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日子,就算睡覺也是醒半分,那刺目的光線時刻在頭上盤旋,如今享受到了黑暗,龍小虎沉沉睡去。那鼾聲如牛,在這洞裏迴盪。

睡夢中,他隱隱感覺有人在用手輕輕的推他,猛的驚醒,卻聽到一旁的白勝雪說道,“小虎,你過來看看,這邊的牆壁好像有些奇怪。”

一聽這話,龍小虎也頓時沒了睡意,軲轆起身,就隨着白勝雪走到對面的牆壁那裏去。

那邊的牆壁非常光滑,龍小虎伸手摸去,頓時有一種熟悉的感覺,只是這感覺一下子也說不上來。

“這裏確實光滑很多,材質和其他地方也有很大的不同。”龍小虎邊摸邊說道。

“不是這個問題。”白勝雪拿出龍吟瞬間照亮了一大片,只見這牆上凹凸不平的刻下了好多字跡,只是刻的潦草,有些看不太清。

忽然間,龍小虎像是意識到了什麼。

這光滑的牆壁,凹凸的字跡,不禁讓龍小虎看的血脈僨張,心潮澎湃起來。

“上一次看到過那歸藏總章也是如此這般,一模一樣的情景,不知這裏是不是歸藏的後面部分。”龍小虎心裏想着便探手貼住了那光滑牆壁。

天價契約:慕先生,請溫柔 真氣灌入,那牆壁卻一動不動,絲毫沒有當日那般的反應。

“我猜錯了?這只是普通的一面牆壁?”龍小虎心裏一涼,失落感攀上心頭。

“會不會是自己注入的真氣不夠,無法驅動這牆壁。”想到這裏,龍小虎朝着身旁的白勝雪說道,“阿雪,你將真氣注入這牆壁,看不看能不能驅動起來。”

白勝雪哪裏知道緣由,只是龍小虎讓她做啥她自然乖乖聽話,當下也也注入了真氣。

二人真氣灌入,這牆壁卻依然一動不動,龍小虎有些泄氣。

“笨蛋,你學過歸藏總章,難道是擺設嗎?”尋龍的聲音響了起來,二人聽得真切。

白勝雪還在奇怪這話的意思,龍小虎已經明瞭,急忙在心裏運起了歸藏的起始訣,並將這訣捲入真氣,灌入那牆壁之上。

這道真氣灌入,那牆壁上頓時響起隆隆之聲,整個山洞似乎都在顫抖。

一股真氣流入龍小虎體內,也流入了白勝雪的體內。龍小虎只感覺到濃濃的力量朝着自己涌來,自己丹田似乎要漲的裂開來一般難受,而腦海中也顯現出了一種功法的使用方法。

“這果然是歸藏的一部分,只是那時候吸收始訣的時候是兩個功法,並沒有真氣,而此刻只有一個功法,但是有一股強大的真氣吸入。”龍小虎想到。

過了一會,那牆壁一動不動,再看上頭的文字,早已模糊不清。

正在感知自己的力量是,那邊的白勝雪似乎在驚奇的呼喚,“小虎,我,我好像發生了變化。”

龍小虎看去,只見白勝雪全身被一股白光包圍,此刻氣息正在猛漲。

“什麼情況?”龍小虎見狀嚇了一跳,只見白勝雪的實力正在恐怖的晉級,先天一層,二層,三層……不一會,竟然增長到了先天五層。

眼見自己這些日子練的如此辛苦纔到了先天五層,而白勝雪如此輕易就追上,龍小虎驚訝的下巴都快掉下來了。

“這是什麼情況?”龍小虎瞪大了眼睛,看着白勝雪。

尋龍跑了出來,飛到了白勝雪身旁,說道,“這一部分的歸藏蘊含了巨大的真氣,可以直接提升吸收者的實力。那股真氣被你們二人平分,白姐姐直接升到了先天五層。”

龍小虎撓了撓腦袋,問道,“爲何我只是感覺丹田部位有些脹痛,其他什麼感覺都沒有。”

尋龍沒好氣的說道,“你是龍族,只能靠吞噬來提升實力,你那些吸收的力量必須用草藥煉化成銅仙丹,然後再吞噬纔可以被你自己使用。”

“好複雜。”龍小虎愁苦着臉,這好不容易的奇遇結果自己卻一點好處都沒得到。

“銅仙丹不是要等通天期纔可以煉製嗎?”白勝雪心思縝密,此刻問道。

尋龍道,“白姐姐有所不知,若是自己的真氣,要去煉製,那是通天期沒錯,只是這真氣甚是濃郁,就算煉銀仙丹,也是遊刃有餘。”

