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帝痿少說都是存在不知道多少歲月的古老生物,一定是屬於那仙人時代的存在,難道在那個時候大荒上就與這些帝痿產生了鬥爭?

向東想不明白,他與這個帝痿陷入了焦灼之中,戰鬥不分上下,非一時半會拿不下來,除非能夠再次陷入那種狀態之中。

此刻在默門主宗古界入口這裡也引發了一陣慌亂。

「怎麼回事兒?那些符印失去了感應…」有一位負責那符印的長老大呼起來,引起了四周為人的注意。

現在這附近已經匯聚了不少人,很多甚至是來自進入古界中的各大家族宗門長老,默門主宗的宗主和大長老也在此地。

「宗主,大長老,進入古界中那些天才們身上的符印不知何故失去了感應。」這長老清楚事情的大小,不趕在聲張,急忙來到默門宗主和大長老跟前說道。

「嗯?這是何故?」默門宗主很淡定,面目威嚴,緩緩開口問道,而在一旁的大長老卻沒有絲毫的反應,彷彿與他無關一般。

「這,我也不清楚,符印從前一直都沒發生過問題,唯有仙人傳承出世再會……難道~~」這長老說道這裡突然間想起了什麼,面容驚駭。

「這件事情,不要聲張,應該是仙人傳承無疑了,傳聞是真的,我們此刻也沒有什麼辦法,只能靜待結果。」這默門宗主思考了一番,開口說道。

來參加默門測試走到這裡的人物基本上都是出自大荒各地家族天才,所以現在不能伸張出去,否則會引發恐慌和混亂。

古界仙人傳承山谷之中,此時這些帝痿已經開始佔據了優勢,畢竟數量很大,遠超他們,並且每一個都是氣旋五重的境界,戰鬥力比一些人要強許多。

就算聯合起來也阻擋不了多久,反而使得這些帝痿也開始潛意識的聯手起來,這山谷中等人開始出現了嚴重的傷亡,滿地的屍體,有些滲人。

而就當這個時候,向南等絕頂天驕和白衣李雲這些人組合聯手起來,他們不能在讓這些帝痿繼續殺下去,畢竟這裡的人可能很大一部分都是未來大荒的中流砥柱可不能損失太多。

向南他們殺入這些帝痿中就彷彿狼入羊群,肆意殺伐,很多帝痿都抵擋不住他們幾擊就誰殺死,不過好景不長,這些帝痿中最強的存在很快就和他們遇見。

這些帝痿和向東所遇到的那個帝痿一樣,實力很強,與這些絕頂天驕差不太多,唯獨沒有思考的能力,而且他們的人死傷慘重也多是這類帝痿所造成的。

現在向南等眾位天驕把這些帝痿纏住,剩下的人頓時間感到無比的輕鬆,壓力大減,他們也在此時真正感受到了絕頂天驕的實力。

向東這裡已經和那帝痿打的難捨難分,而武小茜與郭東不知道解決多少波帝痿了,依舊在向東身旁不遠處。

向東真是小瞧了這帝痿,打到現在,他已經消耗了巨大的體力,靈氣也不多,而眼前這帝痿彷彿並不擔心這些東西一般,根本沒有絲毫的疲憊。

龜仙人在這一個過程中一直沉默無語,沒有說話,就算向東呼喚也不起作用,直到現在向東的大腦已經有些模糊,彷彿件他感覺自己的四肢都有些無力。

duang!!就在這分神的一瞬間那帝痿一拳轟中向東的胸口,把體表的氣罡擊碎,一拳打飛,狠狠的墜入地面之中砸出了一個大大的深坑。

