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廝肯定是電視生活頻道中《交換空間》,房屋裝修類節目看多了。

本來還擔心怎麼編一個合適的理由,讓人家毫無疑心的將東西賣出來,這廝已經給方飛揚鋪好臺階,沒道理不走啊。

方大老闆立即順着這位富春樓老闆的話說:“是啊,老闆果然閱歷過人啊,我昨天剛在美好上郡買了一套房子,請了兩位美女設計師給我做裝修設計呢,今天在這裏吃早餐,無意中得知你們要處理這些舊碗碟,所以想買下來再次利用一下。”

蘇雅芝在一旁聽得咯咯直笑。

房子確實是剛買了一套,但本小姐什麼時候成了設計師了?

這傢伙越來越壞了,明明想撿漏,還說得像真事一樣。

方飛揚見蘇雅芝忍不住笑了起來,急忙瞪了她一眼,意思讓這丫頭嚴肅點。

周強聽到這位如花似玉的“美女設計師”笑起來的聲音如同黃鶯出谷,似水如歌,早就心神盪漾了,哪還會懷疑他們收購舊瓷器的真實目的。

“這個…既然你們拿回去裝飾屋子的話,每盒箱子算你們一百元,兩箱兩百。”

方飛揚心花怒放,正欲拍板答應。

就聽見蘇雅芝說,“哎呦,我們剛出來工作沒多久,湊了點錢就買一個小公寓,在裝修上能省就省了…老闆你再便宜點嘛。”

這次輪到蘇雅芝演戲了,這丫頭的討價還價恰似小女孩的撒嬌,宛轉悠揚、酥軟人心。

“好吧,好吧,就給一百塊,我叫人給你們搬到樓下去…”

你看看,周老闆早已經心不在焉、靈魂出竅了,也沒仔細推敲一下女孩說得話。這房子到底是誰買的呀,怎麼一轉眼又變成“設計師”的了,兩個人這不前後相互矛盾嘛。

周強可沒心思分析這個,還熱心的附加店員配送出門,差點就免費相送了。

方飛揚佯怒的瞪了蘇雅芝一眼,這丫頭竟然會使美人計了。 出了百年茶飲老店富春樓。

蘇雅芝迫不及待的追着方飛揚問道:“快告訴我,這裏裝的這些哪一個是你方大專家看中的?是不是這個五彩雲龍盤子?”

方飛揚忿忿不平的白了佳人一眼,沒有回答她的問題,而說:“細聲柔語,眼放秋波,你現在好本事啊,什麼時候學會玩美人計了?”

蘇雅芝掩着嘴咯咯的笑,說道:“這不是想幫你花更少的錢,創造更大的價值嘛。你看吧,沒有我出色的演技,你能一百塊撿個漏…快說說嘛,究竟這裏面哪一個是寶貝?”

方飛揚拿她沒辦法,鼻子裏哼了哼,“上車再說。”

這丫頭被慣壞了,此時如果不是還有一個華秋景在場,方大老闆就要執行家法了。照着美女的翹臀啪啪兩下,看她還敢不敢這麼“放肆”。

方飛揚知道,這丫頭的嬌軀特別的敏感,每當兩人獨處一室,耳鬢廝磨、情意綿綿的時候,方飛揚也會振夫綱、執家法,幾個巴掌落在佳人的彈性十足的美臀上,這丫頭立即煙視媚行,骨酥筋軟,兩隻水汪汪的大眼睛媚眼如絲,立即如小媳婦一般對方大老闆言聽計從。

方飛揚一邊往停車場走去,一邊“惡狠狠”的朝蘇雅芝那渾圓如美月的臀部瞪了一眼。佳人感覺到了男友灼熱的目光,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小屁股,頓時耳熱心跳。

三人鑽進了桑坦納裏,方飛揚將副駕駛的座椅放倒。一共兩盒舊瓷碗瓷碟全部擺放在真皮座椅上。

“現在可以揭曉謎底了吧,大專家?”

蘇雅芝笑盈盈的問道。

旁邊的華秋景也忍不住豎起了耳朵,滿臉的好奇挪近了身子。她早就聽說方飛揚在古玩鑑定方面的能力非同尋常,一度撿了好幾個大漏。如今還是華夏收藏家協會的古瓷類高級專家。今天難得有機會現場親身經歷一下。

“嗯,這個平底小酒盅,這兩個青花邊圓盤,這個白瓷小調羹…還有這個深底福字的湯碗…”

方飛揚咳嗽了一聲,不疾不徐的緩緩道來。

“啊!…這麼多啊,吃頓早茶你撿了幾個漏啊?人家還要倒貼錢給你呢!”

