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牧氣極反笑,「織女星下來的修仙者,莫不是都如你一般齪?」左手悄然按刀柄,右手橫於腹部。

看似不倫不類,卻讓人覺得很協和,人們腦海中不由浮現一個新詞,大劍大牧。劍修之鋒利與無往,牧道之海納與孤高。

僅僅氣勢上,道牧就已壓倒對方。人們眼中,道牧才是織女星下凡,這七個劍修反倒像是牽牛星本修士。

「我齪?」少年駐步,臉上笑容冰冷,怒目圓睜,目光似劍,「你齪,還是我齪?本尊好好跟你商量,你失禮在先不說,反倒一直對我冷嘲熱諷。讓你留下幼獸,你安安生生離去,已經是本尊最大的善意。」

少年右手抬起,食指直戳道牧胸口,「你不過牽牛星一土包子,本尊待你這般禮待,還不夠好?」說一句,戳一次,越戳越用力,「你們牽牛星的修士,是不是腦子都有病啊? 重生暴力千金 像你這樣的,本尊已經殺了不下五個!」

「殺人,不犯法?」道牧劍眉皺成剪,淡漠的語氣多了幾分冰寒。

哈哈哈……

有些魁梧的劍修,笑得拍碎了桌子。一時間,周圍的酒樓和攤位,發出哐哐噹噹的聲響,接著就是一陣叫罵聲,轟然笑聲。

少年的同伴們,好事的其他織女星修士們,皆如同看傻子一樣,看著道牧。

「你若敢反抗,也得死!」少年身體前傾,食指如同鋼鐵一般,連戳道牧胸口三下。他距離道牧只有一拳之隔。

滑稽的是少年,矮道牧一個頭,只得仰視道牧。道牧俯視少年,將對方眉目間的狠戾,目光的兇惡,盡收眼中。「小小年紀,罪孽竟如此深重。不該,不該……」

少年聞言,脖子往上爆青筋,一掌推向道牧,怒罵道,「你他……」

話還沒完,道牧探手如龍,右手緊緊掐住少年的脖子,緩緩將他提起,與自己眼睛持平,「你家人沒教你,為人低調謙遜?」看著少年漲紅泛紫的臉,微微一笑,「還是說,你根本就不是人?」

「吼吼吼……」少年無法催動靈力,無法出劍,四肢亦是乏力疲軟,無法用力揮斥,唯有用盡最後一點氣力,歇斯底里,「殺了他!」

憤怒的嘶吼,響徹機劍鎮,終是引來無數人的目光。

錚錚鏘鏘,刀劍出鞘,或刺或斬,角度刁鑽,只取道牧各部位要害。道牧動如脫兔,快過閃電,人們看不到人影。只覺人中一旋風,颳得人臉生疼,刀光劍影,刺得睜不開眼。

「嗯?!」一聲悶哼。

風流頓消,刀光黯淡,人們都以為道牧當成斃命。睜大眼睛一看,各個石化當場,只見少年身上六處要害,插著刀劍。人已咽氣,嘴巴依然微張,吐血不止。

「他平時得多討人厭,才讓你們如此恨他?」道牧嘟嘴搖頭,嘖嘖稱奇。

無論少年死於誰手,少年已死是不爭的事實,他們六人也脫不了干係,追究下來,他們不死也得脫層皮。

「殺!」六人互相對視,紅了眼。拔出刀劍,腳踏步法,揮斥而上。

轟轟轟……

刀劍之氣,如切豆腐般,將中心廣場的建築切成一塊塊。一切來不及閃避的好事者,當場慘死。其中還有些許,織女星的修士。

道牧沒有立即反擊,腳踏酒鬼瞎晃,輕輕鬆鬆躲過六人的凌厲攻伐。正當人們在疑惑同境界下,為何差距如此之大時。

道牧驀然駐步,「唉……」一聲長嘆,悲天憫人。

鏘,決刀出鞘,黑如夜。「一刀切。」道牧語氣平平淡淡,如若廚師揮舞菜刀,斬殺砧板上的雞鴨魚。

懸浮在空的,立足在地的,攻到一半的,皆定在原地。一息之後,圓滾滾的腦袋分離身體,無頭殘軀順勢倒下,噗噗作響。

嗤嗤嗤……

血液自頸脖狂噴,染紅大地。一股濃郁的血腥味,瀰漫開來。

靜,荒野亂葬崗一般,死的寂靜。

聞訊趕來看熱鬧的人,其腳步聲都無法將失神的好事者們喚醒。鏘,決刀歸鞘,清脆的聲音,將失神的好事者們拉回現實。

眾人面面相覷,或驚駭,或好奇,或快意,或悲哀,或淡漠。小聲議論,如一群蚊子在耳邊「嗡嗡」不絕。

第一次!

機劍鎮火爆以來,第一次發生牽牛星的修士屠殺織女星的修士。

「閃開!閃開!……」

「閑雜人等,速速遠退!」

一個彬彬儒士領著百餘城衛湧入廣場,瞬息就將道牧和慘絕現場包圍。鏘鏘鏘,一個個城衛,刀劍出半鞘,嚴陣以待。

「呵,我道是誰呢,想不到是林家家主,林植前輩。」道牧對林植作揖,文質有禮。

誰能想到他剛剛,一招就斬下六個同境界的劍修人頭。

劍牧雙修,什麼時候,恐怖若斯?

