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大姐一家這幾年以各種借口上門要錢,什麼婉兒定親,奇兒成親,修葺房子之類的,這次不會也只是借口吧?

到時候給了錢又不搬走了,錢可是會像以前一樣要不回來的。

顧傑認真想了想問道:「大姐,你們真的決定要搬外地去?」

不搬又能怎麼辦?

顧芳嘆了一口氣,無奈的說道:「奇兒這事鬧的,親事也被退了,我們要是不搬走,怕是以後他們兩個的親事都成問題了,姐姐我也是無奈啊,弟弟你可得幫幫姐姐,貼補姐姐幾百兩買個新院子。」

這麼說來好像也有道理,搬家的事情應該是真的。

顧傑夫婦倆對視一眼,互相點頭,表示如果是真的,願意給錢。

顧傑大方的說道:「既然如此,我也不好強留姐姐一家,這樣吧,你們搬家那天來叫上我,我送你們出城,搬外地去也不方便送傢具什麼的,到時候我就親自送上二百兩銀票作為你們的搬家禮,如何?」

顧傑還是不放心,只有親眼看著他們離去,心裡才能安心些。

他也不是不心疼這二百兩,但是想到能把這一大家子吸血鬼送走,給二百兩真的不算什麼。

這一家子,本來就時不時的找借口上門要錢,以前顧老財主在,顧傑攔也攔不住。

現在再被沈奇胡搞下去,這以後沒完沒了的給錢不說,還會被牽連名聲,甚至連生意都會被牽連到。

二百兩買斷,算起來,合適的很。

顧芳並不覺得二百兩多,反而覺得弟弟給少了,但是剛從沈大山家回來,這前後一對比,弟弟這麼痛快,她也就沒有討價還價。

她又提醒道:「還是弟弟好,只是這以後奇兒娶親,婉兒出嫁,你可別忘了他們啊。」

顧芳這話外音,在商場打滾多年的顧傑當然聽得懂。

他也很痛快的說道:「放心吧,我也就你這麼一個姐姐,他們成家,我必然會給份厚禮的。」

劉氏心裡也十分的歡喜,這別人家都是姐姐貼補弟弟,哪有顧家這樣弟弟一直貼補姐姐的,終於能送走這水蛭般的一家子。

她也保證道:「大姐放心,婉兒成親的時候,我一定給添份厚的嫁妝,不會讓婉兒的夫家看輕我們婉兒的!」

顧芳聽了二人的話心下歡喜,這自己家弟弟弟媳婦兒比沈大田家的,好的真不是一星半點。

弟弟大方,弟妹懂事,自己命真好。

她愉快的回了家,跟沈大田說了這事,順便揶揄一番:「你看看,同樣都是弟弟,我弟弟比你弟弟要好上千萬倍了,二百兩眼都不眨一下,還說親自送我們出城,以後孩子們的親事,他們二人也答應一定會出一份力的。」

沈大田聽到一向看不上他的小舅子這次這麼痛快就肯給二百兩,有些不敢相信。

但是對於能拿到二百兩這事心裡還是十分的開心,聽到顧芳說起沈大山,心裡頓時又十分的不開心。

沈大田皺著眉,氣憤的說道:「你放心,這次一定要讓我弟弟一家子也出點血,他們要是也給個幾百兩,到時候咱們也能有錢買在嘉禾縣,買一個比他們家地段還好的四合院,然後再給婉兒找個好人家嫁了,氣死他們!」