如今根本沒有時間來煉製這東西,龍小虎也是微微一笑,見到白勝雪提升了那麼多實力,他心中也是非常高興。

“剛纔還學了一門功法,看下是什麼。”上一次歸藏始訣的兩門功法已經多次救了他的性命,此刻龍小虎有些迫不及待要看看這次學到了啥。

“騰龍訣,飛行功法。”

這樣一個信息映在龍小虎的腦海之中。

“飛行功法, 是什麼意思?”龍小虎看到過那秦仲用羽化勁,就覺得有些神奇,只是自己這功法不知和羽化勁有什麼區別。

尋龍能識讀龍小虎思想,便說道,“你這功法乍看沒用,其實神道之下,這絕對是一個好東西。人們都知道後天期可以御劍,但是隻能趕路不能打架,到了通天期,一般也很少在天上打架,神道之後才紛紛上天。”

龍小虎聽了這話有些理解,便問道,“是不是我學了這個,便可以飛到空中打架了。”

尋龍嘿嘿一笑說道,“理論上是的。”

話音一落,龍小虎猛的運起騰龍訣,就飛上了天。 白勝雪沒學過歸藏始訣,自然無法學會歸藏包涵的功法,此刻看到龍小虎在天上飛翔,心裏驚訝,張大了嘴,呆呆看着。

這個少年奇遇連連,如今附帶着自己也得了好處,白勝雪心中有些美意。

“尋龍,這飛起來有點吃力啊。”龍小虎飛了半晌,才戀戀不捨的落地問道。

“廢話。”尋龍一聲叫罵,“若是不耗真氣,那和神道的飛行有何區別。”

龍小虎想想也對,便撓了撓腦袋,心想,“我如今剛學會,真氣自然用的多些,今後熟練了,控制的好一點,想必能堅持更長時間。”

飛了一陣,龍小虎便下來休息,體內真氣用了很多,有些枯竭,可是偏偏腹部丹田處卻有一大團真氣在那裏鼓脹,好像隨時要衝破身體一般。

這種感覺有如一個餓極了的人偏偏肚子裏卻塞滿了東西一樣,讓人抓狂。

尋龍對着龍小虎說道,“好在有人幫你分擔了一部分的真氣,若是你全部吸收過去,也只怕你的丹田承受不了,或許真的會讓你爆體而亡。”

暗自慶幸自己的好運,龍小虎轉頭看向了白勝雪。

只見這少女似乎有些無法接受眼前現實。

從小修煉的她,辛辛苦苦練了數年到達了築基九層,如今伸手一摸,居然直接升到了先天五層。

“我是不是太困了,睡着了,如今在做夢呢?”白勝雪喃喃說着。

龍小虎走上前去,說道,“你別害怕,這是很早的時候一個前輩留下的法訣,你能提升也是自己機運所致,如今我們面臨大敵,實力自然是越高越好。”

白勝雪點了點頭,也沒多想,說道,“既然這樣,橫豎還有些時間,我要將那裂風訣再好好練練。”

龍小虎點了點頭,他還有一些藥草,不知能不能煉化銅仙丹,此刻找了個角落,坐下來開始研究。

二人各自忙碌,都在等待着那龍青白的靈魂甦醒,這一等便是兩天。

……

幽暗山洞裏頭,龍小虎閉目打坐,身旁安靜躺着三顆帶着些許紅色條紋的白色丹藥。那丹藥散發着一絲絲的氣息,想必蘊含的能量巨大。

腰間玉佩忽然發出一絲光亮,隨即一個渾厚男聲發了出來,“終於結束了,靈魂力量凝聚成功,我們隨時可以出發了。”

這聲音來自龍青白,龍小虎和白勝雪都聽得真切,急忙都站了起來。

“龍大哥,你怎樣了?”龍小虎問道。

龍青白嘿嘿一笑說道,“沒事,只不過今後一大段時間裏,都要變成這個姿態了。”

龍小虎聽了這話有些難過,卻聽龍青白說,“日後你努力些,替我找到輪迴珠,我就能復生了,好在你我簽訂契約,這主龍的玉佩果然是好東西,我在裏頭也很舒服。”

“好吧”,龍小虎點了點頭,雖然他不知道輪迴珠是什麼,也不知道在哪裏尋找,只是他若是答應,便定會全力以赴。

“可是如今我們如何逃出生門,你不在,我和小虎都不是他們的對手。”白勝雪問道。

龍青白笑道,“白姑娘你不用着急,這就是我爲何要和小虎簽訂主僕契約的原因,我可以短暫借用給他我的力量,加上他自己的,甚至比我之前還要強大,要對付那兩個幽魂,應該不成問題。”

