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一個人竟然要成爲丹炎長老的記名弟子,他根本不可能接受。

因此,他要以實際行動奪回那原本就應該屬於他的位子,他要證明,整個煉丹殿之中,沒有人能夠比他更強。

“焦陽,難道你有什麼異議不成?”

丹炎長老收斂了臉上的笑容,眉頭微微皺起,顯然心中並不是很痛快。

“丹炎長老,恕弟子冒昧,此人根本不配成爲丹炎長老的記名弟子,畢竟此人才剛剛進入煉丹殿,哪怕是最基本的試煉期都沒有結束。這樣的一個人怎麼能夠成爲丹炎長老的記名弟子?”

“爲了我煉丹殿的未來,還請丹炎長老慎重考慮!”

焦陽正色道。

“果然,要想成爲丹炎長老的記名弟子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這些煉丹殿的天才人物怎麼可能甘心將這個位子讓出來?”

葉晨沒有說話,心中思索起來。

他依然跪倒在地上,沒有絲毫要起來的意思,畢竟這可是他的機緣,他不可能讓出來。

“的確,葉晨是剛剛成爲我煉丹殿的弟子,也沒有度過三個月的試煉期。不過,那有如何?老夫看重的弟子豈容你們說道!”

丹炎長老貌似有些生氣了,臉上寫滿了不快,更是有一種強大的威勢從他的身上散發而出,如成爲了一片狂風,吹蕩在這迎客堂之中。

氣氛一時之間變得壓抑起來,但焦陽卻沒有絲毫後退的意思,他擡起頭,目光緊緊盯着丹炎長老,那目光之中有着他的堅持,似乎無論如何,他都不會放下自己的決定。

“丹炎長老,我也不服,還請長老好好考慮一番!”

就在此時,趙亮也是站了出來,一張狂野的臉上滿是堅定。

這個時候,煉丹殿兩大原本互相敵對的天才人物終於站到了一起。丹炎弟子的記名弟子在他們看來本就是他們的囊中之物,但現在卻落在了其他人的手中,他們自然是十分的不甘心。

因此,縱然知道他們的行爲會惹惱丹炎長老,但他們還是站了出來。

修煉之途,本身就是逆天而行,這機緣就在他們的眼前,他們自然是要爭上一爭。

“師兄,雖然你十分看重葉晨,但也不能這樣將他架在火上烤。以如今的局面,無論怎樣,葉晨恐怕都會被他們敵視,以後的處境不妙。”

丹陽長老微微皺了皺眉頭,傳音道。

“老夫就是要將葉晨架在火上烤,如此,才能將他的煉丹天賦徹底的發揮出來。如果他不能承受過去,那麼縱然他的天賦再強,也不過是曇花一放,根本不值得我等關注。”

丹炎長老同樣傳音道,臉上一片堅定。

只有五年的時間,他不可能按照原本的方法來教育葉晨,只能動用一些特殊的方法,儘可能的讓葉晨成長起來。

似乎是因爲焦陽、趙亮兩大煉丹殿的天才都站了出來,其他的煉丹殿弟子的心中或多或少都有一些疑惑。縱然丹炎長老收取記名弟子是長老自己的事情,但若是收取的弟子不如他們,他們即便不說,但心中肯定會有一些不滿。

這就是焦陽、趙亮的底氣,只要將這些煉丹殿弟子心中的火氣激發出來,站在他們這邊,哪怕丹炎長老心中已經有了決定,但也要考慮到這些弟子的感受。

果然,片刻之後,丹炎長老開口:“老夫浸淫丹道近百載,煉製出無數的靈丹妙藥,收取的兩名弟子亦是丹道天才。對於老夫的眼光,老夫還是有幾分自信的。”

“既然你們質疑老夫的決定,那老夫就給你們一個機會。只要你們能證明老夫收取的弟子比你們弱,那老夫可以重新從你們之中選取一個記名弟子。”

隨着丹炎長老的話音落下,迎客堂數十名煉丹殿弟子全都震動了。他們沒有想到原本執拗無比的丹炎長老竟然會因爲焦陽、趙亮的話而改變自己的主意。

“葉晨可是一個煉丹新丁,聽說他之前是一個丹童,也有過輔助煉丹的經歷,但卻從未煉製過丹藥。這樣一個人,放在焦師兄、趙師兄面前根本不夠看的。”

“對啊,這根本就是丹炎長老迫於焦師兄、趙師兄的壓力改變了主意。不過,爲了給自己一個臺階下,因此,丹炎長老纔會有這樣一個提議。”

“那葉晨一定比不過焦陽師兄、趙亮師兄,頂多就是一個配襯,甚至於連配襯都不如。不過,這一次丹比對我等而言也是一件好事,正好可以趁此機會學習一下焦陽師兄、趙亮師兄的煉丹技法。”

“不錯,不錯,就是此理!”

