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就是……本該擁有的愧疚感和罪惡感么?

「我當然不會害自己家的姑娘了,游澈老弟真會說笑。」

游玄皓翻過身來,看著洛鈺的表情,知道自己剛才說的話起作用了。怕洛鈺對自己起疑心,游玄皓換了個話題:「老洛你說我帶什麼彩禮來合適呢?」

洛鈺見游玄皓對自己兩個女兒如此執著,對游玄皓的戒心也就完全消除了。只要有自己兩個女兒在,游玄皓便是自己人,至少不會對教派不利。

「等她倆答覆了再說吧……時候不早了,游澈老弟早早歇息吧!」說罷洛鈺出了房間,為游玄皓掩上了房門。

游玄皓看著洛鈺離開,自言自語道:「這老洛真不適合做壞人啊……」

……

月色入戶。

「老爹你出去!」洛婭將枕頭猛地扔向洛鈺,「你再說這件事我就真的跟你急了!」

洛晨拉過妹妹的手,輕聲嗔道:「妹妹,不許對爹無禮。」

洛婭委屈道:「那個游澈在各位長老面前這樣對我,我……我不會答應的。姐姐你幫著老爹說話,那你就嫁過去唄……」

洛鈺只好解釋道:「我也不是要強求你倆,畢竟我怎麼可能捨得兩個可愛的女兒呢……

「只是游澈老弟他酒後吐真言,硬是要娶你倆回家,像他這般剛成年就達到大帝級的天才,你們也看到了,長得也是不可挑剔,能遇到他是常人幾輩子也修不來的福分,所以我還是希望你倆可以好好考慮一下。」

「爹,我猜,你其實並不是單純想讓我們嫁給他吧……」洛晨道,「利用我們把雙方的關係套牢,讓他們誠心為我教出力,是這樣么?」

洛鈺知道女兒看得明白,只好尷尬地笑道:「自然也有這方面的因素。咳,總之你們自己決定。」說罷離開了女兒的房間。

看到老爹離開,洛婭立馬和姐姐討論起來:「姐姐,你說那個游澈會不會是個花心大蘿蔔啊!」

「不知道誒。」洛晨道,「是不是花心公子明天試試他便知了。如果他的品行合格的話,我,也不是不可以考慮爹的請求……」小臉一下子變得羞紅。

「哦~姐姐你其實是看上他了對不對?」洛婭一臉玩味地看著自己的姐姐,「那我就作為陪嫁和你一起嫁過去,把那個傢伙榨乾!」

「小婭你不要胡說……」洛晨羞道,「兩姐妹嫁給同一個人怪尷尬的……」

「那姐姐你是想一個人嫁過去嘍?」

「誰說的!我……」

……

翌日,金猊陰陽眼,巨大的死火山口內,沉睡已久的巨獸突然感受到一股令自己心生畏懼的氣息。

此時游玄皓正在陰陽眼外,正準備進行所謂的「針對教派擴張計劃展開的第一次地底探查行動」。

與游玄皓一起前往的,有二長老洛鈺,三長老何平,以及葉子塵、蘇小璃,而龍越和簡柔被游玄皓放了情侶假,隨其他長老去參觀眾弟子的修鍊去了——雖然玄陰教以取人元陽為生,卻也留下了一群有天賦的年輕人作為弟子,洛鈺昨日也向黃峰教主求情,將那個不滿十四歲的小女孩納入了修仙陣營。當然,其他十九人就沒有這麼幸運了,他們為所謂的信仰獻上了生命。

