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妖獸,是為了她而來,並不是為了神女?

「怎麼會這樣?」神女的身子顫抖不已,滿含震驚的目光死死的盯著白顏。

她認識狐族的人?

而且,這狐狸能統領如此多的妖獸,在狐族的地位肯定不一般!

神女緊緊的咬著唇,她剋制住顫抖的內心,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白顏……」她剛想質問出聲,冷不防的被一道朗朗聲音給打斷了。

「臣等特來此恭迎王,王后與小殿下!」

臣等特來此恭迎王,王后,與小殿下!

這一句話,因含有無數頭妖獸的聲音,以至於久久的在天空傳盪,如雷轟響,震耳欲聾。

「臣等特來此恭迎王,王后與小殿下回歸妖界!」

見白顏沒有反應,眾獸的朗朗聲音再次響起,在天空留下迴音陣陣。

白顏臉色複雜,她望了眼帝蒼,再將懷中的漂亮狐狸扯了下來,問道:「帝小雲,你們怎麼會在這?」

狐狸落地的瞬間,身體被一道光芒籠罩,半響后,一個漂亮的少女出現在白顏的面前。

她抹著眼淚,楚楚可憐:「在王兄離開之後,妖界的封印也被破了,所以,我們已經能夠自由出入,之前眾獸為了以表歉意,打算來迎接王嫂,我就和他們一起來了,王嫂,是我錯了,我根本不知道國師那個混蛋會給我王兄塑造什麼替身,你原諒王兄可好?」

白顏沉默不語,她這些年來一直隱瞞著晨兒身為妖獸的身份,但帝小雲等人竟然以本體出現,如此一來,晨兒的身份再也瞞不住了。

「王嫂。」

帝小雲瞧見白顏沉默的表情,心都揪了起來,她可憐兮兮的扯著她的依舊,漂亮的大眼中含著淚光:「王嫂你就原諒我王兄吧,否則的話,我王兄會打死我的。」

一聽這話,白顏消下去的怒意再次涌了上來,她狠狠的瞪了眼帝蒼:「我看他敢!」

「……」

帝蒼一臉茫然,他做了什麼了?他什麼時候打過這丫頭了?

他眸光微微掃過,再看到帝小雲調皮的笑容之後,心中怒火翻湧,咬牙切齒:「帝小雲!」

這該死的臭丫頭,竟然敢在顏兒面前潑他髒水?

「王嫂,你快看王兄,他好凶,你還是隨我回妖界保護我,你不在的話,我王兄經常打我。」帝小雲躲在白顏的身後竊笑不已。

以前她怕王兄,可自從有了王嫂之後……只要不觸犯到王兄的底線,她就不用再怕他了。

有嫂子的感覺就是好,凡事都有人給她撐腰!

「顏兒,你別聽這丫頭胡說,我什麼時候動過她一根指頭?」帝蒼的語氣帶著焦急,生怕白顏會輕信了這丫頭的話。

白顏涼颼颼的瞥了眼帝蒼:「我信你沒有打她,只是……你嚇唬她的次數還少?」

帝蒼啞口無言,好像……確實如此。

「顏兒,日後,你不喜歡的事情,我不再做,我不會再隨意嚇唬你想要護著的人,我也不會讓你再傷心難過,你就給我一次機會,可好?」

帝小雲目瞪口呆。 她怎麼感覺……王兄貌似變了。

以往的他,是絕不會說出這般的情話。

白顏望著男人絕世之顏上認真的表情,她的心臟微微顫抖,緊緊的握著白小晨的手,抿唇道:「好,我可以再給你一次機會,以後不管有何事,你都不能再隱瞞我,也不許欺騙我……更不許裝傷來博取同情!」

「……」帝小雲漂亮的大眼睛懵逼的看著帝蒼。

王兄為了博取同情,居然裝病?

這還是她那霸氣張揚,唯吾獨尊的王兄?

