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株通靈的草兒被楚南的六級束縛玄陣縛住,竟然只是遲滯了一下,瞬間就掙脫了開來。

而在這時,那絢爛的銀色火焰網已將它網了起來。

剎那間,這株通靈草的葉子捲起來將根莖包裹起來,一動不動了,淡淡的冰霧釋放出來抵消小銀那驚人的熱力。

顯然,小銀對它有著極強的剋制作用。

此時,那柴刀嗡嗡震動著,不斷的從那上古強者眉心裡汲取著華光,而它刀身上那斑斑銹跡正在不斷的脫落,隱隱有寶光從黝黑的刀身上透射出來,那刀身的鋒芒竟是讓楚南都感覺到全身都有割痛的感覺。

楚南驚訝的後退了一段,他有感覺,他手上這把柴刀是要真正的重見天日了。

只是,他也不知道,這上強強者的體內是有什麼能量會讓柴刀重見天日,這種能量顯然對這株通靈的草兒也是十分重要的。

突然間,柴刀的刀身再度一震,發出一聲厚重重疊的嘯聲,刀身上寶光大盛。

而與此同時,那具上古人類強者的身軀竟然在這時化為了一堆飛灰,只留下了一塊巴掌大小的頭蓋骨,骨質帶著一層淡金色的光澤,上面有著一個奇特的符文圖案,看著與他腳底板的符文很是相像。

柴刀上的銹跡與那黝黑暗沉的顏色完全褪去,那刀柄變成了一圈圈銀色的金屬絲狀物纏繞,刀身加寬了一倍有餘,通體散發著瑩瑩通透的寶光,上面閃爍著複雜的紋路線條。

楚南一抬手,那柴刀瞬間自行放到了他的手中。

楚南感覺到手臂微微一沉,然後瞬間感受到了刀中那劃破天地的力量。

「轟」

四周的冰璧突然間化為了虛無,徹底消失了,露出了裡面的凍土層。

楚南揮了幾下手中的刀,刀光將整個地空都被耀眼的冷光籠罩,現在的這刀可不能叫柴刀了。

楚南撫了撫刀身,刀輕輕的震顫著,似在回應著他。

「我使得是破殺刀法,以後你就叫破殺刀吧,破蒼穹,殺神魔,哈哈。」楚南笑道。

破殺刀嗡嗡震鳴著,似乎是很滿意這個新名字。

楚南將地上那塊金色的頭蓋骨攝來,手指摩挲著上面的符文。

突然間,楚南的目光有些恍惚,彷彿看到了一根根線條組成的世界,這些線條連接星辰宇宙,江河大澤,高山懸崖,萬物生靈。

這樣的情景只是瞬間發生,又瞬間消失,楚南卻是呆愣了許久。

「這是陣法線條?」楚南抬起頭,若有所悟,天地宇宙莫不能以陣法線條來演示,這個天地本就是一個巨大的陣法,陣中所有東西都在其規則下存在。

不過,這會不會太驚世駭俗了?

就在這時,楚南心中一動,突然想到了什麼,他的意念探入了破殺刀的空間中,在那水晶屋裡,他盯著上面的一個符文,陷入了獃滯之中。

這符文,和頭蓋骨上的符文近乎一樣。

難道說,這具屍體,會是破殺刀之前真正的主人?但是七星大陸遺迹中的骸骨是誰的呢?

再想起破殺刀的玄陣防禦殘陣,他是費了不少力氣才勉強修復通道玄陣,至於其餘的玄陣複雜到了極致。

而他看到頭蓋骨上符文時,竟然也看到了一個玄妙至極的陣法世界,這麼想來,這是極有可能的事情,要不然為什麼只有破殺刀能破開這冰璧呢?