沈大田為了更快的拿到小舅子的搬家賀禮,他更加積極的抓緊時間籌備搬家事宜。

這天王秀才夫婦坐著曾牛的馬車來了沈月容縣城裡的家。

二人看著高門大院,不免開心的感慨一番。

劉氏說道:「這月兒真本事,這房子真好,地段也好,房型也好,還有兩個長工。」

王秀才也點頭說道:「是啊,月兒是有本事,沈家也算熬出頭了。」

沈月容對於二人的到來,十分的開心,忙裡忙外的給他們安排好住宿,看時間還早,就挽著劉氏,要帶著去逛街。

王秀才在劉富有的帶領下去了書院。

林沐秋酸溜溜的盯著他們一行人出了門,嘴裡低聲咒罵著:「白眼狼,喪門星,黑心爛肺……」

沈京晃晃悠悠的跑來:「娘親,你說什麼?」

林沐秋抱著沈京,低聲嘟囔:「你姐姐真壞,把錢給別人花,也不給娘花,就是個爛心肝的。」

沈京睜著一雙大眼,似懂非懂的說道:「娘親不氣,京兒賺錢給娘花。」

林沐秋喜笑顏開:「還是我的京兒乖,不像你姐姐那麼沒良心,但是你姐姐賺的錢就是你的錢,我們都能花,知道了沒有?」

「哦,都是京兒的。」沈京煞有其事的點點頭。

劉氏年輕的時候跟王秀才來過幾次縣裡,但也是十來年沒來了,看什麼都新鮮,沈月容雖然住在這裡,但最近忙著推廣也沒什麼時間,一老一少逛起來不知疲倦。

等東西買的差不多了,天也黑了。 二人帶著一堆東西興奮的回家。

到了家沈月容才感覺到一身疲憊,感覺兩隻腳都不是自己的了。

她把自己往床上一扔,動也不想動一下,直到田翠來喊吃完飯,才不舍的起了身。

沈月容說道:「王爺爺,你今天去年兒學堂,覺得怎麼樣?」

王秀才滿意的點頭:「你就放心吧,那劉晗跟我是老相識,我清楚他的為人和實力,年兒在那裡絕對沒問題,我約了他明天吃午飯,你一起來?」

年兒的老師,之前送去上學匆匆見了一面,一起吃頓飯感謝一下也好,剛好明天打算去找兩個看家護院,雖然院子小,耐不住大伯一家臉皮厚,反正倒座房還空著一間,這錢不能省。

沈月容點頭答應:「好,王爺爺,明天我請你們去望海樓呀,你們兩個都是年兒的老師,可不要跟我客氣。」

王秀才本想推辭,仔細一想也就隨了沈月容,反正已經把月兒年兒當自家孩子了。

而且讓月兒請劉晗吃個飯也好,好讓劉晗多念著點年兒。

王秀才點頭答應:「恩,這劉晗也好喝點小酒,明天我們兩個老傢伙要多喝一會兒,你要是覺得無趣,只管先走,不用太拘著。」

這王爺爺也是難得打算放開了喝,明天得讓張富有跟著,省的喝多了路上出點狀況。

沈月容點頭答應:「恩,放心吧王爺爺,我不會跟你客氣的。」

一頓飯吃的其樂融融,只有林沐秋在旁邊一臉的不樂意。

今天帶著去買了這麼多東西,明天還要請酒樓吃飯,得花多少錢,有錢也不禁這麼花,這以後可都是我京兒的錢。

但是她不敢說出來,怕得罪沈月容,畢竟現在零花錢還得往娘家貼補些。

只是飯後她又抱著沈京一頓抱怨:「你姐姐就是個白眼狼,又給別人買東西又請別人吃飯的,瞎花錢,也不知道給我們花錢,白眼狼!」

沈京眨么著大眼,仔細聽著,對這個姐姐的好感度越來越低。

第二天一大早,沈月容就先給顧景淮送桂花蜜。

這桂花蜜是前些天釀下的,算著之前的冠捷花蜜應該吃完了。

顧景淮穿著一身青綠色官服筆挺的坐在椅子上,身上的衣服鏤花金頂,五蟒四爪,還綉著練雀,一雙劍眉顯得十分典雅,不苟言笑的臉給人不怒而威的感覺。

沈月容不驚在心中感慨,這高貴優雅的美男,果然是穿什麼都好看,真養眼!

她坐在顧景淮的書桌對面,兩手托腮,一雙眼睛里泛著閃閃的星光看著顧景淮:「這是我前些天做的,不會比冠捷花差,你回頭試試。」

顧景淮看著沈月容這痴傻樣,心中歡喜的很,面上卻只是微微一笑。

他淡淡的開了口:「你送了我花蜜,我要怎麼謝你。」

沈月容突然想到今天要請護院,就說道:「你幫我的還少嗎?倒是我有一件事可能需要顧大哥指點一番了。」

顧景淮抬起了臉,深邃的眸子中多了幾分柔和,他喜歡沈月容不把他當外人的感覺。

沈月容繼續說道:「我大伯大娘不會就這樣算了,我估摸著他們還得來。我想找兩個看家護院,可是這護院又不像普通工人,我不敢在街上隨意找,怕不知根底的回頭惹出麻煩來,你知道哪裡能找到合適的嗎?」

