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讓自己如何去追趕?

小金每天都在鞭策自己努力,然後在未來的某一天超越這個人類,從而翻身做主,揚眉吐氣。可經過一個月的相處,它發現這可惡的人類修練起來簡直不要命!

而且如今又可以攝取天地五行精髓,自己想要追上他恐怕真的很難實現!

不過,畢竟是獸類王者,小金只是抹過瞬間的失落,隨後來到古木身邊,趴在地上一口一口的吸收不斷湧入山洞的天地靈力。

顯然古木運轉『五行真元訣』聚集的天地靈氣,同樣對小金也有很大的幫助。

如此,一人一獸就這麼靜靜的置身於濃郁的天地靈力之中不斷的吸收煉化,歸為己用。

半個時辰……

氣團不斷的擴大最終達到一定極限,驀然向著古木的百會穴湧入,而隨著凝聚大量的火木真元順著百會穴進入身體內,古木整個身心猛地一震。

火木真元進入體內,順著經脈自然而然的來到丹田內,抱元守一的古木意念觀察,就發現火木真元種子散發出刺目光芒,似乎在歡呼雀躍!

「看來是要晉級了!」感受火木種子的雀躍,古木欣喜不已,然後意念操縱著進入丹田的火木真元,將至有條不紊的分開,然後分別融入火木種子內。

大量淬鍊出來的火木真元不斷湧入,火木種子則開始閃爍著奇光異彩,同時也在不斷的擴大!

「轟!」

整個吸收膨脹的過程持續很短,而就在火木種子膨脹到一定程度就轟然從丹田爆炸。

一瞬間,強大的真元波動覆蓋古木的全身,一股比之以前更為純正強悍的力量充斥在所有經脈之中。

緩緩睜開雙眸,古木的眼睛里分別閃過一抹紅綠之色,站起身,緊緊地握著雙拳,強大,源源不絕的力量從丹田湧出!

「晉級了!」

愛未眠:總裁,請溫柔! 感受著丹田中濃縮為如核桃般大小的火木種子,古木無喜無悲的道。

「但是……」

古木皺眉起來,因為他發現自己火木真元雖然達到了武師強度,可武道境界還是如以前那般沒有絲毫的提高!

為什麼沒有晉級?

為什麼沒有跳躍性的增加實力?

這尼瑪和自己想的劇情完全不一樣啊!

原本以為將火木真元提升至武師強度,實力肯定也會有質的跳躍,可當這一天到來,卻發現根本不是想象的那樣!

想法是美好的,現實是殘酷的,古木只能捶足頓胸,崩潰之極!

古木成功將火木真元突破,那聚集在上方的火木氣團也瞬間消散,處於貪婪吸收中的小金從入定中回過神來,看到前者蹲在地上敲打地面,頓時不知所以然。

……

一個月的歷練,古木終於將跟隨自己最長的火木真元修練到武師境界,雖然沒能出現境界上的連番升級,但強度明顯比以前高了很多。

最重要的體現就是,以前古木施展火木真元,一拳僅僅能夠打穿五米厚度的山石,而如今卻可以擊穿十米!

如此差距,顯而易見。

「境界雖然沒有上去,但力量卻增加了兩倍,也算是一件好事。」古木站在碎裂的山石旁,頗為滿意的道:「意念也比往日強了幾分!」

他現在是武師中期,由於火木真元晉級,自身的戰鬥力已經可以和武師後期對抗。而且火木真元晉陞武師強度,讓他的**更加強硬,若不動用武功,單憑肉身,就可以和同等階的武者一較高下!

如此,沒有提升武道境界而沮喪的心情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古木繼續帶著小金開始了更為嚴格的歷練。

時間,不知不覺過去。

待得古木在劍谷又度過了一個月,他的武道境界終於達到了武師中期巔峰!

而在這段時間,他不但修練著火木真元,同時也沒疏忽劍元,尤其是司馬耀送給他的七級劍法——三轉劍訣!