嗖!沒等那帝痿繼續追擊向東就從這深坑中跳出來,速度很快,模樣氣勢都很不一般,如同浴血重生了一般,不見一絲疲憊。

模樣神態和不久前頓悟的模樣很是相似。

「臭小子,真笨,現在才進入這個狀態,哎!你這麼笨的小傢伙讓我以後怎麼幫你呢。」也就在這個時候龜仙人的聲音從向東的懷中幽幽傳出。

(ps:第一百章了,這本書終於到了第一百章,十一有些激動,一個新的開始將會繼續,多謝這兩個月來眾位書友的支持,十一拜謝了,當然今後還需要各位的投票點擊和收藏,這本書需要各位的愛護。) 這種狀態下向東還是有一點意識存在的,不過很淡薄,那種線條的感覺再次湧上心頭,對面帝痿想要幹嘛彷彿在向東的心中都有一種很微妙的感覺。

一種本能觸發,向東身形一動,直接沖向身前的帝痿,行動上看不出來什麼變化,那帝痿沒有思考的能力也不做多想,直接了當的一拳回擊而來。

duang!然而驚變在這瞬間發生,向東在那帝痿出拳的一瞬間,按照心中那線條的走動變換了攻勢,又彷彿是早就預料到了一般低頭的瞬間躲過了那帝痿的攻擊,反手一掌直接把那帝痿拍飛。

這變化使得不遠處郭東和武小茜兩人詫異,剛一開始向東還是被那帝痿追著打,可是為什麼一瞬間就轉變過來了呢?他們不清楚。

在這其中唯有向東明白,此時他內心中更加通曉,也只有在這個仙人傳承中靠著仙道氣息他才能能夠進入到那種狀態里去。

不然以前用出這古樸殘卷招式的時候從來沒有發生過這樣的事情,很顯然跟地域有關,這裡的仙道氣息濃郁很容易讓他頓悟。

不過這也根據功法的緣由,向東不清楚那黑色古樸殘卷是什麼樣級別的功法但一定不差。

進入這種狀態后,那帝痿完全打不過向東,畢竟沒有思考的能力,在洞察了這帝痿的攻擊方式後向東開始戲耍磨練起來,趁著這個機會鍛煉自己的戰鬥意識和反應至關重要。

此刻,山谷中其他各處的戰鬥也逐漸的處於平穩狀態,有了向南他們的幫助這些人對付帝痿起來也有了優勢,各個全力出手,不留餘地。

很顯然他們也看出了這帝痿的不凡,戰鬥能力強悍,能夠增加他們的戰鬥意識,不過更多的是一種來源於地域性種族性之間的不同。

大荒之上從來沒有出現過這樣的生物,而他們從家族或者宗門中有大概了解過這類生物的事情,不屬於大荒來自其他界面,曾攻伐過大荒。

所以眾人都十分血性,連一些靠著藥物提升實力上來的少年打的非常兇猛,畢竟歸結到底來參加這默門測試的做大都不超過十歲,就算非常的成熟穩重心中不免還是會有些小孩子的性格。

戰局很快落下了帷幕,向南他們實力高強就算是那些不同一般的帝痿也不是他們的對手畢竟沒有思考能力如同一個行屍走肉,對它們造成不了多大的麻煩。

向東這裡也早就結束戰鬥,那帝痿已經被其擊殺,肉身崩碎,這一場戰鬥向東完全考的一雙拳頭,**上的交鋒,並且還和許多其他的帝痿戰鬥過。

但是從那種狀態出來后,向東發現除非是帝痿中比較厲害的存在不然根本讓他產生不了熱血沸騰的**,其他的帝痿根本承受不住他**力量。

而那強大的帝痿又都被絕頂天驕吸引過去,向東不想多吸引注意所以只能放棄,安安靜靜的收拾餘下的帝痿,不過這一番收穫也是很足,戰鬥方面提升了一大截,並且那線條的感覺在心中也明朗了很多。