這丫頭倒是心細如塵,看家護院多少會點拳腳,這一家子的婦孺,如果招來居心不良的護院,倒真可能惹出大事來。

顧景淮心裡對沈月容的細心很是讚賞,語氣卻十分的淡然:「恩,這事我來解決,你只管等著。」

沈月容趕緊擺手:「我只是想問問你,怎麼能麻煩你幫我找。」

說到底還是把我當外人,再等些日子,你就沒辦法當我是外人了。

顧景淮蹙了蹙眉頭,故作嚴肅,站起來俯身靠近沈月容:「怎麼,你不信任我?」

一股獨屬於男子的氣息迎面而來,沈月容心臟砰砰跳,耳朵都紅的滴血:「不是,我怎麼會不信任顧大哥,就是……」

「那你就回家等著吧。」顧景淮看著沈月容慌亂的樣子,心裡直得意,他站直了身子,悠閑的朝外面走去,不給沈月容反駁的機會。

沈月容的心跳這才慢慢平復一些,心裡暗罵自己:怎麼就對美男這麼沒抵抗力,沒出息!

她前腳剛到家,後腳張富有就來說,門口來了兩個自稱看家護院的人。

這也太快了,一刻鐘都沒有的時間,就找來了?

沈月容到了院里,看到兩個一臉威嚴,身強力壯的男子,腰間還挎著刀。

院中其他人也都聽著動靜出來了,都警惕的看著這不知道底細,又帶著武器的兩人。

沈月容趕緊隨便扯了個謊安撫大家:「沒事,這是我新請來的看家護院,沒幾個月就要過年了,我怕不太平,沒事的。」

眾人這才安下心來。

兩個看家護院閑庭闊步的上前說話。

「沈小姐,小的林雲,這是家弟林風,以後就由我們來守宅子。」

看著是真不錯,虎口粗大,步伐硬朗,不像普通的護院,倒像是資深練家子,當看家護院感覺太屈才了,也不知道這顧大哥從哪裡找的這麼好護院。

沈月容點頭說道:「恩,但是院中多婦孺,以後日常就不帶刀了,你們只要幫我看好院門,不要讓閑雜人等隨意進來就行了。」

「是。」兩人沒有任何反駁,任何心思,他們只知道顧景淮吩咐要一切聽從沈月容的安排。

沈月容看著二人一副忠心耿耿的樣子,很是滿意。

張富有帶著二人,安頓在倒座房剩餘的一間房內。

其他人知道是看家護院也就沒說什麼,都放下心來,只有劉氏拉著沈月容回客房說話。

劉氏低聲說道:「月兒,你好好的請看家護院做什麼?是不是這裡已經不太平了?」

沈月容本來不想跟王秀才夫婦倆說起大伯的事情,但是現在為了不讓劉氏擔心,她也只好把事情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 劉氏聽了氣急了:「你大伯真是過分,你爹從小就老實,以前就沒少受欺負,這會兒居然打上你的主意了,多虧你是個主意正的,請護院好,這錢咱不能省!」

沈月容很是沉浸劉氏的關懷,她依偎著劉氏,雙手抱著劉氏的肩膀:「劉奶奶,你就放心吧,他們欺負不到我頭上,這世上能斗過我的人還沒出生呢!」

「呲,你這丫頭瞎說啥。」劉氏嗔笑道:「等你嫁人了,進了夫家,可不能這麼厲害,這樣公婆不喜。」

在這裡不婚的壓力可比在前世大多了,既然控制不了,就走一步算一步,反正我沈月容到何種境地,都能努力活的好好的。

沈月容笑著安慰劉氏:「放心吧,我只在壞人面前厲害,在家人面前就是小綿羊,你看我像小綿羊嗎?」

劉氏和沈月容笑成一團。

沈月容提議到:「劉奶奶,你跟我王爺爺就多住幾天吧,我們可以多出去逛逛。」

劉氏想著很快就要冬天了,多準備些禦寒物品,就同意了:「好,我就多住幾天,多享享我們月兒的福。」

沈月容就跟著休息了兩天,陪著逛街採買。

王秀才想多跟老友聚聚,也就時常往學堂跑,順便觀察沈年華的學習情況。

這天一大早,沈大田一大家子帶著行李,坐著馬車來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