「你是?」林植臉色陰沉,鷹眼睛如若憤怒的毒蛇,隨時都會探頭咬人,致人以死地。

聞言,道牧嘴角劃開燦爛的弧度,牙齒潔白如雪,「我是道牧,牧蒼之子,道牧。」左手悄然壓刀柄,右手橫於腹部。

腰間那塊黑金腰牌,格外吸人眼球。

「牧劍山,道牧。」林植不由念叨,猛地抬頭,陰沉的臉,青筋暴起。殺意如浪,在毒蛇眼中激蕩。「是你!」 如今的林沁兒,跟他當初接診時的她,全然不一樣了。

面色紅潤,目光清明,笑容明媚。

只一眼,便能讓人感覺到,她內心是有光的。

不再是陰暗籠罩,不再是布滿陰霾,現在的林沁兒,或許才是最初的她。

「你忘了,我是在S國學習的。」

蝕骨情深離婚前夫,追求勿擾! 林沁兒一拍腦袋,她才想起,陸胤告訴過她,韓徹曾經跟他說過,沈易是在S國學成才歸國的。

所以,他出現在S國,是一件很正常的事。

看她露出瞭然的神色,沈易才繼續道,「這次來,是老師的壽宴,我過來祝壽的。」

只是沒想到,偶遇了她。

這段時間沒見,他從韓徹口中得知她跟隨陸胤一起出國出差了。

只是沒想到,會是在S國。

看她如今的精神狀態,沈易可以放心了。

林沁兒點頭,主動邀約,「你有空嗎?不如我請你吃飯吧。」

也算是,感謝他當初那段時間的治療和開導。

如果不是沈易,林沁兒恐怕也不知道現在的自己,是否還活在這個世界。

那段陰暗的時期,現在每每回想,她都感到后怕。

很多時候,內心的絕望,才是殺死自己的兇手。

慶幸的是,她挺過來了。

「那就讓你破費了。」

西餐廳里,午餐時間,客流高峰期。

兩人很幸運的挑到了靠窗的位置坐下,沈易詢問了她的近況,了解了一下她的內心想法。

他不住的點頭,林沁兒也鬆了一口氣。

端起酒杯,由衷的道,「沈易,我敬你一杯。真的很感謝你,如果沒有你,我恐怕也走不到今天。」

非你不可 「其實,救了你的人,是你自己。」

「不不不,我最應該感謝的人是你。」

沈易搖頭失笑,「說到感謝,你應該感謝你丈夫才對。是他,把你點點的從沼澤中拉了出來。」

並且,讓你重見光明。

讓你感受光明,讓你嚮往光明……

林沁兒微微失神,想起了陸胤,確實,從得知她的病情之後,陸胤的轉變,幾乎可以說得上是翻天覆地的轉變。

從前不會關心她的他,也變得細心了起來。

從前不會體貼她的他,也變得溫柔了起來。

他的種種改變,林沁兒都看在眼裡。

一開始,不是沒有心理負擔的,不是不愧疚的,總覺得,這樣的陸胤,不是真正的陸胤。

他只是因為同情她,所以才會對她好,林沁兒心裡也彆扭過,也曾想過不接受他的好。

可漸漸的,她投降了。

屈服於他的溫柔。

不管他是同情也好,可憐也罷,只要他樂意,誰又能替他做決定呢?

他樂意這麼做,他不覺得這是一種負擔,她又何必庸人自擾?

與其繼續悶悶不樂,不如安心的接受他給予的好。

沈易將杯中酒一飲而盡,「看到你現在這樣,我也就放心了。」

人生如此,不可能事事盡如人意。

感情也是一樣。

她能跟陸胤好好的過,他也就放心了。

千言萬語,全都化作一句感謝,林沁兒給自己和他滿上酒,「沈易,我再敬你一杯。認識你,我真的很高興。」 「是我。」道牧臉上笑容,愈加陽光燦爛,好似見到了一個念想很久很久的親人,滿口驚喜問道,「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這副模樣,若不是大庭廣眾之下,道牧定是要衝過去,狠狠摟抱林植,痛哭流涕一番。

好事者們卻不傻,正所謂『仇人相見,分外眼紅。』眾人瞧林植的那副模樣,便知道牧和林家有著很深的仇怨。以至於林植恨不得將道牧抽筋拔骨,吃其骨肉。

「你竟還敢來機劍鎮,今日,我定要斬你肉身!」林植面目猙獰,癲狂不似人,一身凶煞惡氣,渾如墜入魔道的劍修。「將你魂魄鎮於糞坑千百年,直至魂魄自行消散,以此償還我兒子的命!」