方飛揚的話還沒有說完,蘇雅芝就忍不住叫嚷起來,將這幾個被大專家報出名的瓷器一一挑出來抓在手上,嘖嘖的看個不停。

方飛揚狡黠一笑:“嘿嘿,這幾個都不是…”

“哎呀,什麼…”蘇雅芝差點沒有手中的碟子敲方飛揚的腦袋,沒好聲氣的白了他一眼,“你說話大喘氣啊,故弄虛玄,快說,哪一個纔是寶貝?”

方飛揚有點計謀得逞的味道,繼續說道:“不是我大喘氣,是你太心急,我還沒說話呢,就被你打斷了。我是想告訴你們,剛纔挑出的這些只是很普通的酒店餐具,充其量質量稍微好一點,你們可以放在一邊了。剩餘的那些,嘿嘿,全部都是清末民初的好東西啊,距離現在近一百年了。”

“哈哈,這次我們簡直是大豐收呀。”方飛揚這纔將內心的喜悅展露出來,專門取出那對天藍釉高足碗,沾沾自喜的親了一口。

兩個女孩聽到這話更是驚呆了,互相對視了一眼,不敢置信的望着兩大盒子的古董餐具。除了剛剛挑出來的那五件東西,粗略的目測一下里面至少還有二十幾款形色各異的杯碗碟盤。

wWW★тTk an★c○

當真是大豐收了。

華秋景第一次親眼目睹人家古玩撿漏,忍住問出最關鍵的問題:“這些剩餘古董餐具能值多少錢啊?”

方飛揚點點頭,沉吟片刻,回答道:“這幾樣印有蓮花蓮藕的三寸淺盤應該是民國時期,那些酒店酒樓裏最常用的餐具。工藝成熟,燒製量非常大,所以距今的存世量也非常大。這種能完整保留下來的餐盤目前的市場價大約在5000元至8000元。”

“嗯!”蘇雅芝和華秋景都默默的點點頭,繼續聽着專家點評。

“而這種青花葵口折腰福壽紋杯是典型的清代製品,屬於光緒末年的款式。胎質縝密,細膩潔淨。青花髮色具有晚清青花色料色澤的特點,呈黑褐色或淺藍色,明亮豔麗,器身含小而均勻的黑點…這幾樣瓷器的價值每件能達到10萬塊左右。”

光緒作爲滿清王朝倒數第二位皇帝,這個時期出產的瓷器,也算多姿多彩,往往喜歡仿製康熙、雍正和乾隆時期的款式。方飛揚撿到這些古董瓷器之中也有一些福壽紋杯,正是仿照康熙的宮廷款。

“當然最值錢的要算這對天藍釉高足碗了…這種釉色藍的非常溫潤,有光澤。碗上的纏枝連紋、喜鵲登梅等吉祥圖案,畫工精緻細膩,胎質堅實。特別是它的白瓷高足上還印有雙藍圈,這種款式很稀有。俗話說物以稀爲貴嘛。我估摸着這對碗加在一起怎麼着也得八十幾萬吧,當然放在拍賣行競拍的價值更高。”

這樣算下來,這兩個硬質紙箱裏裝的碗碗碟碟總價值已經超過了一百五十多萬。方大老闆用一張紅票子撿漏回來,價值瞬間翻了一萬五千倍。這樣財富升值讓一旁的華秋景目瞪口呆,倒吸一口涼氣。

這傢伙的運氣也太好了吧,出來吃頓早飯竟然能吃出鉅額財富出來。真叫人不羨慕也不行。

“呵呵,太棒了,這裏也有本小姐的功勞,不然你還要多花一百塊錢呢。”

蘇雅芝精緻秀雅的臉上也盪漾起得意的笑容,還不忘強調一下自己的付出。

在蘇雅芝和華秋景的幫助下,三人將這些珍貴流轉下來的古董餐具進行了一下簡單的分類。又將車內的餐巾抽紙一張張的抽出來,將碗碟杯子簡單的包了一下,再在附近的超市買來許多泡沫墊子,保護周全瞭然後放進了後備箱。

剛忙完這一切,不知誰的手機響了起來。

方飛揚擡頭一看原來是華秋景的手機電話。

來電話正是張靠山這小子,昨天晚上鼎盛拍賣公司舉行了規格檔次頗高的年會。這年會一結束,就表示公司在年前的業務暫時宣告一個段落,鼎盛拍賣行的員工率先享受春節長假。

今天一大清早他就從蘇城開車出發。這小子果然是“性情中人”,一放假誰也沒聯繫,唯獨不能不聯繫自己的女朋友。

張靠山這會已經下高速出口了。華秋景告訴他直接去鳳城老街匯合,待會她和方飛揚、蘇雅芝準備去那裏看冰雕展覽。

張靠山一聽自己兄弟也在旁邊,也不管自己正好駕車行駛中,非要華秋景將手機遞給方飛揚,兩人胡侃幾句方纔掛掉電話。 600年前,意大利著名的旅行家和商人馬可波羅在他的遊記裏,就有過關於對鳳城的記載:這個城市不大,但塵世間的幸福極多…

這裏的幸福可不就很多嘛!

