!」

接著,老者又淡淡的說著,眼中儘是一片冰冷。 第六百零八章殘破的世界

呼!

火淵的火常年噴涌,且還伴隨著無盡的狂風和火焰風刀,更有一些就連半神都無法阻擋的靈火噴出。

在這火淵之內,更有足可以滅殺靈魂的滅魂神光,此光芒直接滅殺靈魂,就算是半神也在這種神光之中抵擋不了多長時間。

曾經有無數的人,想要下路火淵看一看火淵到底是如何形成的,火淵下到底有什麼東西,會不會有重寶。

然而,這些人無一例外盡數死亡,有的人剛剛落入火淵,就已經被這火淵內的火焰燒成了灰燼,有的人更是直接魂飛魄散。

在怒炎海的歷史之上,最有名的一次探索要屬於十九半神探火淵了,可惜這十九位將死的半神,在拼且性命步入火淵之後,就在沒有上來過。

且這些人的魂玉在眾人下入火淵之後的一百多個呼吸之後,紛紛碎裂。

自此之後,這世界上再也沒有人敢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來看一看這火淵。

李浩然落入火淵的那一刻,有一種被萬千匕首刺破身體的感覺,尤其是靈魂的割裂之感覺,還有肉身的擠壓之痛,加上無盡靈火的灼燒煅燒之力,讓李浩然瞬息之間失去了意識。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當李浩然醒來的時候,他漂浮在一片火焰升騰的狹長空間裡面,身體正在自行下落,有一股吸力在不斷的拉扯著他。

「我沒死?」

李浩然睜開了眼睛,看著兩側其黑色的石壁,還有從下方極深之處傳遞上來的光和火,李浩然詫異的說著。

他的身上有一團浩然正氣凝結的光芒籠罩,將外界狂猛的火焰擋住,且他的炎之竅內的火元氣越發的靈動起來,還在自主的吸收著外界的元氣,來供應著李浩然的消耗和元氣補充。

呼嘯的風聲在耳邊飄過,李浩然很震驚,也很疑惑,他為什麼沒有死去。

難道是因為浩然正氣么?

李浩然皺眉思考著,他也分不清到底是什麼原因,可他卻知道若非這浩然正氣形成的光幕保護,他已經被這裡的火焰瞬間殺死。

「誰在召喚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