「小……小塵啊,有沒有覺得好久都沒有體驗到這種探險的感覺了?」游玄皓向葉子塵問道。

葉子塵點點頭:「已有三年之久了。曾經為了支持你差點丟了性命,現在想想,當時的自己實在是太弱了。」

游玄皓哈哈大笑:「現在的你也沒長進到哪兒去啊!」

葉子塵立刻反駁道:「前幾天你們不是見識了我的技能么?那般能力,可不是一般人能夠擁有的!」

游玄皓只好應道:「好好好,你厲害!待會下洞的時候我看你怎麼下去。」

「二位不要爭了,是時候下去了。」洛鈺道。

眾人眼前,一個巨大的火山口,死氣瀰漫。

游玄皓、洛鈺和何平踏起飛劍,葉子塵站在游玄皓身後,而蘇小璃則展開十分鐘時限的光明之翼,五人便從火山口飛了進去。

吼——

剛一進洞,便聽到幾聲巨吼從地殼深處傳來,其聲震耳欲聾,嚇得葉子塵險些從冰之寒襲上掉下來。

向下深入,一行人慢慢地看到下方無底深洞的一側有金光閃爍,便緩緩向下靠近發光處。

「各位小心了,這裡氣息很古怪,盡量慢一點。」洛鈺在最前頭提醒道。

接近看到光亮的地方,是一個洞穴。其內按照一定的頻率閃爍著金光,忽明忽暗。洞穴高兩米,足夠人通行。

錘子大魔王 游玄皓和洛鈺對視一眼,點點頭,站在後頭的葉子塵卻還完全沒搞清楚狀況,看著前方的光亮,內心毫無波動。

洛鈺從飛劍上跳下來,踩在閃光的洞穴上。

咚——

如同高空墜地一般,洛鈺感覺自己的腿重重地踩踏在地面上,受到了巨大的反作用力。

只是落地那一瞬間,行動立馬變得異常吃力起來。向前走一步,感覺腳上掛著幾百斤的重物一般。

「這裡的重力場不太對勁。」洛鈺道,「起碼是正常受重的六七倍了。還好我們修仙道之人身體不是凡人所能比,不然恐怕很難承受。」

游玄皓等人也紛紛踏在洞穴的地面上。壓迫感,讓眾人呼吸慢慢變得急促起來。

游玄皓開啟靈力旋渦,讓自身盡量保持輕鬆。因為修士的特殊體質,皮膚在多倍的重力下並沒有下垂。

「沒辦法,繼續前進吧!」游玄皓道。

眾人點點頭。

向前走了百米遠,身體承受的壓力越來越大,超過十倍的重力讓蘇小璃第一個出現了頭暈的癥狀。

「你們先走吧,別管我,我緩一會兒。」蘇小璃坐在了地上。

葉子塵趕忙過去,取出一塊手帕幫蘇小璃擦去了額頭的汗,「你要留在這,那我在這陪你。」

「沒那麼嚴重,我有辦法。」游玄皓自天心鐲中取出一個小玉瓶來,遞給蘇小璃。蘇小璃一歇息,便累得不想說話,默默接過游玄皓手中的聖水,一口氣喝掉了一大半。

葉子塵見蘇小璃狀態有所恢復,趕忙將柔和的靈力傳入蘇小璃後背。

「謝謝!」蘇小璃基本恢復過來,將小玉瓶塞上塞子還給游玄皓。

游玄皓微微一笑:「都是朋……咳,都是咱游家出來的,謝什麼謝啊!」

走出狹窄的洞穴,前面是一個直徑幾十米的球形空間。其正中一個巨大的魔法水晶球,按一定頻率閃耀著極其刺眼的金光。

「這是……什麼啊?」眾人看著眼前的景象,都倍感驚訝和疑惑。

驚訝的是這地底竟有如此奇異的地方存在,疑惑的是這裡面除了水晶球什麼也沒有,那麼這裡被修建出來的目的是什麼?

「你們在這裡別亂走,我去看看。」游玄皓踏起冰之寒襲,趁著水晶球金光變得暗淡之時,極速飛向了魔法水晶。當游玄皓到達魔法水晶的跟前時,他才看清這碩大的晶石,有多麼的純凈。

一點裂紋、雜質和氣泡都看不到,整顆水晶球內部的顏色也十分均勻,通透艷麗。

「這水晶想來肯定不是自然產物,是什麼人能擁有這樣一顆純凈的水晶,又為何扔在這裡?」游玄皓心裡充滿了疑問。

仔細查看整個水晶球,沒有發現一點異樣,正當金光又要亮起、游玄皓準備背過身去時,水晶球里竟傳來了渾厚的聲音。

「人類,你們來做什麼?」

金光乍現。游玄皓背對著水晶球,震驚地呼吸都急促了起來。一邊平復著自己的心情,一邊道:「我們是特地來拜訪偉大的金猊大人的,請問,閣下知道金猊大人身在何處么?」

「哈哈哈哈!」水晶球里的聲音越來越大,整個球形空間里不斷回蕩著那恐怖的笑聲,「偉大?還會有人類覺得我偉大?!我安居此地,與人類無冤無仇,卻被人封印在此地,永不得見天日!你們要見的金猊,就是我。」

游玄皓一愣,忙問道:「您是說……您的本體被封印在這水晶球之中?」

「不,這只是我的靈識與少部分的靈力,我的本體被困在更深處的囚牢里,可惜那部分只剩下狂暴的實力,卻沒有絲毫的意識,與魔何異……」水晶球里的聲音越來越憤怒,「那個人類的氣息,我至今還清晰記得!人類,今天遇見你,簡直是上蒼有眼……你敢不敢承認,你就是那個將我禍害成這幅模樣的罪魁禍首!」

游玄皓一驚,拳頭緊握,說不出話來。

東方澈啊東方澈,你當初造什麼孽要這樣對待神獸金猊啊!

