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他如今遇到過最強大的對手,他隱隱之間感覺到興奮,畢竟他能和域主級別的強者一戰,誰能想象得到?

如果再現實中,莫宇辰是不敢和域主級別的強者戰鬥的,畢竟那會有生命危險。

但是這裡是武鬥空間,就算他死了也會沒事的。

所以莫宇辰可以大膽的、放心的,與眼前這麼域主級別的傀儡戰士大戰一場。

「這一戰,一定會十分的痛快!」

莫宇辰雙眸發亮,身上的戰意直衝雲霄。

對面,傀儡戰士雙眸怒睜,手中的大槍猛地爆發出璀璨的光芒。

它挽了一個搶花,朝著莫宇辰一槍劈來,可怕的力量,排山倒海一般壓迫而來,恐怖滔天。

這一刻,傀儡的凶威凜然,難以直視,讓對面的莫宇辰感到顫慄,就像是在面對一尊戰神一般,感覺到一股令人驚悚的氣息。

這就是域主級別的強者,光是身上的威勢都那麼恐怖,即便是莫宇辰號稱域主之下無敵也是一樣的,同樣感到心驚膽顫。

「只有成為域主級別的強者,在這片天地才能傲視群雄。」

莫宇辰心中凜然,第一時間施展出陰陽圖,以絕對的防護力將自身保護起來,同時化龍之軀也被他催動到了極限。

面對域主級別的強者,莫宇辰沒想過要擊敗對方。

所以他第一時間是給自己加上一層又一層的防護,爭取自己能多堅持一段時間。

「小子,接本大爺一槍!」

對面,傀儡戰士轟然躍起,像是一座泰山,朝著莫宇辰鎮壓而下。

那璀璨的槍芒,刺穿虛空,像是黑夜中的閃電一樣,對著莫宇辰的腦袋怒沖而去。

這一瞬間,莫宇辰感到渾身戰慄,彷彿周身被定住了一般,動彈不得,一股強大的力量將他束縛住。

「好強的實力……真不愧是域主級別的強者!」

莫宇辰心中凜然,一點實力都不敢隱藏,體內劍胎被他壓縮到了極致,浩瀚的真氣,頓時狂猛的湧出,沖向九天。

…… 轟隆!

一聲悶響傳出。

莫宇辰彷彿是一座火山噴發,恐怖的氣息從他體內洶湧而出,強橫的力量肆虐在整個武鬥台之中。

少年渾身真氣瀰漫,身前頂著巨大的陰陽圖,逆空而上,迎向從天而降的長槍,氣勢剛猛無比。

「就讓我見識一下,域主級別的強者到底是有多麼的強吧!」

莫宇辰雙眸熾熱,他硬接這一擊,其實就是為了試探對方的力量,到底強橫到什麼程度。

「給我死去!」

傀儡戰士怒嘯一聲,震動雲霄,可怕的長槍,綻放出徇爛的光芒。

它如同是一尊不敗戰神一般,神威浩蕩,凶氣逼人。

武鬥台上能量洶湧,兩人巔峰一掌,如同鷹擊長空,更如虎嘯山河,迅疾且又剛猛,令人無比的震撼。

嘭!

巨大的爆炸,散發出熾熱的光芒,像是天穹之上的星辰爆炸了一般。

頓時,恐怖的衝擊波,朝著世面八方肆虐而出,讓整個武鬥場都是一陣搖晃。

「陰陽陣圖!」

「真龍之軀!」

「寂滅輪迴!」

莫宇辰也打出了真火,他眸光萬丈,連連出手,體內渾厚的真氣,不要命的被他揮霍出去。

他左手握拳,右手持劍,將自己的全部力量發揮出來。

砰砰砰!

……

傀儡戰士可怕的長槍,狠狠的砸在少年的陰陽圖上面。

強大的力量,如同是決堤的洪水,猛然衝擊而來,將莫宇辰的身軀轟飛出去。

最強兵王 可是,儘管如此,在騰飛的半空中,莫宇辰依舊咬緊牙關抵擋著,巨大的陰陽圖釋放出無邊的光華,化解了對方一波又一波的力量。

咔擦!

……

終於到了最後,莫宇辰的陰陽圖還是沒能堅持住,被傀儡戰士的長槍捅破了。

對方長槍上那股恐怖的力量,餘威不減的轟在少年身上。

但是,好在莫宇辰身上還有龍鱗鎧甲這層保護,而且他剛剛左手準備的輪迴寂滅也在此時開始爆發,將傀儡戰士的長槍吸在半空中。

「哼,雕蟲小技!」

然而,傀儡戰士見狀,並沒有感到多麼驚訝,只是冷笑一聲而已,而且它的神情之中,還非常的不屑。

下一刻,長槍上面的光芒大盛,一舉將輪迴黑洞攪散后,繼續朝著莫宇辰轟下。

這一次,莫宇辰無計可施,只能是硬著頭皮舉劍格擋。

咔擦!

總統先生,請和平離婚 ……

龍淵劍碎裂,長槍轟然撞在莫宇辰的胸口上。

「噗哧!」

莫宇辰悶哼一聲,臉上頓時變得無比的潮紅,一口鮮血噴出兩丈多遠。

強大的力量,將他的身軀狠狠的抽飛出去,讓少年重重的跌落在武鬥台上。

不過,很快莫宇辰就繼續爬了起來。

「喲,還不錯,竟然能擋住本大爺的全力一擊。」

傀儡戰士從半空中落在地上,它腳上的巨大蠻力,令得整座武鬥台都是為為之一顫。

「域主級別的實力,也不過如此!」

莫宇辰抹去嘴角的血跡,漆黑的眸子中,爆射出熾熱的神光。

這一刻,他無比自信,身上的戰意與熾熱感也越發強大起來。

正如傀儡戰士所言。

少年的確擋住了化神境九重強者的全力一擊,哪怕他受傷很重,但是他確實擋住了。

試問,在化神境九重一下的人,又有幾個能做的到呢?