至少現在戰鬥中用出那黑色古樸殘卷上的招式會突然湧現出那種預判,不過很少很少,這隻能看運氣人品。

這一番與帝痿之間的戰鬥他們損失慘烈,很多無法用出符印的人都死在了帝痿的手上,人員傷減過半,現場鮮血淋漓,屍體伏地。

有些慘烈,不過存活下來的大部分都升華了,方才的戰鬥簡直能稱為戰爭,經歷了這些血與火的戰鬥能夠存活下來的人意志都堅定了不少。

好在這些帝痿消滅後山谷安靜了一下,那裂縫也平息了一會兒,對於剩下人來說這是個好機會,急忙休養氣血穩定境界,向東也不列外,他要繼續感受剛才的那種狀態。

至於向南這等絕頂天驕們卻沒有絲毫的消耗,但是裂縫不見動作他們也只能安靜的等待,別無他法,這裡許多人都是競爭對手,包括看似合作在一起的夏侯真,姬雲飛,無虛公子,劉茜和向南幾人。

仙人傳承這是他們必須爭奪到的,各自家族宗門和帝國之間都有所需要,如果一旦得到那麼不僅僅是自身整個神后力量都會空前的脹大。

此時,向東有些悸動,他想要趁著現在的機會突破氣旋第六重,第五重匯聚魄門旋有些失算,現在向東想起來都非常後悔,魄門旋什麼時候都可以匯聚但是壽堂旋不一樣。

現在他的境界是夠的,但是害怕時間不夠,壽堂旋可是堪比天眼旋和心旋的存在,當初匯聚心旋在那種逃亡的狀態下,向東都是逼不得已的。

不然一定會找個環境安靜的地方慢慢來,可是在生死之間他只能那樣選擇,可是現在他不清楚裂縫一會兒還會有什麼情況發生不敢匯聚壽堂旋。

「龜仙人你占卜下,看看我現在匯聚壽堂旋是好是壞。」最後向東無奈,只有求助龜仙人,他有些猶豫了,沒有了主見。

龜仙人一聽沒有多說,拿出那兩塊仙器殘片合成在一起的新的大一點的殘片,開始冥冥占算,現在龜仙人有了靈氣,自身的靈氣,雖然不是很多,但至少可以動用有關於占卜方面的功法。

