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事定下來之後,黃青就先告辭離去,他得去青龍殿報名。

令東來則留下了王通商量一些事。

……

黃青去到了青龍殿,他熟識的內務管事陳天康不在,由一個管事幫他處理。

「你要報名魁靈山的使用權爭奪賽?」管事聽到了黃青的要求之後,目光之中閃過一絲驚奇之色。

即使青龍殿開出了一萬貢獻點的獎勵,報名的人也不多,畢竟大家都不傻,知道贏到的機會根本不大。

「有規定參加者不能超過結丹期虛丹境的修為,你什麼修為?」

「虛丹境。」

黃青放出了虛丹境的真元波動,得益於紅褲衩的特殊性,他可以自己模擬成結丹期的任何一個階段的修士。

「你的隊友呢?」

「沒隊友,就我一個。」黃青搖頭道。

鳳諭:傾城醫女 「那不行,規定了只能是隊伍形式參加。」

「我是隊伍形式啊,隊員就我一個人。」

「這樣不合規矩,必須是十人滿員的隊伍。」管事堅決地道。

「為什麼?」黃青忍不住問道。

我一個人的實力就頂一隊,怎麼就不能一人參加。

「由於玉靈冷馬的數量有限,主峰規定,內門八峰,每一峰只能有三個隊伍,每個隊伍十人的名額,你一人佔了一個隊伍,豈不是浪費了九個珍貴的名額?」

管事搖頭道:「這是主峰的規定,你在我這裡反對也沒用。」

玉靈冷馬?

這是什麼東西?

黃青感覺似乎他遺漏了很重要的信息。

「玉靈冷馬是什麼?」黃青問道。

「異馬的一種啊,只有騎著玉靈冷馬才能在魔魁嶺中自由行走,你這都不知道?」

異馬?

鬥氣化馬?

斗宗強者都要下馬一戰了?

黃青還是第一次聽說要要騎玉靈冷馬才能踏進魔魁嶺。

見這是主峰規定,黃青沒辦法,只能先去找隊友。

十人一隊,還差九個。

黃青去到了自己住處所在的山澗,卻不是回自己住的閣樓,而是不遠處韓猛的居所。

「韓猛。」黃青敲門。

「黃師兄!?」一道充滿驚喜、興奮,震耳欲聾的答話聲傳來。

韓猛瞬速打開門。

一段時間沒見,韓猛整個人的氣息強大了不少,他已經達到了築基七層!

黃青有點驚奇地看著韓猛,這也提升得太快了吧?

韓猛雖然實力提升不少,但還是老樣子,見到黃青找他,興奮到不行。

沒有黃青師兄的日子,實力提升得太慢了!

「要不要跟我去報名一個好玩的玩意?」

「要要要!」韓猛連連點頭,神色驚喜不已。

黃師兄又要帶我飛了!

……

(PS1:根據大家的反饋,金烏鴉的確更符合神話之中太陽的形象,所以作者改成了金烏,而不是金鳥了。

PS2:大概是因為上了強推的關係,今天均訂突然漲到了3000,作者都有點猝不及防,全因大家的支持才有這樣的成績,作者自然得兌換承諾加更,這兩天讓我整理一下劇情,下周儘力每天三更,希望大家繼續支持,下周之後再有新的加更規則,拜謝。) 韓猛跟在黃青身後,走在往青龍殿的路上。

黃青還沒問,韓猛就已經急不及待開始分享這段時間實力飛速提升的經歷。

那天他隨黃青斬殺完冰玄龍龜回來后,很快就突破到了築基三層,並且用貢獻點兌換了一門新的主修功法,名為「通天龍蛇勁」。

由於他在湖底之中對冰玄龍龜出手時見識過一絲異變的龍威,因此一舉練成了這門極難入門的五品功法,達到了小成之境「化蟒」,距離下一階「化蛟」已經不遠。

他又兌換了一門硬功戰技《擒龍九撲》,然後這段時間不斷在清微域之中找超越他兩、三階的妖獸來對戰,追求更多生死絕境之間的體驗,謀求突破。

農女翻身:前朝宰輔走開點 基本上,韓猛雖然現在只有築基期七層的修為,但等閑對付築基期九層、十層的妖獸都不是問題。

黃青也有點配服韓猛的拚勁了。

要知道就算在玄天宗的內門之中,敢這樣越三階挑戰妖獸的弟子也不多,因為一不小心,可不只是受輕傷這麼簡單,而是有很大機會交代小命。

韓猛能活到現在還安然無恙,活該他進步神速了。

「黃師兄,你說好玩的玩意,是什麼?」韓猛興奮地問道。

「魁靈山下一年使用權的爭奪賽。」

「好啊,贏了回來,我們以後去魁靈山修練,速度能快上不少。」

韓猛沒有擔心過贏不了之後會不會好像往年的失敗者一樣,受到神霄峰弟子的冷嘲熱諷和鄙視。

瞪兩眼,說兩句又不會掉條毛,怕什麼。

而且有黃師兄在,還會贏不了?