當初的玄**人,雖然也擋住了震天雷的一擊,但是他的修為也因此倒退到化神境八重的後期。

而莫宇辰現在卻只是受了點傷勢而已,單單從防禦力上看,少年就要比玄**人強悍多了。

也就是這一點,讓他莫宇辰的信心越來越大,他開始主動出擊,朝著身前的傀儡戰士一劍斬去。

浩大的紫金色劍芒,長達數百丈,橫貫虛空。

鬼醫逆天妃:魔帝,放肆寵 「嗯~威力不錯,戰鬥力方面勉強還算是能拿的上檯面。」

「可惜你還是太弱了。」

傀儡戰士見狀,手中的長槍橫掃而出,將莫宇辰的紫金色劍芒粉碎,強大的力量還餘威不減的轟向莫宇辰。

然而,莫宇辰此刻早已經重新撐起陰陽圖了,剛好擋住了這恐怖的一擊。

儘管陰陽圖在這一擊之下也隨之破裂,但是他受傷卻很輕。

「再來!」

莫宇辰大吼一聲,眼中充滿著興奮。

兩次擋住域主級彆強者的全力一擊,他此時的信心倍增,戰意徹底沸騰了。

「哼!」

傀儡戰士冷哼一聲,開始重視起莫宇辰了。

它手持長槍,全力衝刺,像是一頭髮怒的犀牛,勇往直前,勢不可擋。

少年見狀,全身真氣浩蕩而出,他先是用陰陽圖化解對方一部分力量。

而後發動寂滅輪迴,再次削弱傀儡戰士的衝擊力。

最後,莫宇辰手持龍淵劍沖了上去,並且還將先天火靈的力量融入到劍中,狠狠的一擊剎那永恆,迎向傀儡戰士。

兩人狠狠的在半空中撞在一起。

「轟隆!」

天地之間一陣轟鳴。

傀儡沒有後退半步,但是莫宇辰卻再一次被轟飛出去。

那股強大的力量,讓他傷上加上,身體都彷彿崩潰了一樣,周身疼痛難耐。

「再~來~」

少年忍著劇痛,拐著手中的利劍緩緩站起,他眸光湛湛,戰意衝天,如同是一尊金色的戰神,再次沖向傀儡戰士。

然而此時,對面的傀儡戰士見狀,一對眼眸中竟然浮現出一絲讚賞。

「好一顆強者之心,有此等心性,將來的成就必然不可限量。」

「不過,鎮寶塔一行,你也到此為止了!」

傀儡戰士說罷,整個人氣息猛然暴漲,可怕的力量像似一片汪洋,頓時席捲了整個武鬥空間。

「橫掃千軍!」

傀儡戰士緩緩舉起長槍,眸光萬丈,朝著莫宇辰一槍掃來。

這一刻,莫宇辰心中一寒,整個人瞬間感覺到了致命的氣息。

他發現,自己的身軀竟然無法動彈,完全被束縛住了。

「小子,這是仙法,你以為本大爺只會用蠻力嗎?哼哼!」

傀儡戰士冷笑一聲說道。

莫宇辰聞言,瞳孔一縮,沒等他說什麼,他已經被傀儡那耀眼的槍芒淹沒了,整個人瞬間被轟碎,化為點點星光,消失在武鬥台上。 「呃啊……疼死老子了!」

鎮寶塔外,莫宇辰猛然一聲大吼,從昏迷之中蘇醒過來。

女總裁的桃運兵王 「小子,你能衝到寶塔三層我並不意外。」

「但是你竟然得到一塊五行遁符,真是氣運驚人啊!」

不遠處,力蠻轉過身來,看著剛剛蘇醒的莫宇辰,一雙藍色眸子中,閃爍著莫名的神采。

此時,莫宇辰滿頭大汗,一副心有餘悸的樣子。

剛剛那個傀儡戰士的最後一擊,簡直是讓他感到絕望。

「呼呼!」

莫宇辰坐在地上,沒有說話,只是深呼幾口氣,緩緩平復一下自己的心情。

過了片刻之後,他才站了起來,眼神中恢復了原有的清明與堅定。

除此之外,此時平復后的他,臉上的自信也開始快速的恢復。

「力蠻前輩,我們現在要去哪裡?」

莫宇辰平靜的問道。

這一次來鎮海神宮,他雖然的收穫已經很大了,但是他最終想要的東西還沒有得到。

力蠻聞言,深深的看了莫宇辰一眼,點了點頭,讚賞到:「很不錯,跟我來吧,能不能得到天樞宮的認可,就要看你的運氣了。」

說完之後,力蠻當先朝著山峰上走去。

少年抬頭望了一眼峰頂,在那峰頂處,他看到了一座金色的宮殿,對應著天空中一顆璀璨的星辰。

那便是天樞宮,鎮海神宮裡,七大聖宮之一。

「力蠻前輩,你能跟我說一說七大聖宮的故事嗎?」

一路上,莫宇辰感覺到很無聊,於是他好奇的問道。

關於太古時期的秘聞,早已經被無盡的歲月淹沒。

時至今日,人們也只能從一些古籍野史中,才能探尋到太古時期的點點蹤跡。

如今,莫宇辰跟前有著一位從太古時期活下來的傀儡,少年自然希望能夠多探聽一些關於太古時期的秘聞。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