楚南將這頭蓋骨收了起來,將破殺刀也收了起來,然後看向了被小銀困住的通靈草。

「這草竟似有靈智,不知用來煉玄丹能煉出幾品來。」楚南看著這通靈草低聲道。

驀然,這通靈草的葉子鬆了一些,中央探出來一截小小如玉般的根莖,上面竟然有一隻小小的眼睛般的東西。

楚南的眼皮跳了跳,還從末聽說過有這種植物。

這時,這通靈草上有微弱的意念探了過來,是求饒的意念。

「饒了你,那有這麼容易的事。」楚南用意念回應。

這通靈草再度發來意念,說是願意追隨在楚南的身邊,並說煉藥什麼的用它的汁液就可以了。

「但是我怎麼知道你會不會跑掉。」楚南道。

通靈草發來意念,然後楚南擠了一滴精血,幻化出一個玄陣打入了它的體內,它便烙上了屬於他的印記。

楚南眉心的核心紫月神晶碎片上,再度出現了一道線條。

「真是沒有想到,我還能有一株植物作為奴僕。」楚南用莫名的語氣道,意念一動,小銀重新化為了一個小小的美人兒。

而這株通靈草,直接就躍到了楚南的肩膀上,長長的根須如同章魚的觸手一般纏繞固定。

「以後,你就叫小寒吧,這麼極寒的屬性,不應該是那上古強者的身軀孕育出來的啊,不過你藉由他的能量成長倒是說得過去。」楚南說道,對這株通靈草的來歷也頗多疑問。

不過,暫時想不通的事情就不想了。

橫推從拔刀開始 楚南跳出了地空,此時,那一百隊員依舊在不斷的橫向細挖著,礦洞擴大了一倍不止,中間堆著如山的寒玉礦。

「好了,也挖得差不多了,這寒玉礦還算有點價值,一人拿一千塊,然後收工。」楚南道。

「多謝大人。」一百隊員沒有太激動的表情,因為除了葉老三,其餘的都仍處於一定狀態的催眠之中。

一行人出了礦洞,楚南本想帶隊回去。

但是,楚南腦海中突然靈光一閃,回頭看著這礦洞。

「或許拿這礦洞做誘餌也不錯。」楚南自言道。

楚南帶著隊員們一回到營地,就發現營地里多了一群人,其中三個散發著王級強者的氣息,不過應該都是踏入一級玄王不久的,而且是用了一些藥物手段提上去的,氣息偏弱。不過也可以理解,真正靠自己的天賦與實力升到玄王的都是很難得的,換作是自己也捨不得放出去交到別人手裡折騰。