“借用?如何借用?”龍小虎一聽心中又驚又喜。

“主僕契約,僕人若亡,便寄存在主人隨身信物之中,信物越強,僕人保留的實力越強。主人還可以借用僕人力量,只是大部分僕人的實力都遠遠不及主人,所以主人也不屑借用。”

龍青白繼續說道,“你放空自己,我跟你建立對接,然後附身試試。”

龍小虎聽了立馬照做,只見玉佩閃閃發光,一股氣息頓時籠罩在龍小虎身上。

白勝雪站在一旁,全部看在眼裏,只見前頭那紅髮少年,忽然氣息暴漲,這氣息已經漲到她無法感知的高度,她一臉驚訝,呆呆看着。

這一幕轉瞬即逝,龍小虎自己也有些驚呆,只聽龍青白在玉佩裏繼續說道,“我附身在你這裏,只是借用你力量,如今你若是得到這股力量,便是在通天五層左右。”

龍小虎高興的點了點頭,問道,“若是我用龍氣變身,實力也能增長嗎?”

龍青白笑了笑,“應該是會增長,只是這個東西我們僕龍是沒有的,所以我也不太清楚。”

有了底牌龍小虎心裏踏實了很多,起身開始吞噬那銅仙丹。

一天一夜的煉化, 一共三顆。

自從上一次吸收了那皿鬼的真氣,此刻龍小虎已經是先天五層的頂峯,兩顆銅仙丹一吞噬,一股濃郁的真氣能量朝着身體各條經脈滾滾而去。

忽然他身上光芒一閃,晉級到了先天六層。

剩下一顆,龍小虎也捨不得吃了,先留着已被不時之需。

整裝待發,再出洞口,天空已經血紅的要滴下鮮血來了。眼看這血煞將至,三人心中都是惴惴不安,這次若再不能成功,就算他們不被那些幽魂吃掉,也會被血煞弄死。

龍小虎學會了飛行,此刻卻也不敢浪費體力,便讓老虎載着往那生門方向飛去。

老虎頑皮,在空中忽上忽下,忽左忽右的玩耍起來。龍小虎惱火,便罵了兩句,誰知這小東西竟然趴在地上一動不動,生起氣來,這讓龍小虎有些哭笑不得。

還是白勝雪出馬,好言相勸了一番,那老虎纔不情不願的繼續飛起,朝着那紅黑色的前方飛去。

底下依舊是密密麻麻的幽魂,那日龍小虎和白勝雪已經殺了好多,可是那裏依舊是不計其數的在遊蕩,看着都心慌。

若不是那洞口狹小,估計這麼多幽魂如海一般的涌來,任誰也無法抵擋。

“好了,就這裏吧。”龍小虎喊停了老虎,抱住了白勝雪,飛了下去。

這紅色天空,紅色大地的世界,一男一女,猶如天神下凡一般,從天際飛下。

只是可惜這些幽魂根本沒有鑑賞美麗的能力,在他們眼中這二人只是一團食物而已。

陸雲遠在洞裏,看着天上二人,頓時驚訝。

“掉入酸海都沒死,這龍小虎爲何如此命大?只是那龍青白此刻不在,不知是不是已經死了。”陸雲遠此刻心裏最關心的還是自己那“仇人”的性命。

身後鬼帝哈哈大笑,“也就那龍青白難對付一點,天上二人便如螻蟻一般,不用畏懼。”

正說着,龍小虎攜着白勝雪跳到洞口。

衆幽魂一見紛紛想要涌入,那鬼帝眼神一看,示意先別妄動,衆幽魂乖乖聽話,竟然是一步也不敢寸進。

“不錯啊,都能御劍飛行了,到後天期了?”鬼帝戲謔的說道。

龍小虎也不想解釋,只是說道,“今日來,只爲兩件事,一是,殺了陸雲遠爲秦掌門和龍大哥報仇,二是逃出這坍塌幻境,至於裏頭的幽魂,你們本就很可憐,我也不想爲難你們。”

一聽這話,那鬼帝和陸雲遠都笑了起來,笑聲嘶啞,恐怖的很。

“我沒聽錯嗎?你要殺我?”陸雲遠邊笑邊說。

“雖然我死過一次,不過我很高興再死一次,只要你殺得了我。”陸雲遠向前一步,扭曲着臉,湊了過去。

龍小虎皺着眉頭,盯着那陸雲遠,今天它,是必須死了的。

“阿雪,去守住洞口。”淡淡的一句話,龍小虎體內的氣息開始涌動了。

白勝雪知道龍小虎要動手,急忙將洞口堵住,捏住龍吟,橫眉看着那些幽魂。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