上門狂婿 何時,她這王兄竟也變得有了些人氣?

此時,帝蒼因白顏這話興奮的不能自已,自是忽略了一旁的帝小雲,就連白小晨也被他忽視的很徹底。

他一把扯過白顏,無視所有人將她摟入懷中,緊緊的擁著這讓他給予了最深刻之愛的女人。

「小顏兒,謝謝你願意再給我一次機會……我不會再讓你失望。」

也不會,再隱瞞你任何事情……

帝蒼低沉沙啞的聲音中帶著顫抖,紅唇卻不經意間勾起,勾繪出一道絕艷的弧度。

他的容顏妖艷絕色,銀髮在這狂風中淺揚,與女子的青絲交融在一起。

這相擁的畫面,美得如同一副絕世的畫,驚艷眾生,一時難忘。

眾人都安靜的看著這兩個璧人,連妖獸對他們的稱呼都忘了詢問,誰都不忍心去破壞此刻的安寧……

更甚至,潛意識裡認為,打擾了這兩個人,便為滔天大罪,一世都難贖清。

最後,還是白小晨率先開口,那稚嫩的聲音響起的瞬間,也如同投入湖面的石子,激起一陣波瀾。

「姑姑,你們怎麼出現的如此湊巧,是壞蛋爹爹讓你們的來的嗎?」白小晨大眼睛萌萌的,略帶好奇的望向帝小雲,粉嫩的臉頰上染著淡淡的紅暈,更為可愛動人。

帝小雲心頭歡喜,抬手捏了捏小傢伙粉粉的臉頰,笑嘻嘻的說道:「其實之前我們就已經到了,本來我就想入城找王兄,但是我能隱藏了身為妖獸的氣息,其他人做不到如此,王兄就讓我們在城外等候……」

說到這裡,帝小雲嘴巴一撇,她本想獨自偷偷的溜進來,可王兄死活不讓,所以她就只能隨其他妖獸偷偷的隱藏在城外等候。

「不過……就在剛才,我接到了王兄的傳信,說是王嫂被欺負了,讓我帶人來,這些妖獸化為本體跑的比較快,我就讓他們以本體出現……」帝小雲頓了頓,繼續道,「但他們以本體現身,我自然不能不一致,所以,我才用狐狸的形象找來,還好嫂子認出了我。」

白小晨愣了愣,自己這小姑是不是傻?她雖然是以本體出現,氣息卻始終未變,娘親怎可能認不出來?

哈嘍,勐鬼督察官 他之前還以為小姑稍微長進了些,卻依舊是個傻白甜。

帝小雲顯然不知道白小晨內心的吐槽,臉上帶著喜滋滋的笑:「晨兒,是誰欺負了我嫂子?」

「哦,」白小晨撇了撇嘴,望向了站在祭壇上的女人,「就是這個什麼神女,她說她是四聖獸的主人,還說壞蛋爹爹追求過她,就算娘親把青龍放了出來,她依舊說青龍是假冒的……」 帝小雲聞言為之一愣,繼而一股狂怒湧上了她的心頭,漂亮的臉蛋一片鐵青,憤憤的道:「怎麼這些妖艷賤貨如此之多?一個個都想破壞我王兄和王嫂的感情?我王兄什麼時候追求過你?我身為他的妹妹,我怎麼都不知道你的存在?」

神女在聽到妖獸對白顏的稱呼之後,心中就咯噔了一下,臉色亦是一片煞白。

如今……

聽到了帝小雲的話,她的容顏更為難看,驚恐的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這女人……是妖界的公主?

白顏是王后,她的男人是妖界之王?

不!

不會的!

妖界的王與王后,怎會出現在這裡?而且,妖界的王后不是已經死亡多年了?怎會成為聞雲峰的女兒?