而某一日,山林小溪處。

古木袒露著上身,卷著褲腿,站在僅僅漫過膝蓋的水中,右手伸展開,五指間更是緊緊握著無芒劍。

「師尊送給自己的劍法,乃七級三轉劍訣,第一轉為水轉陰柔,講究柔力的運用,從而達到連綿不絕,纏身牽制……」站在清澈見底的溪水中,古木正靜靜參悟劍法。

七級武功,他第一次接觸,而自從磐石城離開到現在,古木所掌握的最高武技不過是掌火術,效果也僅僅對煉丹有效果。

《三轉劍訣》無疑是古木現在最高的武功,可是經過半個月的參悟,他卻始終難以領悟第一轉,水轉陰柔。

等級越高的武功,已經不是單單依靠演練就可以學會的,因為它考驗武者的領悟力和對劍法的理解!

而《三轉劍訣》又不同其他七級武功,因為它必須有劍元才能習練,所以在難度上又增加了不少。

《三轉劍訣》共有三轉,第一轉水轉陰柔,第二轉為火轉金剛,第三轉為木轉天羅。

這種劍元武功是司馬耀送給古木最為貴重的秘籍,因為它不但依靠劍元來運轉,同時兼并著火木水三種靈力。

只是古木現在沒有領悟水系元素,不然,此劍法絕對堪稱為其量身定做!

「難道要去領悟水系靈力?」修練半個月沒有絲毫進展,古木以為自己摸不透的原因可能和沒有領悟水系靈力有關。

所以他就有參悟水系靈力的想法,畢竟從磐石城出來快兩個年頭了,那五行的另外三種屬性沒有絲毫接觸,而如今在劍谷歷練,倒也算一次難得的領悟機會。經過火木真元的晉級,古木意識到自己的實力雖然無法提高,但力量明顯要超出同等級武者很多,如果再領悟其他元素,或許還會爆發出更強的戰鬥力!越是如此想,古木越是有了領悟水系靈力的打算,於是將無芒劍收起來,盤坐在水中,僅僅將腦袋露出水面,開始靜心去感悟四周蘊含的水系靈力! 玩鬧了一會兒,醫生來了,給盛凌雲輸液之後,叮囑他多休息,便離開了。

盛凌雲身體還很虛弱,不一會兒,便睡著了。

夏舒兒在陪著他,喬安和陸胤帶著小糯米離開病房。

「粑粑,姑姑呢?」

小糯米抱著陸胤的脖子,親昵的用臉蛋蹭著他的俊臉。

她不問還好,一問,陸胤神色微變。

「說起來,也有好幾天沒見到萌萌了。」 華先生,求放過 喬安好奇的問,「萌萌去哪了?」

「她……」陸胤嘆息一聲,「喬喬,我來找你,就是為了萌萌的事來的。」

…………

偌大的卧室里,漆黑一片。

陸萌蜷縮在被子里,哭得上氣不接下氣。

只要一想到自己跟宋雲遲酒後亂性,就覺得天都塌下來了。

怎麼會這樣……

如果時間能夠倒流,那天晚上,她一定不會喝那麼多酒。

一定不會讓宋雲遲送自己回家。

現在說什麼都晚了,她跟宋雲遲酒後亂性了,現在撇都撇不清關係了。

那個混蛋,竟然還想做她的男朋友。

做夢去吧!

她不斷的給自己做心理建設,就當被狗咬了,沒什麼的,現在性關係開放,誰結婚之前,沒有過性生活?

越是這麼安慰自己,她就越是難過。

她明明不是那麼開放的女孩子,她很傳統,也一直希望把自己的第一次,留給最愛的丈夫。

現在,一切都毀了……

門外,傳來了敲門聲。

靳家小皇后 陸萌從被子里探出腦袋,沖著門外喊,「我不吃,沒胃口,你們不要再來煩我了!」

說完,又把腦袋縮回了被子里。

似乎這樣,就可以不用面對外界。

可以專心的當自己的鴕鳥。

宋雲遲推門而入,停頓了一會兒,才使用卧室里的黑暗。

來到床畔,看到若隱若現的一團隆起。

他幾不可聞的嘆息了一聲,坐在床畔,他捏著被子一角,「陸萌萌。」

她出現幻聽了么?

躲在被子里的陸萌,渾身僵硬,就連呼吸,都下意識的屏住了。

不,不是真的!

一定是她出現了幻聽。

一定是這樣,宋雲遲那個混蛋怎麼可能在這裡呢。

這是她家!

沒有她的允許,誰敢進來?