所以占卜的結果和占算都非常的准,此時那仙器殘片上在浮動,其中光影四濺,彷彿有迷霧漸生,又像是被黑霧籠罩,卦象變化多端。

噗噗噗!!突然龜仙人面色一變,他突然的停止了占卜面上陰沉不定,雙眼放空,在思慮這什麼,隨後那仙器殘片上的景象也歸於平靜。

「龜仙人?怎麼了?」向東見狀開口問道,方才那一瞬間那察覺到了一絲絲的不妙,卦象比起以往龜仙人占卜上產生了太多的變化,這樣的情況使得向東都有些胡思亂想。

「嗯!我也不清楚,方才我占卜這仙人傳承中有股力量在干擾……」龜仙人說道這裡停了下來,眼神看向那裂縫之中,向東順著看去。

忽然發現這裂縫彷彿一個深淵一般,又好似一張大嘴,在裂開嘲笑他們,頓時間他的心底產生一股涼意,身上的皮毛瞬間炸起。

「這仙人傳承可能有問題,向東你小心一點,我現在不能多幫你了,他察覺到了我的存在,我方才已經用仙器殘片掩蓋了我的氣機,多注意一點。」

龜仙人面容十分認真的對著向東開口說道,這還是頭一次,這讓向東的心中產生一股不妙,他不敢告訴郭東和武小茜等人心情霎那間沉重起來。

「不過你也不必擔心,這仙人傳承或許還是存在,但最好多小心一點,這其中一定有東西發生了變化,現在想想這一切好似都在吸引這你們來到這裡。」

龜仙人看到了向東面色的變化,於是再次開口解釋道,減輕向東的負擔,這樣的事情如果只有向東一個人知道會給他很大的壓力。

嗡嗡嗡嗡嗡…………突然之間,山谷中發出一股股尖銳的鳴叫,驚擾了許多人的休息,也包括向東,讓他從那種憂慮中驚醒過來。

這聲音很刺耳,從裂縫中傳出,有人發現,這裂縫開始出現變化,一股強烈的颶風出現,席捲向眾人,這風力非常強大,根本不是他們能夠阻擋的,一瞬間就把眾人吸到了裂縫之中。

一些絕頂天驕面色不變,非常鎮定,而還有一些人則驚慌大叫,面色蒼白,向東也是如此,這並不是向東自己膽小,而是龜仙人所說的事情太恐怖。

連仙人傳承都能夠影響,那東西到底是什麼,想想都覺的害怕,現在的向東只不過是氣旋境界,還沒有封王拜帝登皇。

嗖!還好這風並沒有對他們造成什麼傷害,而是將他們吸入了山內后就消失了,直到此時向東才發現這山谷中的山內別有洞天,有些漆黑,光亮不是很明顯,有點像一個地下宮殿。

並且不時的四周圍還傳出呼呼的聲響,向東的心情更加沉重,而龜仙人已經完全隱藏起來,躺在向東的懷中彷彿死去了一般,氣息全無。

向東明白這是龜仙人動用了自身的寶術,隱藏了自己的氣機,以免被那不知名的東西發現。

好在眾人的視力都不弱,這山谷內路勁只有一條,通向前方的一座黑色的宮殿,沒錯是黑色的,因為整個空間都漆黑,而那宮殿處更加漆黑,所以不難猜出。

「郭東,小茜,一會兒你們小心點。」向東心頭不安,告誡這身邊的二人,隨即跟隨著眾人朝著宮殿走去。

而此時此刻,在宮殿中一處,一抹黑影忽然劃過,透過宮殿望向了朝著宮殿走來的眾人。 這黑影很奇特,下半身是模糊的虛影並沒有雙腳,而上半身則是籠罩在一層黑霧之間,非常詭異,彷彿一個幽靈一般。