…………

焦陽原本緊皺的眉頭終於是鬆了下來,臉上微微露出了一絲笑容。至於趙亮,臉上同樣也是露出了一絲笑容。

葉晨冷眼旁觀,站了起來,他明白這是一個考驗。如果能夠過去,那麼他就會成爲丹炎長老的記名弟子,但若是過不去,那麼他就只能成爲一個廢棄的棋子,成爲焦陽、趙亮的墊腳石。

“我煉丹殿,若說最能體現一個人的煉丹天賦,那自然就是煉丹了。因此,這一次,你們二人就與葉晨進行一個丹比吧。所煉製的丹藥就是元氣丸,限時三個時辰。”

“在三個時辰裏,誰煉製出來的元氣丸最多,質量最好,誰就能成爲老夫的記名弟子!”

丹炎長老平淡的說道,但目光卻是落在了葉晨的身上,那目光之中有着期待,更是有着一種莫名的情緒,讓葉晨的心中都爲之震動。

雖然不知曉丹炎長老爲何要佈置這一次丹比,但葉晨卻不會退縮,哪怕這是他第一次煉製丹藥。

“遵從長老之命!”

焦陽、趙亮自然沒有異議,兩人都是煉丹殿的天才人物,平常最常煉製的丹藥就是元氣丸了,不說有一千最起碼也有八百。

而葉晨不過一個煉丹殿的新丁,還是第一次煉製丹藥,他怎麼可能是兩人的對手。因此,兩人都沒有將葉晨放在自己的眼中,而是將彼此當做了自己的最大對手。

“葉師弟,你看如何?”

趙亮轉頭,看向葉晨,眼中充滿了戲謔。

“既然是丹炎長老的命運,葉晨自然會遵命。師弟我正好可以見識一下師兄的煉丹水平!”

葉晨說道,眼中充滿了戰意。既然他們瞧不起自己,那麼就讓他們見識一下自己的手段吧!

“哼,不知好歹,呆會有你好看的!”

趙亮冷笑,並不將葉晨放在眼中。

一座偏殿之中,三座青銅丹爐整齊的擺放着,每一座丹爐之間都有着超過十餘丈的距離,其中還佈置着一些防禦陣法,爲的就是當一座丹爐發生炸爐之後影響到其他兩座丹爐。

地火洶洶,包裹着三座丹爐,使得這三座丹爐都是一片通紅,那一股炙熱席捲而來,籠罩着整個偏殿,如同時一個真正的火爐一般,但這樣的環境對於煉丹殿的弟子而言實屬正常。

相反,這樣的環境對於他們反而更爲適合。

此刻,這座偏殿之中,聚集了數十名煉丹殿的弟子。這些弟子議論紛紛,一道道目光掃向了那三座丹爐前方的三人。

“焦陽師兄可是我煉丹殿的天才,縱然趙亮入門時間更長一些,但絕對比不了焦陽師兄!”

“那可不一定,趙亮師兄經驗豐富,也已經達到了一品煉丹師頂峯境界,最後到底鹿死誰手還未可知!”

…………

議論聲響起,但大部分都是關於焦陽和趙亮,至於葉晨早就被他們忘卻了,當成了一個配襯,誰也不相信一個煉丹新丁能夠與焦陽、趙亮相比。

“小子,我纔是丹炎長老真正的記名弟子,你什麼都不是,還是在煉丹殿多歷練幾年吧!”

葉晨的旁邊,趙亮惡狠狠的說道,臉上滿是不屑。

而隔着趙亮,焦陽雖然沒有說話,但目光根本就沒有投向葉晨,直接是將葉晨無視了。

“到底誰能夠成爲丹炎長老的記名弟子,現在說還爲時過早,三個時辰之後,一切皆可知曉。”葉晨語氣淡漠,轉過頭來,此刻他的神念還沉浸在《地火御靈決》之中。

雖然他選擇了這一場丹比,但實際上他還是一個煉丹新丁,之前根本就沒有煉製過丹藥。

說是臨時抱佛腳也罷,現在的局勢於他而言十分的糟糕。

“既然你們三人已經到位,那麼就開始此次的丹比吧!記住,你們只有三個時辰,三個時辰之後,一切揭曉。”

丹炎長老走了出來,開口說道,臉上帶着微微笑容。而在他的身旁,丹陽長老的臉色卻是有些不太好了。

雖然知曉葉晨的煉丹天賦,但他終究是第一次煉丹,怎麼也不可能比得上焦陽、趙亮兩人。

“葉晨(焦陽、趙亮)明白!”