不過接下來水晶球里傳出的一句話,讓游玄皓放鬆了下來。

「小子,你欺負我這麼多年,如果今天你是來取我性命的,那便取走吧……」語氣中帶著無盡的哀怨與痛苦,還有一絲釋然。

然而游玄皓怎可能輕信金猊所言。

游玄皓知道,他的內心一定還在拚死掙扎,只要有一絲希望,他絕不可能這麼輕易放過自己。

游玄皓微微一笑,面向水晶球,一手摸在水晶球的表面,道:「我今天來並沒有惡意,我們是來找你合作的。」

話音未落,水晶球的光突然變得柔和起來。

「我知道了……那就說條件吧!」 游玄皓怎麼也不會想到,金猊竟會答應得如此爽快。或許他心裡還在打著某些算盤,但從他的憤怒程度來看,他的實力肯定已經被削掉七七八八了,只要自己多加小心,不說能對金猊怎麼樣,自保肯定是沒有問題。

雖然不敢置信,但前世對他造成的心理陰影面積未免太過巨大了。

「你真的願意和我合作?」游玄皓試探地問道。

水晶球金光連閃:「當然可以,不過我不希望這裡還有其他人。」

「你信不過他們?」

「坦白說,我誰也信不過。」金猊回答得很快,「只不過,你與我之間的事,我還是想單獨和你談。在我眼中你是絕對的邪惡,我甚至不知道你是否在隱藏實力,一個你已經夠我受得了,別讓我在這裡見到那麼多人類,我只會覺得難受。」

游玄皓於是看向身後的葉子塵四人,使個眼色,示意讓他們先離開這裡。

洛鈺和何平得到游玄皓傳達的信息,沒什麼好說的,知道自己在這裡也幫不上忙,便馬上向後退去。

「游兄,你一個人在這真的沒事么?」葉子塵代自己和蘇小璃發問道。他心思縝密,自然想到金猊可能有翻身的手段,如若金猊能有辦法通過地形困住游玄皓,那麼就算他無法傷及游玄皓,游玄皓一己之力也很難逃出去。

他依舊不敢相信,傳說中的金猊,竟然會以這種形式出現在眾人面前。

為什麼金猊要說游玄皓害了他,為什麼江湖中沒有金猊被打敗的傳言,為什麼甚至幾乎沒有強者到金猊陰陽眼來……葉子塵想了解的東西太多了,游玄皓似乎也有太多不能說的秘密,不過自己又何嘗沒有秘密。這個時候,葉子塵想的最多的還是游玄皓的安危。

葉子塵和蘇小璃沒有要走的意思,只是象徵性的向後退了幾步。

游玄皓笑道:「還不走?我可不記得欠了你們錢啊!放心吧,我會回來吃午飯的,記得把我的那一份留下來。這裡的地形困不住我,別忘了我有小墨。」

葉子塵點點頭,拉著蘇小璃的手就往洞穴外面走。蘇小璃也不甩開葉子塵的手,二人就這樣十步一回頭,慢慢離開了游玄皓的視線。

「好了,現在我們可以開始友好的交談了吧!」游玄皓對著水晶球道。一邊說著,他已經開始摳起了指甲。

「呵呵呵,自然是要好好談談了。」水晶球里金猊靈識說話的語氣突然變得怪異起來。

游玄皓暗道一聲情況不妙,心中卻並沒有感到多少不安,只是自己不自覺間屏住了呼吸。剛剛回頭看向身後,只見洞口紅光閃爍,接著不知從哪憑空出現一塊巨大的石頭,嚴絲合縫地堵住了出口。

「人類,我傷不了你,卻也不能就此罷休!」水晶球里傳出暴怒的聲音,「這個空間一旦封閉,就幾無出去的可能,雖然我不明白為什麼你現在只剩下大帝級修為,但是這樣最好不過,因為沒有天帝級是無論如何都打不開這囚牢的!」

游玄皓感受到事態的嚴重性,一下子也不知如何是好。如若只是一塊石頭,自然不會讓他擔憂,但他也隱約感受到,這裡一定是布下了陣法,而且是自己無法破除的陣法。他修鍊仙道數年,法陣知識懂得不少,又沒少拿玥兒給的書研究魂道魔法陣,僅通過氣息的感知,就已經大致了解到這陣法的精妙。

「哈哈哈哈,怎麼,害怕了?這可是你自己設的陣法!」水晶球里的靈識又道,「你親口說,如果有人來犯,就催動此陣,沒想到最終困住的卻是你自己!哈哈哈哈!」

游玄皓讓自己盡量鎮靜下來。或許以他的實力和裝備,能嘗試以點破面強行破開此陣,但那並不是件有把握的事,半成把握都不一定有,何況誰知道東方澈也沒有在法陣上設置陷阱呢?他現在只想,也必須要先與金猊緩和關係。