眾人一來到這大殿中時,頓時感覺一陣陰風刮過,陰冷刺骨,好似鋒利的利刀,甚至連向東都感覺到了,這讓他很不可思議。

現在他的**已經非常的強大處在氣旋境界的巔峰,然而這股陰風卻能夠讓他的肉身感受到刺痛,可想而知,其餘人都已經撐開了護體氣罡。

「天吶,這是什麼怪風,好強,我感覺靈魂都要被這風刮傷。」有人驚呼,立馬將氣罡放出體外來抵抗。

「這風到底是從什麼地方刮過來的。」有人在疑惑的望向四周這附近明明都是牆壁封死的,怎麼會出現這陰風。

也有人瘋狂的在這附近搜尋,這裡雖然十分森然可是仙道氣息最是濃郁,遠比其他地方,他們想要找找看有沒有什麼寶貝遺留。

很明顯這座仙人傳承在當年一定是經歷了強大恐怖的戰爭,不然這城池不會是那番摸樣,這裡恐怕也不會倖免,不過這些人依舊奢望。

「很不對勁或許這宮殿有問題,那仙人傳承……」向東在低喃,他感覺事情有些蹊蹺,按道理說仙人傳承早就應該出世,一般情況下不是仙人寶典就是仙人古經,甚至是仙人的兵器。

但一直到了現在這些東西還沒有動靜,這已經讓人非常懷疑,再加上這座宮殿氣息很不正常,向東心中分外擔憂。

「快看有東西」突然有人驚呼了一聲,在這宮殿虛空上方出現了一抹虛影,彷彿一座寶塔,跨過了數十萬年的歲月展現到了今世,出現在眾人眼前。

這寶塔仙道氣息已經凝實,包裹在這寶塔塔身之上,不過有一道裂縫清晰可見,其上黑霧濃烈,隱隱約約有鬼臉浮現,寶塔身上的仙道氣息竟然背著黑霧在逐漸的侵蝕。

「這是那仙人的武器,就在這宮殿之內。」有人大呼,面容興奮,整個身子在顫抖,他心中極度渴望。

「可是這只是虛影,並不是實物。」有人道破了這美好的畫面,雖然清楚這寶塔就是那仙人的兵器,但卻並不是實物。

很快,有大批人開始行動,朝著宮殿裡頭奔去,十分瘋狂,然而向南等一些絕頂天驕卻沒有挪動步伐,站在原地不動,也有一些人看出了其中的蹊蹺沒有行動。

啊啊啊!很快在宮殿深處傳來一聲聲的吼叫,聲音無比凄慘,回蕩在這大殿之內,餘下的人無不驚恐。

沒過一會兒,從那宮殿深處跑來一兩人渾身殘破血跡斑斑,有人認識這而來,來自南極洲,是一方天才,氣旋五重的境界,十分強大。

但是現在卻模樣凄慘,面容驚恐,雙目渙散,嘴中不停的呢喃,精神受到了極大的璀璨,而且生機已經斷絕,跑到這裡已經使他們的極限。

「鬼,鬼,鬼!」三個鬼字從這兩人的口中吐出,令得現場詭異無比,安靜異常,唯獨那陰風在呼呼的刮響著,隨後這兩人就倒地猝死。

「不!我不要死在這裡,我要走,我要走。」在場有人精神崩潰,受不了這裡的壓抑氣氛,瘋了一般的朝著宮殿之外奔去,渾身靈氣涌動。

噗呲!然而當這人狂奔到宮殿門口的時候,忽然**崩碎,化作一灘血水,死於非命,無從可查,這場景眾人都見到,包括向南等位絕頂天驕。

他們都感覺到了不詳,這大殿有蹊蹺,仙人傳承也問題,可是已經晚了,他們已經來到了這做大殿之內,根本無法逃脫,那血水就是下場。

這種力量不是他們能夠抗衡的了,遠超想象,或許就算是默門主宗的長老來此也沒有辦法。

「各位,安靜一些,這大殿詭異之處非常,我們需當同心協力,一起渡過難關,現在我們站立的地方是最安全的,各位不要亂跑。」

白衣李雲忽然走出來,開口說道,現場糟亂的模樣還真被他一番話給鎮住,無人在喧鬧,從這裡可以看得出白衣李雲在眾人心中的威望還是很高的。

這樣的場景也令李雲十分滿意,這種感覺他很享受,眾人的臣服,聽從他號令的模樣,讓他心中不經憧憬起未來唐帝國雖有人都拜倒在他的腳下。

「李雲,看不出來,關鍵時刻還真有兩把刷子,籠絡人心的手段高明啊。」突然向南等人身邊的夏侯真漫步走了出來,他語氣低吟,面容輕浮,一副玩世不恭的樣子。

對李雲也沒有多麼的敬重,很看不起的樣子。

「呵呵,夏侯兄弟說笑了,此刻可不是打口水仗的時候。」李雲微微一笑,一如既往的風輕雲淡,好似任何事情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一般。

「喲,李雲,這兄弟二字你可別亂往我身上強加,我可擔待不起,如果讓我選還不如和向南稱兄道弟。」夏侯真聞言很是誇張,身子斜斜的瞥了一眼向南,語氣繼續諷刺道。

「夏侯公子,請你說話注意點,我家王爺已經對你仁至義盡你可別不知好歹。」李雲身邊的那隨從聽不下去了,展出身來對著夏侯真喝到。

「哪裡來的狗東西,我和你家主子說話,還輪不到你開口,給我滾一邊去。」夏侯真面色一正,收起了玩世不恭的樣子,大手一揮,強勁濃郁的靈氣直接在空中匯聚出一雙大手朝著李雲身邊的隨從拍去。

李雲見狀抬手一拍,想要阻擋夏侯真這一擊然而夏侯真的面容上浮現一抹笑意,那大手忽然消散在了李雲面前,隨後直接突然拍在了李雲的隨從身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