三人齊聲說道,便是開始了此次的煉丹,剎那間,地火洶涌而出,那炙熱瞬間籠罩整個偏殿。

三人目不轉睛,開始煉製元氣丸! 地火熊熊,赤紅一片,包裹着青銅丹爐,有着一股強烈的炙熱散發而出,但葉晨、焦陽、趙亮三人卻是不爲所動,任憑那火焰將他們印照成一片赤紅。

焦陽臉上十分自信,右手一拍腰間的儲物袋,一株株靈藥靈草化爲一道道靈光飛出,全都浮現在他的面前,足足有數十種之多。

頓時之間,一股濃郁的藥草香味便是傳出。

“我焦陽煉丹天賦驚人,入煉丹殿一年,就已是一品煉丹師巔峯,今日就讓你們見識一下我的煉丹術到底有多麼厲害,也要讓丹炎長老知道他之前的決定是錯誤的,除我之外,沒有人能是丹炎長老的記名弟子。”

焦陽心中暗道,臉上滿是堅定之色。

對於這煉丹之術,他自信無比,整個煉丹殿無人可以與他相比,哪怕是同爲煉丹殿天才的趙亮也要差上幾分。

更何況他本身不過二十多歲的年紀,這就註定了他日後的煉丹之路絕對會越走越遠。

“萬千靈藥,全都給我煉化了!”

猛然間,焦陽一聲大喝,右手一揮間,無盡的元氣涌動,一股璀璨的綠色光芒在他的手中涌出,化爲了滔天的綠海,涌入到了他身前那數十種靈草靈藥之中。

剎那間,那數十種靈草靈藥開始消融,它們最爲精華的部分開始釋放出來,化爲了最爲精純的藥液,漂浮在虛空之中。

這一刻,一股比之先前更加濃郁的香味傳來,瀰漫在整個大殿之中,哪怕此殿的溫度再高,也無法遮擋住這種香味。

“這怎麼可能?靈草靈藥竟然可以這樣處理,不是說這些靈草靈藥都需要一株株的處理嗎?難道說是我的記憶出現問題了嗎?”

“果然不愧爲焦陽師兄,竟然可以一次性處理這些靈草靈藥,要知道這些靈草靈藥的藥性各不相同,只要有絲毫差池就會直接損壞,但焦陽師兄竟然毫無差池的完成了這些靈草靈藥的處理,單憑這一點,整個煉丹殿之中就沒有幾人能夠與之相比。”

“看來這一次一定是焦陽師兄勝了,他一定會成爲丹炎長老的記名弟子的。”

…………

焦陽那如行雲流水一樣的動作引起了在場弟子的驚呼,他們驚訝於焦陽煉丹術的精深,遠比他們想象中的要強的太多。

“小子,今日就讓你知道什麼樣纔是真正的煉丹!”

趙亮看向葉晨,面上有着一絲譏諷,但葉晨分明從他的眼中看到了一絲嫉妒。

這嫉妒自然不是針對葉晨,而是針對焦陽。顯然,焦陽那一次性處理靈草靈藥的做法他並不能做到。

趙亮沒有多言,同樣一拍自己腰間的儲物袋,同樣有着一株株靈草靈藥浮現在他的面前,但他並沒有學着焦陽那般一次性處理這些靈草靈藥,而是很老實的一株株處理。

不過,即便如此,他的動作也是十分之快,眼花繚亂,但卻十分精準,讓一個個煉丹殿弟子目瞪口呆。雖然他們驚歎於焦陽的做法,但趙亮無疑更爲接近他們。

“焦陽的《靈藥化靈訣》看來已經是到了小成的地步了,一出手就算準了每一株靈藥的藥性,最大程度上確保了這些靈藥的藥性不散。果然,這焦陽就是我煉丹殿的天才,如果讓他這樣發展下去,我煉丹殿定然會在他的手中發揚光大。”

“至於趙亮,他雖然比之焦陽要差了一點,但貴在有恆心有毅力,只要稍以時日,也會成爲我煉丹殿的頂樑柱。”

丹陽長老臉上掛着欣喜之色,顯然焦陽、趙亮十分讓他滿意。只是,當他的目光看向了葉晨之時,不由得露出了一絲遲疑之色。

因爲直到此時,葉晨還沒有動作,而是拿出了一枚青色玉簡,靈識沉入其中,活脫脫的一個煉丹新丁。

“師兄,你真的確定葉晨就是你所要找的人?”

看到這一幕,儘管對於師兄的判斷十分有信心,但他終究還是有些擔心。

若是以他的看法,一定會在葉晨進入煉丹殿之後,選擇一個機會宣佈葉晨爲自己的記名弟子,而不是像是這樣讓葉晨毫無煉丹根基的去與煉丹殿兩大天才人物同殿進行丹比。

這根本沒有絲毫勝算,甚至於還有可能會打擊葉晨的信心,讓葉晨從此一蹶不振。

“老夫眼光獨到,絕不會看錯。葉晨,就讓老夫看看你到底有什麼樣的潛能吧!”

丹炎長老的目光投在葉晨的身上,那目光之中有着期待,如同是看待自己的子侄一般。

“這冰寒草性寒,需要以自身元氣溫熱,直至將冰寒草之中的冰寒去除,只保留其藥性。”

“海星花,取其嫩枝,保留其藥性,其餘部分棄之不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