韓猛對此是十分期待的,問道:「其他隊友呢?」

他急切想認識其他被黃青選做隊友的人,能被黃師兄選中,肯定都是精英中的精英了吧。

兩人這時已經走到了青龍殿前,黃青答道:「這個得靠我們兩個努力一下。」

青龍殿是神霄峰上人氣最高的地方,就連殿外,都有一個廣場,讓弟子互相交流情報,聚集閑聊,交易資源,或是接了任務之後找隊友。

「靠我們努力?」韓猛一愣。

不變的諾言 「嗯。」黃青點了點頭,指向這裡的人群,說道:「隨便找多八個人就好。」

「不過要符合參加的資格,修為得是結丹期虛丹境或以下。」

韓猛這才發現,除了他外,黃青沒有找過任何隊友。

「這個,恐怕肯答應的不多啊。」韓猛也了解現在神霄峰弟子對於參加爭奪賽的態度,基本上就是誰上誰背鍋。

聽說青龍殿都開出了一萬貢獻點的獎勵,才勉強有兩個隊伍報了名。

黃青也沒有抱太大期望,只是試一下而已。

說不定剛好這裡有八個天不怕地不怕的愣頭青,是很想參加的,不過他們與黃青一樣,找不到隊友,才直到現在也沒報名……

二人分開行動,韓猛守在了青龍殿的門口,見到兩個青年弟子走了出來,他雙眼一亮,走上前去。

「兄弟,我們正在找魁靈山使用權爭奪賽的隊友,有興趣不?」

那兩人一聽,面色大變,立即繞道而走,避得遠遠的。

走得老遠之後,隱約有聲音傳回來:「神經病……」

韓猛搖搖頭,早已預料到這種情況,繼續找下一個目標。

黃青走進廣場之中,挑選起目標。

好像韓猛的那種見人就問的策略,是不行的,成功機率太低。

黃青在找一些看上去最好帶有幾分憨厚,腦子沒那麼靈光的人。

觀察了十來分鐘之後,他終於發現了一個潛在的隊友。

「這位師妹。」黃青展露出一個十分友善的笑容,「不知你有沒有興趣……」

黃青話還未說完,那位腰圍八尺的女子就大聲打斷他:「不約,我不是這麼隨便的女人。」

「我住在小竹林弟子區三十二號房。」女子的后一句聲音壓得非常低,說完之後,她昂起頭,如同一個高傲的孔雀徑直走過。

黃青愣了半晌。

「這個廣場不是用來交易修練資源和找任務隊友的嗎,難道還有別的功能是我不知道的?」

他確保了不會將隔夜飯吐出來后,開始從新找過目標。

這次堅決找個男的問。

慢著,男的豈不是更加恐怖?

黃青收回了飄遠的思緒,走到一個男弟子身前。

這次問的人,看上去十分正常。

「兄弟,魁靈山使用權爭奪賽,保證能贏,有興趣參加不?」

「什麼,魁靈山?」那個男子先是一愣,然後反應很大。

然後他好像避開瘟疫一樣,後退了三步,然後直接掉頭就走。

附近的人一聽黃青是在找魁靈山使用權爭奪賽的隊友,紛紛面色一變,自動遠遠避開他。

「這也太誇張了吧?」黃青哭笑不得。

難道得出錢叫人參加?

那可不行,這麼搞還不如老老實實在清微域殺妖獸,或者去執法堂找找有沒有什麼任務可以做。

這時兩個樣貌有五分相似的高大男子來到了黃青面前。

黃青認得兩人,張朝文、張朝武兩兄弟。

「你真的在找參加爭奪賽的隊友?」張朝文有點不太確定地問道。

黃青點了點頭,他有種預感,隊友要送上門了。

「方便找個地方談嗎?」張朝文問道。

「可以。」

黃青叫上同樣一無所獲的韓猛,四人在兩兄弟的帶路之下,去到了風雪會的一個專用演武場。

那裡同樣有十多個人在,他們見到跟在兩兄弟身後的黃青和韓猛,目光之中都有著審視之色。

「朝文,這兩人是誰?」其中一個面容不羈,散發著一股張狂之氣的男子問道。

「他叫黃青。」張朝文答道。

明顯在場的人都聽說過黃青,皆是眼神一凝。

黃青看他們的反應,估計是令風雪提過,不過不知道令風雪是怎樣介紹的。

「他也在找參加爭奪賽的隊友。」張朝武補充道。

黃青感到了剛才問話的那個男子目光之中甚至莫名傳來了一絲敵意。

「你想加入我們的隊伍?」一個身穿青色緊身衣,長發紮成一條好看的馬尾,美眸之中透出一絲野性的女子感興趣地問道。

「不是加入你們的隊伍。」黃青搖搖頭,說道:「而是你們加入我的隊伍。」 黃青此言一出,場上氣氛為之凝固。

張朝武苦笑一聲,他之前與黃青接觸過幾次,對黃青的風格有一些大概的了解,帶他來之前已經料到過這種情況。

「有什麼分別?」馬尾女子神色如常。

「我的隊伍,現在有八個位子,我是隊長,進入魔魁嶺后,一切行動全由我指揮,不得違令。」黃青說道。

不論這裡的人實力如何,韓猛都必然要佔一個位子的,因為這些人之中,沒有一個像韓猛那樣可以令他可以信任。

至於指揮權,更加是必要的。

他對這次爭奪賽的第一是志在必得,可不會接受因此隊員不聽指揮而導致任務失敗。

剛才那個發話,名為趙彬的男子冷笑一聲:「真是荒謬,你以為……」

「我還未說完。」黃青打斷了他。

「青龍殿那一萬貢獻點的任務,我要佔七成,其餘的再由你們分。」

這也是他與韓猛一早商量好的,韓猛對此一點問題也沒有。

至要能跟在黃師兄身邊學習,他甚至連有沒有貢獻點也沒所謂。

「真是笑話,朝文,你是找了一個瘋子過來吧?」趙彬冷然道。

名為宋楚倩的馬尾女子眼珠一轉,問道:「青龍殿的一萬貢獻點?你是不是有什麼誤解,那應該是贏了第一的隊伍才有的吧?」

黃青有點莫名其妙地看著宋楚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