神女緊咬著嘴唇,她驚慌的看了眼帝蒼,身形一閃,剛想讓自己的分身從幻府抽離,卻等她回過神來之後,驀地發現自己還站在原地。

「這……怎麼回事?」神女喃喃出聲,滿眼慌亂。

她分身控制的遊刃有餘,這還是她第一次無法撤離分身,能夠讓她離不開只有一個原因,那就是……這裡有比她實力強盛許多的人!

神女艱難的吞了口唾沫,再次將目光轉向帝蒼,她眼中的恐懼更甚,身子亦是冷不丁的向後退了幾步。

「顏兒,」君天月終於回過神來,柳眉輕蹙,問道,「這是怎麼回事?為何這些妖獸喊你王后?」

白顏一怔,她離開了帝蒼的懷抱,抬手摸了摸白小晨的腦袋,眼底掠過一抹複雜之色。

「唔……其實這事也不複雜,剛才這神女口口聲聲說妖界的王追過她,而很不巧的,妖界之王正是我的……夫君,他是否有追過她,不如直接問我夫君本人更好。」

妖王……是她的……夫君?

所有人的目光逐漸轉向了帝蒼,目光中含著震驚與錯愕,許是誰都沒想到今日會有如此一出。

「你……」君天月顫抖的伸出手指,指向帝蒼,她頭腦一片空白,身子都差點摔倒過去,「你的意思是,他……他是妖獸?與那小姑娘一樣是只狐狸?」

帝蒼正因白顏那一句夫君而心情歡愉,如今看到君天月如此激動的情緒,妖孽的臉龐出現一抹懊惱。

他之前只顧聞雲峰,卻沒有考慮過,顏兒的其他親人是否能接受他的身份。

若是以往……世俗的眼光與他何干?他帝蒼想要做的事情,誰都阻止不了。

但君天月,是顏兒的親祖母!他不希望顏兒有任何後顧之憂!

「月兒,你別嚇我,」聞無為嚇得扶著君天月的身子,面容急切,「其實……其實狐狸也沒什麼不好的,我們也不是那種世俗的人,何況顏兒連孩子都有了,這孩子長得這般可愛,想必也是遺傳了爹娘的優點。」

聽到這話,白顏倒是詫異的看了眼聞無為,似乎沒想到他會說出這種話來。

「祖母……」白顏沉默了半響,緩步上前,正打算說兩句安慰君天月的話。 君天月卻已經推開了聞無為的手,即使身子依舊顫抖,但能夠穩穩噹噹的立於地面。

「妖王好啊,妖王太好了,往後,再也沒有人可以欺負我的孫女了,哈哈哈!」

君天月笑著笑著,淚水流淌了下來,她緊緊的拉住了帝蒼,笑中帶淚。

帝蒼眉頭淺皺,他並不喜歡別人碰他,哪怕是衣角都不行,可想到眼前這人是白顏的祖母,他硬是忍了下來。

「孩子,好孩子,日後顏兒就交給你了,你別再讓人欺負她,顏兒這孩子……受了太多的苦,也怪我無用,沒給她安穩的生活,」君天月抹了把淚,怨恨的眼神轉向神女,「當年,就是她看上了雲峰,逼得他們一家三口分散,如今,她口口聲聲說自己是妖王曾經追求過的女人,以此身份來逼迫幻府對顏兒動手!」