我們的方大老闆心血來潮,帶着女友吃頓早茶,也能撿回來一個大漏。一百塊的鈔票換來了價值一百五十多萬的古董瓷器。等到春節以後帶回盛世典藏商鋪銷售,稍微加點飢餓營銷手段,估計最後賣出的價格更高。

現在方飛揚正駕駛那輛黑色桑坦納,載着一百多萬的碗碟茶杯往鳳城老街的方向開去。這後備箱碗碟的價錢比這輛車還貴了。

在鳳城河畔桃園景區外,一個麻石鋪就的明清小巷,穿梭在深深的四合院落,聲聲入耳的評彈說唱,滿街悠悠飄香的小吃,加上悠長悠長的叫喊吆喝聲,綿延600米,一條青磚黛瓦的古建築帶,這就是“鳳城老街”。

其實,鳳城老街並非真正意義上的老街,包括與此毗鄰的桃園的地塊,原都是東郊鮑壩村的一片農田和村民住宅地。隨着東城河風景區的規劃和開發,鳳城老街才於2007年正式動工,歷經三年時間形成了現在的規模。準確地說,鳳城老街是一處在農村土地上拔地而起的仿古旅遊景點,當然它的形成也聚集了一定的人氣。

今天,在這條老街上就有一處來自北方城市的冰雕展覽。聽說有不少還從鄰市趕到這裏體驗觀看。巨大的客流量將這條老街充斥的人山人海,水泄不通,人氣可謂爆棚。

方飛揚耐心的操控着汽車,像蝸牛爬的一樣,好不容易將車子停在停車上的邊緣。停車場裏面早就一位難求,車子根本進不去。

三人下車以後,穿過古牌坊進入古老的麻石街巷,迎街兩側爲古式店鋪,成串的火紅的大燈籠掛滿古樓長廊,諸家店幌、匾額、旌旗相映成趣。

臨近新春佳節,這條古色古香的街道也處處洋溢着節日的氣氛。

蘇雅芝挽着方飛揚順着龐大的客流人潮往冰雕展覽的地點走去。身邊的華秋景則掏出手機撥通了張靠山的號碼。

剛撥通就聽見身後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別打了,我在這裏。”

三人回頭一看,只見一個人高馬大的青年,穿着一件商務風格的毛領冬裝,帶着那麼一點北歐服飾的味道,下身搭配着一條黑色的加厚牛仔褲,腳下一雙棕色的馬靴式皮鞋。渾身上下散發出那麼一點都市小金領的味道。

這人不正是張靠山那小子嘛,這廝臉上掛着既興奮又誇張的笑容,率先衝到方飛揚面前,先來了一個大大熊抱,然後再左一拳右一圈的親暱的擊搗着方大老闆的肩膀和胸脯。

“哈哈,方老闆,好久不見啊!”

“嗯,是啊,張總,有段時間沒見着您了。”

兩人見面就沒個正形,互相調侃着。

張靠山也是剛到,下了高速就沿着國道開了過來。他知道老街附近的一定是人滿爲患了,就乾脆老遠處就把他的小polo停在另一條街的地下停車場,然後步行走過來。

即使這樣,他也比方飛揚他們提早到達這裏。

這傢伙不急不忙,倚靠在牌樓下面的一個雕像旁邊,一邊評頭論足的欣賞着家鄉的美女,一邊消磨着時間等着方飛揚他們。突然眼睛一亮,只見一行三人從他的身邊擦過,其中有兩個漂亮女孩,以他專業的眼光和審美標準,兩人得分都是在九十分以上。

再回味一看,其中一個不正是自己的女朋友華秋景嘛,另外兩個當然是兄弟方飛揚和美女蘇雅芝了。

張靠山哼唧了一聲,就趕緊從後面趕了上去。

四個年輕男女,兩兩爲伴,興致勃勃的去看冰雕展覽了。

冰雕展區在老街的最前面,要穿過整條街道纔會到達。他們一邊感受着濃烈的過節氣氛,一邊嬉笑簇擁着往裏面走去。

今天已經不是方飛揚、蘇雅芝四人第一次逛這條古街。去年國慶中秋重合在一起的小長假,他們就曾經來過一次。只是那時候,張靠山剛剛通過相親和華秋景相識。方飛揚作爲張靠山同寢室下的死黨兄弟,一起認識了華秋景,而蘇雅芝和華秋景是一個屋檐下的閨蜜好友,乘着放假來學姐的家鄉玩玩。

