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時候,楊風也從歐陽若蘭的眼神當中了解,此刻歐陽若蘭已經有了辦法。

他靜靜的看著那兩面牆朝著他們擠壓。

沒有多長時間,那兩面牆已經壓在了他們的身上。

就在這個時候,歐陽若蘭的手指頭輕輕的指了指前面的那面牆。

瞬間,他們竟然穿過了那面牆。

這個時候,楊風明白了。

歐陽若蘭利用了這裡詭異的空間。

自己剛才的時候倒沒有想到這一點。

當他們穿過那面牆之後,他們周圍的環境發生了很大的變化。

這個時候,他們彷彿置身於一座宮殿當中一般。

楊風附近是一根碧藍色的柱子。

「這根柱子好像是一個傳送陣一般。」楊風的心裏面忍不住的想。

楊風看著大殿當中數百根一模一樣的柱子,心裏面也是不由的感慨。

這如果要是數百個傳送真的話,那這些傳送陣到底要將人傳送到哪呢?

啟稟王爺,王妃會捉鬼 在這種地方沒有辦法交流是最讓人鬱悶的地方。

如果正常情況下,楊風和歐陽若蘭還能相互的商量一番。

現在呢,楊風只能依靠自己的推測。

歐陽若蘭看了楊風一眼,朝著一根柱子走了過去。

楊風立刻的跟了上去。

歐陽若蘭進入了那根柱子,隨即就消失了。

楊風也想進入那根柱子當中,卻被擋了回來。

自己根本就無法進入那根柱子當中。

楊風吸了一口氣。

這裡的柱子還真的挺特殊。

不是每個人都能進去。

「這些柱子,到底代表什麼意思?」

楊風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很明顯,歐陽若蘭已經看出來了,但是卻沒有辦法告訴他。

「難道要選擇一個適合的柱子,這柱子將自己傳送到一個地方,自己會在那個地方接受考驗。如果要是能夠通過考驗的話,就能夠得到一些好處,離開這裡嗎?」

楊風心裏面想。

他感覺這種可能性最大。

只是這數百根柱子到底該怎麼選擇呢?

「適合自己的氣息嗎?」

楊風認真的觀察著周圍的柱子。

這些柱子的氣息都是一模一樣的。

根本就無法區別。

「楊風,對吧?」

猛然間一道聲音在楊風的耳畔響起。

那道聲音聽起來讓人感覺很親切,好像是一個長輩對自己喜歡的晚輩的語氣一樣。

「你認識我?」

楊風開口道。

「你來這裡來的太早了。哎。」

那道聲音的語氣猛然一變,帶著無盡的嘆息。

楊風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這是什麼意思?

自己來的早了?

「你如果來的晚一些,我能給你說一件很重要的情況。」

好像是看出了楊風的疑惑,那道聲音繼續說道。

「現在不能說嗎?」

楊風有些疑惑。

這說事情還要分時間點嗎?

現在不能說,必須得到時機才能說。

就算如此,我以後可以再來一趟,你再告訴我那不就行了。

用得著如此的遺憾嗎?

好像這次不說以後就不能說了一樣。

「現在不能說,以後你也無法進來了。所以,哎。」

武神至尊 那道聲音感嘆道。

「以後我也進不來了?這怎麼說?」

楊風隨即詢問。

這雲幽寶地據說每隔數千年的時間九大勢力都會開啟一次的,不會說不開啟就不開啟了。

楊風應該還有機會進來呢。

「到時候你就明白了。現在沒必要給你解釋那麼多。」

那道聲音如此的回復。

對於這樣的答案,楊風很是無奈,只是輕輕的搖了搖頭,沒有再說什麼。

「你現在根本就不知道未來的局面。」

「你知道的太少了。」

「當你真正了解未來局面的時候,你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的能力去應付。」

那道聲音繼續響起,不斷的發出了嘆息之聲。

「那你可以給我說說。」

楊風很是無奈的說。

你總說我不知道。

那你給我說說啊。

「現在還無法給你說,如果要是給你說了,那就徹底的沒有希望了。有些事情時機不合適是絕對不能透漏的。」

那道聲音如此的回應。

那就沒有辦法了。

說再多都沒用。

「即便你現在來,我還是給你留下了一些東西。但是,能不能得到那就要砍看你的本事了。我告訴你。如果你沒有足夠的本事,你是會死在裡面的。如果你不要我給你留的東西也好,我可以直接讓你出去。這樣的話,更安全一些。你自己做出選擇。」

這也就是說,現在擺在楊風面前的有兩條路。

第一條路,自己可以離開這裡。

第二條路。

自己估計要經受一些考驗。

甚至還會有一些危險。

做選擇不難。

楊風沒有猶豫就做出了選擇。

他來這裡就是要得到一些好東西的。

「你的選擇是正確的。」

「如果你要選擇離開,我立刻的就會殺了你。」

「一點擔當都沒有,貪生拍死之人,要他何用?」

楊風的聲音剛落下,那道聲音就是響了起來,如此的說。

楊風直接的就無語了。

這也叫給自己兩個選擇。

簡直是太坑爹了。

如果自己選擇出去,那就全完了。[本章結束] (貓撲中文)

「進去吧。」

隨著這道聲音的落下,一道力量籠罩在了楊風的身上。

楊風的身影瞬間消失了。

「未來的重任都壓在這個小子的身上,他真的能行嗎?」

一道嘆息聲迴響在大殿當中。

不過這道聲音楊風卻沒有聽到。

楊風進入到了一個比較特殊的空間當中。

這個空間實在是太小了。

僅僅只有數百平方米。

寵妻入骨 長估計也就二十米,寬甚至連二十米都沒有。

在這裡,就楊風一道身影。

楊風輕輕的托著自己的下巴。

一胞三胎,總裁爹爹超兇猛 所謂的考驗是什麼呢?

一點提示都沒有。

是在這裡生存還是要想辦法離開這裡?

「那傢伙提到未來,未來到底會發生什麼呢?」

實在是不知道要做什麼,楊風不由的想起了剛才那傢伙說的話。

好像自己未來有什麼特殊的使命一般。

楊風知道,未來肯定有大的變故。或許整個神界都會遭遇到危機。

以前楊風聽說過神界曾經有一些巨頭,那些巨頭的實力可都要比現在的主宰強上一些的。

據說那些巨頭最後都死了,但是怎麼死的卻沒有人能夠說的清楚。

有沒有可能未來也發生類似的情形?

以前或許是巨頭的犧牲讓神界度過了危機。

楊風眉頭緊皺。

不過隨即就不再想這個問題了。

距離自己實在是太過遙遠了。

楊風再次的開始觀察四周。

按照那小女孩的說法。

他的主人擅長的是空間和命運。

這個空間是不是也涉及到了空間和命運呢。

「這裡的空間絕對不可能這麼小的。只是我的眼睛和神識都欺騙了我。」

楊風立刻的站了起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