宋雲遲掀開被子,聲音無奈而痛苦,「你想把自己悶在被子里多久?」

渾身輕顫,是他。

真的是他。

陸萌倉皇的坐起身,連連後退,退到了床邊。

啪的一聲,宋雲遲把燈打開。

「不要!」

想要阻止,已經來不及了。

刺眼的燈光驟然亮起,陸萌下意識的捂住自己的雙眼,拉高被子,遮住了自己。

看到這一幕,說不心疼是假的。

一連幾天來,他都在擔心她。

那天早上,兩人一絲不掛的在他床上醒來,歷史彷彿在重演一般。

這一幕,何嘗熟悉。

陸萌先是愣住了,然後血色一點點的從臉上褪去,她用被子嚴嚴實實的遮住自己,近乎懇求的問:昨晚什麼都沒發生,對么?

腹黑總裁夜夜撩 宋雲遲沉默。

陸萌低頭看了自己一眼,卻發了瘋似的,撲上來對他又打又咬。

這一次,誰也沒辦法否認,他們倆什麼也沒發生。

床單上那抹血跡,就是最好的證明。 五行靈力是那麼好領悟的嗎?

答案顯然是否定的。

除非一個武者毫無根基的情況下,從入門級突破至武徒,才有一次融入天地間,溝通五行靈力的好時機。而一旦錯過,想要再領悟其他不同的靈力,難度顯然很大!

古木晉級武徒后,吸收黑木精髓,領悟木系屬性,再後來九死一生,諸多巧合下從磐石城武者身上吸收溶火,從而擁有了火之真元。

所以身兼兩種元素,又是五行真元,古木現在想要領悟其他屬性,難度可謂更加艱難。

如此又過了一個月,古木的火木真元提升速度尤為顯著,而水系元素卻沒有絲毫的領悟!

苦苦領悟不得要領,古木只好放棄感悟水元素,而是專心修練火木真元和劍元,畢竟在劍谷的時間有限,不能因小失大!

半年,只是彈指間。

古木經過瘋狂生死歷練和埋頭苦修,實力終於踏入武師後期,火木真元和劍元也達到了武師後期的強度,若非自身境界限制,恐怕還會更高。

「吼!」

這一日,山林外圍傳來一聲頗為震耳的吼聲,就見一頭獅型妖獸在瘋狂獵殺武士境界的同類!

而此獸正是經過半年殘酷歷練的小金!

幾個月的歷練和成長,小金有著巨大的改變,那原本只有半米高的身體現在已經達到了將近三四米,以前還有一些白色毛髮已徹底蛻變為茶黃色。

體格強壯,四肢和鬃毛極為發達茂盛,如今的它早已沒了兔子的模樣,完全就是一頭真正的萬獸之王!

「你們這些垃圾,本王要一個個的將你們碎屍萬段!」半年的魔鬼訓練,小金的實力已經達到武士巔峰,這不,回想起以前被追殺逃命的悲慘往事,它就更加憤怒,於是開始找叢林里的妖獸報仇雪恨!

武士境界的妖獸根本不是其對手,最後被小金追上,不是當場被撕裂,就是一巴掌將腦袋拍碎。

一時間,山林中血雨腥風,殘肢陳列滿地,小金殺的是雙眼通紅,分外解氣!

「嗖!」

而正當它揚眉吐氣,大殺四方的時候,古木從樹梢上飛掠下來,然後穩穩坐在它的背上,同時揪著一撮鬃毛,道:「夠了,欺負弱者有意思嗎?」

小金收住殘暴的殺戮行為,同時翻了一個白眼,心想:「本王這才剛剛開始欺負,你都欺負它們半年了,竟然還有臉問本王有意思么?」

「我這是為了修行,你呢?」聽到小金心中埋怨,古木冠冕堂皇的說道。

「……」

小金對這個主人已經徹底無語了,它可以發誓,這輩子就沒見過如此無恥的人類!

「走吧,我們去深處。」古木拽了拽小金的鬃毛,然後指著山林更為幽暗的地方道。

幾個月曆練,他們一直在外圍,而隨著實力愈發強大起來,這裡的妖獸顯然已經無法滿足他們,所以古木就有了進入深處的打算。

「吼!」小金低吼一聲,然後乖乖的馱著古木向著深處進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