“咦?這裏原先賣假冒翡翠原石的商鋪好像關掉。”

蘇雅芝撅着小嘴,站在其中一家門店前面看了半天。

方飛揚忍住笑意,說道:“你還記得有這麼一家商鋪啊?我記得去年中秋那天,你還很大方的花了一萬二千塊,買了五塊緬甸翡翠賭石回家,呵呵…”

佳人俏臉微紅,很不好意思的辯解道:“這不是被無良的商家騙了嘛,用染了色的石頭魚目混珠,害得我白白損失了一萬多…本來還想稱這次機會找老闆算賬呢,沒想到招牌已經換掉了。”

方飛揚說道:“嗯,常在河邊走,哪能不溼鞋。投機取巧的事情是不可能有好結果的,這個黑心的老闆肯定被人揪出來了,也算替你報了仇。”

張靠山在旁邊插話說道:“其實,蘇雅芝還要多虧了我,當時那位老闆可是要價一萬元一塊石頭,五塊作假的毛料要你五萬。是我幫你砍到兩折的價格,不然你花的冤枉錢更多…嘿嘿…”

“嗯,不錯,我記得是有這麼回事,待會午飯讓蘇雅芝請客。”方飛揚附和着說道。

佳人聞言,美目流轉,接着促狹的說道:“要請也是你請,你這個大土豪..剛剛纔撿了一個大漏,收穫了一百多萬,又想剝削我們無產階級。我要打土豪…”

“啊?!!不是吧,這小子又撿漏啦,快和我講講…”

四個人邊聊邊走,往冰雕活動展的方向走去。

來到了冰雕展區,四人擡頭一看。只見老街最末端一處正在開發的空地上臨時搭建了一條邊帆布高棚。棚子的正門兩邊豎立着一對栩栩如生的梅花鹿,晶瑩透亮的巨幅冰雕上還點綴着五顏六色的彩燈,流光溢彩、絢麗奪目。

今天這次冰雕藝術展覽是免費向鳳城的市民開方的。

方飛揚衆人緊跟着其他的遊客,穿過兩隻巨型梅花鹿,來到館內現場。

溫馨悅耳的音樂,炫彩特效的燈光秀,多重時尚精彩元素的共同交織,給現場遊客帶來一場魅力與時尚的超級視覺震撼。

“哇,好可愛啊,這是我見過的最大也是最壯觀的卡通形象。”

碩大的喜洋洋與灰太狼、QQ企鵝、功夫熊貓等冰雕組合頓時吸引了兩位女孩子的目光。蘇雅芝興奮不已,不停的催促方飛揚給她拍照。

美女每到一副冰雕作品前都要留下一連串的造型。而高約6米巨幅的華表、雙龍戲珠冰雕作品更是美輪美奐,讓方飛揚讚不絕口。有些遊客甚至還在現場打起了冰陀螺,排隊玩起了滑滑梯、高爾夫等趣味運動,讓人充分領略着冰上飛馳的暢快淋漓。

最有意思的是,現場還有一座冰屋,裏面佈置的桌椅板凳、衣櫃牀鋪都是冰雕藝術家精心雕刻出來的。方大老闆也徹底的感受了一把“愛斯基摩人”的特色生活。

這四個人在裏面流連忘返,絲毫忘記了裏面零下的冰凍環境。張靠山這傢伙還厚着臉皮和一些小朋友搶冰滑梯。他還振振有詞的爲自己辯解:我小時候可沒有這麼新奇的冰雕滑梯玩,現在還不趕緊補上。 方大老闆也難得瘋一把,貌似自從讀大學以後,方飛揚就沒有敞開心情玩過。今天被張靠山這小子感染了,兩兄弟彷彿回到了中學時代,全然不顧形象。

蘇雅芝和華秋景兩姐妹則是樂此不疲的合影牌照,還抓拍拍了好幾張方大老闆出醜的瞬間,心裏不免偷偷的竊喜一回。

在雪白晶瑩的冰雕世界裏暢遊,也是大量消耗能量的,因爲裏面氣溫太低。方飛揚如今也算內家拳的高手了,體內真氣流轉、氣血澎湃,絲毫不畏懼這種低溫環境。張靠山長得人高馬大的,小時跟着當兵回來的外公也練過強身健體的武術,上學的時候同樣是個愛打架的主兒,身體也倍兒棒。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