「嘶……」道牧眉頭一皺,倒吸一口冷氣,對著林植豎掌,宣布停止,「林家主,您讓我捋一捋思路。您的意思是,這織女星七豪傑,其中有一個人是你兒子?」

看了看一地屍體,忽覺血腥味太重,遂捏著鼻子,陰陽怪氣道,「他們沒有一個人長得像你啊,難道……」道牧好似發現新大陸般,死命捂住自己的嘴,眼睛瞪大,目光充滿同情。

全場鴉雀無聲,此刻倘若有一根針掉落,都會有人聽得見。

數息后,眾人反應過來,轟然大笑。

平時,寥寥幾人自是不敢,如此放肆大笑。如今人海茫茫,笑聲如瘟疫一般,傳染開來。宛若蜂巢一般,嗡嗡嗡。

一時間,慘絕的流血修羅場,濃郁的腥甜血腥味,都被笑浪所淹沒。

「他們的確跟我林家有血脈關聯,此次有一尊大天劍陪同下凡。」林植怒極反笑,青筋條條綻綻,渾身上下止不住顫抖,「老前輩正在我林家閉關,衝擊最後一毫桎梏。待他出關,地仙境界的修為,看你還如何蹦躂!」

「我外甥,區區不過一個地境修為的乖孩子,你作為長輩,怎能用一尊地仙來壓他呢。」

道牧只覺身邊一道清風徐來,轉頭望去,舅舅穆武已在他身旁。厚重的手拍在道牧肩膀上,帶給道牧莫名厚實的安全感。

「他害死我三個兒子!」林植怒目圓睜,唾沫橫飛。

「我外甥只是想救天下蒼生,未曾想過害你兒子。當時情況,誰又能夠說得清楚呢。道牧的功勞,可是得到劍機閣所有老人的讚賞。」穆武至今都不相信,自己這個單純的外甥,會做出這種事情。

要知道,當時在場所有人,沒有誰看出道牧的殺人動機。倒是看到一個還無法修行的熱血少年,不斷抹血殺災救人。

誰又能夠怪他,一個還無法修行的熱血少年,沒有完美救下所有人?

後來,道牧為劍機閣在牧星鎮,開闢一條康庄大道,可謂是重重有恩於劍機閣。

「他連織女星的修士都敢殺,還有甚不敢?」林植痛恨穆武,更甚於痛恨道牧。

若說道牧害死他三個兒子,是他結合自家人的描述后,本能的直覺,毫無證據支撐。

那麼穆武搶了他深愛入骨髓的女人瀾劍心,是他一輩子難以忘懷的痛與恨。世間所謂刻骨銘心的愛恩情仇,莫過於此。

「難不成,我外甥就該束手給他們宰殺?」穆武嗤笑,大手揮斥四面八方,臉色猛沉,「我牽牛星人就該是畜生,任人宰割?也就是牽牛星太多你這類人,才導致織女星人在我牽牛星上橫行霸道,殺人放火,作惡多端,肆無忌憚!」

說到激動處,穆武對著彬彬儒士模樣的林植,狠狠吐出一口唾液,「要我說,殺得好!」指著林植,豪情萬丈,「你那地仙若尋仇,讓他上穆家來,看是誰死!」

「這災星,與你穆家沒一點血緣關係,你們真要如此袒護他?」林植反轉常態,整個人都平靜下來,猶如一個溫文爾雅的教書先生。

「原來,你們林家人靠得是血緣來維繫關心,而不是發自內心和靈魂的情感。」穆武鄙夷相望,不願再跟毒蛇一般的人糾纏,純屬浪費時間,拉著道牧就要走。

林植冷笑盈盈,也不說話,也不阻攔。

重生之錦繡嫡女 正當時!

「殺我孫兒,你們還想往哪走?」

「黃泉之路,才是你們的歸宿!」

聲音好似晴空霹靂,震得天地俱顫。

整個世界,瞬間凝固一般,所有人定格在原地。空氣停止流通,就連炊煙都停留空中,無法升空。

唯有那被封鎖的仙劍,依然在空中懸浮。現在可清晰聽見,鐵鏈與仙劍之間爭鬥中,發出的鈴鈴聲響。

一鶴髮童顏的老人,憑空出世。左手背負在後,右手捏劍指,隔空只取道牧和穆武的性命。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刻,瀾彬持劍擋在道牧他們身前。橫在胸口的古樸長劍,被一股秘力壓彎成極限橢圓。就差一點點氣力,長劍就會崩斷一般。

「織女星上不得志,便要在我牽牛星上,施虐討回?」瀾彬一身富態,大腹便便,卻不失道骨仙風之范。

「畜生也敢同人討命?」老人依然沒出劍,手捏劍指,踏虛而上。不懼瀾彬的寶劍,只取瀾彬肥得流油的腦門。

「狂妄!」瀾彬豆粒小眼,閃爍自信金光,左手捏劍指懟上。

雙方劍指相對,沒有想象中猛烈的衝擊,天崩地裂的場景。瀾彬肥碩劍指,勢如破竹,老人的手臂如若豆腐被爆竹雜碎一般,骨血四濺。

瀾彬未給對方緩氣機會,身行快過閃電。人們肉眼完全跟不上,只看到瀾彬的身體輕輕晃動一下,劍指已在老人身上各部點了一下。

Leave a Comment