「至於雲峰……」君天月頓了頓,「你不用管他,你們的事情我做主,只要你能護她,我就將她許給你!」

白顏聽著君天月一口一句孩子,心中有些惡寒,若是她沒記錯,帝蒼這傢伙已經是千歲的老男人了,他只是頂著一張永遠年輕的容顏罷了。

「祖母,你放心,我不會再讓任何人,傷她一毫!」帝蒼轉眸,陰森的目光落在了神女慘白的容顏之上,「尤其是,頂著她的名義,還想要傷害她!」

神女嬌軀顫抖,驚慌無比:「你想要幹什麼?我只是一道分身,你殺不了我的,而且……而且我是神君的女人,沒錯,我是神君的女人!你敢動我,神界不會放過你的!」

神界與妖界,本就勢不兩立,他自然不可能去神界取證。

而且,即使他真的上了神界取證,那時候,她也早就躲的遠遠地了。

可是……

就在神女這話落下之後,一道冷笑聲從虛空傳來,似踏過洪荒而來。

明明這聲音很輕很飄渺,但落在神女的耳中,猶如五雷轟頂,整個身子都僵硬了。

「我竟不知,何時神界,竟淪落到一個小丫鬟做主?」

虛空中,男人負手而立,白髮白袍,淡然出塵。

他容顏俊美,宛如謫仙,眉目淡然中透著一縷高傲,似高高在上的神明,在他眼下之人,皆如螻蟻。

帝蒼眉頭輕皺,嘴角噙著一抹冷笑,陰冷的目光直視著虛空中的男人。

四目相對間,一股火流竄動,竟然白顏產生一種錯覺,這兩個男人……興許會在下一秒就大戰一場。

可最終,他們誰都沒有動手,只是兩人間不相上下的氣勢,卻是令在場的人都感覺到了壓抑。

「你……」

在看到風璃宸的那一剎那,神女的眼睛陡然瞪大,原先就已經顫抖的身體在此刻抖索的更加厲害。

「神……神……」

怎麼會?

怎麼會是他?

神界這個高高在上的男人,怎會出現在這種名不見經傳的大陸上?

風璃宸冷眼掃向神女,頃刻間,神女的聲音被止住了,她驚恐的發現自己一句話都說不出來,那個稱呼,更是沒能喊出來。

神君大人! 神女閉上眼睛,這種時候,她才知道,何為絕望。

其實,她能有緣見過神君,是她跟隨公子前去朝拜過這高高在上的存在,而神君能記得她……則是她不知天高地厚的妄想勾引他,結果被神宮的人打了出來。

也是那次過後,她被公子販賣,從當初大世家公子的貼身丫鬟,變為更為渺小的存在。

「白兒。」

風璃宸淡然的目光中含有一絲不易察覺的溫柔,他淡淡的說道:「我來,是因為還有一些事情要告訴你,沒想到會讓我碰到如此的事情。」

白顏凝望著風璃宸俊美的容顏,深呼吸了一口氣:「你來自神界?」

她與神界,註定勢不兩立!若早知道她是神界的人……也許……

白顏苦笑一聲,搖了搖頭。

就算早知又如何?為了救晨兒,她別無選擇!

「白虎與青龍他們之所以死亡,是不是……神界的人所為?」

在她記憶洪荒中所看到的那些敵人,都是來自於神界,所以,她才會說,她與神界註定勢不兩立!

風璃宸沒有說話,複雜的看向白顏,他沉默了半響,才緩緩說道:「不管他人如何,我不會允許有人欺負你。」

話落,他冷冽的目光微微掃過,凝視著神女絕望的容顏。

「區區丫鬟,卻借用神界名義作威作福,更大放厥詞,聲稱自己是神君的女人?」風璃宸淡淡的揚唇,「但我可記得,在二十年前,你勾引神君未遂,被打出神宮,之後被你主子販賣,賣入了一個小家族為奴。」

男人的話,如同重磅,狠狠的擊在所有人的心頭。

剛才風璃宸就聲稱她為一個小小的丫鬟,只是那時所有人都驚艷與他的震撼出場,沒有人注意到這個詞,現在風璃宸又說了一遍,他們想要忽視都難。

其他人還好,除了憤怒與震驚之外,再無其他情緒,然而,之前選擇投靠神女的費飛揚卻已經傻眼了。

他怎麼也沒想到,這在幻府作威作福多年的神女,只是一個小家族的丫鬟?

而且,還是勾引神君未遂,被原主賣了的賤奴?

要知道,多年來幻府對她頗多忍耐,不僅僅是畏懼這神女的身份,更多的還是想要爬上她這條船,藉此在神界立足。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