「以前的事情我向你道歉,但是我是真的一點都回憶不起來了,能不能給我講一講這段往事?」

水晶球光芒色彩連變,沉默半晌,道:「作惡至如此,還能忘記,恐怕你也經歷了什麼不堪回首的事吧……同是天涯淪落人,既然你已經無法離開,我告訴你也無妨。」

一道白光自水晶球中射出,照在游玄皓的腦門上。游玄皓突然感到靈力核心一陣顫抖,自己的元神彷彿一瞬間被揉成碎片一般,頭腦變得不清醒,一下子失去了知覺。

當游玄皓醒來時,眼前是一片火紅。巨大的洞穴,比起之前的球形空間大了足足兩倍,其中充斥著令人窒息的氣體,而自己的腳下是有些粘稠的礦質,整個洞穴紅光閃爍,如同魔神的手掌心一般。

面前是一個高大俊朗的男子,褐發白袍,手中一把血紅色的畫扇。 狂妃有毒 這個氣質不凡的男子,正是自己的前世,東方澈。

名門試愛 「金猊陰陽眼,不愧是大戰殘留的十大蠻荒之眼之一。」東方澈向洞穴的中間走去,雖然腳踏地面,鞋上卻絲毫不沾污漬。

「聽說金猊比那條自認為自己可以成為真龍的黑蛇要強大不少,我倒要看看有多強。」

一道黑風襲來,東方澈面前出現了一頭四米高的赤金色巨獸。

「人類,為何犯我地盤?」金猊開口道。只是吐息之間,大地微顫。

東方澈微微一笑:「在下至此只是有一事相告。」

「哦?我沒心思在這跟你鬧,人類,你還年輕,滾出去,我還可以不計較。」

東方澈卻立在原地一動不動:「你計較又能如何,我只是向奉勸你一些事。你不想聽,也困不住我,不過,你要是到時候死了也不關我事。」

「哦?哈哈哈哈,可笑。」金猊磨了磨鋒利的牙齒,「我佔據天時地利,萬年之內都死不了,你懂個屁。」

東方澈展開畫扇,悠哉地說道:「金猊老兄應該是明白人,廢話不多說,你可知此地雖然匯聚各種氣息,卻並非天然形成?」

「你……什麼意思?」金猊並不明白東方澈為什麼要說這個,他正準備出去覓食,遇到東方澈,卻不知為何沒有了一點食慾。他的注意力倒不在眼前這個人類對自己的稱呼上,他只覺得莫名其妙,若是平時的他,早就憤怒至極了,只是此時剛剛打盹起來,意識還沒有完全清醒。

一九八一年 「自那場千古大戰後,縹緲大陸民不聊生,十大蠻荒之眼便是那時形成。每個蠻荒之眼裡面都蘊含著強大的能量,能讓任何生靈變得強大,我想這就是你佔領這裡的原因。

「但是,蠻荒之眼意味著毀滅,一旦長時間依賴其中的力量,便會失去心智。你現在看似正常,每夜子時必會魔化發瘋,我說的對不對?」

金猊先是沉默不語,還是點了點頭:「我確實每到半夜便突然感到自己的身體不受控制……可是又有什麼辦法呢?我能擁有如此修為,一半都是拜此地所賜,付出點代價也理所當然。」

「立馬離開這裡。」東方澈道,「並且從你身上剝離出來自蠻荒之眼的力量。此非正道,久之只會自我毀滅。拋棄從這裡得到的一切,這是唯一的解救之法。」

「開什麼玩笑?!我憑藉陰陽眼的力量成就了堪比半神的天帝級,你讓我離開這裡,變回那個只有二重大帝級的垃圾,然後被斗木森林的三位靈獸之王踐踏摧殘?」金猊怒吼。

東方澈保持著笑容,眼神中平淡得看不出一點情緒,也沒有人能從他眼中看出他的心思。

「我不是來勸你的,我是在強制要求你。要麼死,要麼離開,你選哪一個?」

「人類,我不用你來管!發瘋也好,成魔也好,強大才是王道!這是我最後一道逐客令,你修為不易,何必羊入虎口?要麼離開,要麼死,我原話返還。」

東方澈搖搖頭:「那你就在此悔過吧……」

右手一招,手中多出一把劍體漆黑的寶劍,向前一斬,金猊眼前的空間開始扭曲,迅速地撕裂開來,露出了一大片無盡的黑色。

游玄皓在角落裡看得驚心動魄。這是什麼法器,竟然能直接撕裂空間?!

金猊也是大吃一驚,便趕忙向後退出幾米,口中吐出紫黑色的妖火來。

然而就在火焰在碰上撕裂空間的那一瞬間,空間撕裂得越來越迅速,一下子將火焰盡皆被吸了進去,甚至連一絲一毫的能量波動都不剩。

隨著黑色寶劍上那顆白光閃耀的黑髮晶寶石光芒收斂,撕裂的空間縫合起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