領主巫師 「大人,沃倫將軍派我們過來接受大人你的命令。」其中的一個玄王道。

「很好,你們安頓下來等命令吧。」楚南點頭道,他能看出來,這些人都是沃倫手下絕對聽話的屬下。

「是,大人。」這玄王說完,就帶著那些人退遠了一些。

兩天的時間過去了,楚南從冰之森林裡出來,就到了沃倫的營房。

「九號,準備好了嗎?」沃倫滿含期許的問。

「回將軍,已經準備妥當,只等那余志興進入陷阱,必定能擊殺他。」楚南道。

「很好,那余志興明日必會去你埋伏好的地點,你早點做好準備,至於你要的三位玄王和五十個炮灰,如果能殺掉余志興,都死了也是值得的。」沃倫道。

「那屬下就先回去好好準備一下。」楚南道。

「去吧,勿必要一擊必殺。」沃倫道。

待楚南出去后,沃倫的嘴角露出一絲冷笑,他當然希望楚南能成功擊殺余志興,但萬一沒有成功,也牽扯不到他的身上。

一來,這支桑玉國的特衛隊屬於桑玉國,他們來營沒有任何的調動手續,萬一失敗,他完全可以將責任推到桑玉國的頭上。

當然,如果成功的話,他不僅去了死敵,身邊也多出一支精銳,怎麼樣都不會吃虧。

楚南出去后,嘴角也露出一絲冷笑,從這幾次與沃倫的接觸來看,此人必是刻薄寡恩之輩,他這次利用自己來排除異己,成功好說,不成功必定就是替死鬼。

「哼,讓你高興幾天,我必拿你的人頭來換榮耀點。」楚南心中冷哼道。

第二天一大早,天空飄起了大雪,寒冷無比。

在仍舊漆黑的天色中,楚南帶著一百隊員,還有沃倫調來的三位玄王和五十名軍士離開了營地,進入了冰之森林。

一行人在冰之森林裡兜兜轉轉,惡劣的天氣與環境讓那五十名用作炮灰的軍士有些吃不消了。

楚南看了看天色,命令就地休息。

這時,所有人都拿出了酒喝上幾口禦寒。

不過,當楚南的一百隊員的酒瓶蓋一開,那香味頓時將另外五十名軍士甚至那三名玄王都勾的望了過來。

在寒冥大陸,酒基本上是不可或缺的物質,但都是劣質酒,這麼香的酒有錢也買不到。

「有多的拿出來給這些弟兄們嘗一嘗。」楚南說著,拿出三瓶酒丟給三位玄王,其餘隊員也勻了一些給另外五十名軍士。

「好酒。」一位玄王陶醉的聞了聞美酒,寶貝似的飲了幾口,立刻讚不絕口。

所有人都迫不及待的飲上一口,然後小口小口的品嘗,不舍一下子將之喝光。

過了小半個時辰,一行人再度出發。

這一次楚南沒有繞路,將他們帶向了早已布置好的地方。

突然間,葉老三突然踢到了什麼東西一般一個踉蹌,他咒罵一聲,用力一腳踹向剛才絆他的地方。

頓時,一塊礦石被踢了出來。

其中一個玄王目光一閃,抬手將那礦石攝來,驚聲道:「大人,是寒玉原礦,這附近說不定有寒玉礦脈。」

楚南上前幾步,接過看了看,道:「散開來到處找找。」

「大人,這裡發現一塊。」

「大人,這裡有三塊。」

「大人,是寒玉礦脈,我發現了礦脈入口。」一個玄王叫道。

楚南閃身過去,一臉驚喜道:「果然是礦脈,還是上品寒玉礦脈,你們三個隨我直挖,探一探有多長,你們在外面細挖。」

楚南的目光與葉老三交錯而過,然後與三位玄王直接用強悍的攻擊開路深入其中,很快就消失在礦洞深處。

金牌縣令 很快,四人「發現」了一個地空,地空里一片寶光閃爍,竟然有著無數的珍稀礦石,簡直就是一個寶藏了。

「啪」

一聲輕響,三位獃滯的玄王突然腦袋劇痛,然後目光就變得獃滯起來。

楚南在三位玄王眉心點了一下,然後一揮手,一個巨大的玄陣出現,他命令他們三個一人一個陣眼站定,再度一揮手,玄陣線條消失,三位玄王也消失了。

「你們是沃倫的人,我還真信不過你們,所以抱歉了。」楚南淡淡道。

而外頭,葉老三打了一個手勢,與其餘隊員退散了開來。

那五十名軍士卻如同著魔一般開始挖礦,似乎眼裡除了挖礦就再也沒有其它了。

此時,幾里之外,出現了三個人影,居中一個身材中等,一身金屬薄鎧,留著褐色的鬍鬚,目光陰沉。在他的身後跟著一胖一瘦兩個身著皮甲的中年男子,胖的是光頭,跟個彌勒佛一樣,眼睛都只剩下一條縫了。

而瘦的卻是跟一根竹竿一樣,連臉都長得有些詭異,彷彿是被人生生拉長的一樣。

「是在這裡嗎?」余志興皺著眉冷聲道。

「上面標的就是這一塊吧。」胖子道。

「真的是風少爺傳的信?」余志興問,心裡總覺得有些不踏實。

「絕不會有假,風少與我聯繫的秘密代碼不會有其他人知道。」胖子拍著胸脯道。

就在這時,瘦子不經意的一看,突然「咦」了一聲,走到左側方,一揮手,一堆雪散向了四周,一塊半埋在地里的礦石露了出來。

「是上品寒玉原礦。」瘦子驚喜道。

一聽到上品寒玉原礦,余志興與胖子都走了過來。

「的確是上品的寒玉原礦,這附近說不定會有礦脈。」余志心說著,手上一條玄力帶揮出,一震,這附近的積雪瞬間消失得乾乾淨淨。

「將軍,這裡有不少寒玉原礦,一定有礦脈在附近。」胖子有些興奮道。

「看這原礦的分佈,十有**在那個方向。」瘦子接著道。

余志興想了想,道:「胖子,你留下,我和瘦子去查探一下。」

一路過去,余志興很快發現了正在挖礦的五十名軍士還有那直直開進去的礦洞。

「是亞美亞拉聯合王國的軍士,這礦脈是新發現的,而且看來有人先行開洞進去探查了。」瘦子道。

「進洞的有三個人,二個初級玄王,一個九級玄將。」余志興感受了一下能量波動,說道。

「將軍,這可是上品的寒玉礦脈,這價值……不如我們……」瘦子一臉陰狠道。

余志興目中貪婪之色一閃而過,雖說星月帝國與亞美亞拉是聯盟關係,但是在軍中經費卻是不搭邊的,如果他得到了這上品寒玉礦脈,不僅能大發一筆,而且將受到上頭的嘉賞。

「殺。」余志興低沉道,目中殺機畢露。

余志興與瘦子電一般掠出,狂暴的玄力如風一般掠過,頓時,五十名軍士連哼都沒哼一聲就屍首分離了。

「衝進去,不能給他們反應的時間,我們在這黃金峽谷要塞是弱勢。」余志興輕聲道。

「明白,將軍。」瘦子立刻道。

兩人瞬間射入了洞中,數百米的距離一晃而過。

突然間,前方一個塌陷的地空里傳來了湛然的寶光,那濃郁的寶氣直讓兩人瞬間紅了眼睛,直接一躍而下要大開殺戒。

但是,地空里除了刺目的寶貝之外空無一人。

余志興頓覺寒氣從尾椎骨竄起,強烈的危險讓他渾身都炸毛了。

「不好,是陷阱,撤。」余志興驚懼的大喊,但是遲了,那一堆寶光閃爍的寶貝突然消失了,玄陣刺目的光芒亮起,直接將想飛出去的兩人給壓了回去。

楚南的神情卻並不好看,不是三個嗎?怎麼少了一個。

不管了,先宰了兩人再說。

三大玄王,燃燒本源玄力與靈魂之力瘋狂的催動著這組合玄陣。

無數道束縛玄力線條纏向了兩人,而隨即,楚南準備已久的靈玄火爆扔了過去,而與此同時,他的身形消失在原地。

外頭,百名隊員開始催動一個防禦隔絕玄陣。

「轟」

恐怖的靈玄火爆爆炸了,空間完全被扯碎了,一道道光怪陸離的能量在遊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